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无尽相思意

更新时间:2020-01-26 14:08:09

无尽相思意

无尽相思意 毒阁 著

赵伯琮秋火尘

主角是赵伯琮秋火尘的小说叫做《无尽相思意》,是作者毒阁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赵伯琮,你是什么时候识破我的?”“从你爱上我的那一刻起。”赵伯琮轻轻地将秋火尘揽入怀中,用下巴揉着秋火尘的脑袋。秋火尘依偎在这位“流氓”的怀中,轻轻掐了一下他的腰。“……你真是不知羞耻!”“张羡初,这是我最后一次告诉你,我要你娶我!”这位站在桃花树下的儒雅书生面对少女的甜蜜攻击...

精彩章节试读:

《无尽相思意》 第五章 神秘 免费试读

“那……妹妹的意思是?”

夏氏拿起手帕擦了擦嘴,靠着椅背思考了起来。

郡王与夫人大婚前一晚,是夏氏和谢氏偷偷跑到大夫人那边编造谣言说郡王娶她的目的不在于爱她,而是谋取利益,如果她嫁进郡王府就会遭到非人对待,太后那边早就下定主意了,等她死后,就让太后收养的小郡主江氏嫁给郡王。

当时的郭氏年龄尚小,心浮气躁,所以听信了谢氏和夏氏的谣言,拿了行李就准备和她们一起逃走,结果在半路就被迷晕,醒来之后竟然已经是在满楼春。

“你说,她在满楼春待了这么久,还没死,被郡王带回来的那天浑身透露着一股妖气,她的清白还能留住吗?”

“妹妹说的也不无道理,但那老鸨也不是傻子,毕竟大夫人的身份在这里,她可能也不敢对大夫人做什么。”

谢氏转念一想,突然想到了什么,怀中的暖炉滚落到了地上,夏氏慌忙拾起,看了看正赶来的下人大喝道:“出去!”

下人们被这一声怒喝吓得退了出去,夏氏将暖炉放回谢氏的怀里问道:“姐姐可是想到了什么?”

谢氏紧张地握住了夏氏的双手,面色顿时煞白,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妹妹,现在夫人失忆了,可是……可是万一她哪一日突然想起来了可如何是好啊……”

夏氏定睛想了想,若是大夫人恢复记忆跑到郡王那里揭穿她们,以大夫人从前的脾气,哪里能轻易饶过她们?到那时候,恐怕连寻死都是一件奢侈的事情了。

“这……若是她丢了清白,她定然不会轻易到郡王那里揭穿我们的,但她若是清白尚在,我们……”

夏氏顿了顿,咽了一口口水,握紧了手中的帕子,眼神中尽是凌厉。

“我们就让她永远也想不起来,接下来我们先去办一件事。”

下午,太阳渐渐地向天的西边挪去,秋火尘漫不经心地在郡王府里溜达起来,这回褪去头上繁杂的装饰,裹上了厚厚的披风,在郡王府里漫步,望着天上纷纷扬扬的雪花,还真是一番别致的风景。

虽然所有人都以为她失忆了,可是她知道的事情未免也太少了,总有一天她会暴露的。她是从满楼春被带出来的。

在她躲到满楼春之前,那个人在满楼春待了至少五至七日那老鸨才会如此称呼“她”,所以“她”的清白……

那个人是当朝大臣的女孙,官家子女,应该是受过很好的教育,就是逃婚也不至于逃进满楼春那种地方吧,难道是被人陷害吗?

若是那人已经失了身,这种事再被人翻出来,秋火尘待在这里一定不会安全的。她一定要把这件事情调查清楚!天也天越来越暗,房前的红灯笼也逐个亮起,走到一个僻静的拐角处,旁边的竹林中闪过一抹人影,带过了一阵风,上了房顶,使房前的灯笼闪了几下。

这么晚了,是谁在郡王府中使用轻功呢……

秋火尘纵身一跃上了房顶,就在前面不远处正有个人向郡王的书房那边去,难不成是刺客?借着暗淡的天色勉强还能看到此人的身形,健硕无比,定是武功了得之人,虽然此人没有蒙面,但还是看不清楚他的样貌。

秋火尘偷偷地跟了上去,在郡王书房前的银杏树上停了下来,这个季节银杏树只剩下笔直和陡峭的枝干,但还能为秋火尘做一下掩护。

这个人在书房前停住了,书房里明明没有点灯啊,如果是贼的话他为什么不直接进去呢?不对,是贼的话也不应该来书房偷东西呀,难道是来做客的吗?可是有哪个客人是偷偷用轻功飞进别人家的……

见这个人能够精准地找到郡王府的书房,又如此不慌不忙地站在书房前这么大一会儿,他一定是个常客了。

此时有个人从前面过来,秋火尘下意识地向后躲了躲,原来是郡王来了。

“原来是相公啊。”

“哎,多少次了,莫唤相公,朝廷之外唤我岳兄!”

此人和郡王似乎很熟络,语气非常随意,郡王走向书房前打开了书房门邀请这位“相公”进去,他也十分不介意是郡王为他开门,提起衣摆大步跨入门内。

郡王笑着答道:“岳兄,是我见外了。”

郡王唤这个人作“相公”,此人定是某个宰相高官,此人令郡王唤他“岳兄”,他们一定很熟了。见二人进了书房,秋火尘轻轻地从银杏树上下来,蹑手蹑脚地走到书房后面半掩的窗户边,借着里面点亮的烛光努力地从窗户缝间往里看。

此人面白无须,耳大脸圆,有点胖,一身淡绿色装束背着手站在郡王的对面,看他的眼睛……居然是一大一小!难道他就是那传说中的大小眼将军岳飞?!

秋火尘此时感到十分惊讶,捂住了正要喊出声的嘴,聚精会神地听着二人的对话。

“伯琮,你可有收到我的密信?”

“收到了,那岳兄有何打算?”

“我还不清楚,现在我手下的忠义之士大部分都被换掉了……此次官家连下十二道金牌令我班师回京,可我离灭金只差一点了!一点呀!”

郡王向前走了两步,秋火尘向下靠了靠,郡王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岳兄,莫要冲动,以后还会有机会的,但立储之事,我们要沉住气呀,你莫要再去和官家讲道理。”

“我这也是着急,官家总在你和赵伯玖之间拿不定主意,若是他当了君王,定是个暴君!”

郡王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一张信纸交给了岳飞,岳飞看到上面的字后瞳孔瞬间收缩一下快速地接过了这张信纸。

“这是所有被秦桧谋换掉的人,红色是已经……。”

“秋家……看来官家是真的要我死啊……”

秋家!秋火尘惊得连连退后,无意间踩到了一根树枝,刚好被郡王和岳飞听到,郡王快步走到窗前,秋火尘一跃而起躲回了那棵银杏树上。

郡王在窗边看了看,确认无人后关上了窗子。

秋家,说的是我爹吗。

秋火尘的爹曾经的确也是岳飞的手下,但她爹的死难道不是林锦欢与陈楚纤的阴谋吗?为何与秦桧有关呢……

小说《无尽相思意》 第五章 神秘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