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农门悍妻:夫君别想逃

更新时间:2019-12-03 14:10:48

农门悍妻:夫君别想逃

农门悍妻:夫君别想逃 小米加糖 著

何月儿萧竹笙 虐恋都市宫廷悬疑

《农门悍妻:夫君别想逃》由小米加糖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何月儿萧竹笙,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穿越过来,面对一家子奇葩,只能自力更生了,用二十一世纪最大的学识,来改变所在空间的命运,只是这隔壁住着的男子,长的还真是帅到没天理。决定了,在种田发家致富的路上,还得收获这男子。夫君,等等我,别逃啊。...

精彩章节试读:

《农门悍妻:夫君别想逃》 第16章,气氛紧张 免费试读

何老汉也没有心情吃饭了,放下碗筷,抽起烟来:“就你话多,有鸡蛋吃还停不了嘴。”

黄氏就更加的生气了,拍着桌子吼:“是我停不嘴,还是别人停不了嘴,都以为我这个后娘好当是吧,嫁进何家来吃了多少苦,这个家要是没点规矩,早就散了,那还有今日的吃食,我儿考中秀才,为家里添光,得了多少好处,你们给忘记了是吧,私下里就开始反了天了。”

何月儿都震惊到无法吃饭了,太厉害了,黄氏这骂的,傻子都知道是在骂谁,不就是何文金抓了野兔回来,就以为之前也抓过不少好东西,都藏起来没有带回来过。

祝氏的脸色就沉下来,看了何文金一眼。

何文金看向何老汉,眼神里都是隐忍。

杨氏端着饭碗,一溜烟的就扯着三个孩子回屋去了。

何玉儿看着饭菜不合口胃,吃光了鸡蛋汤,挑着能吃的吃一些,也回屋去了。

何老汉看着气氛不对,开口道:“老大高高兴兴的抓野兔子回来,明儿就拿去换钱,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黄氏叉着腰道:“当然有好说的,老头子,你也不想想,一窝子的野兔,在这屯里几十年,除了有点本事的猎手能抓到之后,谁有这个本事,不是我要怀疑,这事儿就摆在眼前,老大今天能抓一窝野兔回来,那之前也没少抓到其它的东西,野味在镇上可贵着呢,能换不少的钱,家里这还是爹娘当家,一大家子人吃饭,屯里的规矩都是不能有私房钱,事事都能摆明的干,老大这是背着爹娘存私房钱,对爹娘不孝顺,要我没有猜错,这是想要分家单过,但还要吃着中公的粮食。”

杨氏在屋子里听到了,都伸出头来看,看向何文金的眼光,有些不一样了,也多着些怀疑。

何月儿心里不停的称赞黄氏脑洞够大,一窝野兔子,能扩大到不孝顺,有私心,要分家,再说下去,还有很多罪名呢,果然,何来糖和何来布吃鸟蛋都害怕那样,是有理由的。

张了张嘴,刚想要开口,何文金看过来,何月儿一顿,这是不让她说话?

何老汉抽烟抽的更凶了,对何文金道:“老大,我知道你没有存私心,把今儿的经过说道说道,也好让你娘明白。”

何文金的眼里,闪过一丝失望。

何月儿看在眼里,难不成,这是何文金的试探?

祝氏抬头道:“娘,当家的从来没有私心,这些年,也没少能家里挣钱,这几年为了小弟读书,更是日夜没有休息的挣钱,这点还需要怀疑?”

“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你们心里怎么想的,今儿不把事儿说清楚,我这心里就堵着,我知道老大不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这人心本就隔着肚皮,何况这都不是肚皮里出来的,更是离着心,不就是想存着私房钱,好自己吃香喝辣的。”

黄氏眼睛一横,瞪着比她还要大一岁的继子,半点没气弱。

何文金捏着拳头,起身就走了,没有半点的解释。

祝氏可压不下这口气:“娘是想要逼着我们分家是吧,还是找别人来评评理,我看就找理正来评理,看是当家的藏着私房钱,还是娘在这里闹腾个没完。”

黄氏在这个家里,除了何老汉还能压一压,就没有怕谁的。

桌子一拍,碗筷一扫,哗啦啦的碗筷碎了一地:“反了天了,一个当媳妇的,敢在这里跟婆婆顶嘴,生不出蛋的没有女人,也敢在这里大声说话,信不信今儿就休了你。”

祝氏脸色就变了,她平日里很少说话的,也都是一向隔开黄氏,知道这人不讲理道,在家里强横习惯了。

但是怀疑她男人,这个不能忍。

院子的另一头,何文金抱着木头,抬头看向这里,时刻都在注意着。

何月儿看着一地狼狈,脑子里快速的想着要怎么办才好,想来想去,还是一招最妙,那就是哭。

“娘,我害怕,不要吵了,是我不好,我不应该去山上的,不应该让来糖去摘野花发现野兔窝,都怪野兔子,不把窝建在深山里去,让来糖给看到了,娘,对不起,以后我不会让来糖去摘野花了。”何月儿捂着脸,没有半滴眼泪。

黄氏身子一僵,何老汉也看过来。

三房的门重重的关上,就好像没有听到一样。

何月儿心里能理解,杨氏这是护着孩子,不想让何来糖惹上黄氏的怒火,但是再吵下去,只怕会让事情更严重。

祝氏轻声喝道:“月儿,你是去追青叔,跟野兔有什么关系,别乱说话。”

黄氏可是听的很明白,恨恨的一咬牙,抽出手帕,就悲伤的哭起来:“我这苦命的人儿,月儿一点都不心疼为娘,让娘处处受欺负,还藏着不说,是要让娘气死是吧。”

何月儿没有办法,只能也继续跟着哭:“对不起,我以后打死也不上山了,娘,我之前都在家里没有出门,我真的没有藏私房钱,也没有藏起野味,不要骂我好不好。”

黄氏这都没法哭下去了,心里骂着何月儿这个傻女,怎么净是给她抹黑。

“哭什么哭,还不够丢人啊,吵吵闹闹的,让别人都听了去,还不快收拾干净。”何老汉不悦,背着手回屋去了。

满地的碗筷,不管吃没吃饱,都没有东西可吃了。

黄氏不甘心啊,闹到最后,确是冤枉错了人,这不是让大家看笑话,也就怪何月儿一开始不说清楚。

“月儿,不是娘要说你,你一个姑娘家的,追着青叔跑去山上,不是给家里招坏名声,你妹妹还等着嫁人呢,你就是不想嫁,也不能拖累你妹妹,回屋子里去,好好给我反省,没有改好之前,不许吃饭。”

何月儿暗自翻着白眼。

这是把气撒在她身上了,处罚不许吃饭,本就一身皮包骨,再饿下去,早晚去西天。

何月儿也不敢这个时候跳起来反对啊,只能摇晃着身子站起来。

小说《农门悍妻:夫君别想逃》 第16章,气氛紧张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虐恋小说
  2. 都市小说
  3. 宫廷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