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令是我前男友

古代言情 | 主角:叶欢安然 | 141点击 | 2018-07-16 10:22:07 | 来源:落初文学

《县令是我前男友》小说简介

独家完整版小说《县令是我前男友》是默然遇上不语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叶欢安然,书中主要讲述了:谁都知道安然爱林泽宇,爱得像火烧般炙热,爱得像顽疾般难愈。可是,突逢变故,曾经的傲娇千金变成阶下囚。再见,已是三年后,他是官,她为民。她封情锁爱,只为苟活。再遇仇人叶欢,本该分外眼红。可他一次次救她于水火,让她一点点沦陷。她的心悄悄遗落,在某处。这是一个爱与被爱的故事,这世间,你心心念念的爱着别人的同时,也有人奋不顾身的爱着你。爱于被爱,皆为幸事。爱而不得,令人嗟叹!今生无缘,惟愿来世。...

《县令是我前男友》 第五章 与君相逢再不同 免费试读

晚上,安然到爹娘的卧房歇下。床褥和被子都是旧的,薄薄的一层,还有潮气,隐隐可以闻到霉味,可她睡得很安心,就像小时候挨着爹娘睡觉。这是三年来她睡得最塌实的一晚。

一觉醒来,天已微亮。安然叠被起床,依旧穿上昨天的衣裳,这套衣裳是三年前入狱之前穿的,质地上乘,做工精细,却并不保暖。出狱后,牢狱还给了她,说是规矩。

三年前她十六岁,穿上正合适。如今已是十九岁,她也纤长了不少,穿上短了一截。虽然不合身,但这是她现在唯一的一套衣裳。

安然走出父母的卧房,一阵风起,掀起宽大的衣袖,漏出胳膊上一颗鲜艳的红痣,守宫砂。

安然走进厨房,福伯已经备好吃食,蹒跚着准备往外走,看样子是准备送给她的。看到安然进了厨房,显然吃了一惊。

“小姐,起得这么早?可有睡好?”

“睡得很好,福伯,我还说来做早饭您吃,还是晚了!”安然接过福伯手里的食盘。

福伯听后有些吃惊,眼前的小姐变了,变得懂事乖巧。“小姐你怎么做得惯这些粗活,还是让老奴来吧!”福伯还想着去拿安雅接过去的食盘。

“我行的,现在会做许多事情,以后您就歇着,我来照顾您!”仅仅过了一天,安然觉得福伯又老了些,心里一阵酸涩。

福伯欣慰的笑起来,满脸的皱纹堆成一团,想着如今的窘境,欠意的搓着双手。

“小姐,就两个馒头,你可别嫌弃。如今......如今......”

“我明白,福伯。”安然揭开食盖放到不远的桌子上,食盘露里两个热气腾腾的馒头,安然拿起一个塞进口中。“这个比狱中的好很多,白面馒头,我想吃很久了。”

福伯看着安然是真心喜欢吃,心中一阵难过,是什么样的苦和难,让这个娇生惯养的孩子变成这样。

他转过身悄悄的抹去眼角的泪。

“福伯,这个您吃。”安然放下手中的食盘,往福伯的方向推了推。“我胃口小,吃一个就够了。”

“小姐,老奴吃过了。”

哪里吃过,安然看到锅里的蒸笼上面蒸过的痕迹,就两个馒头的。福伯这是饿着肚子省给她吃。

“福伯,我会去挣银子,您不要为了......我而饿肚子。”安然喉咙有些发酸,声音起了哽。

挣钱,谈何容易,本朝讲究男主外,女主内。大户人家的女子不需要挣钱,小户人家也忌讳抛头露面。

她这样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出门挣钱,除了做奴婢,娼妓……这些贱民所从事的职业,还能做什么。

福伯震惊无比,无法理解曾经那般骄傲的小姐,为何会有这样轻贱自己的想法。如果是因为生存,她大可不必如此。他一定要阻止小姐如此荒谬的行为。

“小姐,万万不可!虽说您受过牢狱之灾,难觅良婿,可多托几个媒人,嫁个小户人家也不是不可能。您若是去做了那些贱民做的,那连小户门都会难以进得了啊!”福伯焦急万分,不管外面的人怎么认为,在他的心目中,她的小姐可是娇女,既便坐过监牢又如何,现在没有财力又如何,她使终是从小金贵无比的小姐。

似乎突然想起何事,福伯说了声:“小姐,您稍等!”不待安然回应,撩起破旧的衣袍角垮过门坎,拖着半残的腿一高一低的向住所走去。

不到片刻就返回到厨房,手里多了个灰褐色的钱带,看样式已经有些年头了,破损的地方用线仔细的缝了起来,颤微微的双手递给安然,布满皱纹的老脸带着感激之情。

“小姐,这几年多亏林公子,每月都有一笔足够老奴吃穿用度的银两,想着小姐要回府,这些碎银是老奴这几年攒的,算算也够两个人维持半年的。”

“福伯,这是您的银子,我不要,您留着。”安然听说是福伯省吃省喝留下来的银子,断然拒绝。虽说,当下女儿家挣钱不易,总归有条路走,无任做何等低贱的活儿,只要能养活她和福伯,她定会全力以赴。

福伯见安然一脸果绝,以为是因林公子的银钱伤了颜面和自尊,而拒绝接受,便改变方式劝说:“小姐,要不这样,就当老奴先借给您,待小姐有钱再还便是。再说,小姐刚回府上,叶公子置办的,您也不会去用。女儿家日常需要置办的用品也都要置办,衣物也要定制两套。这些都需要银子。”

“来日,待小姐嫁得好人家,老奴也可跟小姐享享福!”

嫁人,她怕是没法再嫁人,也没人会娶,注定终生孤寂。

只是,对不住眼前已经迟暮的老人,福伯满是期待的神情让安然坚硬的心墙陡然坍塌。

安然接过钱袋,从中拿出两个碎银,剩下的系好后递给福伯。“这些我够了,剩下的您留着,府里还要开销。往后,林公子那边的银钱就不能再授了,我会去跟他道谢。以后等我们有银子,也会全部还上。”

“小姐......”福伯还欲继续劝说,突如其来的一阵心绞痛,几欲站不住。

安然见状连忙上前搀扶,焦虑的问道:“福伯,您怎么了?”

一阵巨疼过后,福伯干枯的脸上已经满是汗水,勉强挤出笑意,无力的摆摆手,“没事,老毛病,不打紧的,歇歇就好!”

安然不相信,扶福伯坐下后,转身往外走,“您歇会,我去找大夫。”

如今哪还有余钱请大夫,以后如果没有林公子的接济,这日子怕是更难过,现在能省则省,这是老毛病,捱捱就过去了。福伯心里想着,强撑着虚弱的身体站起来,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

“小姐,您回来,老奴已无大碍,许是刚刚跑得急了,一口气没接上。”

“您真的没事吗?”安然转过身,担心问道,福伯是她唯一的亲人,她不能让他有事。

“人老了,以前老奴跑个五里十里地都没问题,现今不服老不行喏!小姐莫要担心,老奴的身体还硬朗的很。”福伯说着,看了一眼外面的天,“入冬以来,已经阴了许久,难得老天爷开眼出了太阳,小姐去集市上逛逛,置办些衣物吧!总不能老穿身上的一套。”

安然见福伯精神不错,看不出有异,便放下心来。

嘱咐福伯注意身体,便出了府门,去了祖先的坟地拜祭爹娘。

拜祭完爹娘已是午后,阳光只是在上午露了下脸便隐了去,天恢复到了往日的浑黄。

安然在集市置了些生活所需挽在臂弯里,冷风吹掉的树叶飘落在地上,踩上去发出破碎的声响,风一吹便散去,再也没有当初的模样。

沉浸在思绪中的安然,默默地走在回府的路上,轻盈纤瘦的身形,宛如杨柳弱风。小得可怜的脸上异常苍白,黑白分明的大眼本无焦点,只因前方的一道身影闪烁了几下。

她和他终究遇上了,在她还没准备好的时候,措不及防便遇上了。心……猛烈的撞了一下,扯动肺腑。疼吗?不疼,更疼的已经尝过。

这,不算什么。

她终究是要感激他的,至少他保全了这座宅子,以及这几年对福伯的照拂。

他身姿挺拔丰姿潇洒,比之从前更显气宇轩昂,那张透着冷漠的俊颜美得出了凡尘。

身着官服的他让她有种说不出的陌生,那是天与地的差距,遥.....而不可及。

他是官,她是民,按礼,她是要弯腰行礼,尊称他一声,林大人。

她以前总是的唤他泽宇哥哥,她觉得那样显得亲热。以后,是不能叫了。

“民女参见林大人!”安然弯腰福了一礼,语调谦卑有礼。

林大人,她居然叫他林大人,林泽宇心底一阵鄙夷,她和他有这么生分吗?还是,她又再捣什么鬼计。

林泽宇挑了挑眉,不作声,看她接着会如何。

猜你喜欢

  1. 豪门小说
  2. 总裁小说
  3. 言情小说
  4. 仙侠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