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男生 > 都市生活 > 域外归来我最强

更新时间:2019-05-17 09:46:06

域外归来我最强

域外归来我最强 我家有个小光头 著

苏河夏雨柔 历史科幻现代宫斗

《域外归来我最强》是作者我家有个小光头写的一本社会都市类型的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域外归来我最强》精彩节选:我曾执掌一域星河,异域称尊,重生回来,竟然有人和我抢老婆……...

精彩章节试读:

《域外归来我最强》 第五章 江洲地下大佬 免费试读

"是是……"

被苏河眼神一扫,鲍庆谷只觉浑身寒毛炸立,急忙应是,哆哆嗦嗦的摸出手机打电话。

"喂,疤哥!"

"魏虎……被……被人废了。"

"在湖东区酒店二楼。"

"雄爷也在?"

"好,我们等您过来。"

鲍庆谷放下电话,腰杆不由挺直了一些。

雄爷也在,就在附近。

那是江洲地下世界当之无愧的王者,这个冤大头很厉害,但绝没有厉害到能够挑战雄哥的程度。

他将为他的狂妄付出代价,必死无疑,而且极有可能连累家人。

"哈哈哈……雄爷也要来,你死定了,你死定了!"魏虎也听到了鲍庆谷的电话,猖狂的叫嚣。

别看他们这些舵把头呼风唤雨,实际在雄爷面前不值一提。

他们和雄爷之间还隔着一个疤哥,而疤哥,是雄哥的得力干将。

他运气很好,打电话的时候疤哥正好和雄爷在一起,要一起过来。

不少混混目露崇拜或者恐惧的目光。

那是江洲传说中的绝顶大人物,一句话可以让人鸡犬升天,一句话也可以让人堕入地狱。

如果把江洲分为黑白两条道的话,曹天雄,就是黑道的天。

很快,楼下便传来几声急促的刹车声,还有车门开关的声音,数十人蜂拥上楼。

"小子,现在跪下来求我,或许等下还能活一条命!"

"雄爷会替我报仇的!"

"你会比我惨一百倍!"

魏虎状若疯魔,他已经彻底废了,现在唯一想看见的,就是苏河比自己惨。

"小子,你刚才有机会逃走,但你白白错失了机会,今天你已经不可能再活着出去了。"就连鲍庆谷脸上也没了害怕,雄爷来了,底气就来了。

在江洲,没有人能得罪了雄爷还能活到第二天。

这小子的名字或许会在道上传递几天,但很快就会沉寂下去,成为雄爷盛名之下的又一块垫脚石。

很快,数十人涌上楼,他们全都带着家伙事,全身鼓胀,一看就都是好手,数十人聚在一起,气氛肃杀,远比那些乌合的混混有威慑力得多。

"雄爷!"

"雄爷好!"

"……"

为首的是一个中年人,黑色西装,气场十足,眼中带着霸道之色,一看就知道是个不好惹的角色,正是曹天雄。

他身后还站着一个脸上带疤的人,一脸凶悍,像是一头人形的凶兽。

"啧啧,都废成这个样子了?"

曹天雄饶有兴致的打量了魏虎几眼,摇摇头,而后看向苏河。

这时候身边的人端过来一张椅子,曹天雄大马金刀往上面一座,又有人点燃雪茄递给他。

曹天雄夹住雪茄,淡淡道:"小子,现在你有两个选择,第一,跪下来求我,以后跟我混;第二,**!"

语气风轻云淡,就好像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但落在人耳中,却是头皮发麻。这才是真正的大佬,魏虎、鲍庆谷之流在他面前,充其量只是个屁。

"跟你混?"苏河轻笑一声。

"没错,跟我混。"曹天雄傲然道。

这小子能放翻一地的人,还把魏虎废掉,有些本事,留在身边或许能用得着。

曹天雄能成为江洲地下世界的大佬,自然不是有头无脑,寻常也是注意收揽人才的。

"雄爷,这小子把我打成这样……您,您不能饶了他呀。"魏虎一听,顿时脸色大变,苏河跟着雄爷混,那他就一步登天,地位将比自己还要高。

这不是惩罚,而是奖励。

曹天雄眉头微微一皱,他生平有两件厌恶之事,一是和别人说话的时候有人插嘴;二是有人教他怎么做事。

疤哥敏锐的注意到了曹天雄脸色的变化,闪电般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指向魏虎。

"嘭!"

一声枪响。

魏虎额头一个弹洞,瞪大了眼睛缓缓靠在墙上,死不瞑目。

他不明白,为什么一切变化的这么块。

明明是鱼跃龙门的良辰吉日。

明明美好的生活的开始。

为什么?

这一幕,让在场的鲍庆谷和十几个混混噤若寒蝉,魏虎到底是个舵把头,竟然只说了一句话就杀了?

他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浑身冷汗涟涟,幸好之前没把这小子得罪死,否则以后就完了。

他跟了雄爷,以后要弄自己,有的是机会。

至于选择,鲍庆谷不认为苏河会拒绝,一个选择一步登天,高利贷什么的都不在话下。

能得雄爷亲自招揽,将来十有八九能得到重用。

一个是**!

只要不是脑子有包的人,都知道该怎么选。

"年轻人,该你了。"

曹天雄微笑,对疤哥果决很满意,魏虎废了,就应该有废的觉悟,不要阻挡自己招揽有用的人。

"你……不够资格。"苏河摇了摇头。

淡淡的一句话,让所有人脸上闪过一丝骇然,就连疤哥三角眼都是一跳。

鲍庆谷更是差点没跪下。

雄爷不够资格招揽他?

这可是雄爷,江洲地下世界的大佬!

鲍庆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退一万步,就算你不答应,最多最多也是婉拒!

不够资格?

分明是在羞辱雄爷!

这小子死定了,绝对绝对的死定了,他再厉害,也绝对敌不过疤哥。

疤哥可是国外特种雇佣兵出身,在血火和尸体堆中穿梭了十几年,杀人无算。

"你说什么?"

曹天雄脸色一沉,眉宇间泛出一抹杀气。

自从他成为江洲地界的大佬,手下上千人,欢场夜店无数,已经很久很久没人敢跟他这样说话了。

愣了许久。

他冷笑着站起,雪茄丢在地上狠狠踩灭,道:"小子,我曹天雄给出去的脸,从来没有人敢不端着,你,有种!"

不用他吩咐,疤哥收好枪,伸出手,有人递过去一把军刀。

雄爷生气了,一枪干掉自然是不可能了,挑断手脚筋,慢慢折磨,才是应有的下场。

"小子,刚才那一句,是你这辈子最牛逼的话,也是你这辈子最后悔的话。"

"有些人,不是你能招惹的。"

疤哥接过军刀,气息立刻变了,变得狠辣,杀气腾腾,就像是一头浑身染血的人型凶兽。

下一刻,他手腕一转,手中军刀直刺苏河下盘,速度奇快,要先废掉苏河的腿。

苏河淡淡一笑,就在军刀快要临身的时候,才闪电般伸出手,夹住军刀。

疤哥只觉自己好像刺到了一堵铁墙,寸进不得,不由脸色大变。

不好!

铁板!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苏河一扭,疤哥只觉手上一阵剧痛,刀脱手,人便飞了出去,蹬蹬蹬往后退,撞翻了好几桌酒席,就像被一辆汽车给撞了。

脱手的军刀也深深的贯入墙中,力道令人头皮发麻。

疤哥冷汗瞬间下来了,高手过招,一招便立分高下,速度、力量,自己差了太多,对方刚才如果要下杀手,自己已经成为一具尸体,而不仅只是断了一只手。

曹天雄也是脸色大变,疤哥的底细他很清楚,能轻松放倒二十几个人,却没曾想败在这个人手上,难怪魏虎会被他废掉。

不过,这人再厉害,也是双拳难敌四手,敌不过自己手下的几十号人,除非他是传说中修出了内劲的高手。

要知道,跟在他身边的人都不是普通人,最次也是学过格斗的高手。

"给我上,死活不论!"

一声招呼,呼啦一下几十号人冲向苏河。

然而,苏河岂止是内劲高手?

那是远超内劲高手的修炼者。

"嘭嘭嘭……"

二楼内,哀嚎声此起彼伏,所有冲向苏河的人全部被轻松放到,趟了一地。

苏河站在那,不曾移动过半步。

曹天雄的脸色变得很严肃,不用说他也明白,今天这是踢到铁板了,搞不定了。

他身上倒是有枪,但没动过这个念头,因为他很肯定,自己根本来不及掏,对方就可以干掉自己。

"真没看出来,你竟然是个高手。"

曹天雄历经风雨数十年,并没有慌乱,而是激将道:"但你认为你很能打么,敢让我叫人吗?"

他曹天雄能雄镇江洲地下世界,背后也是有人的,否则凭他打江山得罪的那些仇家,早就把他撕扒了。

苏河有些乐了。

打了野狗来了老虎,现在老虎竟然也要叫人了。

他来了一丝兴致,很好奇曹天雄能叫来什么人。

"叫吧,我就在这等着。"苏河移过一张凳子,坐在桌旁。

"有种!"曹天雄眸光一亮。

这人如此年轻,如此狂妄,倒是很像自己打江山之前的脾气,甚至生出了心心相惜的感觉,对疤哥道:"备一份好酒好菜,让他边吃边等,以示我曹某敬意。"

疤哥点头,下去安排。

这份酒菜自然还有另外一个意思,送行!~

曹天雄很肯定,苏河就算再厉害,也不会是内劲强者的对手,因为他的靠山,是一名内劲强者。

他拿起电话,拨出去了一个号码。

此刻翁家别墅内,翁小玲放下手中的资料,万分疑惑。

大师的人生经历连续不断,没有长时间离开江洲入名山大观修炼的世间空档,还被人诬陷传销,欠下了高利贷,怎么看都是一个倒大霉的普通人。

难不成自己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这时电话突然亮起,上面显示了一个名字:爱撒谎的匹诺曹。

猜你喜欢

  1. 历史小说
  2. 科幻小说
  3. 现代小说
  4. 宫斗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