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豪门总裁 > 孽海花乱都

更新时间:2019-07-22 15:05:19

孽海花乱都

孽海花乱都 浪子云麟 著

秋小艾唐世耀 仙侠古装重生宫廷

主角是秋小艾唐世耀的小说是《孽海花乱都》,它的作者是浪子云麟创作的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爱情如期而至,任何一名少女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心中都有一个难忘的白马王子。如果遇到了对的人,不要顾虑太多,炽热的去爱吧。爱也爱了,散也散了,还有什么遗憾?如果真的有遗憾,那就留在未来吧……...

精彩章节试读:

《孽海花乱都》 第3章:约会 免费试读

第3章:约会

十分钟之后,钱少甫换了身时髦的衣服出现在了地下停车库里,朝他那辆豪华小轿车走去。轿车发动之后,嗖的一声驶离了地下停车库。

又过了五分钟,钱少甫的那辆豪华小轿车在新华小区的大门口出现了。车并没有停在泊车位上,看来他并没有在此地做长久停留的打算。

他跃下车来,准备大跨步朝小区内走去。这时,突然从他的侧面传来声音道:

“钱少甫,是你!”

“傲雪!”钱少甫转过身来惊喜地喊道。

这人正是管傲雪,她刚刚到唐世耀的家找他回来。从他沮丧的表情来看,显然她的希望是落空了。

不用说钱少甫此时也已经猜到了刚才在管傲雪身上发生的事,他认为在对方情绪失落时正是讨好对方的一次好时机。

“我到你家来找你,你不会感到不高兴吧?”

“没有啊。”管傲雪一改忧郁的神情说道:“走啊,我们上楼吧!”

管傲雪边说边移动身体,准备带着钱少甫朝楼上走去。

钱少甫微微一笑,迟疑了一下又把伸出去的脚挪了回来。他似乎没有听到对方说的话。

“怎么了?上楼啊!”她看到对方犹豫不决的样子,接着说道,“我爸妈又不是不认识你,你又不是第一次来,怕什么?”

“不是的,我刚才看你的心情好象很不好,不如我们出去走走吧?”

“到哪去,不会是又要去饭店吧?我现在可不想吃东西。”

“这一次不是去吃饭。”钱少甫谦恭地说道,“我们去逛公园吧!恩,就去花海公园。怎么样?”

唐世耀这两天以来一直在为了工作的事到处忙碌,脸色看上去明显要比前几天要憔悴了许多。由于生活与现实的压力,能够在他脸上看到的笑容已越来越稀少。唐世耀是贫苦人家的孩子,吃苦受难是惯常的事,所以无论任何困难他都能够坦然面对,惟独一件事常常困扰着他,几乎让他寝不安席,食不甘味……那就是工作的事。工作对于一个异乡人、一个想在城市立足讨生活的人来说,无疑就是一切。唐世耀是一个有抱负有雄心、追求人格独立的年轻人,虽然自来到世上他没有享过一天的福,他的童年与成年也都是在枯燥与压抑的状态下度过的,但他从不抱怨什么,他是那种企图把未来与命运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人。

夏天行将远去,而烈日的余威依然不减。整个上午,炙热如火的骄阳在花海公园洒下一道道浓荫。渐近晌午,公园里的游人逐渐稀少下来,一种慵懒、沉寂的气氛随即在公园里弥漫开来。

唐世耀换了身崭新的衣服,两手搭在抱园亭的栏杆上,一双深邃而明亮的眸子直直地盯着正前方,似乎是在遐想,又似乎是在凝望。

与此同时,王乐天正向花海公园疾步走来。王乐天边走边想:都知道,秋小艾是爱着唐世耀的,而钱少甫又爱着管傲雪的,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两对恋人,我既没有唐的英俊外表与温文尔雅的性格,又没有钱的慷慨大方与家财万贯,虽然他们之间现在的关系依然是错综复杂、混沌不清,但总有条分缕析、柳暗花明的一天,到那时他们是双宿双飞了,而我就只能形单影只了。我这样夹在他们中间,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为了秋小艾,还是为了唐世耀?王乐天一直暗暗地爱着秋小艾,他的感情从来不轻易流露出来,就连和他最亲密的朋友唐世耀都没有察觉到。一边是友情,一边是爱情,两者他一者也不想放弃,也因此他在心里一直受这两种复杂的矛盾心理困扰着。

“世耀。”王乐天在唐世耀的身后轻轻喊道。由于王乐天在快接近唐世耀时有意放慢了脚步,也可能是唐世耀正在沉思的缘故,以至于王乐天已经站在了唐世耀身后,唐世耀却还没有感觉到。

“今天是八月二十八日,这个月还有三天。”唐世耀心不在焉地说道,语气中别有一种落寞与无可奈何。

“在看什么呢,这么出神?”似乎是受到了唐世耀的情绪感染,王乐天用同样的语气说道。

“哦,乐天,你来了!”就在唐世耀转身之际,他突然变得兴奋起来,似乎眼前出现了一个能改变他命运的人。

“怎么样,工作有着落了吗?”

唐世耀摇摇头,做了一个无奈与释然并存的动作。

王乐天稍一沉默,说道:“以后有什么打算?”

唐世耀依然摇了摇头,与此同时用期待的目光审视着王乐天。

“我给你带来了好消息。”王乐天向前走了两步,眼睛直视着正前方,语正词严又似乎漫不经心地说道。

“真的吗?她答应过来见我了?”

“嗯。”王乐天把头微微一摁答道。

“乐天,你真是我的好朋友,我应该好好谢你。你知道,我现在的处境非常艰难,如果没有你我简直就快要绝望了。”

“你这样说我就承担不起了,因为我实在没能给你帮上什么忙。”

“不,你知道,在这里除了你,我没有任何称得上亲近的人。”

“难道你忘了吗,你身边还有秋小艾和管傲雪甚至还有钱少甫呀,他们都是你的朋友啊!”

“不要再提钱少甫了,他不算是我的朋友,我也不是他的朋友。”

“怎么了,你忘了,那一千块钱可是他借给你的。”

“如果金钱能够买来友谊,无疑我差点成为他最值钱的朋友。他妄图用五十万来买断我和他之间的关系。”

“此话怎讲?莫非他……”

“他想叫我永远离开这个城市,再也不许踏入这个城市一步。”

“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其实我感觉他这个人除了高傲之外,也算是一个很好的人。”

唐世耀沉默不语。

“那我接下来将要带给你的消息,就不知是好是坏了。”

“什么消息?”

“他给你机会,你可以到他的公司挑选你能胜任的任何工作。”

“如果没发生刚才那件事,这对我来说的的确确是个好消息。”

“那现在呢?”

“你知道,我的性格。”

接着是一阵沉默,俩人都没有再说话。

这时,透过遮花蔽日的杨柳远远看到一个穿着随便、相貌清俊的女子,正在向这边走来。

王乐天一眼认出此人是秋小艾,但见他来不及和唐世耀告别就匆匆离去了。

唐世耀与王乐天几乎同时看到了秋小艾,前者的欣喜之色正好与后者形成强烈反差。但过不了多久,唐世耀的脸上便被蒙上一层失落的阴影,就像寻找水源的人走近一看原来是一池淤泥,最初的兴致立刻大打折扣。

隔着几棵柳树,唐世耀隐隐约约看到秋小艾在原地踟躇徘徊:莫非她另有约会,并不是……他在心里暗自思忖到。唐世耀的心凉了下来。他静静地注视着对方的一举一动,与此同时憋在他心里的这几个问题似乎也有了答案……她为何不接电话,又为何不回短信,这些问题的答案此时此刻似乎已经水落石出。

正当唐世耀心驰神荡暗自品尝着被冷落的悲伤时,秋小艾这时却发现了他并开始向他这边走了过来。

“世耀。”秋小艾轻轻喊了一句,只这一句不知蕴涵着多少说之不尽、道之不竭的寂寞与沧桑。自从大学肄业这两天以来,第三者的出现与唐世耀的爽约已经使俩人之间原本用信任与爱慕生成的稳固关系变得脆弱不堪,同时也使他们各自就对方的心是否还能属于彼此所有而蒙上了一种不塌实的阴影。

“小艾!”唐世耀的话音里流露着激动与伤感相互交织的喜悦之情。

“你来啦。”唐世耀说道。

“嗯,我本来是在等另一个人。”秋小艾微微笑了一下,说道:“我们约好在这里见面的。”

唐世耀的心口上犹如被戳了一刀似的,巨大的伤痛扭曲着的他的心同时也扭曲着他的脸。

与此同时,钱少甫和管傲雪走进了花海公园。管傲雪走在前面钱少甫落后半步,这时管傲雪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说道:

“刚才我好象看到了秋小艾,她就走在我们前面没多远。”

“是的,从他的神态来看,我想她应该是和什么人约会吧。”

“唐世耀……肯定是他。”管傲雪用不容否决的坚定口吻说道。

“这恐怕不一定吧,难道你不知道,最近两天他们之间的关系疏远了很多?”

“恩,这一点我也觉察到了。”管傲雪稍一沉思道。

“走吧,我们还是到别处走走吧,免得打扰到人家。”

“你说她是和唐世耀约会,我说不是,不如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这还用打赌吗,不用说你必输……那我们打赌好了,你说赌什么。”

“我的赌注是旅游,如果我输了,我带你去任何地方旅游,怎么样这个赌注还可以吧?”

“既然是打赌,当然要分出个胜负,那我们就去瞧个究竟吧,但有一点需注意:不能打扰到人家。”

“好好好!”钱少甫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钱少甫明知打赌的结果输定了,却还要这么做,这其中的奥秘恐怕已经不言自明了。

钱少甫和管傲雪俩人循着秋小艾身影隐没的地方追了上去。

这会儿,钱管二人正借着疏疏落落树枝的掩映在视力与听力范围可及的地方注视着他们的“猎物”。用这种近乎卑劣的手段洞析自己的对手或者心上人的心底秘密,使俩人既欣喜又羞愧。

“怎么样,我猜对了吧?”管傲雪带着胜利的表情轻声对钱少甫说道。

“呵呵,我输了。”钱少甫随意一笑,接着道,“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

一阵沉默过后,唐世耀才用好不容易克制出来的平静口吻说道:

“我能问是谁吗?”

“其实你知不知道,都无所谓……兰芳。”

“难道我不该关心你的事吗?”

“世耀,我觉得我们之间今后应该保持距离。”

“为什么?是我做错什么了吗?”

秋小艾默然无语。

“是因为我没有当面拒绝管傲雪还是因为我昨天上午没有来赴约。”唐世耀又接着说道,“抑或是你心中根本就没有我?”

“都不是;如果你把我当朋友看,就听朋友一句话:努力工作吧,这才是你当务之急所要做的事情。”

“你变了……我想我会努力找到一份工作的。”

这时,钱管二人一前一后朝公园外走去。前者的脸色犹如阴霾密布的天空,而后者则可以用阳光下娇艳欲滴的鲜花来比喻。

如果深度了解钱少甫,你就会知道,他是一个城府很深的人。但他决不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他虽把金钱看的很重,但也只是把它当作实现目的的一种手段。正因为这样,使他养成了对待任何事情都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态度;过于相信金钱的魅力,也使他形成了一种猎奇的心理。有人说征服一个女人,要比征服一个国家还难,但他偏偏不相信这句话。他人生的乐趣,就是不断战胜阻挡自己前进的任何障碍,战胜障碍的困难越大从中获得的乐趣也越大,其结果就是以牺牲大量的金钱为代价。

无疑征服管傲雪是他眼下面对的最大障碍,这两天他所做的一切也正是为了克服这个障碍。他先是企图借用管傲雪的情敌排除自己的情敌,与此同时他又试图通过金钱自身的魅力来达到这一目的,但不幸的是这个两个计划先后落空了,但这并没有影响他实现目的的信心。

我们已经看到,让管傲雪偷听到唐世耀和秋小艾的谈话,无疑是钱少甫精心设计的,意思是使管傲雪明白唐和徐才是衷心相爱的一对,好让管对唐彻底死心,借此一举排除唐世耀这个情敌。但不幸的是,这次计划又失败了。一次次的失败使他对玩弄心计已经基本失去了信心,他终于决定通过最直接的手段去达到目的……就是直接向对方表明自己的心迹。

当他们走到树木繁茂的偏僻地段时,钱少甫突然快步走到管傲雪的面前停下说道:

“傲雪,听我说一句话好吗?”

“有什么话边走边说不行啊,用得着弄的如此隆重吗?”

“非得这么隆重不可,因为我将要说的话是我从来没对你说过的,它对你我都很重要。”

“什么话?”管傲雪说着试着迈开脚步准备从钱少甫的左侧夺路而去。

“我爱你,接受我对你的爱吧!”与此同时,他把身体一侧挡住了对方的去路。

“让开!”管傲雪面色一沉,厉声道,“让我过去。”

这天早晨八点钟,王乐天准时出现在唐世耀居住的小屋里。他手里握着卷成纸筒的个人求职简历,他看到唐世耀正趴在窗下那张桌子上,认真细致地填写着一份求职简历,因为实在看不过去他做事的那份执着较真的劲儿,说道:

“好了,世耀!再怎么填学历的位置上还是只能填‘大学’这两个字,你就是把这张纸绣出花来,它顶多还是个求职简历。有你填简历花费的这会儿工夫,不如我们多投几份简历好了。”

“瞧!”唐世耀抓起求职表递给王乐天,说道,“还行吗?”

“字写的很工整,意愿与经历写的也很清楚。”王乐天把它还给唐世耀,说道,“还是不要把它太当回事,因为当前这个背景下,找工作本来就很难。”

“嗯,这个我知道。”

唐世耀指了指王乐天身后的一张椅子,后者随即坐了下来。

王乐天打量着唐世耀沉默了半晌,说道:“今后有什么打算?”

“也不敢说打算,只能说走一步看一步。”

“你不会连说打算的信心都没有了吧?”

唐世耀笑了笑,说道:“曾几何时,我对未来依然抱着矢志不渝的积极态度,幸福在向我招手,一切美好的事物都云集在我身上,似乎那曾经舍弃我的命运女神突然眷顾起我一样。然而命运仿佛在给我开个玩笑似的,她让我品尝一下幸福的甜头之后就舍我而去,她明明知道,人是欲望很大的动物,什么念头一旦在人的脑海中种下就很难再根除,而她偏偏在我的脑海里植下这么一个念头。也许这正是命运捕获俘虏惯用的伎俩,但我却偏偏不上她的当。从今往后,我要做一个主宰命运的人,而不是一个被命运主宰的人。”

“每个人都希望做主宰命运的人,但又有几人能说到做到呢?”

片刻的沉默过后,唐世耀又道:“是啊,人的一生不就是一部命运抗争史吗,只要存在这个世上一天你就不得不把这部史书写下去。”

“不过你说的也是,就当前这个社会环境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走吧。”唐世耀说着就站了起来,“就让这份简历去它应该去的地方、发挥它应该发出的作用吧。”

“我看用不着这么早就去吧,距规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呢。”王乐天停顿了片刻接着说道:“工作的事你不用操之过急,我有一个朋友的爸爸在邻近的城市开公司,你发一段时间先在本城找,如果最后真的找不到或者不能找到自己理想的工作,我介绍你到我朋友那里去。”

“谢谢你的好意。乐天,你知道,我在这个城市待长了,已经对这里有足够的好感了。”唐世耀莞尔一笑,说道:“所以我暂时还不想离开这个城市。”

“世耀。”王乐天语重心长地说道,“既然现在工作这么难找,再说你都失败好几次了,而你自己又舍不得离开这个城市,那为何不考虑一下钱少甫的那个建议呢?”

唐世耀的嘴唇翕动了一下,与此同时他的心里涌起一股酸涩的暖流,接下来很长一会儿的他没说出一句话。王乐天从一个好友的角度完全洞析出了他的心理,知道,此时的他心里肯定是酸甜苦辣五味杂陈。作为唐的好友,他早已见惯了后者经历意志考验时的表情特征。

“走吧,世耀,时间不早了。”王乐天末后又说了一句,试图用这句话来冲淡前面一句话施加给对方的影响。

俩人来到街上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该市人才招聘市场。

小说《孽海花乱都》 第3章:约会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仙侠小说
  2. 古装小说
  3. 重生小说
  4. 宫廷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