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男生 > 悬疑灵异 > 断魂师

更新时间:2020-01-16 13:53:11

断魂师

断魂师 吵夜郎 著

沈潮陈伯

主角叫沈潮陈伯的小说叫《断魂师》,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吵夜郎创作的悬疑灵异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家住在辽河边,世代以捕鱼为生。那年河里发大水,游出一条大鲤鱼来,被村民吃掉后,可怕的事情接踵而来......太爷和爷爷先后为此丢掉性命,而同样的命运再次降临到我头上.........

精彩章节试读:

《断魂师》 第7章 断指 免费试读

第7章断指

望着他们的背影,陈伯默默的摇摇头,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他所能控制的范围。

在场的人更是被吓了个半死,他们都老老实实的坐在灵棚里的长凳上。陈伯成了大伙的主心骨,有陈伯在,他们心里多少踏实了一些。

过了半个多小时,随着脚步声传来,去找刘元才的人陆续都回来了,只是他们根本就没找到刘元才。

又过了二十多分钟,刘德海也领着人回来了,他们也没找到人。刘元才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就像蒸发了似的。

这下大伙都没了主意,我忽然想到,刘元双在去世前去过河神庙。难道刘元才也去了那里?

我把这个想法跟陈伯说了。陈伯问刘德海。“你们到河神庙去找过吗?”

经过他的提醒,刘德海一拍大腿,说道,“我们把所有的地方都找遍了,就是没去过河神庙。快到河神庙去找!”

对于村民来说,河神庙是村里最诡异的地方,半夜三更的谁也不想到那去。特别是要命的鱼骨还在海神庙里。

刘德海好不容易才召集到十几个人,这次他一定要陈伯跟着,因为他心里很没底。

我和陈伯在人群前面,直接向河神庙方向走去。

庙内的蜡烛还没灭,从外面望去,能够看到烛光在闪动着。

我忽然看到一道长长的身影在窗户上闪动一下。跟普通人的身影很不一样,他佝偻着身子,更像是一个驼子。

我轻轻的拉了下陈伯的衣襟,跟他说道,“庙里好像有人。”

听到我的话,陈伯没有说话,而是停住脚步,然后把烟拿出来点着,一连抽了好几口。

陈伯很少抽烟,只有在紧张时,才会抽烟镇定心神。

见陈伯停住脚步,大伙也都跟着停了下来。陈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跟我说道,“我们进去!”

庙门紧紧关闭着,陈伯伸手把门推开,然后迈步走进去。

一进门,我就闻到一股子很浓重的鱼腥味,那是鱼骨的味道。

与此同时,我好像又听到了鱼尾巴拍打水面时发出来的啪啪声,可陈伯却像什么也没听到似的。

我们把手电筒打开,在庙里搜寻了一圈,却连个人影也没看到。

陈伯低声问我,“你可能是因为太紧张,看花眼了吧?”

我知道,我肯定不会看花眼的,因为我清清楚楚的看到,一道身影在窗户上一闪而过,不过我没再跟陈伯解释。

我们向着供桌跟前走去。香炉里的香已经燃尽,鱼骨仍旧摆在竹篓里,一点变化也没有。

大伙更关心的是那条黑鲤鱼。按照陈伯所说,如果它死掉,那么事情就没有挽回余地了。

大伙的目光都落在铁盆里,黑鲤鱼仍旧半死不活的浮在水面上。

随着众人靠近过来,它尾巴一摆,沉到盆底去了。见它还活着,大伙才放心一些。

我的目光落在供桌上,忽然发现,在香炉旁边,摆着两个圆圆的眼珠!

眼珠上还带着血丝,似乎被放上去的时间并不长。

与此同时,陈伯和刘德海也看到了它们。刘德海一下子差点坐在地上。

村里只有刘元才不见了,这两颗眼珠极有可能是他的。

刘德海双手颤抖着,把那两颗眼珠捡起来,嘴里说道,“我们刘家不就是杀了一条鲤鱼吗?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们?”

他抬头目不转睛的盯着河神塑像,继续说道,“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供着你。如今村里有了大难,难道你就当做视而不见吗?”

刘德海都快要被逼疯了,他自然是后悔不已,可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卖后悔药的,所以他把气都撒在了河神像上面。

大伙站在一边叹着气,也都望着塑像。

就在这时,随着咔的一声响,塑像的一只手臂晃动几下,忽然掉落下来,砸在地上,被摔得粉碎,石块向着周围飞溅开去。

谁也想不到,刘德海不过是抱怨几句,河神像的一只手臂就掉了下来。

刘德海皱着眉头,远远的躲到一边。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令他难以接受。

有人扶着他说道,“刘叔,或许那两颗眼球并不是元才的。我们再到别的地方找找吧。”

刘德海扭头跟着大伙向外走。

塑像下面有一个一米多高的水泥底座,因为年代较久,地面有些裂开,出现了一条一指多宽的裂缝。

我发现,裂缝上很清晰的留下几道沟痕,它们跟塑像上的一样,像是被人徒手抓出来的。同样的,沟痕上还留着一些血迹。

陈伯也看到了,他走过去,蹲下身子,仔细的看着那道裂缝,并把手指伸了进去。

他很吃力,像是在用手指夹着什么东西。

其他人也都跟着围了过来。陈伯费了很大力气,才把手从裂缝里缩回来。

大伙吃惊的发现,在他两根手指中央,夹着一根断掉的手指。那是一根食指,是齐根而断的。

手指的指尖都磨平了,连骨头都露了出来。很明显,地面上的沟痕,就是断指主人留下的。

对方用的力气很大,并把一根手指都弄断了。

刘德海不解的问道,“这是谁的手指?”

陈伯摇摇头,说道,“这个很难说。村里那么多人,谁知道它是谁的?”

他也注意到了塑像上面留下的那些抓痕,沉声说道,“有人似乎对塑像下面的东西很感兴趣。”

我听爷爷说过,当初太爷从辽河里捞出一口铁箱子来,在修建河神庙时,他把铁箱子埋在了塑像下面。难道对方是奔着它来的?

可河神庙的地面是用水泥铺成的,坚硬无比,想要把地面挖开,并不是那么容易。

陈叔皱着眉头看了看手里的断指,寻思了一会,说道,“别管这件事了。我们先把元双的后世处理好再说吧。”

刘德海点点头,大伙这才从河神庙里出来,向着村子里走去。

这个时候,已经到了凌晨三点多钟。按照约定,刘元双的葬礼要在早上八点钟举行,还有一些时间。

刘德海说道,“大伙都累了半宿,先回去休息一会吧。”

听到他的话,村民都迫不及待的跑回家去了。

跟陈伯回到破庙里,我却一点睡意也没有,白天发生的事,像电影似的从我眼前滑过。

我问陈伯,“铁箱子里到底装着什么东西?为什么会有人对它感兴趣?”

陈伯说道,“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多,或许你太爷去世前跟你爷爷说过。既然你爷爷没告诉你,他是不想让你跟这件事沾上边。这也是他不让你下水的原因之一。对你,你爷爷可算是用心良苦了!”

小说《断魂师》 第7章 断指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