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现代言情 > 总裁宠妻太操心

更新时间:2020-01-16 14:06:50

总裁宠妻太操心

总裁宠妻太操心 鼠钱钱 著

苏子沫景若瑜 穿越现代虐恋灵异

《总裁宠妻太操心》小说简介《总裁宠妻太操心》由鼠钱钱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子沫景若瑜,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砰,只见安静的客厅中突然出现了玻璃杯打碎的声音,时不时地传来母女两人的吵闹的声音。“不可能,我是不会去相亲的。君宁才刚刚出事,尸骨未寒。你就安排我去相亲,您的心未免也太冰冷。”在苏子沫的印象中,她从未如此大声和母亲讲过话,...

精彩章节试读:

《总裁宠妻太操心》小说简介

《总裁宠妻太操心》由鼠钱钱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子沫景若瑜,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砰,只见安静的客厅中突然出现了玻璃杯打碎的声音,时不时地传来母女两人的吵闹的声音。“不可能,我是不会去相亲的。君宁才刚刚出事,尸骨未寒。你就安排我去相亲,您的心未免也太冰冷。”在苏子沫的印象中,她从未如此大声和母亲讲过话,可这一次她终于无法忍受了...

《总裁宠妻太操心》 相亲不可能 免费试读

砰,只见安静的客厅中突然出现了玻璃杯打碎的声音,时不时地传来母女两人的吵闹的声音。

“不可能,我是不会去相亲的。君宁才刚刚出事,尸骨未寒。你就安排我去相亲,您的心未免也太冰冷。”

在苏子沫的印象中,她从未如此大声和母亲讲过话,可这一次她终于无法忍受了。

“放肆,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哪里还有苏家大小姐的样子。”

张舒作为苏氏集团的总裁,苏子沫的母亲。从小便开始培养着女儿,教授着他们礼仪。就是希望有一天自己的女儿能够堂堂正正地踏入上流社会,而不是被人在后面嚼着舌根,讽刺着她们不过是一个暴发户的女儿。

可是令张舒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苦心经营的一切,竟然被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方君宁所毁掉了。

苏子沫的声音不禁发出了冷笑声,看着母亲那张冷酷的脸,早已经失去了人性本该有的血性了。

“这个苏家大小姐,我宁愿不当。”

那一声声嘶力竭的叫唤,是积压在苏子沫心中多年的恨意。

从小到大,她和妹妹几乎早已经成为了母亲手中的一枚棋子。为了讨好母亲,她们甚至都快忘记是一卵同胞的姐妹了。

可到头来,她们好像什么都没有得到……

苏子沫拿起了包包,准备踏出那扇门。

张舒再一次地呵斥住了,“苏子沫,站住。你一句不当了,就能够拍拍**走人。你看看你浑身上下,哪一样不是苏家的。苏家,怎么会养出你这样的白眼狼。”

只见苏子沫却开始脱着身上的衣服,她想要将过往的一切都扔给这个自私的母亲。

张舒显然有些平静不下来了,她伸着那打着哆嗦的手指,指着孩子,"你,你想干什么?"

"就像您说的,还给您。"苏子沫那双充斥着血丝的双眼,瞪大得极大,死死地盯住张舒。

听到吵闹的妹妹苏子欣,从楼上冲了下来,连忙拦住了自己的姐姐。

用手肘戳了戳姐姐的下腋,小声地嘀咕着,“姐,你就和妈妈认个错,一切都会过去的。”

苏子沫眼角撇过母亲,那个一向要强的女人,眼眶中竟然隐约含着泪水。一下子,她心软了,再一次地选择了妥协。

她握住了门把手,想要夺门而出。

“苏子沫,如果你今天敢踏出这扇门,以后就不要再回来,苏家的生死存亡也与你无关。”

这大概是张舒最后的王牌了,她神经紧绷,右手不停地掐着自己的左手,只是想要让自己更加地冷静。

苏子沫在门口停住,心一下子就揪住了。可是她依旧表现的那般地冷静,淡淡地回应着,“您放心,景若瑜的相亲,我会去的。”

只见砰的一声,苏子沫就这样离开了。

随着门扇的关上,悬在张舒心中的那一块石头也终于落地了。

反而是一旁的苏子欣,被那个突然提起的名字下了一跳。

苏子欣支支吾吾地询问着母亲,“妈,刚才我没有听错吧。姐姐的相亲的对象不会是景氏集团的总裁景若瑜。”

张舒坐在了沙发之上,深深地呼吸一下,缓解着刚才紧张的情绪。

她优雅地端起了茶几上面的咖啡,稍稍地抿了一口。无心地回应着,“你没有听错。”

得到母亲肯定回应的苏子欣,像是吃了枪药一般地,冲了母亲的身边。

“妈,你知道我暗恋景若瑜多久了吗?你居然将他介绍给姐姐。”

可面对苏子欣这种无病呻/吟的状态,反而让张舒有些厌倦。

张舒推开了苏子欣的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叹息着,“好了,别嚷嚷。头都被你吵大了。你就放宽心,妈一定给你找更好的。”

说罢,张舒便端着咖啡,踩着高跟鞋上了楼。

呆呆地站在客厅中的苏子欣,顺着母亲的方向望去。

从苏子欣上学开始,她便听说了景若瑜这个传奇的人物。曾经无数次地幻想着有一天自己能够嫁给她,可如今却成为了姐姐囊中之物。她自然是不甘心。

苏子欣握紧了拳头,邪魅地笑着,心里暗自说着,“姐,既然你喜欢的人是方君宁,那就让我替你去相亲吧。”

苏子沫加快了油门,就是希望能够在方君宁的葬礼上面见他最后一面。

只是当她赶到灵堂的时候,里面早已经空无一人。

只见照片中那个灿烂的笑容,就像是昨天他们一起坐在校园的柳树边。

方君宁亲自理顺着她的头发,阳光射在他棱角分明的脸颊之上,是那般美好。

可惜的是,他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二十三岁,那生命最灿烂时刻。

未来于她而言会有更多无限的可能,可是于他而言就这样静止不前了。

苏子沫瘫坐在了地上,几乎是一点一点地挪到了照片前。她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庞,就如同他还在自己的身旁一样。

啪的一巴掌就这样狠狠地落在了苏子沫的脸上,没错,那个人正是方君宁的母亲。

“你还有脸来这个地方,如果不是因为你,我家君宁也不可能出事的。”

方母的脸上充满着愤怒,她在方家唯一能够依靠的人便是自己的儿子。可如今她最后的精神支撑也就样倒下了。

苏子沫如同一个乞丐一般地祈求这个女人的原谅,紧紧地抓住了对方的腿。

“阿姨,对不起。”

无情的一踢,似乎是对她的一种回馈。

“滚,永远嗯啦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方母别过头去,在保姆的扶持之下走出了灵堂。

苏子沫撕心裂肺的哭泣声,让保姆一下子就动容了。

在将方母送上车之后,她以最快地速度跑到了苏子沫的面前,将一张纸条塞进了她的手中,小声地说着,“我能够做的就只有这些了,苏小姐你多保重。”

苏子沫将那一张揉成一团的纸,慢慢铺展开来。纸上的每一个字都在深深地刺痛着她脆弱的心。

她爱过,就像是这些年她向往自由的那种爱一样。

炽热的午后阳光射进了灵堂之中,闪耀着她的眼睛。她将纸条顺着阳光升了起来,细小的几个数字,在阳光的照耀之下突然变大了。

那是永别,也是他永远沉睡的地方。

咚,手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她知道自己还是无法鼓起勇气去墓碑前,看看他。

她只能够拖着疲惫的身躯,缓慢地挪动着……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现代小说
  3. 虐恋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