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豪门总裁 > 情深不寿:爹地强宠妻

更新时间:2020-02-25 13:47:11

情深不寿:爹地强宠妻

情深不寿:爹地强宠妻 千江仙月 著

简珂厉泽勋

甜宠新书《情深不寿:爹地强宠妻》由千江仙月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简珂厉泽勋,书中主要讲述了:一场陷阱,她被算计,六年后,携女归来,竟发现还漏了个儿子在他身边?    然而母亲重病,她不得不去求他。    却被他拒之门外,视而不见。    后来,他将她抵在角落,深情以待。    ——老婆,我想给你暖被窝。    简珂冷笑一声:厉少,我只谈钱不谈感情。    全程围观的萌宝...

精彩章节试读:

《情深不寿:爹地强宠妻》 第10章 他用吻堵住了她的嘴 免费试读

第10章他用吻堵住了她的嘴

清晨,微光渐盛,浓重的黑暗变得稀薄,窗外灰蒙蒙一片。

厉泽勋多年养成的习惯,不管多累,睡四、五个小时便会自动醒来,电量满格,精力充沛。

睁开眼睛,浑身舒展,心情还不错。

扭头,看到地毯上蜷缩的那个女人,大脑苏醒,想起昨夜发生的一切。

她闯进来,倒地,他以为她在演戏,探了鼻息,竟是昏倒了!厉泽勋再累再冷血,也不能见死不救,喂了些热水,女人鼻息变得均匀,睡着了。

两人就这样一个床上,一个地上,睡到天亮。

她睡着时,不再凶巴巴,如瀑的长发遮挡住了精致的五官,偶尔不安的悸动,清丽的身影如湖面上的涟漪,流过无痕,却叫人心神荡漾。

厉泽勋凝视着简珂,目光忽然被牵住,她露在外面的小臂纤瘦修长,上面有一道划痕,赭红色的血迹凝固,被细白的肌肤映衬着,格外刺眼。

是了,那应该是被车门划到的,厉泽勋想起那声“哎哟”,这个女人,还真是不择手段到奋不顾身。

厉泽勋下地,找出药箱,冰凉的消毒酒精**到睡梦中的简珂,她迷蒙得睁开眼睛,有一瞬间,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别动,别弄脏我的地毯。”

男人低垂眼睑,正在用棉签将凝固的血液擦干净,伤口有些疼,简珂想起来,昨天挡车的时候被划伤,她当时心急如焚,根本没感觉到疼。

简珂昨天也累坏了,碎片式的思维混乱地纠缠于脑中,一点点拼凑出完整的记忆,昨天她骤然知道母亲病情恶化,急火攻心,竟然闯进了这个男人的家里。

可是,她为什么躺在他家的地毯上?简珂低头检查自己的衣服,厉泽勋冷笑:“衣服都还整齐,很失望吧?回去告诉连子谦,不要再使用下三滥的伎俩。”

六年前,厉泽勋着了苏宝添的道儿,从那以后,谁对他用手段,厉泽勋都会冷酷地加倍还回去,别人说他睚眦必报,他无所谓。

简珂咬咬嘴唇,当下的场合实在不宜说话,她起身要走。

“不准走。”厉泽勋喝住她,这世上最敬业的除了厉泽勋,就是娱记们了,不用往窗外看也知道,娱记们都还兴奋地蹲坑死守,就等着今天爆猛料。

简珂不听,走到门边,厉泽勋跃起拉住她,一早的好心情都被破坏,这个女人为什么总跟他拧着来?

“**!冷血动物!阴谋论妄想症!放开我!”

简珂强忍住的悲伤一股脑的爆发,她知道自己做得不对,可这就是他羞辱她、折磨她的理由吗?

“你!”

从没有人敢如此放肆地对待厉泽勋,他惊怒交织,门外却响起了敲门声:“泽勋你在吗?我是菲儿,快开门。”

“**!冷血动物!阴谋论妄想症!花心大萝卜!你不是一直让我滚吗?放开我!”

听到有女人的声音,简珂给厉泽勋的花名又加了一个“花心大萝卜”,厉泽勋怒极,又不想让薛菲儿知道他屋里有女人,向爷爷打小报告,薛菲儿一定是得到消息,以未婚妻的身份来捉奸的。

“闭嘴!”

厉泽勋本不是个戾气十足之人,这个女人却有本事总是激怒他,简珂的手腕被抓得生疼,骂得更凶,突然,她惊讶地瞪圆眼睛,连挣扎都忘记了。

他吻过来,狠狠地堵住了她的嘴。

小说《情深不寿:爹地强宠妻》 第10章 他用吻堵住了她的嘴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