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夕衡传

更新时间:2019-08-13 15:16:51

夕衡传

夕衡传 双生橙子 著

秦暮夜曲未晚 玄幻校园言情宫廷

《夕衡传》小说简介精品小说《夕衡传》由双生橙子所编写的古言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秦暮夜曲未晚,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一国尊贵的公主,本该纵享安稳的人生,却几经波折,逃不开情这个字。他是大秦皇帝,他经历苦难,所过的日子暗无天日,变得心狠手辣。曲未晚就像是一束光,照进心间,秦暮夜害怕失去,苦苦相逼,想要将她绑在身边,然而她性格刚强,不愿妥协。他心怀大志妄图一统天下,她却是邻国的权倾朝野的公主...........

精彩章节试读:

《夕衡传》小说简介

精品小说《夕衡传》由双生橙子所编写的古言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秦暮夜曲未晚,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一国尊贵的公主,本该纵享安稳的人生,却几经波折,逃不开情这个字。他是大秦皇帝,他经历苦难,所过的日子暗无天日,变得心狠手辣。曲未晚就像是一束光,照进心间,秦暮夜害怕失去,苦苦相逼,想要将她绑在身边,然而她性格刚强,不愿妥协。他心怀大志妄图一统天下,她却是邻国的权倾朝野的公主.........

《夕衡传》 第六十六章:妖女 免费试读

因为将朱同带过来的人安排一些进琴坊,不用再去找人,只花了些时间买了一批上好的琴进来,在去找了几个琴艺不错的技师过来。只花了三天时间便将已经弄好了。

白出闻此消息已经提前将之前酒楼之中的事情辞掉,曲未晚刚刚用过早膳,便见到他牵着无双进来,无双一看见曲未晚眼睛就亮起来,就好像天上的星星一样,闪闪发光。

曲未晚觉得有些好笑,白出见此也笑了笑:“这孩子,真是一点都不见外了,他性子有多沉闷,又不能说话,我也不敢将他送到学堂,怕他受人欺负。没有一个同龄的孩子作伴,往日离最是粘着我,现在反倒是天天盼着到你这来。”

曲未晚笑了笑:“小孩子,都是喜欢玩,如今难得找到了喜欢的东西,可不是念念不忘吗。”说完看向无双,“不过今天不能陪你下棋了,今日我有事情,改日再来。”

白出显然已经跟他说过了,他乖巧的点了点头。

之后曲未晚被阿青推着到了琴坊,顺便将小小也带上了,因为顾虑着到时候人多眼杂,故而朱同也在一旁,曲未晚注意到朱同是不是就看一眼小小,好似小小是什么嫌疑深重之人一般。

曲未晚见此无声的笑了笑,倒是注意到阿青看着朱同这般怀疑小小,心中有些窃喜。

曲未晚心中有些惊讶,但有觉得理所当然。当初在良国的时候,阿青就时常借着各种由头到朱同面前,只是当时她以为这两人收拾自己身边亲近之人,故而走得近些也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但是如今可就不一样了,朱同没有来之时,她分明感觉到阿青已经渐渐开始接受小小了,如今见朱同怀疑小小这般开心,显然不只是朋友这般简单。

一到琴坊,就发现琴坊旁边堵了好了多人,秦城夜不知道抱着什么样的想法,那脂粉铺子,现在与曲未晚的琴坊同一天开张,就冲着秦城夜这王爷的身份,过来凑热闹的人也不少,出入的大都是大富大贵之人,连带着曲未晚的琴坊,也有不少人进来。

白出将自己的那一架琴带过来了,琴音泠泠作响,犹如山见细流静静流淌,渐渐吸引了不少人过来。

曲未晚见着也心中愉悦,秦城夜不知道什么溜了过来,在曲未晚旁边坐下,伸手拿了一块旁边的果脯扔进嘴里,捉了皱眉:“太甜了,还是咸的好吃,下次给本王准备些肉脯。”

曲未晚笑了笑:“可以,这琴坊开张,各种口味的茶点自然是不会少的了,早已有准备,要不要我差人给你拿点?”

秦城夜笑了笑:“算了吧,不过话说你这哪里找来的琴师,不错啊,竟然不比宫中专门培养的要差。”

曲未晚端起了旁边一盏茶:“买了个宅子,相邻,自然也就认识了,他的琴艺确实少有人能及。”

曲未晚抿了一口茶水,将茶盏放下,突然看到秦城夜之前提到的宋无言。曲未晚眯了眯眼睛,她可不相信,宋无言进来是听琴买琴的,定是要生什么事端。

那宋无言环视了一周,发现了曲未晚便直勾勾的盯着曲未晚,眼中满是恨意。

秦城夜显然也看到了这人,皱了皱眉头,站起身来。

宋无言发现秦城夜,目光顿时一虚,但是很快又像是想起了什么,顿时坚定了起来,当作没有看见秦城夜。

朱同对敌意向来敏感,顿时看向宋无言,好似他有一点动作,下一刻就要尸首分家。

那宋无言显然不是平常那些粗人一样砸东西,他可是个读书人,行为举止都要注重礼仪,不失读书之人的风范。他之往前走了两步,就不再靠近,看着曲未晚身边的小小,脸上有些忌惮之意。

宋无言伸出手来指着曲未晚,脸上满是义愤填膺:“顾锦夕,你这个妖女,你怎么还有脸面坐在这里?”曲未晚看着他笑了,目光却是淡淡的:“我自认为我什么也没有做,怎么就成妖女了?”

宋无言闻言哼了一声,看了一圈周围的人,昂起头来:“皇上开设科举,让我等寒门学子得以有出人投地的机会,何等圣明?可这妖女,就因为当初一些小冲突,便出言蛊惑皇上,让皇上夺取在下功名,在下寒窗十年,这妖女一番话,尽数化为乌有。”

曲未晚笑了笑:“简直可笑,我与皇上有什么关系,不定是你自己说了什么惹怒了皇上,自己做了错事,就怪罪到我这一个小小的弱女子身上,这就是你所谓的文人风骨。不过我想,你就是一个小肚鸡肠的小人,空有学识却品行不端,你自己也说皇上圣明,又如何能被我迷惑?皇上明察秋毫,定然是看透了你为人,才夺了你功名,现在在这里,说什么皇上被迷惑,分明就是对皇上的决定不满。”

宋无言闻言一阵,神色微变,这样一顶大帽子扣下来他可顶不住,哪怕又太后为他撑腰,可就算如此,那也打不过皇上。但是想到自己还有底牌,强行镇定起来:“牙尖嘴利,强词夺理!还敢称不是妖女,你若不是妖女,皇上又如何会不顾自己的性命去救你,皇上的龙体有关国本,岂容又所损伤?定是你施了妖法。”

宋无言话落,围观之人顿时就交头接耳了起来,看向曲未晚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曲未晚深知人言可畏,这一声妖女传了出去,说不得就惹来了众怒。

曲未晚笑了笑:“你这话我可就不赞同了,皇上仁厚,不忍心我糟了歹人毒手,怎的在你开来就是皇上昏庸,能够轻易被迷惑。”

宋无言闻笑意更冷:“说的好听,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皇上仁厚自然是心系天下万名,又如何会轻易将自己陷入危机之中,况且乃良国之人,哪里是皇上的子民,我看你就是良国派来动摇我大秦江山之人。”

这时候一直在后面看戏的秦城夜走上前两步停在曲未晚身边,看向宋无言,脸上带着笑意:“说的好听,我是为了五皇兄考虑,但是五皇兄是何情况难道本王不知道?论得到你一个被夺去功名的小小书生在这里大放厥词?说什么为了五皇兄,可本王亦是皇族,你之前在酒楼之中一眼认出本王,本王对你还没什么印象,怎么这次,却当作不认识本王了,见了本王不行礼,你根本就是对皇室不敬,我看锦夕说的没错,你分明就是因为五皇兄夺去你功名心生怨怼。”

秦城夜一开口,无言顿时哑口无言。周围之人看向宋无言,眼神顿时奇怪了起来。

猜你喜欢

  1. 玄幻小说
  2. 校园小说
  3. 言情小说
  4. 宫廷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