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现代言情 > 江先生,请持证上岗

更新时间:2019-08-13 09:47:24

江先生,请持证上岗

江先生,请持证上岗 湛王妃 著

江彦丞谭璇 贵族穿越武侠现代

完整版小说《江先生,请持证上岗》是湛王妃倾心创作的一本现言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江彦丞谭璇,书中主要讲述了:江彦丞这辈子最落魄的那天遇见谭璇,她冷漠桀骜:“跟我结婚,这五百万归你。”他衣衫褴褛,身上有伤,不解地问她:“为什么?我一无所有。”谭璇毫不在乎:“你的一无所有和口齿不清正符合我的伴侣要求,一年时间,配合我演好戏,我会力所能及给你想要的东西,除了爱情,一切都可以。”黑暗中,江彦丞...

精彩章节试读:

《江先生,请持证上岗》 【004】打听打听我是谁 免费试读

话音刚落,穿过虚弱的男人宽阔的肩膀,一个目测和谭璇差不多高的板寸头走了进来,眯着眼扫了一圈房间。

来人穿一件花衬衫,扣子敞开着,露出里面的白色背心,只是一副普通人打扮。然而他嘴里斜斜叼着一根烟,烟圈后面是他的脸——从左边眼角到耳侧横着一道十多厘米长的刀疤,蜈蚣似的爬在脸上。

“呵呵,还抱在一起了?你小子被关了那么久,一出来还交上桃花运了?”

随着那人说话,脸上的刀疤抖动,一双眼睛不怀好意地上下打量着谭璇和正与她贴在一起的男人。

“兄弟们,进来吧!等老子请你们呢是吧?!”刀疤男转头朝门外睨了一眼。

听了刀疤男的号令,五六个穿着一式一样花衬衫的男人涌了进来,将并不宽阔的门堵得严严实实的。但与刀疤男脸上的凶神恶煞不同,这五六个男人肌肉健壮,一看就是打手,他们斜斜站着,手里都握着一截棍子,有节奏地拍着另一只手,一齐朝谭璇他们俩看过来。

都说砚山这地方不太平,距离锦城还有近百公里,两省交界,山区多,出过几次杀人藏尸的案子,平常人不敢在这边逗留太久。

谭璇这才明白今天是撞见鬼了,运气差到住进了一家黑店,连开家庭旅馆的老板娘都做起了通风报信的买卖。她救死扶伤做了好人,恐怕没有好报应。

谭璇还在消化眼前状况的时候,刀疤男步步逼近,质问道:“就是你啊?小娘们儿,谁借你的胆子抢老子的人?”

刀疤男一说话,那几个小弟手里的木棒敲得更有节奏了。

这时,压着谭璇的那个男人喉咙里发出浑浊的声音,一双眼睛被额前的长发挡住,看不清他的神情,也听不懂他说什么。他的双手扶住她的两条胳膊,似乎是想抓住她,或是推开她。

“干什么呢?还拉拉扯扯的!真当老子的人吃素的?问你话呢,小护士!”刀疤男走近了,羞辱般将烟圈喷到了那个男人的脸上。

“咳咳咳——”那个男人呛得直咳嗽,瘦高虚弱的身体弯下去,贴得谭璇更紧了一点,像是支撑不住,又似乎想借此将谭璇困在他的怀里。

不太习惯陌生人的靠近,也完全不指望这个虚弱的病人能让歹徒心软。谭璇将他从身前拨弄开,不仅没退让,反而往前走了一步,距离刀疤男只有半米远。

她笑起来,目光直视刀疤男的眼睛,问道:“既然我敢住在这家黑店,敢在砚山这地界过夜,敢动手救人,还稀里糊涂地等你们来查房,你们就不先打听打听我是谁再来闹吗?”

她开口第一句居然不是赔罪,而是质问,刀疤男一愣。他从老板娘那儿只听说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人长得白白净净还很漂亮,本以为一个小护士要吓得跪地求饶,他们兄弟几个还能趁机玩玩。

怎么现在看来,人一点不害怕?不仅不怕,还像是有点来头的?

见刀疤男不说话,谭璇也不着急,冲刀疤男扬了扬下巴,示意道:“兄弟,来根烟呗,咱们慢慢儿聊,被你一勾,烟瘾都特么犯了。”

她越是沉得住气,刀疤男像是被唬住了,狐疑地跟小弟使了个眼色,那小弟还不情不愿的想说什么,被刀疤男一瞪,这才将烟递了过去。

“有烟不给点着了,我掐着烟丝儿玩呢?”谭璇眯起眼,笑脸已经带了点不耐烦。

一看就是个见过世面的姑娘,眼角扫过人的时候甚至还带了点久经沙场的凌厉,刀疤男摸不清她的门路,踹了身边不长眼的小弟一脚:“别逼逼,先把烟给她点了!看看她能说出什么名堂来!”

小弟上前给谭璇点着了烟,谭璇吸了一口,吐出烟圈来,眉头却是一皱:“你们几个混得也不怎么样,这烟,又涩又烈,不好抽。”

她说着不好抽,却也没嫌恶地丢掉,扭了扭酸了的脖子,叼着烟把人往里招呼:“行吧,别堵在门口了,进来坐吧兄弟们。”

见他们站在原地不动,她嘲笑地盯着刀疤男:“你们这些个人高马大的家伙,还有外面的老板娘,我知道你们来几个人?还敢在你们面前玩花样?别特么杵着了!大半夜的,你以为我愿意陪你们耗着?外面风大,吹着冷!关起门来说得了!”

她一头短发才洗过不久,脖子上还圈着一条白色毛巾,身材修长且瘦,但看得出有料,脸是标准东方美人脸,气质却特立独行,极具辨识度。

从漂亮的脸蛋来看,有当护士的可能,可是现在又越看越不像护士了。

那刀疤男不动,只盯着她,倒是客气了一点:“小姑娘,别废话了,说说看吧,什么来路?哪条道上的?要是今天你说出个四五六来,我刀疤向你赔礼道歉!要是你敢唬我,老子会让你知道知道‘死’字怎么写!”

谭璇又吸了一口烟,将剩下的半支丢在地上用脚尖碾灭:“行,刀疤是吗?你们老大是金豹子还是赵三哥?”

“哎唷我去!大哥,她……”一个小弟听她直接报出了老大的名号,马上就傻了,手里的木棍都掉地上了。

刀疤还能镇定:“小姑娘,谁不知道砚山这地方是赵三哥和金豹子哥罩着?你想这样糊弄过去恐怕不容易!你报上你的大名,老规矩,该道歉道歉,该弄死你弄死你。要是糊弄到了咱们赵三哥的头上,可有你的好果子吃!”

谭璇笑,也不再藏着掖着了,开门见山道:“赵三哥的女人陈琼姐,那是我拜过把子的姐们儿!说句不客气的话,我的名字……你们配知道吗?”

她朝靠在墙上的虚弱男人望了一眼,又转头冷冷盯着刀疤,不耐烦到了极点,下命令道:“刀疤,别愣着了,我知道你还没那能耐和赵三哥说上话,那就打给能说上话的问问清楚!姑奶奶现在很困,没空陪你们瞎耗着!赶紧的!”

砚山这些分部的兄弟们谁不知道,赵三哥最宠爱的女人就是陈琼姐。陈琼姐要天上的星星、水里的月亮都赶着去摘去捞,就是要人眼珠子,赵三哥也能给抠出来!

要是真得罪了那位姐姐的姐们儿,这幺蛾子整的有点大,包括刀疤在内的几人全都咽了咽口水。

小说《江先生,请持证上岗》 【004】打听打听我是谁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贵族小说
  2. 穿越小说
  3. 武侠小说
  4. 现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