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现代言情 > 医妻难追:封先生套路太深

更新时间:2019-12-04 09:44:26

医妻难追:封先生套路太深

医妻难追:封先生套路太深 棋局忘忧 著

尤念尔封昊 总裁现代古言玄幻

主角是尤念尔封昊的书名叫《医妻难追:封先生套路太深》,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棋局忘忧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是他的救命恩人,可他却在婚后背叛自己,到处拈花惹草,还把她送给别的男人,一切都是为了钱。好,既然你要钱,那我就找全H市最有钱的男人,借他的手狠狠报复渣男!可她却没想到,本该是复仇者,却被这个冷傲的男人吃得死死的,原来她一直爱错了。...

精彩章节试读:

《医妻难追:封先生套路太深》 第十四章 斗了一晚上地主 免费试读

第十四章斗了一晚上地主

“明天到我这里来,签离婚协议书。”

说完这句话后,魏勒谦就挂断了电话。

不知道为什么,在听他说要离婚时,尤念尔心头涌过一股轻松,还有一股不舍。

毕竟嫁给他这么多年了,其中的感情不是说摈弃就能摈弃的掉的。

终于还是走到这最后一步,终于还是不能给小默一个完整的家。

她抱着身边熟睡的儿子,心口隐隐作痛。

第二天,尤念尔早早的起床,对着镜子画了一个美美的妆。

在这最后的临别关头,她不想输给魏勒谦,更不想输给自己的自尊和自傲。

此时的魏家,魏勒谦一直在看着手表,像是刻意等着尤念尔。

昨天他说要离婚,那女人竟然就这么坦然接受了,甚至能听出她呼吸里的轻松。

果然跟翁姨说的一样,那女人心里根本就没有这个家,更没有他。

气恼夹杂着挫败感猛烈袭来,仿佛在魏勒谦头顶营造出一顶绿油油的闪着光的帽子。

等时间差不多了,魏勒谦忽然从沙发上站起,叫来翁姨,“备车,我要去公司开会。”

翁姨楞了一下,“可您今天约了……”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魏勒谦的神色覆盖着一层焦躁,不等翁姨反应,他便径直走向车库,“现在就走。”

他的命令翁姨不敢违抗,边备车边自作主张,“那我通知夫人去公司。”

魏勒谦的脚步突然戛然而止,转头阴冷的扫了翁姨一眼,眼神里藏着捉摸不透的严厉,“谁让你通知她了。”

这话的意思……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翁姨不禁在心里打鼓,怎么都猜不透他的想法。

魏勒谦前脚离开,后脚尤念尔就赶到了,可家里只剩一个翁姨。

“他人呢?”

翁姨按照魏勒谦的吩咐说,“少夫人别急,少爷有事出去了,办完事就会回来的。”

为了这次离婚,从昨晚开始尤念尔就做好心理准备,哪怕是大闹一场也要跟魏勒谦彻底断了,哪晓得当她提着枪冲到敌方阵营,可对手居然不在。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翁姨有些心虚,但还是按照吩咐回答,“应该快了。”

说完,她给尤念尔倒了一杯茶,让她坐着慢慢等。

但翁姨很清楚,不管她在这里等多久,魏勒谦都不会出现的。

只是不懂,明明是他提出离婚,为什么关键时候又要避开。

为了这句“快了”,尤念尔整整等了一个半小时,可始终没有等到人。

她实在等不下去,把翁姨叫过来质问,“翁姨,你该不会是在匡我吧。”

“少夫人,我是按吩咐办事的,您要是不相信我,可以亲自问少爷去。”

翁姨的态度倒是给她指了条明路,尤念尔拿出手机拨通号码,却只听到无休无止的忙音。

尤念尔有点蒙了,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

是他叫自己过来签字,可现在见不到人电话也不接,他到底是想干嘛?难道他不想离婚了?

这种磨磨唧唧的态度让尤念尔很难受,她打算直接去魏勒谦的公司找人,可这时,她的手机响了。

尤念尔本以为是魏勒谦,定睛一看才发现是小默打来的电话。

“妈咪救我!坏叔叔要把我从楼上扔下去!妈咪救我,啊——”

小默的声音戛然而止,尤念尔哪里还坐得住,顾不上魏勒谦这边,拎起包就走。

当她赶回封昊的别墅时,刚想冲到楼上去救儿子,竟意外发现在封昊卧室的地板上散落了一地的破衣服。

“坏人!你欺负我妈咪,我就欺负你!”阳台上,小默的声音传来。

尤念尔应声望去,发现儿子正一手拿着剪刀,一手拿着件紫色的绸制衬衫,然后用剪刀对着衬衫一通乱剪,好好衬衫分分钟就被他剪成碎片。

管家阿弘拼命在旁边拦,“小默少爷,您可不能剪先生的衣服啊,这些衣服都很贵的,每一件都价值好几万呐……”

“哼,那又怎么样,”小默丝毫不为所动,依旧用剪刀威胁封昊,“你欺负我妈咪,害的她晚上腰酸背痛,膝盖通红,你是不是让她跪着擦地板了?那是佣人才做的事,我妈咪不是你家的佣人!”

“跪着擦地板……”孩子天真的想法惹得封昊一阵讪笑,“是你妈咪跟你说的?”

听到他浅笑的声音,尤念尔当即就觉得不好,连忙赶过去阻拦封昊接下去要说的话。

小默还是个孩子,哪里晓得男女之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如果让他知道自己跟封昊之间的交易,他以后会怎么看待自己?

为了钱委身于另一个男人,这样的行为和那些X交易者有什么区别。

男人调笑的声音传来,“我可没有让你妈咪擦地板,昨天晚上,你妈咪跟我……”

“封昊!”

尤念尔赶紧冲过去阻拦,可还是快不过封昊的嘴。

封昊余光瞥了她一眼,“跟我坐在地上斗了一晚上地主。”

“啊?”

“啊!”

尤念尔和小默不约而同的发出惊愕的感叹,只不过小默是质疑,尤念尔是惊讶。

这货撒起谎来还真的是不打草稿,斗地主这种话也说得出口。

不过好在他及时打住,否则后果就真的不可挽回了。

“小默,”尤念尔走近阳台,把儿子手里的剪刀抢走,“这是你该玩的东西吗?万一伤到自己怎么办。”

“可他欺负你……”

小默指着封昊不依不饶,封昊则在原地静静看着母子两的互动。

尤念尔抬头正对上他饶有兴致的眼眸,狭长的丹凤眼带着些许邪肆,嘴角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威胁。

好像在说,“你要是不好好管管你儿子,我就把我们俩的事全盘托出。”

尤念尔生怕他说漏嘴,赶紧把小默先抱回房间。

小默扑腾着双腿,“妈咪,你干嘛拦着我,他就是个坏蛋。”

“不许这么说,”尤念尔赶紧打住,心虚的望了望四周,生怕被封昊听见,“你的医药费是封叔叔付的,你不能对他恩将仇报。”

“这么说,他没欺负你?”

尤念尔顿了顿,还是点头。

小默这才放心,随即又想起什么事来,直视着尤念尔的眼睛,问,“对了,你跟我爸的婚,离了吗?”

小说《医妻难追:封先生套路太深》 第十四章 斗了一晚上地主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现代小说
  3. 古言小说
  4. 玄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