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现代言情 > 方便面的彩虹

更新时间:2018-08-20 14:09:12

方便面的彩虹

方便面的彩虹

来源:麦子阅读作者:刘勇新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颜开朗朱顺雅

《方便面的彩虹》小说简介独家完整版小说《方便面的彩虹》由刘勇新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虐恋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颜开朗朱顺雅,内容主要讲述:当爱情遇见现实,你是选择爱情还是生活?没有YY,没有穿越,有的只是对现实生活的感动。多种爱情观念的碰撞,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如果你喜欢平凡的感动,如果你喜欢与现实的对抗。...《方便面的彩虹》04章十万韩币免费试读如果顺雅是一枚深海珍珠,清润婉转,风华内敛;那么,...展开

《方便面的彩虹》小说简介

独家完整版小说《方便面的彩虹》由刘勇新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虐恋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颜开朗朱顺雅,内容主要讲述:当爱情遇见现实,你是选择爱情还是生活?没有YY,没有穿越,有的只是对现实生活的感动。多种爱情观念的碰撞,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如果你喜欢平凡的感动,如果你喜欢与现实的对抗。...

《方便面的彩虹》 04章 十万韩币 免费试读

如果顺雅是一枚深海珍珠,清润婉转,风华内敛;那么,眼前这个名叫朱灿雅的小鬼,就是一颗火地刚钻,光彩夺目,璀璨耀眼……南槐握着灿雅的健保IC卡,很努力地端详,并对照着本人与照片的差别。

灿雅这厢,则是艰难地挪了挪包着绷带的痛脚,动来动去找不到好姿势,只得在留观病床上百无聊赖起来。

南槐观察得颇为起劲,比起顺雅,这女孩的个头小了一点,发色淡了一点,皮肤白了一点,眼睛圆了一点,睫毛浓了一点,鼻梁高了一点,笑容媚了一点,下巴尖了一点,脾气……也大了一点。

好像没一个地方和顺雅相似。

适才之所以没报警又送她来急诊,完全是基于“好男不与女斗”的最高指导原则,南槐心想,倘若自己吃点亏便能大事化小,那他何必做得太绝呢?损人不利己嘛。

“你?你……”问题不难启齿,难在问的方法。

“我?我什么?”这奇怪的阿伯盯着她好一会儿,可总算开金口了。

“你的脚……还痛不痛?”

“想知道啊?”前倨后恭的是怎样咩……“把车借我开,让我撞你试试看?什么问题嘛,很瞎耶!”

“我开门见山问你好了,”纵使已猜到七八分,南槐仍想证实一下。“朱顺雅是你什么人,是不是你姐姐?”

“不是。”这谁啊,怎么知道姐的名字?该不会他才是地下钱庄首脑,诈骗集团主谋吧?

“不是?怎么可能不是?”南槐把健保IC卡递到灿雅面前,“虽然你们长得一点都不像,可你明明就叫朱灿雅,你又出现在她住处的停车场,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那又怎么样,我就真的不是嘛!”好家伙,这其中一定有诡异。“男女有别,这卡你不能用啦,阿伯!”灿雅抢回自己的健保卡,没忘记损他一下。

南槐一听就更闷了,闯荡江湖不少年,也算习得一身好本领,怎么连个小丫头他都应付不来?怪只怪自己了解顺雅太少太少了,除了颜开朗,她根本吝于对他提起别的事,就连唯一一次见到顺雅的母亲,都是在很偶然的情况下遇上的。

“你,你真的不是?”眼前这小女生太古灵精怪,实在很难相信她所说的;可她坚不吐实,他也拿她没辙啊。

“快赔我钱啦,要我说几次?”

“你很穷吗?一直逼我给钱……算了,你要多少?”南槐决定息事宁人再让一步,索性小事化无了──看在她的名字的份上,看在她的确长得很美的份上。

“我想想喔,看你总算有点诚意,一口价……”灿雅果真狮子大开口:“就十万吧。”

“十万?”南槐这回可没被她吓到,唉,人长得美,未必心也长得美。“这个数目很合理。确定十万就够了吗?”他微笑问道。

“确定确定,我不贪心滴。”

“好。”南槐翻开皮夹掏出三张千元大钞,很不客气地丢到病床上。“连同刚刚那张千元钞,换算起来,已经超过十万韩币了;多出来的呢,我建议你干脆捐出去,为自己积点阴德。”

“什么,韩币?你……耍诈啊你?!”

“嗯,老实告诉你吧,你应该在昨天遇到我……真的好巧喔,今天啊……”他轻轻附在她耳畔,笑着说:“我,是,韩,国,人。”

………………………………

当顺雅赶到急诊室时,电话里哭得什么似的妹妹灿雅,正专注且开心地,坐在病床上玩手机游戏。

“Barbie……”顺雅唤着灿雅的英文小名,疾步趋前。“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出车祸了呢?”她心疼地问。

“姐……”灿雅一见到她马上笑脸变哭脸,展臂环住顺雅的腰。“我,我跟你说……人家,真的,好可怜……喔!脚……脚好痛,身体也好痛,心也好痛……”

“为什么会出车祸呢,妈知不知道你来台北?”

“你告诉妈啦?!”灿雅惊跳起来,慌张地问。

“还没。”顺雅检视着妹妹的伤,见她伤势不重,才稍稍安了心。“该不会你又瞒着妈,偷偷骑机车来的吧?天啊,这里是台北市……Barbie!”

“……可我一路上很小心啊,时速不超过40,红灯也都有停咩,我都骑到你那儿了说,还放在停车场说……”

“不管怎么说,你就是出了车祸。Barbie,告诉姐姐,是你撞了人,还是别人撞你的?”

“说到这个,姐!你真的要帮我报仇啦……”

一想起那可恶的家伙,灿雅又气得牙痒痒的了,即便刚刚在医院已经抱怨过很多次,回到顺雅的住处她依旧余怒未消,叽喳说个没完:“那个撞我的韩国阿伯,小气不拔毛,老扣扣又没人性,吼,没看过那么贱的阿伯啦!”

哼,四千块就想打发她?这么欠扁的人,居然让他逃了!天公伯还在放暑假吗?夏天早就过了耶。

“别气了,快来喝粥吧!”顺雅把买回来的吻仔鱼粥盛到碗里,“人家都已经自认倒楣,钱也赔给你了,你还想怎么样?”对妹妹的反应,顺雅只觉啼笑皆非。

“对了姐,韩国阿伯好像认识你喔?”

“说什么呢?我不认识什么韩国人……”顺雅手执汤匙翻着灿雅那碗粥,她这个妹妹拒吃太烫的食物。

“唉呀,他不是韩国人啦!他是台湾的韩国阿伯,一个面恶心邪的老灰仔,大概40岁有了喔……”

“才40岁你就说人家老灰仔?真是没礼貌!哪,你的粥差不多可以喝了。”

“什么没礼貌,我尊称他阿伯耶,多敬老尊贤啊。”灿雅接过那碗粥唏哩呼噜吃将起来。“对了,姐,你们家朗哥哥没事了吧?挂了没?”

“朱灿雅!”

“啊,有葱!我吃到葱了啦姐,最讨厌葱了!恶……你没挑干净啦,害我吃到了。”灿雅吐出嘴里的细碎葱末,嚷道:“那老板不知道在干嘛,都说不要葱不要葱不要葱,他还一直加一直加一直加。”

“给我吧,那老板大概以为是我要吃的。”顺雅越发不悦了,下意识板起脸来。“你别小看葱,一到台风天,身价最高的就是……它了。”突然想起开朗也不爱吃葱,她不由得惆怅起来。

“你不高兴喔姐?”灿雅的观察力虽称不上高人一等,可也是小小敏锐的,自然看出顺雅变了脸色;再说她们是亲姐妹,就算没有一起相处的童年,也有手足之间的感应。

“哪有。”顺雅连忙否认。

“有啊,刚刚我说朗哥哥挂了没,所以你不高兴了。姐,我知道我说错话了,拍谢啦,Sorry咩。”

“……Barbie,晚上我要到医院去,整夜不在,你……”

“我帮你看家!”灿雅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你只能待一晚上,明天早上就立刻回家。别想搞鬼,我会打电话通知妈妈。”顺雅不得不端起姐姐的架子,说:“另外,摩托车我帮你交给托运,你直接搭车回去。”

“啊,不要啦。让我多留几天嘛,姐……”

“没得商量,车钥匙给我。”

“多留一天就好,只要一天,一天咩……”

“再讨价还价,我现在就送你去车站。”

灿雅的事耽误了顺雅的,为配合医院的探病时间,顺雅决定缺席今晚的瑜珈课。

听开欣说,这两天开朗的情况忽然大为好转,简直能用进步神速来形容:他不仅不再高烧不退,昏迷指数亦回归正常范围,器官衰竭已获得良好控制,身体所有的机能也在迅速复元当中。

现在,就等开朗醒过来。

开朗随时可能会醒,她好想陪在他身边,如果情况许可,她多希望也像京瑜那样,做到朝夕相伴寸步不离;如果可以,她多希望他们能像以前那样,不论晨昏昼夜天天腻在一起,就算什么事都不做,也觉得日子过得好新鲜好有趣。

如果可以,顺雅悄悄许了个愿望,如果开朗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人是她……那么,她愿意与他重新开始。

再不管从前开朗怎么对过她,不管他们曾经发生多少不愉快,不管京瑜依然虎视眈眈,也不管未来是否崎岖难行……不管是他牵着她的手,或是她推着他的轮椅,她要他们一起走下去。

“顺雅,朱顺雅!”顺雅行色匆匆,循着声音的来源急急转过身去,倚在墙边的,是她老是忘记的那个人。“……你就这么不把我放在眼里吗?”

是南槐。

他面无表情地朝她走来,站定了,然后拽住她的右手肘。“你忘了吗?我说过我会看着你的。”

顺雅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只能歉疚地哀怨地望着他。不是她故意要舍弃他,是他从来没到过她的心里,所以,她真的不记得他说过什么,做过什么了。

“本来我也想……今天,我是不是把话说得太重了?”

南槐的语调平淡语气却稍嫌急促,神情也显得焦虑慌张,看得出来他正耐着性子说话。

“我真的为你想过,顺雅,我想过……要忘记一个人真的很不容易,要彻底忘记那更是天方夜谭,再说你们曾经那么相爱,是我太强人所难了……”

“对,对不起……”顺雅抱歉极了,除了对不起,她说不出其他的。

“但我万万没想到,你完全不把我的心意当一回事!”他渐渐激动起来,态度更显焦躁,捉住人的右手跟着出现蛮力。

“来这儿的一路上,我百转千回,天人交战,所以开着车到处乱逛,一度我想掉头回家,又想干脆改天再来……好害怕会看见你!顺雅,你怎么能让我看见你?就在今夜,就在这里!你怎么可以?!”

南槐的怒气猛地蒸出顺雅的泪,颤颤巍巍地悬在眼角,转瞬就要落下。“真的……对不起!”她又说。

“你不要说对不起,我不要你的对不起!”他拉住她一双手,近乎恳求:“你跟我走好不好?顺雅,拜托你跟我回去!”

“……南槐,我很抱歉。”

“真的……不可以吗?就算失去我也没关系吗?”

“请不要这么说。我必须看着开朗醒来,我必须,我一定要!这对我意义重大。我……”顺雅几乎要脱口而出自己许下的心愿,可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这种情况下提分手,场合时机都不对呀。

“我对你没意义吗?不,我应该问:你爱我吗?”这句话一旦问出口,南槐感觉自己的心扑通沉入大海……他的心太重,负载太多情绪了,这颗太重的心,甚至来不及在浪里多做翻滚,就这样被无情的海水淹没。

南槐的咄咄逼人令顺雅退无可退,难道,是极限了吗?

不由得她心疼起眼前这个男人,曾经那双送花的手,此刻正掐得她两臂酸疼,他原是多么潇洒倜傥的风流雅士啊,而今竟被折磨成委屈求全的可怜小丑,是她把他害成这样的吧?

所以,是极限了吧?

“顺雅,你在这里干嘛?”开欣恰恰在这时候闯入这场僵局,只见她气喘吁吁地跑来。“我哥,我哥……好像有反应了!吼,喘死我了啦!”

猜你喜欢

  1. 虐恋小说
  2. 游戏小说
  3. 都市小说
  4. 玄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