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千里识君唯梦人

更新时间:2019-06-25 22:05:06

千里识君唯梦人

千里识君唯梦人 发发 著

莫阿九容陌 游戏悬疑科幻虐恋

《千里识君唯梦人》小说简介甜宠新书《千里识君唯梦人》由发发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莫阿九容陌,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和离前。“驸马爷,这桂花糕……”“晾在一旁。”“这是公主送的……”“扔了!”“驸马爷,今日您的诞辰,公主送您的金缕衣。”“烧了。”“驸马爷,公主要见您……”“滚!”和离后。“陛下,这杏仁佛手……”“朕堂堂一国之君怎会吃这种东西...

精彩章节试读:

《千里识君唯梦人》小说简介

甜宠新书《千里识君唯梦人》由发发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莫阿九容陌,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和离前。“驸马爷,这桂花糕……”“晾在一旁。”“这是公主送的……”“扔了!”“驸马爷,今日您的诞辰,公主送您的金缕衣。”“烧了。”“驸马爷,公主要见您……”“滚!”和离后。“陛下,这杏仁佛手……”“朕堂堂一国之君怎会吃这种东西!”“是莫姑娘顺路送的……”“朕堂堂一国之君岂是挑三拣四之人!”“陛下,那欢阁小倌诞辰,莫姑娘送了他一块和田白玉……”“什么白玉?把那破石头给我砸了!”“陛下,莫姑娘要见您……”“滚……开,挡着她的路了!”...

《千里识君唯梦人》 第十八章若有来生…… 免费试读

前朝皇陵,坐落于距皇宫数里地外一片园林之间。

凭着自容陌身上偷拿的令牌,莫阿九顺利进入其中。

许是前不久京城方下过一场雨,皇陵内空气都带着意思泥土的清浊与寒意。

莫阿九却恍若未闻,径自朝其间最为豪华的陵墓行去。

也许终有一日……她也会葬在这里吧……

终,她的脚步停在一尊红黄陵墓前,高约三丈的陵墓,即便碑文,都有一丈之长,整齐小篆书于其上。

莫阿九呆呆望将着那墓碑,良久方才上前,伸手,轻抚上面朱漆雕刻之文字,轻声低喃:“洪唯我继祖仁皇帝,统承先祖衣钵,抚临天下,四十又三年,实兼开创与守成之事……”

前朝大陈国继祖皇帝,也是……她的父亲,莫玄。

其下,不过是父亲的生平罢了。

莫阿九是明了的,朝堂之事,父亲并不精通,他只守业罢了。甚至后宫,他一生妃嫔无数,偏爱美色。

也对,父亲即便年岁已大,却依旧眉目俊朗,难怪那般多的女人趋之若鹜。

可唯有她这个女儿,样貌并不出众,甚至骄纵乖张,可他依旧纵容她。

父亲总是说:阿九啊,你父皇命犯大忌,本该无子无嗣,偏生你出现了,为你取名阿九,盖因“九”乃万物之最,也盼你这一生,行至白首,一世喜乐吧。

父亲真的很宠溺她呢……她听嬷嬷说,她初时方会言语时,随意一句“我爱花花”,于是那一年,京城上下,遍布花香,经久不衰。

他对她的溺爱,向来毫无道理可言,比之刚出生的小北更甚,甚至包括逼迫容陌……

“父皇……父亲,”本欲再叫父皇,却终究改了口,“女儿来看您了。”

却再无人笑骂她一声“小没良心的”了。

“我很不孝对不对?”莫阿九静静的抚摸着墓碑,“您那般宠爱于我,我却三年不曾看您一眼。”

“……”回应她的,却只有周边死寂。

“父亲,不要担心小北了,容陌即便再恨我,却终是没将气撒在其他人身上,小北很好……”只是以后,前朝皇子的身份,是小北必须要放弃的了。

低语至此,她拿出来这儿之前绕了远路买来的雄黄酒,打开酒塞,酒香四溢。

“我没钱买你爱喝的上等美酒了,”她瘪瘪嘴,“所以,凑活喝吧,不要嫌弃……”

拿起酒坛,倾斜,撒到墓碑前,看着那酒一点点渗透到泥土之中,她终是有些疲惫的眨眨眼睛,不顾及地面上的泥土,坐了下来,轻轻靠在碑前。

父皇走了,大陈没了,只有她苟活三年,却终究被打回原形,在这场说书先生的折子戏里,温青青,才是唯一的女名角儿!

她蓦然觉得好生疲惫,眯了眯眼睛,眼眶温热,像是有什么马上就要喷涌而出。

她却忍住了。

“阿九丫头,以后父皇不在了,不要再任性,好好留在容陌身边,他虽深不可测,但却是可托付之人……”父亲临终前,是这般说的。

可……

“父亲,你错了……”莫阿九轻声低喃,“他不是可托付之人,他……早已不要我了……”

“父亲,看了小北,我好像连最后的执念都没有了呢……”

“当初你逼着容陌娶我,父亲,你可曾想到,今时今日,竟是容陌逼我进宫……一场孽缘啊……”

“真的是孽缘呢,不过你放心,父亲,这场孽缘,由我而起,终将由我而终……”

无人回应。

莫阿九不懂,曾经那般暴躁的父亲,如今怎的就成了碑下一抔黄土了。

她想不明白,也不想想了。

“父亲,若有来生,你当我爱人吧,”她轻声低喃,仰头,将酒坛中所剩黄酒一饮而尽,“你那般宠我,就再护我一世可好?”

这样,也许,她再不会为人所伤。

这一夜,这一方碑前,莫阿九不知自己喝了多少酒,人的意识早已朦胧,最终只颓然靠在碑前的石阶,昏睡过去……

她做梦了,在梦中,她仿佛看见了父皇,穿着一袭白衫,手中一柄折扇,对她伸手,笑意绵绵。

莫阿九也笑了出来,伸手,想要随之而去,却陡然发现,父皇的脸开始变了……

“莫阿九!”男人的怒吼,径自冲进她的梦中,惊起一身冷汗。

太熟悉了……

“父皇?”她疑惑着轻声低喃。

可终究在看清眼前男子满眼焦急时,人已平静下来。

容陌。

猜你喜欢

  1. 游戏小说
  2. 悬疑小说
  3. 科幻小说
  4. 虐恋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