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闺门娇

更新时间:2020-04-07 17:56:12

闺门娇

闺门娇 昭昭的小月亮 著

晏昭昭南明和

小说主角是晏昭昭南明和的小说是《闺门娇》,它的作者是昭昭的小月亮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重生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上一世,晏昭昭是琮阳公主和晏家状元郎的唯一的小女儿,姿容无双,名动京城。晏昭昭本来可以潇洒肆意过一生,却因真心错付,倾尽父族母族全部力量扶持那个地位卑微的男人上位,最后落了个身首异处的下场。她又残又哑,死不瞑目,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娶自己的堂姐为后,良辰吉日,红妆十里,宠冠后宫,只...

精彩章节试读:

《闺门娇》 第七章 少年 免费试读

第七章少年

晏昭昭的笑容又乖又娇,晏刘氏察觉不出一点儿不妥。

被老太君勒令送回去的晏芳华却不知道这些,她只知道自己委屈的很,满脑子怒火噼里啪啦地在她肚子里烧,恨不得转身回去扇晏昭昭两个耳光。

等回了她自己的院子,晏芳华就再也绷不住了,给她守门的小丫头正在打瞌睡,她看了便气不打一处来,大声地叱骂道:“人是死了么!”

丫头吓得半死,她看了更生气,回自己屋子里又摔了好些东西,这才觉得消了气。

她的丫头正给她重新洗漱,便听到她母亲王氏身边的大丫头水荇姑姑来请,说是她母亲想见她。

晏芳华心里一下子便打起了鼓,若说她天不怕地不怕,却唯独怕自己的母亲王氏。

尤其等她到了王氏房里,见她正规规矩矩地坐在桌案边,鬓角梳得一丝不苟,妆花马面裙熨烫得整整齐齐。

王氏脚边的小香炉里袅袅轻烟升起,将她的面容遮住。

晏芳华的心里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至于王氏如何教训晏芳华,晏昭昭不知道,也懒怠知道。

她与晏刘氏刚刚将话说完,状似恭敬地送了晏刘氏走,便晕在了园子里。

她身上的大氅早已被冷汗浸透了,浑身一会儿冷一会儿热。

晏昭昭一晕,整个碧雪馆就炸了锅。

好不容易请了大夫过来,那清瘦矍铄的老者逮着几个伺候的丫头就是一顿痛骂。

他先看了昭昭先前吃的药,大骂庸医,收了些药渣去;

又说是晏昭昭前些日子落水的风寒才刚退,身上虚的厉害,这下着连天儿的雨又出去吹冷风,是想活生生把自己作死不成?

老大夫脾气虽不好,可开的药却极佳,第一碗药下去,晏昭昭浑身的烧便退了下去。

小翠要送大夫走,那老者却犟的很,愣是一个人离开了碧雪馆。

出了群芳园,老者七拐八拐地回了自己的医馆。

几日后,一只白鸽便悄然飞出了庭院。

襄城城郊的大金山,白马寺。

巍峨大气的寺庙隐在绿树丛中,背后的一片灰白雨幕尽成了远景。

一处安静整洁的禅房之中,静静地坐着一个年纪不大的少年。

他的对面坐着一个胖乎乎的老和尚,看上去十分慈眉善目,仿佛弥勒佛一般。

两人正在对弈,身边的桌案上摆着精致的小香炉,檀香袅袅,一室静谧,唯有窗外滴滴答答的雨声轻轻,岁月竟也能如此温静。

少年约莫才十四五岁,穿着雪白的宽袖长衫,玉冠束发,身形颀长,姿态清贵。

他才这个年纪,身上的气质却已经如沉水碧玉一般,脸上稍有病容,肌肤如雪一般白,拿着白棋子儿的手指亦是如此,仔细瞧瞧还能看出肌肤下的血线。

须臾他落下一子,那胖和尚满脸的笑意便如同悬崖勒马一般停了下来,换成了满目惊愕:“你怎么又赢了?”

少年便抿着唇微微一笑,墨染的瞳孔之中深不见底。

“可见公主和驸马爷教养的好。”胖和尚输了也不觉得难堪,他笑嘻嘻地拿着手里的佛珠,一点儿也不见外的拿少年身边的李果吃。

胖和尚见少年脸上的神色一点儿波动也没有,转了转眼睛,又说道:“也可见你那小表妹当真可人疼。”

少年脸上的神情终于有了一丝波澜,他的双眸之中带了些暖意,唇边仿佛有些笑容。

胖和尚一见他这模样就大笑了起来,却什么也没说,拍了拍自己的肚皮,便出去了。

少年垂眸静静地看着戴在他手上的那串翡翠天珠,唇角的笑意仿佛大了些。

窗棂上忽然传来极为规律的敲打声,他站起身将小木窗打开,便见一只白鸽冒雨而来,正站在他的窗边啄弄身上的羽毛。

少年动作熟练地从白鸽的脚上解下一卷纸条,打开之后,脸色便骤然阴沉下来。

晏昭昭只觉得自己晕的蹊跷,她的身体自小就不大好,可到底也没有虚弱到吹吹风便晕了的地步,怎么会这般?

可惜她如今年纪还太小,不能大动干戈地查,手上也没有什么得用的人手,只觉得憋闷。

她倒是听说了,这回请了个面生的大夫,虽然脾气臭的很,医术倒是高超,她喝了药便立即觉得好了起来。

晏昭昭难得有这样安稳的时候,她静静地躺在自己的软塌上,听小翠说老太君已经彻底将晏芳华推她入水的帽子按在了晏芳华的头上,关了她三个月的禁闭,还停了她的月例。

小翠高兴地不得了,晏昭昭也觉得快活。

算起来这还是她重生以来对上晏芳华的第一次胜利。

这也是那天晏昭昭问小翠,究竟有没有看清是谁推了她入水的缘故。

虽是没看清,也没有证据,但晏昭昭就是想把这个帽子按死在晏芳华的头上——她上辈子总是这样羞辱于自己,昭昭总要让她尝尝这个滋味。

其实她一开始大张旗鼓说的那些“忤逆君意”,吓得周遭的人都害怕了起来,原就不是她的根本目的。

她知道老太君会怕女帝,就算她知道削爵一事还没有定下来,可谁不害怕女帝第一个拿自己开刀?

晏昭昭说那样多,就是要拿女帝吓唬地晏刘氏方寸大乱。

晏刘氏怕要死,必定要像上辈子一般拿些话来哄骗她,让她心甘情愿地把“忤逆君意”的事情原委瞒住,不让女帝知晓。

但事情闹得如此之大,整个晏府都知道晏昭昭忽然就和晏芳华闹翻了脸,叫人把大姑娘给捆了起来,还拿出了金鞭,要把她带进宫里去告状,女帝没理由不知道这场闹剧。

所以昭昭挖好了坑等晏刘氏跳,才抛出一句“换个缘由”,又在暗中说了两句,前些日子就是晏芳华推了自己下水。

晏刘氏马上就把两姐妹的冲突定性为此,毕竟失手推人如何也比打碎御赐之物的罪名要小,姐妹间的事儿,也连累不到晏府。

老太君严厉地斥责了晏芳华做事不小心,竟不小心将自己的妹妹推到湖里去,又关又罚的,恐怕能活生生将晏芳华气死。

这一切都好,只是还有唯独的一个问题——晏刘氏以为只要晏昭昭答应了就能瞒过这一切,却没想到阿文阿武都是宫里的人,只要女帝想要知道,她便没什么不能知道的。

晏昭昭却早就知道这一点,也没想过要瞒着女帝,她既用了女帝做跳板,可得进宫去好好给自己的姨母赔罪。

小说《闺门娇》 第七章 少年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