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618822

更新时间:2020-01-15 16:20:29

618822

618822 濮越 著

南荣茜迟理全

《618822》小说简介主角叫南荣茜迟理全的小说是《618822》,它的作者是濮越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又名《618822》南荣茜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哪一点值得迟理全倾心相付,他是杀伐果决的王爷,他有他的天下要争,而她只是想要过平静的生活而已。...《618822》第1章免费试读风雪飞飞,又是一年冬至始,屋外的银装迷人,素裹万家灯火下,不论皇家或吾家。此刻,屋外的风雪丝毫没有打扰...

精彩章节试读:

《618822》小说简介

主角叫南荣茜迟理全的小说是《618822》,它的作者是濮越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又名《618822》南荣茜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哪一点值得迟理全倾心相付,他是杀伐果决的王爷,他有他的天下要争,而她只是想要过平静的生活而已。...

《618822》 第1章 免费试读

风雪飞飞,又是一年冬至始,屋外的银装迷人,素裹万家灯火下,不论皇家或吾家。

此刻,屋外的风雪丝毫没有打扰到这座宅子,宅院里的光景如春月温暖,堂内摆着一床

黄花梨带门围子卍子纹架子床,红色的围帐随着屋门的开合掀起一角又闭合。

帐子里的声音带着嗔怨,听上去任谁都难以招架。围帐里的另一端坐着一个十分姣好的郎君,长发留肩似锦段,随意散落在肩部两侧,此情此景动静皆怡人。

“爷,爷,媚儿会……”

“嘘,我的媚儿你可愿?”男人将食指搭在女人的唇上,示意不要说下去,又问道。

男人的眸光犹如狡黠狐狸一般,带着狡猾也带着深不可测的威严,薄唇轻启瞬间犹

如开在夜间的月光花,只是眼中却无情意更别说什么眼带温柔和爱意。

“愿意,媚儿,媚儿是爷的人。”

“哈哈,爷就喜欢你这张小嘴。”

男人笑了,只是眼中却泛着点点的冷意,沉浸在欢爱中的女人完全没有发现,还尽情的展示着自己魅人的功夫。

“爷,属下有事要禀告!”外面传来冷硬的嗓音,表示此事非同凡响。

晃动的榻上,在女人拔高的尖叫中和男人闷哼声中,终于停下来。片刻,男人修长而有力的手指轻轻地掀开了轻薄的幔帐,漫不经心的拉上身上的衣服,依然敞露着胸口,坐在榻上。

狭长的眸子透着笑意,只是冷的让人浑身打颤。

“爷……”媚儿起身,伸出手环抱着他的腰肢,如同妖精一样缠绕着他,娇媚的笑了笑,顺着男人的视线看着跪在地上的黑衣人。

“说吧,究竟是什么事。”

男人搂着女人,似笑非笑的摸着女人光滑的后背,目光却是落在那个黑衣男人身上。

“爷,目标丢失,属下寻遍了那个地方也没有找到。”

“你说什么!”

男人原本带着浅笑的面容陡然变得阴冷起来,直接把身上的女人给扔到一边,让毫无准备的媚儿直接摔了个跟头,差点撞晕过去,但是感觉到男人身上的煞气,只敢瑟缩的蜷缩在角落了,脸色惨白的不敢多言,完全没有之前娇媚的模样。

“爷,目标丢失,但是他中了我们的毒,就算他逃了,也撑不过天明。”

黑衣人态度十分恭敬地说道,但是他依然不敢抬头,毕竟失职,就凭这一点,就能够让他死一百回了,哪敢还有什么理由辩护。

“天明……你可知道到天明还有几个时辰,这几个时辰可以发生多少事!秦武,看来最近对你太宽容了。”

男人轻飘飘的话慢慢的说出来,却是让人不寒而栗,跪地的人只敢低头,不敢有任何的反驳。

“给我找!你这条命先留着,等事情结束了再去刑堂领罚。”

“是!”

等到黑衣人离开之后,蜷缩在床角的女人才慢慢的爬出来,挤出一抹笑容来:“爷,您也别生气了,这慢慢长夜的,怎么可以让这些小事扰了您的心……”

“啊……”

还没说完,女人一双美丽的眼睛惊恐地睁大,似乎完全不敢相信,明明在上一刻还欢爱的欲仙欲死的爷,为什么现在竟然就被掐住了脖子。

“爷……爷,媚儿……做错了……”媚儿想要抓着掐在脖子上的手,可惜娇弱的她根本没有任何的能力去扒开,脸色已经涨得通红,她毫不怀疑在下一刻自己的命就会丢失。

“哼!”

看着她绝望挣扎的模样,男人眼中的冰冷带上一丝嘲讽的意味,随手这么一扔,看着如同丧家之犬的女人,没有丝毫的情意。

“媚儿……”

“爷……咳咳……媚儿什么都听爷的……”媚儿根本顾不上衣不蔽体的模样,爬在地上恨不得把心脏掏出来表明自己的衷心。

男人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那就好。”男人弯腰伸出手勾起一缕发丝,像是情人间的呢喃,却让跪地的女人不寒而栗。

他缓缓地站起来,看着地上瑟瑟发抖的女人半晌才缓缓地开口:“媚儿,帮爷做件事情。”

“爷吩咐。”

“很好,那就回瑞王爷的身边,我想你一定会让我满意的。”

“爷……”媚儿抖了一下,但是她不敢拒绝,咬咬牙立刻应了下来,“是,媚儿一定会让爷满意的。”

等到女人离开之后,豪华的房间内,男人站在窗前若有所思,那双狭长的眸子里面都是杀意。

“该死!”

男人愤怒的甩出一掌,原本放在床头精致而华美的香炉就这么四分五裂,形成了一片狼藉,走向生命的终结。

此时,在汴梁城郊区的某个地方,穿着青色绣着青竹的锦衣的男人,胸口被戳着一把长剑,暗红色的鲜血染红了身上的衣衫,雪光的照耀下更是显得凄惨与狼狈。

而周围是散落的木头,看上去原本应该是一张轮椅,只可惜如今已经变成了如此凄惨的模样。

“你们是何人,竟敢刺杀本王。”男人的声音像是冰冻中打磨出来一般,冷冽的让几个黑衣人不敢上前。

“看来是不肯说了。”

可惜那些人并没有什么好心情去解疑,纷纷拿着武器快速的冲杀过来。

他缓缓地拿起武器,顿时漫天的冰雪犹如一把把利剑铺天盖地的飞向那几个人,天罗地网,竟逼得那些人无法前进寸步。慌乱之中他鼓起所有的内力,悄然趁着飞雪往另一边掠去。

许久,他体力不支,终于停了下来,一下子滚落在雪地中,狼狈不堪。

终于稳下来,他才缓缓的抬头,就这么冷冷的看着前方,眉头紧皱,似乎在担忧着什么。侧耳倾听了半天,发现没有什么动静,才虚软的倒在地上。

他看着胸口的剑,而流出来的血已经发暗,不用说就知道上面涂抹着毒药。他抬头,若有人经过变会发现这个男人长得是多么的绝美,五官像是画出来的似的,多一分少一分都是遗憾,而那双淡漠的带着冷意的眸子,此时就这么看着地上的雪,

他那最惹人的注意的长发竟然是银色的,被雪光这么反射,整个人都散发着淡淡的荧光,犹如天上下凡的神祗。

“咳咳……”

男人捂着嘴,几个咳嗽,再展开,黑色的污血是触目惊心。他想要站起来,却不想根本没有力气,所有的内力就像是流水一般从身体破烂的地方快速的流失。

他躺在雪地里,冷漠的眸子浮现一丝绝望,半晌才缓缓地勾起唇:“天要亡我……”

“真是不甘心呢。”

想他堂堂的瑞王,皇上最宠爱的六皇子,如今竟然如同乞丐一般死在这荒郊野外,甚至于尸体都不知道会怎么样,嘴角渐渐地浮现点点的冷笑。

这一刻他是多么的愤恨,多么的绝望,为什么上苍给他这样一个破败的身体,即使想要逃也没有力气。这双腿,这个身子,从记事之后,最深恶痛绝的一次。

男人低喃,即使不甘心却也无力,他缓缓地闭上眼睛,在最后的那一时刻嘴角浮现一丝冷笑:“若是……此番无碍,一定要让……血债血偿……”

“咳咳……”

青色的衣衫,银色的长发,红色的血液,在白色的雪地里描绘出一副生与死的画面,凄惨而绝望。簌簌的白雪毫不留情的落在他的身上,拼命地想要让所有的颜色变成白色。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