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现代言情 > 我在女人堆里的那些年

更新时间:2018-04-23 16:15:44

我在女人堆里的那些年

我在女人堆里的那些年

来源:有书阁作者:有辱斯文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刘良

《我在女人堆里的那些年》小说介绍《我在女人堆里的那些年》是一部阅读起来就会让人着迷的现代言情小说,这本小说作者有辱斯文,是非常有名气的作家。书名刘良之前的故事非常感人,主要讲述了我叫刘良,是一个男医生。但被人报复,来到一个到处都是女人的地方,走哪都是诱惑,而我,也在一步接一步的越陷越深……...《我在女人堆里的那些年》精彩试读我靠!这种强烈的刺激诱惑让我在裤子里直接缴了械,我感觉我的内裤粘乎乎一片。她...展开

本书标签: 虐恋小说言情小说

《我在女人堆里的那些年》小说介绍

《我在女人堆里的那些年》是一部阅读起来就会让人着迷的现代言情小说,这本小说作者有辱斯文,是非常有名气的作家。书名刘良之前的故事非常感人,主要讲述了我叫刘良,是一个男医生。但被人报复,来到一个到处都是女人的地方,走哪都是诱惑,而我,也在一步接一步的越陷越深……...

《我在女人堆里的那些年》精彩试读

我靠!这种强烈的**诱惑让我在裤子里直接缴了械,我感觉我的**粘乎乎一片。

她继续发出那种颓废的**声**我,我连忙捂住她的嘴,好像在医院走廊里有人经过。

我把嘴凑到她耳边低吼:“快闭上你的嘴!”

“你给我,我就闭嘴。”

我说:“不行。”

“这里没有监控,你放心,没有人会知道的。”

我坚决地摇了摇头。

“你不给我,我就喊**!”

我彻底被这个女人的**打败了,摇摇头说:“我用手给你解决行不行,如果不行那你就喊吧。”

她笑着微妙地看了我一眼:“你自己的玩意憋着,用手给我解决?好吧。”

她背朝着我我撑着墙壁翘起了臀部,我蹲下来伸出手,微微地颤抖着接近了她温热颤栗的神秘地带。

十几分钟后,顾丽丽浑身香汗如雨,整个人就像没有了骨头紧贴着墙壁。我的手指却已经酸困发麻,裤子下面也胀得疼痛。

我闻到茶树般的清香,监狱的女人可没有化妆品可用,这是她身体的香味。

半死不活的顾丽丽好半天才从墙上转过来,身体仍在缓缓抖动。她把脸贴近我的脸说:“真好,想不到你的手还有这样的天赋。”

我心情紧张的很,对她说:“赶紧收拾收拾穿上衣服,让人看见就麻烦了。”

顾丽丽轻笑一声:“你不想解决一下吗?我的身体随时恭候。我在直播网上很出名的,昵称叫红唇飞舞,有几十万的粉丝,这个便宜你不占,等我出去以后你就没机会了。”

原来还真是个网红妹,不知道她在电脑前搔首弄姿是个什么样子?可惜大好的青春年华给了监狱。

我说:“网红姐姐,舒服了没有,舒服了咱们出去。”

她用手抚摸着我的脸笑:“真的不准备要我?“

我摇了摇头,听见外面走廊里似乎没人,就准备从卫生间走出去。

出门前她回过头来说:“刘良,你是个好人,找个机会尽快离开这里吧,迟了恐怕你就来不及了。”

我听得出她话里的含义,就等于她隐晦地承认了受人指使勾引我的事实。

我对着她的后背问:“我还什么都没做,为什么他们就要来对付我?”

她回过头来对我笑了笑:“小弟弟,你太天真了,就是因为你什么都没有做,他们才要对付你。在这个地方清清白白的人是不可能存在的,所以只能有三种可能,一是把你自己染黑,二是她们把你染黑拉下水,第三种就是你离开这里。”

我心里十分难受,没想到监狱里的事情,一个女犯都比我看得清楚。我不想陷入这这罪恶圈中,所以我必须离开,我必须找到把我招进来的女人,让她开除我。这样我就不算违背合同,也不用出那二十五万的违约金。

我和顾丽丽一前一后悄悄走出了女厕。

余男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的,她斜靠在墙上嘴里叼着香烟,一脸鄙夷地望着我。

“小子,你色胆不小啊,刚来第一天就和女犯人勾搭上了。”

我淡淡地说:“你哪只眼看见我和她勾搭了?”

”切!”她瞪了我一眼:“你跟她在女厕所干什么了,难道只是聊天?”

我借坡下驴:“对,只是聊天。”

顾丽丽在旁边也不插话,她脸上的红晕尚未褪去,脚下也轻飘飘的,这种状态怎么可能骗过同是女人的余男。

我腆着笑脸靠近余男说:“我们虽然不是聊天,但也没有做什么,我这人胆小的很,哪敢干这种违法的事情。”

余男做出那种我懂的表情,摆摆手说:“行了,越描越黑。不过这样也好,我就不用担心你去告发我了,咱们两个扯平。”

我无所谓地耸耸肩。反正我无愧于心,所以也就没什么可畏惧的。

我和余男领着顾丽丽从医院楼上下来,看见分监区中队长卢雨和指导员张燕都在楼下站着。

我们上前报告,说顾丽丽的伤势并不严重,不需要住院。

张燕没好气的说:“那还等什么?把她送到禁闭室。”

监狱里的禁闭室是那种封闭的铁房子,比电话亭稍微大一些。我从外面看了看里面,这禁闭室的设计还真有点坑爹,不对应该是坑娘。

禁闭室的顶部不足一人高,长宽也不够一个人平躺,所以在里面关禁闭的犯人站着不能站直,躺在地上也只能蜷缩着,时间长了就会非常难受。铁门一关上之后就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只留下底部的方孔用来给犯人送饭。

这种专门折磨人的小房间在里面关一个月估计就得发疯。听顾丽丽说她以前经常关禁闭,这个女人精神还真是顽强。

她进门后就直接抱着膝盖坐在地上,让我心里实在不落忍。余男在旁边拍了拍我肩膀说:“行了,别看了!这些罪犯不值得可怜,你不会跟她整了一次就心动了想怜香惜玉吧?我可警告你,这种思想上的错误千万不能犯!”

我说:“跟你说多少次了我没碰过她,闭嘴吧,我们走。”

余男哗啦一声锁上了禁闭室的门。

我回去继续在心理辅导室坐硬椅子,余男回到B监区职守。

我进门就看见孟灵坐在她的桌子前看书,她抬头对我说:“今天过得挺丰富的吧,这种事情咱们监区挺常见,你慢慢就习惯了。”

接下我就想着怎么去找那女人。我决定去她的办公室找她跟她说清楚,让她放我一条生路。

我从抽屉里拿出合同站起身来对孟灵说:“我出去一下。”

她点了点头问:“你拿着合同干嘛?”

“我要想办法辞职。”

她朝我伸出大拇指,脸上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

与其被动的等待灾难降临头顶,还不如直接去找那个女人和她说清楚。她既然也在这座监狱里,还能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把我弄进来,肯定在这里面身居高位。

我没有那个女人的任何联系方式,只有去硬找了。

我朝她摆了摆手往往门外走去,监狱领导的办公楼在这座楼的后面,下楼上个坡就到了。

迎面看见一座闪闪发光的玻璃外墙楼,心想不愧是监狱领导办公的地方,果然高端大气上档次。我径直走进门厅,看见有个穿着警服的小姑娘在拖地,就走上前去问:“同志,我想问问领导的房间在哪里”

这女孩拿起拖布瞪着我:“谁让你进来的!刚拖干净的地板都让你踩黑了!”

妈的,一个小小的打扫卫生都敢训我,这是什么破地方?

我气得指着身前身后说道:“那边的门,还有这里的地板不是让人走的吗?”

这拖地姑娘冷冷一笑:“门是让领导进的,地板是让领导踩的,你一个小小的实习生,连正式编制都算不上,没事往领导楼里跑什么!出去!”

你妹的!你越让我出去,我越不听你的,我两只脚跺着地板咚咚地往前走,故意用脚搓着地面,是要气气这个小娘们儿。

“你这人怎么回事!叫你滚出去,你没听懂吗?再闹事我叫武警来抓你!”

我恼怒地说:“你当老子是吓大的,还叫武警来抓我,你抓我一个试试!“

“吵什么!”

我扭头看见一个戴着眼镜的知性美人站在走廊里的办公室门外,冷漠地朝这边走来。

小姑娘恶人先告状,委屈地指着我说道:“李副监狱长,这个这个家伙在办公楼里乱闯,不让他进去他就骂我。”

我据理力争:“什么叫乱闯,我是进来找人的好不好?”

这位李副监狱长问我:“你找谁?”

我老老实实的回答:“我找监狱领导。”

她疑惑的看了我一眼,问我:“找我有什么事?”

我连忙摆了摆手说:“我不是找你,我找另一位领导。“

李副监狱长的脸顿时黑了下来,冷冰冰地问:“你找的那位领导姓什么?叫什么名字?”

这问题可难住我了,我和那个女人只见过两次,啪啪过一次,都没来得及问她的名字。

李副监狱长面无表情地说:“你说你是来找领导的,你连领导姓什么?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我说:“那位领导长的和你一样漂亮。”

李副监狱长脸上微微一红,语气和缓地说:“这里没有你说的那位领导,你回去吧。”

我就知道我这是盲人摸象,只能来扑个空。

我转身往门外走去,感觉那个李副监狱长正在身后盯着我,这种感觉就像身后有毒蛇盯着一样。

我脚下加快脚步外走去,心想这监狱里的女人真可怕。

来到监狱的第三天早晨,我感觉自己度日如年。一心想离开这个地方,我背后的那个女人却迟迟不肯出现。

我坐在心理咨询室,手拿着一本书却看不到眼里去,正在百无聊赖之际,有人推开了心理咨询室的门,我抬头看原来是那吴丽花。她大大咧咧的说:“小子,卢雨中队长找你,马上去她办公室一趟。”

我斜着脸瞟了她一眼,心想真没礼貌,于是头也不抬地说:“我知道了。”

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

  1. 虐恋小说
  2. 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