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穿越架空 > 上辈子,我们是夫妻?

更新时间:2020-01-15 09:43:02

上辈子,我们是夫妻?

上辈子,我们是夫妻? 关山飞渡 著

巧儿莫如风 现代仙侠历史重生

独家完整版小说《上辈子,我们是夫妻?》是关山飞渡最新写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巧儿莫如风,书中主要讲述了:今生,她是个小偷,第一次发善心便送了小命儿,穿越回了古代,一切从头来过。今生,他们是仇人,回到前一世,他变成有钱的大叔,她却成为他家的丫鬟。什么?可恶大叔要娶她做续弦?还让她一个二八黄花大闺女给一堆孩子当后娘?我呸!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除非……...

精彩章节试读:

《上辈子,我们是夫妻?》 第19章 授人以柄苦 免费试读

“原来是韦大人啊,您今天也来寺里进香?”文氏向韦垣回了个礼,季敏注意到文氏眼中的不屑,看来,文氏不很待见这位韦大人啊。

“重阳登高,特来寺里礼佛一日,不想却在此处遇到柳夫人。”韦垣在躬身说话的时候,偷眼瞄了一下文氏身后的柳如卿,季敏对他更加厌恶起来,可惜她人太小,不然她一定会把柳如卿挡在身后,不让那双贼溜溜的色狼眼瞧了柳如卿半分去。

“既是如此,那咱们也不好耽搁韦大人礼佛。我佛慈悲,韦大人这份虔诚之心,佛祖都看在眼里呢。”文氏不咸不淡的表明了态度。

既然这寺里来了外人,看刚才方丈为难的婉拒韦垣着实有些吃力。文氏便抢先做了退让,跟韦垣客套了一下,便离开了大殿,紧接着就吩咐下人收拾东西准备下午下山。

这正好遂了季敏的愿,她正恨不得快些离开这是非地。

今天一早,她趁大家都还没起,悄悄溜到柳如烟的院子寻找她昨天落在这里的白绫。这东西虽然没在柳家人面前出现过,但是红玉和柳如卿是见过的,她不想让她们知道昨晚自己没有好好待在房中,因为一旦解释起来会很麻烦。可谁成想,原本应该挂在树上的白绫不见了。她也吃不准那白绫是在昨晚被那伙黑衣人拿走了,还是被柳如烟发现了。

总之,找不到白绫,季敏有些寝食难安,随时有暴露的危险。

正胡思乱想间,季敏和红玉搀扶着柳如卿刚步出大殿,迎面走来一个人。似曾相识的感觉让季敏忍不住抬起头,擦身而过时,季敏又看到了那双眼睛。

现在是白天,那人穿了一件藏蓝色长衫,长靴束腿,很是精练。这身打扮,却与大殿中韦垣的手下人一般模样。季敏大骇,低头而过,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被人认出。

怎么会是这样?

走到院中,季敏假装不经意侧头,用眼角余光瞄向大殿内,只见那人在韦垣耳边轻声耳语了一阵,韦垣点了点头,他便退到队伍中,与其他人站在一起。

季敏更想快点儿离开了,她似乎已经可以预见到被人当场指认的情景了。其实,如果不是消失不见的白绫,以及刚刚遇到的那人,季敏甚至想对自己催眠,逼迫自己相信昨天晚上那场惊魂只不过是她自己梦游的经历而已。根本没有什么黑衣人,根本没有什么‘大侠’,一切只是幻境。然而,残酷的现实击倒了季敏,趁早三十六计走为上!

手脚麻利地收拾着柳如卿的东西,红玉甚是奇怪,便取笑季敏:“今儿个是怎么了?这么麻利是着急要走吗?是谁说的山上清净,最适合野猴子修生养性啊?”

季敏白了红玉一眼,“是啊,我们都走,独留你这只野猴子在山上给猴大王当压寨夫人。”

心里有事,自然魂不守舍,季敏抱着一盒子物品往后院的马车上塞。

“不是小蟊贼吗?怎么倒在官家做丫头啊?”

越是不想见到谁,就越是事与愿违,季敏算是看清了自己,天生就是招麻烦的体质。

放下车帘,转身就看到一个人抱着双臂倚在棚柱上,那双明亮的眼睛弯成月牙,似笑非笑的,有些轻浮。

“主业蟊贼,兼做丫鬟。”索性把自己卖出去,谅他也是存心在这里揶揄她,不然她此刻早就被抓起来了。

“嘿嘿,这倒是不错的买卖,旱涝保收,官家多金,手脚麻利点儿,只要抓不住,肯定有收获。”

“穷人命苦,不拼命没饭吃。”

“昨夜走的急?没来得及问你,你是怎么进入寺院的?”状似无心的询问,却字字透坏水。

一句话戳中季敏的痛脚,季敏咬牙道:“翻墙!”好歹也会那么几下拳脚,虽然爬墙的姿势十分不雅,月黑风高的,谁还跑出来欣赏一个女娃翻墙不成?

季敏不想跟他废话,准备往回走,经过他身边儿,他突然压低声音说道:“别担心,那绫子我替你收着,回头得空又想作案时,只管向我要便是。”

季敏直想吐血,脚底也跟着打软。白绫落入他手中,就如同一个紧箍咒,生生的套在她头上,甭想摘下来。

“好,有劳大侠费心。”恶狠狠的咬出一句话,季敏做小偷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被人要挟,落人以柄就等于永远受制。不过好在她们总是要回江南的,他又不知道自己叫什么,要挟不成立。

“巧哥儿,老夫人叫你呢。”一个不长眼的小丫鬟在远处喊季敏,季敏假装没听到,还是恶狠狠的盯着那人。

“人家叫你呢,怎么不应声?”大侠还是抱着手臂,不过脸上的笑意更盛了。

“唉,这就去。”季敏咬牙应了一句,抬腿就走。

被人捉弄了,彻底被人捉弄了,刚才还庆幸他不知道名字,果然是连老天爷都不帮自己!

背后传来一阵‘哈哈’笑声,都拐了两道弯儿了,还能听见,季敏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冬眠几年再出来。

从此季敏收敛起来,没事儿不敢去招惹柳如烟。回到柳家,一切又恢复平静,仿佛那段经历真的只是一场梦。

好在柳家的小姐都已经出嫁,平日里不会在柳家待着。整座院子飘扬着浓浓的墨香,季敏很喜欢这里。没事儿的时候,季敏还会央求柳如卿教自己画画,这主要是为了让柳如卿多说话,她太沉默了。

晃眼在柳家待了几个月,柳如卿当然要在娘家过年,有文氏镇着,柳逸松也只能空摆一副男主人的架子。

小山村根本没法儿跟京城比,这个年过的煞是热闹,鞭炮从进入腊月便噼里啪啦响个不停,柳家的厨房里几个厨娘跟厨子也都是极安静的人,很少在人背后说长道短。看来莫家真是欠管教啊!

季敏照例在厨房帮忙,她现在的厨艺大有长进,原打算是有厨艺傍身,就算不在莫府,她也饿不死。

今儿一早,红玉撺掇季敏央求老总管同意让她们两个跟着一起去办年货,红总管丢了一个白眼给红玉,便哼了一声算是答应。

两个小丫头蹦蹦跳跳的跟随家丁出了府,进了腊月,就天天都是集。热闹的京城街道上人潮攒动,两个人根本就是出来放风的。

“快看,那边儿有耍把式的!”红玉不由分说,拉着季敏就扎进人堆里看热闹。

季敏来到古代,在赶庙会的时候也见过耍把式的,都是些花拳绣腿,只为混口饭吃。真正有本事的,早就蹿房越脊另谋职业了。

红玉欢快地又拍手又叫好的,季敏不想扫她的兴,便跟她挤在人堆里四处咂摸。突然,不远处一座奢华的酒楼上,窗口站着一人,正拱着手,似是向雅间里的其他人行礼,礼毕便离开窗口,不见了身影。

季敏立时杏眼圆睁,她就是眼神再不济,也认得出那是谁!

虽然只是个背影,她也敢百分百肯定那就是威震江南的富商莫如风!

好个莫如风,已经到了京城,不知道去柳家接柳如卿,倒跑到这里跟人喝酒。不给柳如卿足够的面子回娘家已经够可恶的了,偏偏他还来京城磕碜人!季敏攥起拳头,扥了扥红玉的衣角。

“我去前处看一下胭脂,你瞧够了就去寻我,别到处跑,免得走散了。”

“知道了。”红玉头也不回应了一声,季敏死盯着那个窗口,挤出人群。

季敏抬眼瞅了下那间气派的五层高酒楼,门匾上的烫金大字写着‘宝丰楼’三个字。拳头又攥了几下,轻提衣裙,走了进去。

守在门口迎客的店小二先上来打量季敏的穿着,看她一副丫鬟打扮,自然也不好太怠慢,平和的问道:“姑娘来吃饭?”

“寻人的,”从腰间掏出一串铜板,塞进小二手里,“我家老爷和夫人原定好在这里用饭,只是集上人多,走散了,夫人遣我来瞧瞧我家老爷是否已经来此等着了。”一边说着,眼睛还不停地在大厅中寻找,故意装出一副寻人的样子。

小说《上辈子,我们是夫妻?》 第19章 授人以柄苦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仙侠小说
  3. 历史小说
  4. 重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