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短篇言情 > 小妻要逃:帝少的心宠娇儿

更新时间:2018-08-19 10:50:02

小妻要逃:帝少的心宠娇儿

小妻要逃:帝少的心宠娇儿

来源:有书阁作者:半夜扇风分类:短篇言情主角:沐小染容珏

《小妻要逃:帝少的心宠娇儿》小说简介新书推荐,《小妻要逃:帝少的心宠娇儿》是半夜扇风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沐小染容珏,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沐小染的人生陷入了黑暗期,被闺蜜出卖、失身、男朋友的背叛、母亲的离世,甚至最后自己因父亲的债务被一纸契约锁在了那个冷酷的男人身边!好吧她认命,反正还有命在,不过就是在这个男人有需要的时候奉献自己一下地...展开

《小妻要逃:帝少的心宠娇儿》小说简介

新书推荐,《小妻要逃:帝少的心宠娇儿》是半夜扇风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沐小染容珏,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沐小染的人生陷入了黑暗期,被闺蜜出卖、失身、男朋友的背叛、母亲的离世,甚至最后自己因父亲的债务被一纸契约锁在了那个冷酷的男人身边!好吧她认命,反正还有命在,不过就是在这个男人有需要的时候奉献自己一下地身体,她就当做善事了。可是明明是一场契约,为什么到了最后会动了真心?她本以为的爱恋都是一场痴心妄想,直到被他推上手术台,她才明白自己原来只是为了另一个女人能够活命的筹码。她用最决绝的方式离开了他,只愿从此以后两两相忘。六年后,当她牵着女儿的小手再次归来,看着墓园中自己当年的照片,她冷笑。容珏,何必这么惺惺作态...

《小妻要逃:帝少的心宠娇儿》 第5章 挡在身前的高大身影 免费试读

据母亲离世已经有一周。

这一周的时间,是沐小染二十年人生中最难熬的一段时间。

母亲的离去,工作也丢了,父亲也自那天开始没了踪迹。本就不怎么像样子的一个家,现在彻底的四分五裂。

整整一周,沐小染就是把自己关在家里,不出门,也不联系任何人。她又能联系谁?男朋友走了,闺蜜也闹僵了,如今的她,倒真是应了那句众叛亲离了。

无力地起身到桌旁想要倒杯水喝,却是发现连隔夜的凉水都没有了。

叹了一声,沐小染懒懒的动身去了浴室,拿起牙刷机械的开始一天的洗漱。

渐渐地,她的动作放缓,直到停滞,平静的眼眸看着镜中映出的一张憔悴而又邋遢的脸,沐小染突然放下了手,叼着个牙刷,怔住了。

她到底在做什么呢?

镜子里那个难看到令人发指的女人,是她吗?

还记得就是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还是幼年的她,每天早上都元气满满的跟着母亲一起对着镜子洗漱,那时她还经常趁着这短短的几分钟与母亲嬉闹…思及此,沐小染鼻子一酸,微微垂头。

母亲见了现在的自己,一定会伤心吧?苦哈哈的笑笑,当时在医院里说的信誓旦旦,但是回到家,自己还是没那么坚强的就病倒了。拖来拖去,也就给自己找到了颓废下去的借口吧?越想,越是对自己生气。

深吸一口气,沐小染一把拔掉嘴里的牙刷,看着镜中的自己斥了一句,“蠢蛋!”而后就好像是在一瞬间上了发条一样,动作利落的开始整理自己,而后对着房间展开了大扫除。

工作没了可以再找,沐小染做好一切准备后,冲着母亲的遗像微微一笑,沐小染背着小包就出门了。

“老妈,我出门了,等我回家!”

找工作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在接连被拒绝了三次之后,沐小染也没有气馁,继续拿着手机,寻找着第四家的工作地址。

但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人一倒霉,喝凉水都塞牙。

正当沐小染认真的辨认着道路的时候,一个明显令人感到讨厌的尖刺声音传来,引得路人频频回头。

“呦!这不是我们的沐大美女嘛?”

有些无语的放下手机看着眼前冤家路窄的两个人,出于良好的修养,沐小染还是勉强勾起了一丝微笑。

“吴艳艳,秦海,真巧。”

是了,眼前这一对男女不是别人,正是被沐小染在办公室撞破女干情的前男友和前闺蜜。

今天秦海应该是休假,一身素色休闲套装看上去倒是精神洋溢,而一旁的吴艳艳,依旧是烈焰红唇,衣料少得可怜,看上去惹火,又带着点点风尘之气。

自从沐小染出现,秦海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本以为再次见面沐小染会羞愧难当,或者是有所逃避,但是现在看着眼前落落大方直视着他们两个的女人,依旧是那么绝美俏丽,这令他的心,有一丝丝的不悦,甚至是羞恼。

“沐小染,你没什么想说的吗?”秦海低沉着声音,一双眼睛看着沐小染无暇的白玉面容,眼眸中滑过一丝贪婪。

“我并没有什么想说的。你们有事吗?要是没事,我就先走了。”言罢抬脚就要走,却是在经过吴艳艳身边时被对方一把拉住了手臂。

眼色不善,“喂,放手,你要干嘛?”

她已经够给他们面子的了,这个吴艳艳到底还想做什么?她可没有那么多美国时间陪他们。

“我说沐小染,你在我面前就不要装了吧?这么急着走干什么去啊?”突然,吴艳艳妖娆一笑,凑近了沐小染的耳边,但声音却是没有半分减小。

“难道,你又要去陪哪个男人睡觉去吗?”

一时间,周围四下静寂。沐小染明显感觉到周围人们投射来的目光的不善,更甚者有的男人的目光更是下流不已。

看着吴艳艳洋洋得意的脸,以及一旁秦海怒火中烧的模样,沐小染心底的火蹭蹭蹭的就上来了,深吸一口气,她后退了一步。

“吴艳艳,你的思想可真龌龊!当初的事情来龙去脉我也不想说了,如今见面,我已经是对你礼让三分,你就不要得寸进尺了。”

吴艳艳身上的香水味道十分刺鼻,沐小染眉头微蹙,有些头晕。

“得寸进尺?沐小染,你敢说你没有——”

“够了吴艳艳!”沐小染不想再跟她纠缠下去,眼看着周围看热闹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吴艳艳愿意被人当猴看,她不愿意。

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吴艳艳看着沐小染傲然离去的样子,直恨得牙痒,从以前她就对沐小染这个女人嫉妒的要命,这下总算有了把柄,怎么能放过?

“你做了不敢承认吗?可惜了,听说你卖身得来的钱并没有派上用场,你说,你妈妈是不是宁可死,都不愿意用你的脏钱治病啊?呵呵呵……”

前进的步子一顿,沐小染猛地回头,一向和善的眼眸此刻冰寒刺骨,直看得吴艳艳微微打了个寒噤。

“说我可以,但逝者已逝,不许你提我妈妈。”言罢,顾不上吴艳艳没有反应,沐小染眼神如刺,声音掷地有声。

“吴艳艳,我已经够容忍你了,出卖朋友欲从中获取利益,是你不仁;与别人的男友勾搭成奸,是你不义,如今你怎么还有脸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么大言不惭?是该说你的脸皮厚,还是该说你根本没有羞耻心呢?”

一席话说的吴艳艳无从反驳,看着周围人们目光都转到了自己身上,秦海也感觉有些丢人。

秦海拉了吴艳艳一把,但此时吴艳艳完全豁出去了,咬牙切齿的就冲上前去要给沐小染一个耳光。

“我让你胡说八——呀啊!!!”

预期回落下的耳光并没有响,反而是听到了吴艳艳的凄惨一叫。

沐小染微微瞠大眼眸,看着身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挡在身前的高大身影,一身黑色西服尽显完美比例,此刻由于他将吴艳艳甩出去的动作,带出了一阵极其清淡的冷香,给人感觉与这个人的本身很是搭调。

猜你喜欢

  1. 古装小说
  2. 豪门小说
  3. 总裁小说
  4. 宫斗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