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倾城天下

更新时间:2019-05-17 10:21:04

倾城天下

倾城天下 简汐 著

沐千华东方凌云 虐恋校园宫斗架空

主角叫沐千华东方凌云的书名叫《倾城天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简汐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是冷夜王朝的和亲公主,新婚之日,却被拒之门外,所谓的夫君更是当场悔婚,只因传言她丑陋不已,刁蛮骄躁,实际上她美若天生,倾国倾城。在这个皇权至上的朝代,沐千华韬光养晦,只求为自己求得一方宁静,却不想,最终还是沦为了他人的棋子。她不信命,也从不认命,不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跟自己厮...

精彩章节试读:

《倾城天下》 第7章意外落水 免费试读

陆月白这个名字却是她第一次听到,还是从太后口中,这个人和她母后有什么关系呢,难道是母后派来暗夜的细作?

清影摇摇头:“属下也不曾听说过这个人,主子人在暗夜,还是小心些。”

“我有分寸的。”

“主子,你突然来找陆月白,是为了韩将军的事吗?”

“嗯,我要给母后传信,让母后转告皇兄,下旨让他们先行归国。”

“……主子,属下还是觉得,韩将军留下至少可以保护主子,毕竟主子身份特殊,要是韩将军撤回冷夜,公主可就真的孤立无援了。”清影忧心道。

“我本就没有指望能有人帮我。”沐千华笑了笑,侧目看着清影,“况且即便韩将军回冷夜了,我也并不是孤立无援啊,我不是还有你嘛,清影。”

闻言,清影心中一动:“是,属下永远会在主子身边。”

二人在城南一番打听后终于找到了陆月白的店面,站在那个名叫“一白坊”的店面前,饶是沐千华性子比较淡定,然此刻的心情就跟刚被驴踢了一肘子似的难以平静,她似乎能明白方才询问路人时他们为何个个神情怪异了。

这个陆月白竟然在城南最繁华的街头堂而皇之地开了一家棺材铺子!

看着里面幽暗诡谲的灯光和高高堆叠的楠木棺材,清影的嘴角也忍不住抽搐起来:“主,主子,咱们真的要进去吗?”

她总觉得甚是不吉利呢。

沐千华竭力平复了心情:“进去,为什么不进去,不就是棺材铺嘛。”

她硬着头皮和清影走进了一白坊,刚推开虚掩的门她便感到迎面一阵阴风,再看看铺子里的摆设,更是令人不寒而栗,直让人鸡皮疙瘩从脚底冒到头顶。这哪像是卖棺材的地方,这分明是鬼宅啊!

“主子,在城南街头能见识到这种铺子,属下也算是开了眼界了……”清影握紧了腰间长剑。

“陆老板在吗?”沐千华朝屋内张望了一番。

“你们找我?”身后突然响起略显阴柔的男子的声音。

二人立即回过头,只见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举着一盏油灯,青灯摇曳,照着男子煞白的脸,他印堂发黑,眼窝发青,脸嘴唇都泛着紫,再加上屋内光线昏暗,他又一身纯白,幽幽一笑之间,煞是吓人。

“二位姑娘是来买棺材的吗,这里楠木,柳木,梓木,最近又新进了檀香木的,不知姑娘想要哪一种。”

沐千华脸色全白了,清影当即拔剑架在了男子肩上:“你是何人!!”

男子看了看咽喉处的青峰长剑,赔着笑道:“别别别,姑娘家舞刀弄剑的多不好,在下是这一白坊的掌柜,陆月白。”

“你就是陆月白?”沐千华惊道,仔细打量了一番仍觉得像母后那样的人会认识这么个怪人真是匪夷所思。

陆月白尴尬地指了指寒光剑:“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劳驾先把剑放下,有话好好说,棺材价钱也是好商量的嘛……”

清影看了沐千华一眼,沐千华点点头,她这才放下了剑。

“陆老板,我们不是来买棺材的。”沐千华道。

陆月白放下手中的油灯,诧异地看着她们:“到一白坊不是买棺材,难不成你们是来看掌柜的?”

沐千华呛了一下,看着陆月白白得发青的脸无言以对,抬手取下面纱:“陆老板,我母后的名字,叫凤筱磐。”

听到这三个字,陆月白终于正眼瞧了瞧面前的女子:“你是……武德公主沐千华?”

“正是。”沐千华道,“离开冷夜之前,我母后告诉我,若在暗夜遇到什么事便来找陆老板,陆老板是母后的旧识吗?”

陆月白咧开一排白牙,本来就不忍直视的一张脸笑起来更吓人了:“旧识算不上,顶多是我欠了她一个人情罢了。半月前我就已经收到太后娘娘的传信,公主若是来一白坊,所求之事,月白必会尽力做到。”

沐千华从袖中取出一张纸条:“此次前来,是想让陆老板帮忙,将这封书信传回冷夜。”

陆月白接过信,收好:“公主放心,月白会让这封信安全到达太后娘娘手里。”

“如此武德便放心了。”她起身,朝门口走去。

“公主。”陆月白喊住了她,“近日月白在城中听说不少公主的传闻,今日见到公主才知尽是污蔑,尤其是清平王府上的朝阳郡主,更是将公主说得一无是处,公主为何不澄清?”

沐千华回过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被狗咬了一口难不成我还要咬回去?”

说罢,她便与清影离开了一白坊。

昏暗的棺材铺中,陆月白抚着下巴若有所思,想起方才沐千华的话,他青紫的唇边浮现出一抹笑意。

这小公主有点意思啊……

沐千华和清影回到千金楼时早已过了晚饭的时间,伙计来报,东方凌云和他的侍卫在天字一号房等了她们整整一日了。

沐千华吃了一惊:“他还没回去?”

伙计也是一脸为难:“……白老板您还是上去看看吧。”

沐千华点点头,带着清影上了二楼。

推开天字一号房的门,东方凌云果然还在里面坐着,他手边摆了三只瓜子盘,可见他在这等了多久。他身后站着一个抱着剑的青衣男子,看来是他的贴身侍卫了。

“将军怎么还不回去,我这千金楼可不能过夜哟。”沐千华道。

看见她回来,东方凌云眼中那抹担忧一闪而逝,取而代之的是一如既往的冷淡:“本王在千

金楼吃些瓜子,怎么,白掌柜这也不许?”

“哪里哪里……”沐千华突然发现这个东方凌云使性子的样子甚是可爱,笑道,“白箫是生意人,将军是客人,将军你想在千金楼吃多少瓜子就吃多少。”

东方凌云对她的服软十分满意,微微一笑,却不小心扯到了嗑瓜子磕得上火的嘴角,疼得他嘶了一声。

沐千华瞧了瞧他红肿的嘴角,又看了看桌上的瓜子盘,一时没忍住哧地笑了出来。

她不笑还好,一笑连带着憋得辛苦的血煞和清影也都破了功。

东方凌云的脸色顿时黑成了锅底。

沐千华对着门外喊道:“来人,给东方将军上一壶菊花茶!”

“不必了!”东方凌云起身,朝门外走去,血煞也赶紧跟上。

“将军慢走啊!”沐千华觉得自己现在的心情真是出奇得好。

突然,她手里多了一封书函,东方凌云脚步不停,留下了一句话:“明日碧波湖,白老板若是不肯赏光,本王不介意亲自来千金楼接人。”

说罢,他便离开了千金楼。

拿着那封书函,沐千华皱了皱眉。

“主子,您不会真要去吧?”清影看着她的脸色。

沐千华无奈地点点头:“我可是一点也不希望看到明日王城脚下的茶馆又多出一段平衍将军强抢民女的话本子。”

翌日。

正是春光烂漫的天气,碧波湖畔的紫玉兰芳华初绽,湖边凉亭中,一身暗紫锦袍的东方凌云正坐在石桌前抿着上好的普洱茶。血煞抱着剑站在他身后,时不时瞥他两眼,心中茫然。

从来都是他家主子让人等,今天刮的什么风,主子不但提前到了,还坐在亭子里等起人来了,而且从脸色看起来,主子心情似乎还不错的样子。

约莫一盏茶功夫,从城中驶来一辆马车,停在湖边,戴着半张面具的女子从车上跳下,替车中的饿人撩开了流苏帘子。

沐千华从车上走下,一身浅青色轻纱裙,轻盈的裙摆上用彩线绣着镂空的蝴蝶,暗处并不能看出什么异样,然一旦走到阳光下,那些蝴蝶便犹有破茧之势,熠熠生辉,光洁的额上贴了一片碧玉翠环,更是衬得她肤白如雪,掩面的白纱又为她添了三分神秘。她从车上轻轻跃下,身如轻燕,丝毫没有矫揉造作之态,从她骨血中散发而出的从容洒脱令人眼前一亮。

凉亭中,东方凌云望着她从车上走下,不禁心头一紧,回头看看血煞也是一脸惊艳,心中莫名有些不悦。

“眼珠子都要跌下来了,需要本王伸手给你接一下吗。”

血煞肩头一抖,立即收回了目光。

沐千华带着清影走进凉亭:“白箫见过将军。”

“白老板免礼。”

沐千华起身,她贵为冷夜长公主,本无需向东方凌云行礼,然此时她的身份不宜暴露给东方凌云,只当是吃亏是福了。

她瞥了一眼他杯中的普洱,沉吟片刻:“看来将军的火气还没消,这普洱确实是降火良品。”

她不说东方凌云还没想起来,这一提,昨日在千金楼中的事又一次浮上脑海,登时火气又上三分。

“将军冷静些,动气有碍于消火。”沐千华发现,只要在东方凌云面前,她的嘴皮子就出奇地溜。

果不其然,东方凌云的那张犹若神祗的脸又黑了一些。

“将军今日让白箫来碧波湖作甚?”她问道。

东方凌云干咳两声,指了指湖边停着的一艘画舫:“本王看今日天气不错,想邀白老板游湖,白老板整日呆

在千金楼里做生意,想必很久没有出门透透气了吧。”

闻言,沐千华倒是一惊。东方凌云给她的书函中并未提到今日要来游湖,所以她并不知道今天来这是做什么的,原以为会是更为正经的事,没想到他只是想带她出来透透气。

东方凌云是暗夜的平衍将军,而她目前能公诸于世的身份只是千金楼掌柜白箫,说得更为直白一点,对于他的邀请,她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

她微微福身:“将军相邀,白箫不胜惶恐。”

东方凌云起身,带他们走到画舫边,回头对血煞道:“你留在岸上。”

“是。”血煞退后一步。

猜你喜欢

  1. 虐恋小说
  2. 校园小说
  3. 宫斗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