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此爱成殇,未赢一人

更新时间:2020-04-07 17:14:22

此爱成殇,未赢一人

此爱成殇,未赢一人 春雷炮 著

沐若止莫少帆

主角叫沐若止莫少帆的小说叫做《此爱成殇,未赢一人》,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春雷炮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沐若止以为跟他是相爱,原来一直是单相思,他有心尖上的人,美艳不可方物。最难的不是心上人有白月光,是心上人只觉得她坏。后来,她药石无医,眼睛也瞎了,便送他一份离婚书,轻声说:“给你的礼物。”他不信,觉得她在耍心计,“你还想从我这得到什么?”再后来。沐若止没了,他也觉得她在闹,“假死...

精彩章节试读:

《此爱成殇,未赢一人》 第10章 不要丢下我一人 免费试读

葬礼过后,莫少帆在房内抱着沐若止的衣物大醉了三天三夜,无论谁进来劝说皆是枉然。

莫母看着紧闭的房门,掩面而泣。短短几天时间,她看着便像老了十几岁一样。

伸手让丫头扶着自己,她认命一般叹息道:“算了,随他吧。”

管家有些担忧,“可是太太,少爷他实在喝太多了,我怕他身体会扛不住。”

“请个家庭医生来俯里住,随时候着。”

“是。”

莫母再次看了看紧闭的门,终是闭了闭眼,转身离开。

这晚,莫少帆依旧醉的一塌糊涂。

昏睡中,他做了个梦里,梦里有她。

梦里,沐若止站在他面前,笑容明媚如春日初升的暖阳,带着舒适的暖意。

她说:“少帆,你不乖哦,背着我偷偷喝酒。”

莫少帆不敢动,他怕自己一动,她便消失了。

她垂了眸,表情有些委屈,“我不喜欢酒的味道。”

“那我不喝了,好不好?”他回得有些急切,生怕她有一丝的难过。

“嗯,好。”

她又笑了,笑容很甜。他喜欢看她笑,只是他们结婚后他便很少能见到她的笑容了。

“若止,对不起,是我错了……”

“没关系。”沐若止笑着应道:“只要你开心就好。”

“我要走了,你一个人要好好活着。”

莫少帆大惊,慌忙道:“不,若止,别走,别丢下我一个人,求你了,若止……”

无论他怎么呼叫挽留,沐若止却是越行越远,最终踪影全无。莫少帆拼命想追想去,但脚下却似绑了千斤中的石锤,半步也无法挪动。

“不,若止!”

莫少帆自梦中惊醒,汗流浃背。

他粗喘着气,胸口空荡荡的,像被人狠狠挖走了一块。

“若止。”他轻声呢喃。

空空荡荡的房间里,再也没有那个会坐在椅子上等他回来的女人了……

一夜未眠,莫少帆眼袋出泛着青黑,下巴的胡渣也冒出一截了。

几天来,他第一次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管家差点喜极而泣,“少爷,你总算出来了。”

“派人去给我查两年前,少奶奶和顾宛茹在后湘池塘边以及一周前他们在烟湖亭所发生的事,事无巨细,一一给我查清楚了。”

“是,少爷,我这就去。”说完,管家立即转身想去找人。

“等一下,少奶奶在医院那两天以及后面的葬礼,都是谁办的手续?”

“啊?”管家愣了一下,很快便反应过来,“整个流程都是表小姐操办的。”

莫少帆勃然而怒,“我莫家少奶奶的葬礼为什么由外人操办,你们都是吃的闲饭吗?”

“不是的,少爷,是表小姐不让我们插手……”管家还想解释,但看见少爷越来越黑的脸,他识相地闭上了嘴?

“少奶奶尸首被烧的时候,你们为什么不阻止?”

“这……当时表小姐是瞒住我们所有人搭的火场,得知消息后,夫人和我已经第一时间赶过去了,但还是迟了一步。”

莫少帆眸色微深,他咽了咽口水,哑声问:“你确定那个人是少奶奶吗?”

管家愣了一会,然后下意识回答:“确实是少奶奶。”

他们到的时候已经大火冲天,根本看不清火里的人是谁。而且如此有违风俗惊涛骇浪的行为,让管家迟迟不能回过神,所以当时他根本没有心情留意大火里那个人是不是少奶奶。但大火结束后,夫人在地上捡到少奶奶平日里带的首饰。

“够了,派人去医院详查若止火化的整个过程。”

“是,少爷。”

一连几日,莫少帆没再喝酒,但依然整夜待在沐若止的房间里,除了处理生意上的事情,他几乎半步不出。

这日,莫少帆一言不发地在房间里坐了许久。直到窗外有微凉的风轻轻吹了进来,他才忽然站起来,把窗户关掉。

房间内有沐若止的气味,他不能让风将它们吹散。

关上窗,莫少帆的注意力被梳妆桌面上摆放的一个木质长方形盒子吸引住了。

这是沐若止的东西。

他打开盒子,里面躺着一本淡绿色的笔记本,侧边还有一支黑色钢笔。

他拿起钢笔看了一眼,便记起这是结婚之前,他送她的生日礼物,这是他特意找人订做的,钢笔的侧面还刻了三个字——致若止。

放下钢笔,他拿出笔记本,轻轻摩擦笔记本的封面,刚要打开日记本,敲门心却倏然响起。

“进来。”

莫少帆拿着日记本坐在梳妆台前的凳子上。

一个年轻男人走了进来,他来到莫少帆面前微微颔首,“少爷,两年前少奶奶和顾宛茹在池塘边发生的事,我已经基本打探清楚了。”

莫少帆脸色微沉,捏着笔记本的手不由得紧了些。“说。”

“我去找了当年伺候顾宛茹的丫头,她坦白了当年的一切。”

“当年确实是顾宛茹约少奶奶去的池塘边。顾宛茹当时说了很多过分的话来辱骂……辱骂少奶奶的父母。不仅如此,她还跟少奶奶说少爷您……”

“说下去。”

“说少爷其实并不喜欢少奶奶,您对少奶奶好不过是因为沐家的家产以及沐太太对太太有恩,而您爱的只有顾宛茹。”

男子咽下口水继续道:“但即便是这样,少奶奶也并没有推她,只是顾宛茹见您来了,特意做出一个被推下池塘的假象,目的就是为了让您误会少奶奶。”

“而在烟湖亭发生的事情,经过跟两年前差不多,我问了帮顾宛茹送信的小孩,刚巧那小孩好奇心重,当天跟在了她们的身后,便将当时的对话全部听了下来。”

听完事实的真相,莫少帆指节泛青,笔记本也被捏得稍微有些变形。

“顾宛茹,我必让你生不如死!”

莫少帆的眸中萃了深沉的狠,“医院那边呢?”

男子迟疑了一下,终是颔首回道:“我查探了少奶奶从抢救到下葬的整个过程,并未发现异常。”

他弱弱的补了一句:“少奶奶,少奶奶确实已经……”

“出去。”

男子默然退下。莫少帆怔怔地看着手中的笔记本,神色悲沉。

“若止,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好不好?”

小说《此爱成殇,未赢一人》 第10章 不要丢下我一人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