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短篇言情 >  一战为尊

更新时间:2020-01-15 10:41:43

 一战为尊

 一战为尊 炭烤风味 著

张君吾绮雯 游戏古装历史悬疑

主角是张君吾绮雯的小说是《 一战为尊》,是作者炭烤风味最新写的一本短篇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战为尊,天下跪拜!不论何人,何地,何种身份,凡犯我张君吾者,必然诛之,且以百倍,万倍之代价讨伐!谁来谁灭!...

精彩章节试读:

《 一战为尊》 第八章:风雪之夜,战鼓擂天 免费试读

第八章:风雪之夜,战鼓擂天

风雪吹打着那已经堵不住的门口,那本有坚硬门防之地,此时空缺的像是赤着身子袒露着,没有了一切隐私的权力,这种滋味可不好受。

寒冷透过那空缺的风口猛灌而进,整个何府当即冷的冬骨!

像极了那一夜九郎山上的夜晚,那夜似乎也是这般呼啸着狂风,冷的那般相似...

“君吾,今夜我家人要歇下了,有事改日再谈。”何劲松上前劝阻。

改日再谈?是因为府中人员不足,故此才要改日再谈吧!

张君吾冷笑,将手表向下挪了挪,似在整理着着装。

“张君吾,我说的话你听不到吗?”何劲松继续说道。

“我说了,明日再...”

还未说完,“啪”的一声,一巴掌击在何劲松的脸上,直把他打的在空中翻转四五圈,才仰面落地,重重砸在地上!

赤红的手印像是把何劲松的烧开了一般!

何承天紧攥着拳头,敬酒不吃吃罚酒,当着他的面,打他宝贝儿子的耳光!

这小子未免太狂!

张君吾又将手表挪了回来,原来刚才是怕弄坏了手表!

毕竟眼前这个家伙压根就不知得他的手表受到一点损伤。

他走过去,一脚踩在何劲松的头上,直把他往下踩压,让其满嘴灌的都是落叶和沾了尘土的灰雪!

“你刚才说,我是什么?草包?”张君吾的声音比之寒冬还要彻骨!

何劲松“呜呜”叫着,满嘴的泥巴,如何能回答?只能惨叫着,向着何承天求救!

“张君吾,就因为我儿子说了你两句,你便不顾同校之谊,这般对待他!是否太过小心眼,是否太不把我何家人,把我....不放在眼里了?”何承天挤着牙说道。

张君吾点着头,似乎觉着有道理的样子,松开了脚。

何承天看自己说的有效,当即继续说道:“你深夜叨扰他人,还殴打我儿!别说平常百姓家里不能容得,我何某人这一方武校尉,算的有头有脸之人,更是难以理解与接受。”

“那你想如何?”张君吾饶有兴趣的说道。

他总是这般,让敌人占尽风头之后,再出击,站的高必然摔的疼,他不轻易便宜任何一个对手!

任何一个杀亲凶手!

“很简单,你现在把我儿扶起来,然后与他道歉,再在地上与我跪下磕几个响头,我方能饶你!我念你与我同是军中之人,今夜便给你此机会,若不应从,一条未做,或做的不诚心,别怪我何某人手下无情!”何承天的语气像极了教训一个未成年的孩子。

张君吾笑了笑,充满了轻蔑与不屑,这是他听过最无厘头的要求!

他,军中尊帅,万人之上!

王侯将相不过尔尔,一介三星校尉,管个地区守备军之官职,也敢与他同做相比!

放肆,也得有个程度!

“你笑什么?你真敢不从?”何承天接着妄想着。

“好,既然提及军中事务,我便与你聊聊军中事务,教教你,什么叫尊卑有序。”张君吾冷笑着看着何承天。

何承天不解其意,可这时他的身后不知何时已经站着一个丈许高的人,正是寇九!

“吾乃五曜星威虎将,一个区区三星校尉,焉敢放肆!”寇九声若震龙,吼的何承天脑袋嗡嗡的。

“啪”的一脚!何承天猛地飞出屋外,啊叫了片刻,整个人,头插在地上,与他的儿子身体形成平行关系!

那何承天比之他的府门又能强上多少,经此一踹,恐怕骨架子都要散开了,和儿子的命运相似,他也生吃了一口大雪花!

他何承天在北州境内,历来都是耀武扬威,尊享荣华!

那些北州小吏,商铺老板,就算有些背景,也都连给他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然而,这一夜,他却以极其难堪的姿势,在此雪地之中,遭人如此**!

他抬起身子,和他儿子二人从雪地泥泞的外院中站了起来,却见张君吾与寇九二人占着内屋,正饮着热茶。

这一内一外,一上一下,足以向他说明,他们与张君吾地位之悬殊!

“军衔大小,尊位高低,向来有序,你何承天难道不知?”张君吾严厉问到。

何承天和何劲松二人忍着气,寻想着那边派出去的人手若能早些归来,便能够立刻制住这狂妄的小子!

只可惜今夜他派出了所有府内兵与管辖的守备兵,前去包抄张君吾的窝点!

这一计谋也让他此时府内空虚,倾巢出动,必然巢内无人!

“卑职有眼不识泰山!目无尊卑,该死!”为了战略性拖延,何承天只能忍气认错!

“父亲...”何劲松不可思议到。

“闭嘴!”何承天赶忙呵斥!

何劲松刚觉得憋屈,却见他的父亲对着他眨着眼,他这才会意!

“好说,好说!过来磕三个响头,必须诚心,少一分都不行,否则严惩不贷。”张君吾说道。

何承天脸色涨红!

这算什么?欺人太甚嘛!

虽说此话出自自己口中,可如此不要尊严的事情,他何承天这辈子都不会想去做一次!

哪怕是天王老子来了,他也不从!

可此时迫在眉睫,何承天却也无计可施,若不应从,再被寇九来上一脚,恐怕就此归天了!

然而这时,突然有个蝰蛇勋军士闯了进来,正要报,却见主人在外,屋内另有其人!

“姓张的,你算个什么东西?边疆小吏罢了!就凭你也敢喝令我?我告诉你,在北州之内,敢威胁我,命令我的人,还没有出生呢!我何某人是谁?乃北州的天,就算你是个什么鬼帅!老子也不怕!”何承天见机会来了,立刻大喝到。

受了多少委屈,受了多少憋屈!

此刻他的战员们尽数归来!

他要讨回这个公道,他要手刃张君吾以泄心头之恨!

寇九正要上前教训那口出狂妄之人,却被张君吾用手拦住,他自信满满,丝毫不介意何承天说那些难听的话。

“退下。”

“可是,尊帅!”

“我说退下,还想我再说一遍吗?”

“是!”

寇九无奈只能退在一旁,笔挺的站着,五分钟的蹲马步,丝毫没有让他腿有异常,可见那双腿如何的有劲!

“军士,说给他听!”何承天大声喝令那个来报的军士。

那个军士本想悄悄告诉何承天,可何承天推开了他,又一次重复到:“对着他大声说!”

军士无奈,只能对着张君吾喊道:“报!我军全军覆灭,人员死伤惨重,多数已被赤虎军俘虏!唯有四五人强突重围,逃...逃出来!”

何承天“噗”的一声,口涌鲜血!

竟是活生生被气的!

“父亲!”何劲松忙喊道!

这时,又有一个蝰蛇勋军士跑了进来,大喊着“报”,气喘吁吁,显然也是又急事!

“何事?快报!”何劲松赶忙喊道。

“我军...我山中野战蝰蛇营,在悬壶山内被赤虎军尽数攻破,降者不尽其数,死伤者不尽其数,遣散者更是...不尽其数!五千兵马,尽数覆没!”军士悲叹到。

那是何劲松所私自招募的禁军,竟然...在顷刻之间,灰飞烟灭了!

“呕”!

何劲松脸色憋青,一口鲜血染红了土地之上的白雪...

小说《 一战为尊》 第八章:风雪之夜,战鼓擂天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游戏小说
  2. 古装小说
  3. 历史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