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青春校园 > 豪门世家心尖宠

更新时间:2019-08-19 15:28:07

豪门世家心尖宠

豪门世家心尖宠 杯欢 著

林佩函翟翌晨 豪门现代历史穿越

小说主人公是林佩函翟翌晨的小说是《豪门世家心尖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杯欢创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林佩函从小就喜欢翟翌晨,翟翌晨大她一届,大学后认识了陆真羽对她一见倾心。...

精彩章节试读:

《豪门世家心尖宠》 第10章 金屋藏娇 免费试读

一向以清冷女神形象面对大众的陈青洛,首次语气出现了波动,不难想象这次事情解决对她的帮助有多大。

她愉悦的跟林佩函分享这一消息,但她却不能做到像她一般的欣喜。

冗重,内心最直接的反应便是如此。

林佩函不会再天真的认为翟翌晨这么做是良心发现,他有目的,换一句话说,他还不打算放过她。

一瞬间,从头到脚凉了个彻底,她倒吸口气,艰难的找回自己的呼吸。

“佩函?”

察觉到她的异样,陈青洛疑惑的唤了一声。

“没事,事情解决了就行,我这边还有点事情,先挂了。”

林佩函故作镇定,不等对方回答便已经掐断电话,余光中,粉色的便当盒像个定时炸弹,搅得她一阵心惊肉跳。

逃!

脑海中蹦出的唯一念头,她手指微微颤抖,将车发动。

“丽萨,帮我定去往A市的机票。”

车子行驶过程中,林佩函拨通助理的电话,听到对方回应后挂断。

银色法拉利在开到转弯处时速度减了下来,缓缓摇下的窗口落下个抛物线,随后车子不作停留的开远。

垃圾桶内,粉色的便当盒安安静静的躺在其中,突兀的刺眼。

……

A市。

国内最盛名的娱乐场所,‘金屋藏娇’这四个字张扬肆意,在微暗的天气中显得朦胧。

林佩函站在这座宏大的建筑物面前,眯着眼看了一眼金闪闪的牌子,面色不惊的踏进。

“女士,有预约吗?”

训练有素的服务员走来,面上带着有得体的微笑。

“‘盛源’的柴先生。”林佩函淡淡道,不动声色的打量这片地段。

上好的大理石堆砌的地面,擦了一层光亮的油,洁净到反光,翡翠绿的吊灯,水晶镶嵌的刚好,并不低调的奢华,却不显豪气,贵中生气,难得的处理得当。

一直知道翟翌晨是个顶尖的设计师,他的作品往往让人眼前一亮,耀眼却并不喧宾夺主,主题仍在,只是锦上添花。

‘金屋藏娇’是他较早期的作品,从细节方面还是可以看出瑕疵的,那个时候的翟翌晨性子开朗,从设计风格上便能体现出来,那时虽优秀,却还没到万人惊叹的地步,真正一举闻名的正是【湄鹿间】的完工。

隐隐的忧郁,潜藏的野心,一带而过的狠戾,让【湄鹿间】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内容含蕴,神秘而别致的建筑一面世便引来大片争议热论,而设计师翟翌晨一朝盛名东南亚。

世人都惊叹于【湄鹿间】的绝笔,但林佩函却更喜欢他以前的作品,不那么咄咄逼人,一如他以前的性子,阳光温煦。

“林小姐?久仰大名。”

一记声音将她思绪拉回,林佩函收了心思,抬眸看去。

中年男人,五官周正,除了有些稍微啤酒肚,整体看起来形象还不错,与资料中一般无二的面相,正是‘盛源’董事长柴冠。

“柴先生久等了。”她微微颔首。

柴冠笑了笑:“哪里的话,想林小姐这样的佳人,再等上一个小时也甘愿,这边请。”

他说着做了个手势,便带头走去,林佩函眉梢一抬,泰然自若的紧随其后。

‘金屋藏娇’不同于其他娱乐场所,隐秘,晦涩的字眼完全与它不沾边,就连包厢都采取开放性,贝壳般半开合的设计,每个包厢都独立存在,互不相干,却又四通八达。

穿过长而蜿蜒的走廊,林佩函终于踏进一间包厢,进门时才知道里面不止柴冠一人。

身着西装的一群中年男人有说有笑,忽略谈话内容不计,场面还算和谐,生意场上的人,装也要也装的人模狗样。

林佩函唇角微挑,寻了个位置坐下,开门见山的抛出今日前来的目的。

“‘盛源’和‘陆氏’合作数十年,双方得利向来平衡,利益不曾出现过丝毫偏差,这点我想柴先生比我更清楚。”

柴冠自沙发上坐下,示意身边一群朋友继续,随后倒了杯酒递给林佩函,自动无视她的话,爬上细微眼纹的眼睛盯着她:“陆氏集团夫人,柴某今天还是头一次会面,这杯酒我敬你,翟夫人可别不给面子。”

林佩函看了眼眼前的酒杯,笑了笑接过,仰头一饮而尽。

纤细优雅的脖颈因扬起的动作呈现出美好的弧度,酒过喉咙,一起一伏的动作引人遐想,一杯入喉,白皙的面庞上飞来一抹红云,不可不说,林佩函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

尽管穿着一身死板的职业转,举手投足间却依旧不减风情,眼波流转,勾心动魄,在场男人不约而同的吞了口唾沫,眼神丝毫不掩饰的扫视。

柴冠眼睛最亮堂,他快速的又满上一杯酒:“翟夫人酒量如海,佩服!”

林佩函笑着的眸光一冷,慢吞吞的接了酒:“柴先生似乎不想谈事情。”

柴冠似没想到她会这么直言不讳,略微惊讶:“翟夫人眼力过人。”

“这样,我喝一杯,柴先生回答我一个问题,你看如何?”

林佩函淡笑,单刀直入,直接戳破柴冠那点小伎俩,从她的专业角度出发,被动和主动是有着云泥之别的差距,一念之差,结果颠覆。

柴冠讶然,在场男人皆是愣了愣,随即兴奋异常。

这个女人很特别,大胆,但一个女人而已,能够多大酒量?她似乎太高估自己。众人目光如炬,仿佛已经看到不胜酒力的林佩函醉倒后任人蹂躏的模样。

“‘盛源’为什么将‘陆氏’告上法庭?”

林佩函抛出第一个问题,接着自觉端起酒杯,一口饮尽。

柴冠好整以暇的撑着下巴看她,回答:“这次的谭氏项目,明明说好三七分,翟翌晨却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抽走属于我的一分提成,我当然要告他,还有,我告的可不是陆氏,只是他翟翌晨这个人。”

事情前因弄清楚了,林佩函果断换个问题:“‘盛源’和陆氏合同获利的公司还有几个?”

“八个。”柴冠盯着她眼睛不眨一下的喝酒动作,眸光一深,处于林佩函视觉死角的手动了动,位于包厢门前不起眼的一个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

一切发生在眨眼间,林佩函毫不知情,只是在又套了柴冠几个问题后,一瓶酒已经见底。

柴冠接过侍者递来的酒,再次满上一杯,笑的十分正人君子,眼底却闪烁着精光:“翟夫人真是好酒量。”

小说《豪门世家心尖宠》 第10章 金屋藏娇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豪门小说
  2. 现代小说
  3. 历史小说
  4. 穿越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