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霸宠:娇妻火辣辣

豪门总裁 | 主角:余夕朵付司南 | 111点击 | 2018-08-20 15:33:45 | 来源:微小宝

《总裁霸宠:娇妻**辣》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余夕朵付司南的小说叫做《总裁霸宠:娇妻**辣》,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番茄不吃西红柿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五年前,她在玉米地里给他开了苞,自此成为了他眼角的朱砂痣。五年后,她妖娆归来,却只为从他那里偷一个东西。“女人,来偷心?”土味情话强势攻击。“NO!!!”自作多情分外丑拒。殊不知从不远处跑来一个萌娃,奶凶奶凶:“坏人!放开我妈咪!”...

《总裁霸宠:娇妻**辣》 第六章:她居然怀过孕 免费试读

“滚。”周围的空气安静,付司南这个字格外清晰。

让夏初心一时间愣了神,虽然付司南不怎么待见她,可除了那次照片付司南还没有冲她发过火。

“南少。”夏初心轻声呢喃,语气中颇有几分撒娇的味道。

只是,付司南并不怎么买账,指着门口,“滚,马上,把付宅的钥匙交给管家,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许你再出现在这里。”

夏初心泪眼婆娑,一副梨花带雨的样子,“可是,南少,天黑了,人家害怕……”

夏初心的声音越来越小,她在赌,赌她在付司南心里究竟有没有一点地位。

只是,付司南接下来的话,让她如同跌入了冰窖,万劫不复。

“让管家送你,要是不愿意,你就去付宅门前的草地上睡一晚好了,记住滚远点睡。”

付司南的语气冷若冰霜,夏初心的心更冷,她从十八岁开始喜欢付司南,那年余氏还没有破产,到现在整整八年,居然抵不过一个消失了五年的余夕朵。

夏初心含着泪出去,同样跟出去的还有家庭医生。偌大的房间顿时安静了不少。

付司南一步一步靠近床上的余夕朵,“说,你丈夫是谁?”

“凭什么要告诉你。”余夕朵没好气的瞪了付司南一眼,一副小女孩的样子。

一时间,付司南的火气消了不少,“玩一玩可以,不过,从今以后,你的心里只能有我一个。”

话音刚落,只听到余夕朵的手机应声响起,尤其那奶声奶气的**,和顾佳人打过来的时候完全不同。

手机还在付司南手里,不等余夕朵伸手去夺手机,就听到电话那头一个卡哇伊的娃娃音传来,“妈咪,听干妈说你今晚不回来,朵朵想你了。”

有了前车之鉴,余夕朵赶紧隔音喊到,“朵朵,妈咪今晚不回去,你就和爸比睡,乖。”

付司南意味深长的看了余夕朵一眼,转而对着手机说,“小家伙,告诉我,你爸比是谁?”

“那你先告诉我你是谁?我再告诉你我是谁。”很显然,朵朵对付司南的语气有些不满。

“我是你妈咪的男朋友,告诉我你爸比是谁?”付司南的语气柔和了不少。

“我妈咪的男朋友太多了,至于我爸比是谁,你猜啊。没礼貌的坏叔叔,你把手机给我妈咪,我要和妈咪说话。”朵朵嘟着嘴巴,隔着电话都可以感受出她嫩的能掐出水的脸蛋。

说话间,余夕朵已经扑了过来,夺走手机,“朵朵,妈咪没事,你早点睡,乖。”

说罢,余夕朵立马挂了电话,为了防止电话再次被付司南接到,余夕朵抠出电池扔在一边。

做完些一切,余夕朵迎上付司南的目光,“你不是要我取悦你么?现在知道我早已经被别人上过了,你还有性趣么?”

余夕朵承认她是故意的,男人都有占有欲,尤其像付司南这样大男子主义的男人,让他去上一个别的男人的女人,简直天方夜谭。

余夕朵笃定付司南不会对自己有兴趣,才这么说的。

只是,她好像猜不透付司南的心思。

付司南粗暴的把她从床上扛起来放在肩上,径直进了浴室,“被别的男人上过不要紧,洗干净就好,毕竟,你的第一个男人是我。”

五年前那晚,那种撕心裂脾的痛余夕朵记忆犹新。如果没记错,还有落红留在付司南的衬衫上。

余夕朵一个劲儿的锤付司南的肩膀,“付司南你个大坏蛋,快点放我下来。”

只是,余夕朵力气小,锤在付司南肩膀上的微乎其微,整个人连人带衣服都被付司南丢进浴缸里,溅起的水花打在余夕朵头发上,湿漉漉的贴在脸颊。

“你要干嘛?”余夕朵两只手扒着浴缸边缘,她眼前的付司南正在解衬衫扣子。

“要。”付司南勾唇,等他踏入浴缸,余夕朵才明白自己被套路了。

不等她挣扎,已经被付司南上下其手扒了个精光。

吻密密麻麻的落下,余夕朵的肌肤原本就娇嫩,此时留下一个个殷红的痕迹。

付司南对自己的“作品”颇为满意,吻时而深沉,时而轻浅,双唇碾压在余夕朵的唇瓣上,呼吸低沉,不断的索取。

余夕朵张嘴想要呼救,只是还没发出声,就被付司南的吻淹没。

“履行你的承诺,取悦我。”付司南的呼吸打在余夕朵的耳垂上,满满的都是占有欲。

余夕朵犹豫了几分,双手环上付司南的腰,僵硬的放在上面。

该死,这个丫头总是有让他迷失心智的本事。仅一个拥抱的动作,就能让他失去控制。

小腹处传来的燥热,一点点的加深,付司南捉住余夕朵的手腕,向下方探去。在触碰到一处坚硬的时候,余夕朵如同触电,彻底红了脸。

“五年前的你,胆子可比现在肥多了。”付司南在余夕朵耳边呢喃。

说话间,付司南已经抵了上去,虽说不似五年前那般痛彻心扉,可五年未绽开过的身体,还是让余夕朵几欲昏厥。

“你丈夫的尺寸很小?”付司南玩味的看着余夕朵。

“比你的大不止一倍。”余夕朵就属于那种煮熟的鸭子——嘴硬。即便是事实摆在眼前也坚决不服输。

比他大不止一倍?

付司南蹙眉,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不断的索取,吮吸,直至半夜,余夕朵累的趴在自己肩头睡着,方才缓息,抱着她放在床上。

看她的样子,哪里像有丈夫的样子,可是,打电话的那个孩子……

付司南看着余夕朵沉睡的容颜,在她的额头轻轻落下一枚吻,随后打通了助理的电话,“去帮我查一下余夕朵这五年的人生经历,能查到多少是多少。”

这五年,他不是没有找过余夕朵,可即便是他动用了再多的力量,余夕朵都跟从人间消失了一般,查不到半点蛛丝马迹。

更别说,那个孩子。

此时,房间外,夏初心正恨得咬牙切齿。过几天就是她和付司南订婚的日子,该死的余夕朵为什么会这个时候回来。

虽然外界传闻:那年余夕朵坠崖身亡。可看付司南的态度,她知道余夕朵并没有死。

知道今天,余夕朵出现在她面前。

夏初心深呼吸一口,无论是谁,都别想从她身边抢走付司南。

猜你喜欢

  1. 重生小说
  2. 现代小说
  3. 架空小说
  4. 武侠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