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现代言情 > 浓情如烈酒封喉

更新时间:2019-05-16 16:00:00

浓情如烈酒封喉

浓情如烈酒封喉 拼命的鸡 著

齐天耀白诗妍 奇幻宫斗武侠言情

小说主人公是齐天耀白诗妍的小说叫做《浓情如烈酒封喉》,它的作者是拼命的鸡创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有一天我的梦中情人,一定会驾着七彩祥云来娶我……梦想和现实的差距从我被哥哥卖掉的那一刻开始我猜错了开头,更没想到结局...

精彩章节试读:

《浓情如烈酒封喉》 第六章 白家众人 免费试读

太阳升起,船在岸边停泊。

齐天耀的士兵早已通知警察,岸上警车排列十分整齐,船上的人一下去就被警察扣押,带上警车。

白诗妍也被带走,但是是单独关押。

她被警察带去了医院,被不由分说地安排了全身检查,然后才回到警局,录了口供,不过录完口供,警察就送她回家了。

她觉得奇怪,她本以为她也会和那些人一样,被关起来。

白家

是一个高档小区里一套百来平米的公寓。

也是白诗妍现在住的地方,小康之家,白父和她的继母开了一家厂子,收入还可以,过的也算富裕。

白诗妍刚走进白家,未曾等她开口,等候她的就是责骂和巴掌。

“啪!”把掌声打破了原本的安详,白诗妍脸上传来**辣的痛感,她直接愣在原地,伸手捂住脸,抬眼看向来人。

打她的刘悦,是他父亲离婚后新娶的女人,她的继母,也是白云染的妈。

刘悦指着白诗妍,脸上写满愤怒,身材因为生活富裕变得发福,微胖的脖子上戴着金灿灿的项链,刺眼而俗气。

她看着白诗妍,质问道:“云染呢?她为什么没有回来,是不是你对她做了什么,为什么警察将她关了起来?”

白诗妍咬紧牙关,她一直对白家人百般容忍,而他们却并不知足,这一刻,她不愿意继续收起。

白诗妍抬头迎上刘悦的目光,直接驳回她的话:“你也说了,是警察关着她,又不是我关着她,你问**什么?”

“我的女儿是跟你一起出去的,可是却自有你一个人回来了,事情肯定跟你脱不了干系,你怎么还好意思出现在这里?”

白诗妍冷笑一声,道:“我说了关着她的事警察,她做了什么,你真的一点都不清楚吗?还是你本来就知道?”

刘悦没有理会白诗妍的问题,只是死死盯着白诗妍,目露凶光。

而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四五十岁的样子,他便是她的父亲,一个没有半点能力的男人。

白父旁边还坐着一个老妇人,满脸皱纹,她重重地拍了下桌子,怒道:“还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你就跟你妈一个样子。刘悦,你也说说云染,不要什么人都当做亲人,人心是最难测的,有些人看着和善,其实包藏祸心。”

包藏祸心?

白诗妍原本冰冷的心,更加凉了,只剩下苦笑。

老妇人便是她的奶奶,母亲曾经说过,离婚跟奶奶的强势脱不了干系,她是实在忍受不了了,才会忍痛离去。

白诗妍冷声开口:“既然如此,你们不如直接跟白云染说,以后看到我当做不认识,别和我假装感情好,我也受不起她一口一个姐姐的叫。”

刘悦顿时勃然大怒,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若不是极力克制只怕早就动手。

白诗妍抬脚就要离去,老妇人一个杯子摔在地上,巨大的声音使得白诗妍不得不停住脚步。

老妇人愤然道:“你长本事了,翅膀硬了,还敢跟长辈顶嘴,谁给你的胆子?我们云染那么听话,怎么可能像警察说的一样,做那些事情。你说,是不是你做了什么?”

白诗妍都不知道该说什么,难道她还能决定警察的判断?她实在不愿意开口,因为白家人应该也不会听她解释,更不会站在她这边。

这时,白父白起豪有了动作,他抬起头来,朝着老妇人小声地道:“妈,不管怎么说白诗妍也是我们白家人,或许事情本来就是云染自己做的,毕竟她整天就想着出人头地……”

“你胡说,我的女儿怎么可能做那种事。”白起豪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刘悦呵斥了。

白起豪立马住嘴,不敢再继续说。

空气都安静了下来。

“咳咳……”老妇人看到刘悦的态度,心中不满,但是也不想当着白诗妍让刘悦没脸,只是轻咳了几下,提醒她。

刘悦也意识到她的态度不对,收敛了表情,瞪向白诗妍,道:“我一点都不想再看到她,也已经老大不小了,不嫁人,也不去她妈那里,非得留在我们家。我看她就是个祸害,想害我们,现在云染都出事了。”

刘悦说着说着,开始嚎啕大哭:“我们云染那么好,到底哪里惹到你了,你要这么对她,她现在还得坐牢,真是可怜!”

白起豪心里立马升腾起怜惜之心,起身走到刘悦身边,将她揽入怀中,柔声道:“别担心,我不会让云染出事的。”

老妇人也开口安抚着刘悦:“儿媳妇啊,你要相信云染,她肯定没做坏事,怎么会出事,相反啊,那些坏人肯定会付出代价。”

白诗妍冷眼看着一切,饶是她再怎么天真,也知道老妇人这是在暗地里说她才是该坐牢的人。

她没有说话,也不想辩解,直接越过几人回房,开始收拾东西,准备搬出去。

不会有人拦着她,反正不管在哪里,她都是没人欢迎的那一个。

她拉着行礼离开白家,打了辆出租车,不过一个小时,就来到了一处山腰。

山上风景很美,草木生长,生气勃勃。她下车拿上行礼,站在了半山腰的别墅门口。

这是她继父家,齐家别墅。

整个清城最豪华的地方,别墅建立在半山腰,就像是在山中自成王宫,别墅气势恢宏,笔直屹立着,富丽堂皇的装饰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别墅一共两栋,是齐家的南苑和北苑,住着齐家的老大和老二。

前段时间,被杀害的二婶是老二的妻子,在北苑丧生,她回到齐家,也不过是想要找到真正的凶手,洗脱她母亲的罪名。

白诗妍抬手按响了门铃,很快大门内走出来一个中年人,中年人一看到白诗妍就露出慈爱的微笑,朝白诗妍恭敬地打招呼:“诗妍小姐,你怎么回来了?”

“林叔你好,有点事情。”

林叔看了白诗妍的行李箱一眼,打开门伸手将行李箱拿在自己手里,然后跟着白诗妍道:“诗妍小姐是要长住吗?”

“恩。”白诗妍淡淡地点头,目光却是在打量着周遭的景象。花园还是跟她离开前一样,美丽,各种名贵的花种竞相争艳。

看起来就自有其格调,一般人根本无福得见,花圃的周围全是茉莉,散发着淡淡的芳香。

突然,白诗妍看到一辆军绿色的越野车,熟悉的感觉让她略微皱眉。她停住脚步道:“林叔,那是三哥的车吗?”

“是,三少爷回来了。”林叔言语间带着笑意,看起来十分开心。

“三哥回来了?”白诗妍身体有些不稳,扶着一旁的树枝方才稳住,呼吸也开始急促。

“三少爷他们没有告诉小姐你吗,三少回来是来结婚的,婚期定在下个月。”

白诗妍抬头看向林叔,心头一阵刺痛,嘴唇发白,泪水打湿了眼眶,喉咙干涩得说不出话来,脑子已经丧失思考能力,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三哥,他要结婚了吗?”

“对啊,大少爷已经结婚多年,孩子都几岁了,二少也是早早地订婚,我最担心的就是三少了,他这些年一直在军队里,操心的都是国家大事,我生怕他耽误自己,现在好……”

“三哥打算和谁结婚?”白诗妍根本没有心情听林叔继续说下去,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急急地开口。

林叔一愣,看向白诗妍道:“尹柔小姐呀,她没有告诉你吗?我记得诗妍小姐跟她还是朋友呢。”

猜你喜欢

  1. 奇幻小说
  2. 宫斗小说
  3. 武侠小说
  4. 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