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男生 > 都市生活 > 契定终身

更新时间:2019-05-14 15:29:59

契定终身

契定终身 独恋奏者 著

矢上舞白夜 游戏架空宫廷奇幻

主角是矢上舞白夜的小说叫做《契定终身》,它的作者是独恋奏者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主人,白夜真想不通在这个剑与契约泛滥的魔法世界里,像主人这样的废柴是怎么存活到现在的!」有一天,我的契约精灵十分傲气地对我说。「有你就行了。」我漫不经心地答道。「哼!别想这样就蒙混过关了,我,我,我告诉你哦,白夜可不是那么好惹的,对了,还有个问题,那,那,那以后主人要怎么传宗接...

精彩章节试读:

《契定终身》 第7章一被子的基友说打就打 免费试读

「红红红……红方胜出。」

裁判提起颤抖的右手摇着小旗。

「这女的也太厉害了吧。」

「是啊,只用了三两下就把对面的给轻松打败了。」

台下的人都在纷纷议论着上面的参试。

还有些人甚至拿钱下起注来。

我偷偷地瞄了一瞄那个好像是记账本的东西,虽然不是很认得字,但是看的出来,下一场的蓝方的受注量远远大于红方。

等等,下一场不就是我吗。

「快点,快点,下一把我敢打包票,蓝方肯定赢。」

「老五你这不是多说的吗,简直是送钱,一看身材就可以看出来了。」

「是啊,毫无悬念的比赛。」

「我看未必。」

四处的人都开始如火如荼地讨论起来,出乎我意料的是竟然还有人支持我。

「我看未必,这场比赛我觉得红方肯定弃权了。」

弃权了,弃权了,弃权了。

这句话如同三把大剑深深的刺在了我的心上。

难道我的对手真的很强吗。

扶着剑柄的右手在不停的打颤。

说好的不紧张的呢……

『主人,放心,您有我在呢。』

『嗯。』

这句话如同打了一击强心剂,将之前的紧张一扫而空,没错,我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下面,有请下两位参试选手上台。」

台下的裁判指了指我。

看来终于轮到我了呢。

「喂,小子,你连面具都不戴是想被直接判弃权吗。」

「啊啊。」

我被身后的一位大叔拍了一下,慌慌张张的接过所谓的面具戴在了头上,出奇的合适。

也许是防止熟人碰面放水之类的吧。

从面具那细小的眼洞中可以观察外面的情况。

对面站着的是一个身强体壮的大叔,同样戴着比例失调的面具。

说起来到是跟熊脸学长有几分相像,不对,这是我的错觉吧。

为什么看到每一个拥有变态强壮肌肉的男人我都会想到熊脸大叔呢。

『记住,这里只能使用水的术诀。』

『哈,那我上次不是用出来类似冰的术诀的吗?』

『笨蛋,不是你自己报的吗,我以为你会呢,补充一下,上次对战鸽子头是你气运好罢了你可不要掉以轻心,因为以你现在的能力还不能稳定地掌握高阶术诀的。』

是嘛。

回想起来,我好像当初报的时候是没多想哦,我还以为那无关紧要呢。

没事,那就用灵力决一胜负吧,我还是相当相信自己实力的。

「那么,参试开始。」

等等,怎么这么快就开始了,还没准备好呢。

「启奏-

荒盲的冥界之神,

请给予我宁静,

无声的泣,

无息的泪,

葬送这万象生机的黑夜」

『喂喂,无尽吞噬灵棺,主人,你就听他念完,不打断他吗。』

『咦,白夜,你不是说不能使用除水以外的术诀吗,再说了,打断他干嘛。』

『啊呀,你怎么那么笨啊,那是灵武啊。』

『就跟你是一样的吗。』

『……』(懒得理你)

试台的周围升起了一股浓浓的黑烟,无处不透露出恐怖。

慢慢地衍生上去,把台子包的密不透风,隐约可以看见鬼怪一样的存在。

原本就十分窄小的台子也消失了,就好比被架入了一个真空的新世界一样,周围的一切都只是虚景。

对手的身体同样渐渐地从视线中消失了,是真的消失了嘛还是障眼法。

什么都看不到了。

『小心点,这个迷雾对自己的主人是没有影响的,也就是说,现在他看你看的很清楚。』

听白夜这么一说,看来真是个麻烦的对手。

是怎么应付呢,盲着打还是听声音呢。

『别开小差,前面来了,话说快点摒弃你那些可怕的想法,你的实力我最清楚。』

白夜还没说完,就感觉迎面吹来一股劲风,我下意识的用剑柄横过来,试图抵挡。

根本不留给我半分开小差的功夫。

『宕』的一下,这拳直接硬生生的将我给打退了好几步。

是『灵劲力』的威力吗,看来还真不能放松呢。

『对了,顺带一提,主人,如果你不像他一样用契约咒的话,在你手里我只是一把普普通通会说话的武器哦。』

『是嘛,那你怎么不早说。』

我象征性的拍了拍剑柄。

『哼,我以为你知道呢。』

我握住剑柄,隐隐感觉左手背上有股力量在流动,跃跃欲试着。

照着之前的念就好了吧,我还是有一点点记得的。

「启奏-

以我……」

「休想完成契约。」

对方的攻击已经向我袭来。

他也知道,无法完成契约咒的武器是无法发挥出威力的,所以他不想给我有发动的机会。

应该说是就我不知道了。

又是一拳直逼要害,而我只能硬生生地用灵力,也就是『灵劲力』给接下来。

从撞击力来看,我还是稍逊色于对手。

从后退程度来看,我是远远不及对手的熟练程度的。

『不要跟他正面冲突,他的力道是受过强化的,而你刚学会灵力,所以我的灵力你只能发挥一小部分作用。』

话虽这么说,但我找不到如何对抗他的办法啊。

真是说的轻松,我苦笑道。

「启奏-

……」

「还想契约咒吗。」

又是一拳硬生生的从我的面门打过来,我急忙朝旁边躲去,谁知道一个踉跄,竟然摔了一跤,扑倒在地。

还没来得及反应。

紧接着又是一脚朝我蹬来,这一下没办法了,躲闪不及,只能挨打了。

就好比石头打在鸡蛋摊上,这一脚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直接踢断了我好几根肋骨。

我就势一撑,勉勉强强地站立起来,腹部的疼痛感虽然十分巨大但还是能忍受的。

『注意,接下来是术诀来了。』可恶,明明有白夜的提醒,但我既然无法知道对方的地点,怎么才能打断对手的吟唱呢。

就看见前方不远处有着光亮出现灵气波动在急速凝聚。

没错,这就是吟诵时的文字啊,终于看见了。

脚踏『灵劲足』,手运『灵劲力』,即使是单纯的剑这样劈下去也会造成不小的伤害的吧。

『不好,快躲开,好像已经完成了。』

什么?

『启奏-

绵绵细水,

汇聚成流,

苍蓝之力,

双龙出洞。』

就闻到一股浓浓的海水味,紧接着就是两条如同水龙般的水柱横空出世,所到之处烟雾有所退除。

即便是我在第一时间作出了反应回避,但腰间还是被水柱所擦到。

这个锋利度丝毫不逊色于长矛之类的武器,原来术诀的威力如此之大,身体表面的伤痛远不及被波动震颤受伤的内脏。

被擦到的部分更是血流不止,我只好扎紧裤腰带,以此来减缓血流的速度。

「不错啊,竟然能躲开我的水龙诀,不过对于你这种契约都无法完成的人来说,只能一直逃避吧。」

逃避,你在说我吗。

原来在别人眼里,在台下人的眼里我又是在单纯的挨打吗。

这可真是令人很生气呢。

看来管不了么多了,只能强上了。

等等,强上?

对呀,还有这招。

只要不被打断就行了吧。

『啊,主人,难道你不会要,真有趣,真不愧是您。』白夜看出了我的想法,没有阻止,同时也没有认同。

我没有理会白夜,而是将灵力从剑柄上,都转移到了全身。

静心,静心,慢慢地,将河流汇聚成大海。

与此同时副作用也体现出来了,这或许是一种『灵劲力』的逆用,十分的耗费体能。

「启奏-

以你之血,」

「喂,你是笨蛋吗。」

对手喊道,不多说,直接是一拳打在了我的腹部,而我做的只是利用反力,硬生生的将这股力道给吃了下去。

「为我之精,

以你之身,」

「可恶,你是在小瞧我吗。」

紧接着一拳又一拳,虽然疼痛不多,但我感觉我的身体已经被打散了……

「可恶,可恶。」

「……

为我之力。」

契约成功!

白夜抽出的一瞬间,一股寒风也随之涌出。

灵棺所发出的暗气一吹而散,

看到我契约成功,他也退后了几步,观察着我,准备下一次攻势。

但我是不会给他这个休息观察的机会的。

「斩。」

我斜握白夜,将灵力化之其上,射出去的气力直逼那个硬汉。

挡是不可能的

他也做出了很明智的判断。

『回避』

就在他回避的同时,我已经利用了『灵足劲』将距离缩短到了最短。

现在的我左手拿剑,右手按在剑柄上,抽身跑到可他的跟前。

这下子就算将军了!

赤手空拳再怎么说也不可能打过神武在手的我,更何况还是这么短的距离,念诵术诀也是来不及的。

但这一剑并没有看到实体,而只是将面具一刀两断斩了下来。

当面具掉落在地的那刻,我心里的喜悦同时也一扫而空。

喂!?

这不是熊脸学长吗。

原来我一直在跟自己人战斗啊。

『主人,你怎么了,快点下手啊,我早就看这头蠢熊不爽了。』

我愣住了,回想起熊脸之前的努力和他的为人,怎么下得了手啊。

熊脸可能因为面具的原因,没有认出我来,他以为我因为旧伤发作,无法继续发动进攻。

他双手握拳,积蓄力量,这股力量之强隐隐的让我感觉胆怯。

真是个可爱的笨蛋呢,全身都是破绽,先提前祝贺你了我在心里想着。

但我已经下定决心收手了,所以没有多想。

台下的气氛也被熊脸的蓄力所带动起来,气场完全是嗨到了极限。

随后他冲向了我,积蓄着六年所积累的能量。

我没有看清那一击是什么时候打得过来,身体受到攻击的那一刻,我弹飞了出去,就连使用『灵劲力』作身体强化也忘记了,单凭着身体吃下了这击。

看来我只能下次在努力了。

也恭喜学长了,谁让我是个老好人呢,模模糊糊中,我看到了熊脸喜悦的表情。

这样就足够了。

「参试结束,蓝方胜出,双方都晋级。」

猜你喜欢

  1. 游戏小说
  2. 架空小说
  3. 宫廷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