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短篇言情 > 一瞬的永恒

更新时间:2019-08-25 12:46:59

一瞬的永恒

一瞬的永恒 楚鲤 著

凤浅云末 总裁武侠重生豪门

主人公叫凤浅云末的小说叫做《一瞬的永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楚鲤创作的短篇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女主没心没肺没脸皮,男主腹黑强大扮猪吃老虎,你占我便宜,我就吃你豆腐。此文文一踩一个桃花雷,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精彩章节试读:

《一瞬的永恒》 第12章 打回来 免费试读

“说……说郡主是去会无颜公子,无颜公子是郡主一直想得,又没能上手的,郡主终于怒了,让人送信,说是最后一次约他,如果他再不肯,就拆了他的花满楼。之后郡主就回了郡主府,郡主一向不要我们过那边服侍的,所以我们也不知道后来的事情。没想到郡主大婚的时候,无颜公子反而同意……以前郡主去见外头的公子,都不许我们跟着,只带夏儿,所以奴婢们不敢跟去。”

这个无颜到底是何方神圣,竟能让极品女连大婚都不顾。

“这么说,只有夏儿跟着?”那天她匆匆跑向后院,夏儿确实跟在她身后,不过夏儿却被她甩了,然后她就被人从身后掐住脖子。

难道是无颜不耐烦极品女地纠缠,又受了极品女地威胁,才下了黑手?

凤浅脸色微冷,“是谁发现我出的事?”

“是政国公。”

“什么时候发现的?”

“天黑后。”

“在哪儿找到的?”

“后院。”

凤浅翻了个白眼,七八个小时后院地皮都能翻几遍。

新娘去小解,就算一柱香时间不回,都该派人去找。

这样的情形,只有一种可能,西门政根本没让人找。

“我那么久不回来,难道就没有人去找,而是等到天黑才去找?”

“郡主去了不到一盏茶功夫,政国公就来了,我们三个被关进耳房,直到天黑才放出来,见政公国脸色很不好地带着夏儿来了,身后下人抬着郡主……”

凤浅眼皮一跳,“死的?”

冬儿埋着头,偷看了坐在上头的凤浅一眼,不敢答。

凤浅知自己活着,冬儿不敢说她死了,道:“照实说吧,不会怪你。”

冬儿这才道:“奴婢只看见郡主没动弹,脸上蒙着政国公脱下来的喜服。”

凤浅点头,“那就是死的了。”

冬儿不敢接口,另外两个丫头的头也埋得低低地。

凤浅关心的却是另一个人,“那无颜呢?”

春儿道:“政国公下了封口令,后院的事不许人提半句,奴婢们不知道无颜公子如何了。”

凤浅手指轻敲额头,“无颜现在在哪里?”

秋儿道:“无颜公子平时都在‘花满楼’,极少四处走动,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应该在‘花满楼’。”

如果无颜去了政国公府,不管人是不是他杀的,西门政都没理由轻易放他离开。

凤浅心里有了数,“西门政就没说我是怎么死的?”

如果没有合理的理由,怎么能收棺?

冬儿道:“政国公说是郡主暴病而亡。”

凤浅摸着脖子的掐痕,冷笑。

西门政隐瞒真相,或许是发现极品女大婚的时候偷人,一怒之下把人掐死了,又或许是寻不到凶手,怕这事传扬出去,无法交待。

两个原因,照着西门政的恶行来看,凤浅愿意相信是第二条。

“我爹相信?”

秋儿道:“王爷自然是不信的,要不也不会让云公子去政国公府。”

凤浅沉默下去,看来,要查出凶手,还得在西门政和那个叫无颜的人身上下手。

照着冬儿所说,无颜是‘花满楼’的人。

或许她该去见一见这个无颜。

冬儿见凤浅默着不出声,样子又是难得的严肃,吓得忙道:“奴婢句句属实,绝不敢有半句相瞒。”

秋儿和春儿也忙着表忠心,连说确实如此,其他再不知道什么。

凤浅不担心她们说谎或者隐瞒,毕竟她们不知道她已经不是原来的郡主,而且她们并不能肯定她记得什么,不记得什么。

只要极品女的死与她们没太大的关系,她们都不必要相瞒,免得以后查出来查到她们头上,那夏儿可真是她们的榜样了。

“你们下去吧,叫云末来。”

三个丫头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去,松了口气,给凤浅磕了个头,起身退了出去。

没一会儿功夫,云末进来,仍然一身洁白无尘的白衣。

云末视线落在凤浅手上把玩的木雕面具上,表情如她初见他时那般宁静稳沉,“郡主为何突然在意这面具了。”

凤浅微微一笑,亮出洗得干干净净的面具,“我以前不在意吗?”

云末道:“这些年,从来不曾见郡主把玩过这面具。”

“既然不喜欢,为何不丢掉?”凤浅已经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她,因为她不是极品女,她完全不知极品女是什么样的性格,又有哪些喜好,再怎么伪装,也是装不出来的,倒不如随着自己的性子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该问什么就问什么。

谁爱怀疑,谁怀疑去,反正她这张脸皮是千真万确。

云末凝视着她道:“或许根本没注意到它的存在。”

凤浅微微抬起脸,“平时你常出入我的房间?”

云末道:“除非郡主召见,否则并不进入。”

凤浅微偏了头,眼一眨也不眨地盯着他,“既然这样,你怎么知道这面具的存在?”

云末脸上神情依然温和淡定,并没应她的问话而慌张,“这面具是云末放置在郡主的衣柜中,自然知道。”

凤浅一怔之后,心脏猛地揪紧,重新打量面前面目俊儒的少年,“这面具,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云末道:“是从郡主这里。”

凤浅怔了,抬手摸了摸这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她前世死时,身边是带着这个面具的。

云末道:“郡主病中,一直紧抓着这只面具不肯放,应该是心爱之物。可是病好后,反而将这面具弃在一边,云末认为郡主或许有一天会想起这面具,便将它放在了郡主衣柜中。”

凤浅呼吸一窒,“你说我病中一直抓着这面具?”

“是。”云末没错过她眼里闪过的一抹惊诧。

“什么时候的事?”凤浅急急追问。

“郡主被接回来的时候,十岁,回来后一直昏睡不醒,据虞亲王说,郡主这样已经四年。”

“你的意思说我六岁那年大病了一场,一直昏睡不醒,手中还抓着这个面具?”凤浅感觉自己快要窒息过去。

“是。”

“病了一场以后,怎么样了?”凤浅恨不得把云末抓过来摇两摇,把她想知道的东西全从他脑袋瓜子里摇出来,不用这样挤牙膏,挤一点有一点。

云末偏头笑了,“自然是病愈,还能怎么样?”

“病愈?不是死了?”

云末好笑道:“如果死了,郡主怎么还会站在这里?”

凤浅揉了揉额头,呵呵一笑,“我糊涂了。”

她前一世确实在六岁那年大病了一场,不过她是死于那场疫病,然后被黄泉的小鬼丢进轮回台,去了二十一世纪投胎。

如果不是她确确实实死于六岁那年,以极品女与自己一般无二的容貌,和这个面具,她真会以为二十一世纪的那些年是她所做的一个梦。

她回想着在诏王身下醒来的那一刻,打了个寒战,难道极品女当年也象她这样上了她的身?

云末看着陷入沉思的她,眸子黯得没有一丝光亮,“如果郡主没有别的事了,云末告退。”

凤浅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却不知道云末到底什么时候离开的。

这夜,凤浅懵懵中做了一个梦。

梦中……

风吹残烛,明明暗暗,不时‘噼啪’一声炸开几个火星子,一明即暗。

秋季将过,天已甚凉,别家已换上保暖的厚被褥,这里却只铺着厚厚的一层枯草絮。

破漏的窗纸鼓了风,哗哗地响,更让这小土屋冰冷得寻不到一点暖意。

隔壁屋传来老妪不时的咳嗽声。

只得两三岁大的小女娃窝在仍在看书的小丈夫的怀里,白**嫩的手臂搂着他的脖子,昏昏欲睡,“哥哥,为什么只有到了晚上,你才肯抱着我,不对我冷冰冰的?”

小郎垂眼看着怀里粉妆玉琢般的小人儿,极低的叹了口气,只有在夜晚,看不见外面的世界,对世间的恨,才会略为淡去,“我是你的夫君,不是你的哥哥。”

不管他告诉她多少次,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唤他哥哥。

小人儿笑了笑,全不在意他无奈地纠正,却将他的脖子搂得更紧些,小脸蹭着他的肩窝,“为什么我们都没有爹娘?”

小郎冷笑。

他虽然不知道她的爹娘是谁,却知道她的爹极有权势。

否则,也不能在这个人口管理极严的国度,给他弄上一个身份牌。

他们给他弄身份牌的条件很简单,娶她为妻,带她渡日。

对方也很坦白,说她命硬,克夫。

所以愿不愿意,都由着他,并不勉强。

他不在意那些克夫之说,他只要那个身份牌,能够在这世寻个地方活下去,哪怕是再屈辱也没有关系。

只有一点,他一直没有想明白。

为什么那家人肯为她动用家中权势,为他伪造身份,而后对她却不理不顾,哪怕她死在了外面,也无人理会,浑然没有这么个女儿。

或许是对她残存着那点不忍心,才招他入瓮,算是为她这个弃女做的最后一点事。

不管什么原因,能弃子女不理不顾的爹娘,也算不上什么爹娘。

他心里这么想,但对上小女娃可怜巴巴等着他解惑的大眼睛,心里一软,柔声哄着,“浅浅是有爹娘的。”

凤浅眨巴着眼,“那他们为什么不象东儿他们爹娘那样,和我们在一起,或者来看看我们?”东儿是村子里,年长她几岁的小男孩。

“或许他们在远方忙着生计,脱不出身来。”他抬手拂开她粘在额上柔软的长发,“还冷吗?”

小人儿点了点头,又懂事的摇了摇头,“他们等空闲了,会来吗?”

小郎心里微酸,“或许吧。”

小人儿满足的闭上了眼,过了一会儿又睁了开来,“老妪说山外头很大很大,有很多漂亮的房子,还有很多好玩的玩意,真想看看。”

说完竟叹了口气,“可惜我身子不好,不能离开青岗山,哥哥如果有机会,代我去外面看看。哥哥出去看过了,回来告诉我,外面是怎么样的。”

小说《一瞬的永恒》 第12章 打回来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武侠小说
  3. 重生小说
  4. 豪门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