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重生凰妃太嚣张

更新时间:2020-02-14 17:57:40

重生凰妃太嚣张

重生凰妃太嚣张 黑煤球 著

云间月容玦

甜宠新书《重生凰妃太嚣张》是黑煤球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云间月容玦,内容主要讲述:夫妻三年,惨遭利用,庶姐暗害,夺夫失身。断手断脚,死不瞑目。重生归来,云间月嚣张狂笑,渣男贱女,等着老娘挨个收拾!渣夫奸恶,贱女白莲,庶姐阴毒,贵妃护短。满嘴奸计,无耻至极。鞭抽贱女,拳打渣夫。手撕庶姐,脚踢贵妃。侯爷在手,天下我有。侯爷:“我有两个枕头,娘子想睡哪个?”...

精彩章节试读:

《重生凰妃太嚣张》 第4章 主仆 免费试读

云间月出手又快又狠,等其他人反应过来之时,她那一鞭子已经狠狠抽在了苏知韵背上!

“啊——!”

那一鞭云间月可没留情,苏知韵当场大叫一声,趴在地上直哼哼,好半响都动弹不得。

“之前不与你计较,你还真以为本公主治不了你?”云间月握着鞭子走到苏知韵身边,居高临下地盯着她,“苏知韵,本公主今日便是将你打死在这凤仪宫,你爹也不敢放一个屁!”

前世云间月看在她怀着朱承砚孩子的份上,忍着委屈去求她已经动了杀心的父皇,允她以侧夫人的身份进府,可此人进了府之后,非但不知道感谢,还百般使绊子诬陷她,只怕期间还没少同云落凝一个鼻孔出气。

想到此云间月心头恨意更浓,扬手又是好几鞭抽过去,直抽得苏知韵满地打滚求饶,衣衫和发髻都散了……

“啊——好痛!臣女知错了……公主饶命——啊!”

一时之间,整个凤仪宫都是苏知韵的惨叫,所有人都愣在原地,震惊地看着云间月,全都忘了阻拦,任由她将苏知韵抽得爹娘都不识!

朱承砚死死盯着云间月,好似不认得她了一样。

云落凝皱了皱眉,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苏知韵知道能救她的只有朱承砚,连忙朝他爬去,哭喊道:“砚郎、砚郎你救救我啊……我、我死了没关系——可是咱们的孩子是无辜的啊——!”

接着,白眼一翻,晕在了朱承砚脚边。

朱承砚连忙将人半抱进怀里,为难地看着云间月:“月儿,这终究是我的错,你要出气拿我出气便是,孩子是无辜的……”

“无辜?是挺无辜的,还没出生就被生母当做上位的工具,真可怜!”云间月冷冷盯着朱承砚,目光中噙满了恨意,“既然如此,又何必留在世上?不如让本公主今日就了结了他的性命!”

话落,她手一紧,一甩鞭子,就要对着苏知韵的肚子抽下去——

“放肆!”看了半晌戏的苏文殃猛地一拍小茶几,沉着脸斥责道,“身为一个公主,平日里刁蛮任性也就罢了,如今竟然当着本宫的面打人。云间月,你眼里可还有我这个皇贵妃!”

其实苏文殃并不愿意为了一个低贱小妾生的庶女正面同云间月杠上,可她要借此事狠狠羞辱云间月,何况此刻云间月已然爬到了她头上,若再不立威,只怕旁人还以为她这凤仪宫的主子是死的!

云间月手一顿,鞭子软软落下。

她斜睨了苏文殃一眼,侧身轻轻一笑:“自然是没有的。”

“你——!”苏文殃气得脸色铁青。

云落凝连忙站起来,匆匆给苏文殃使眼色:“母妃,六妹妹素来性子直爽,您是知道的,您就别生她气了,小心气坏身子。”

好在苏文殃理智尚在,知道云间月身后是皇帝,不宜硬来,只好冷哼一声,将怒火压下去。

云间月坐在边上嗤笑,无动于衷地看着她们母女互动。

云落凝安抚好她母妃,又走到云间月身边,柔声劝道:“六妹妹,再怎么说知韵妹妹也怀着朱侍郎的孩子,你要是将她打死在这里,就是一尸两命,回头传出去,外面的人还不得说你阴狠毒辣?到时候舅舅他上折子弹劾你,你让父皇怎么办?”

没等云间月说话,朱承砚就情真意切地跪在了她跟前:“月儿,我知晓现在事情已经发生,说什么都晚了,我也不奢求你能原谅我,只求你不要因为这件事就悔亲,你知道的,我只心悦你,没有你我会发疯的……”

又是这句话。

前世云间月听见这些话,早就鬼迷心窍,朱承砚说什么她都答应。

如今场景不换,说辞不换,她再听一听,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一阵恶心!

见她不说话,朱承砚又连忙发誓保证:“月儿,我在这里向皇贵妃起誓,只要你不悔亲,往后府里大小事宜皆由你做主,三小姐的孩子生下来也由你抚养,唤你母亲,我也不会多看旁人一眼,一辈子只对你一人好!”

他发誓期间,云间月特意用余光观察了一下云落凝的脸色——

她脸上虽然一直带着温柔的笑意,可垂着的手却一直紧紧捏成拳,就连脸色都一阵青一阵白的。

方才还满腔怒火的云间月,没由来觉得一阵舒畅。

纵然朱承砚说的话很恶心,可若是能气死云落凝,她就格外开心!

她扫了苏知韵一眼,慢腾腾地将鞭子收起:“四皇姐说得有道理,我是大梁第一嫡公主,是该为父皇分忧。”

说话间,她将鞭子收到袖中,重新在凳上坐下:“既然如此,我便退让一步好了。”

所有人又是一愣,傻了吧唧地看着云间月。

云落凝紧握的手一松,轻蔑地扫了她一眼——原本以为云间月变了个人,如今看来,其实还是之前那个被朱承砚随便两句甜言蜜语就哄得晕头转向的草包而已!

余光里,云间月看见原本已经晕过去的苏知韵悄悄睁开了双眼。

“想来你们应该是情不自禁,同那些贪图苟且之快狗男女不同,”云间月眯着双眼,藏住了里面的杀意,“既是这样,本公主也不做那打野鸳鸯的棒子,准许苏三小姐以侧夫人的身份进侍郎府,如何?”

原谅他们可以,除非拿命来!

苏知韵心里一喜,都忘了云间月在间接骂她和朱承砚是狗男女的事情。还差点激动过头,装晕失败。

云落凝转头看了眼苏文殃,后者挑着唇角,轻蔑地勾了抹笑意:“你能这样想,便是极好的。”

唯独朱承砚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却还要带着假笑说好话哄着云间月:“我就知道月儿是这天下最善良的女子,一定不会伤害无辜。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待你!”

他是如何好好待自己的,云间月这辈子都不会忘!

她没接话,起身往外走,淡淡道:“朱侍郎以后还是唤我六公主好了,毕竟我是主,你是——仆!”

小说《重生凰妃太嚣张》 第4章 主仆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