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短篇言情 > 职业操演外传:奇迹奏曲

更新时间:2019-05-14 15:15:46

职业操演外传:奇迹奏曲

职业操演外传:奇迹奏曲 暗器无解 著

慕容心澈佐久木苍耶 架空贵族游戏科幻

主角叫慕容心澈佐久木苍耶的小说叫《职业操演外传:奇迹奏曲》,本小说的作者是暗器无解创作的短篇小说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立誓要与对自己而言最重要的人再度相见,慕容心澈遵循承载过去那个人记忆的纸条踏上了遍布遗迹的群岛,遗迹群落。本打算在这里一边探索遗迹一边寻找自己要找的人的信息的慕容心澈、结果与怀抱同样目的的青梅竹马再度重逢。团队,羁绊,冒险,分离……与奇迹相伴的乐曲在这一刻奏响。“这一次,一定要把...

精彩章节试读:

《职业操演外传:奇迹奏曲》 5:双骑初阵 免费试读

拉碧尔辛市中央位置,中心大广场。这是位于城市中心的位置,对市民们来说,这里算是一处城市标志性场所。而此刻,诺大的广场已经挤满了人,就像是全市的人都跑出来了一样。

在人群的中央,是一方被围起来的正方形擂台,深色和浅色的方块彼此交错衔接,让这片舞台看上去就像是放大了数倍的象棋棋盘一样。

上方,两道人影的交锋以穿着厚实铠甲的人的无悬念获胜宣告结束。

“咕唔……嗝!”

掐住眼前这个人的脖子将他高高的举起,坂冷漠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像是在丢垃圾一样朝着围在周围的人群丢了过去。

看着围观着的人在挑战者再度被击败而被丢过来的同时,因为内心的害怕而瞬间散开,但是脸上又带着极为不甘和愤怒的表情,坂的嘴边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他很享受现在的状况,唯有自己一人孤高的力量,以及周围人们无可奈何的怨恨目光,就像是对自己强大的衬托一样,让他的笑容更加放荡不羁。

这一次的任务,我一个人就足够了!为了得到那股力量,我在所不惜!

哪怕得罪了很多人也无所谓,毕竟自己已经入手了珍贵的情报。只要利用这个情报,自己将会拥有最为强大的力量。

而要想保证事事风调雨顺是绝对不可能的,只能够自己动手!

事后报复?谁会去想这种事情?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人们只会选择闭嘴,深知这一点的他无所畏惧。

刚才被丢下去的那个人,身体被大面积的烧伤,同时身上也存在着不少利剑划过,刺穿的痕迹。造成这两种不同伤势的元凶之一,在坂的周围灵活的转动着,化为产蓝色的虚幻长蛇,朝着周围围观的人们吐着火炎的蛇信,而另一个元凶,则是被他握在手中,尖锐的锋芒和它的主人一样冷漠的看着周围的人。

那是纤细且扁平的剑类武器,看上去比起砍击更适合突刺。

细长的剑身以黑色为主体,红色的符文化作点缀,散发出一阵让人畏惧的魔力,护手部位呈亮黑色,散发着不详的气息,加上顺着剑身不断滴答下来的鲜血,让这把剑显得格外的血腥。

【魔焰击剑】—赫伦汀

【苍炎铠骑】坂所拥有的,由古代职业者之中的副职业之一——侏儒铁匠所打造的,具有魔力的火炎属性细剑。

至于火炎长蛇,则是凭借他自身所拥有的异能【魔力塑形】和魔法结合而召唤出来的魔法生物。

拥有两种强大的力量,怀揣露骨的野心,在火炎和血剑彼此簇拥下的恶劣骑士,朝着周围发出了嘲笑:

“怎么了?就这样子结束了?没有人了吗?如果是没有人的话,虽然早了一点——能麻烦你们让开道路吗,现在在场只有我一个人能够领的任务了吧?”

毫不留情的嘲笑,因为看着周围这些人的躁动和不安而显得更加肆无忌惮。刻意的享受着眼前这一幕,坂并没有立刻做出行动。

但是在数分钟之后,他总算是收起了装出来的耐心等待,朝着前方迈出了一步。

“没有办法了呢……还以为能够更加让我开心一会儿啊、真是感到失望啊、”

不屑的看着周围的职业者们,坂渐渐靠近擂台边缘。

看着他走近,人群渐渐骚动起来。

对于那个人的力量,他们即有不甘,也有忌惮,但很快,他们的目光就被坂身后的某处吸引了过去。

在坂的身后,不知从何时开始站着一名少年。

说是少年有些不太正确,介乎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成长脸庞,加上不为人知的经历所锻炼出来的沉稳,让人难以准确的判断出他的年龄,但是从他的打扮来看,他应该是一名【骑士】没错。

换而言之,在这个只限【骑士】职业的擂台上,这个人有资格参与这一次的竞争。

但是在场却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到底是谁,属于哪个团队的成员。

“作为骑士却做出背对对手的举动,你难道是打算让你的剑哭泣么?”

看着就在自己面前的铠甲之躯,刚刚到达广场擂台的心澈走前了两步,在其身后平静的说着。

然后,他感受到前面那道人影的脚步停了下来。

坂缓缓的转过身来,脸色多出了一丝阴霾。

这个人完全是生面孔,也就是一名新人。

一个无名的小角色居然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坂在生气至于也感到相当的好笑。不过与之相反的,周围的群众似乎都对这名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少年寄予厚望。

因为他至少敢于站出来,仅此一点就足够了。

“你是谁?是新人的话,还是不要管事比较好。”

坂的脸上,表情显得阴冷而刻薄,开口威胁着。

“抱歉,我这个人有点小任性啊、现在我要挑战你,争夺这一次的遗迹攻略任务,你不会有意见吧?”

心澈右手按在了左腰间长剑的护手上,将长剑抽了出来,随意的垂放着右手对眼前的人说道,两个人在这个被人墙围起来的场地上对峙着。

恶劣的竞争者,脸上的笑容因为眼前这名少年说出口的话而停滞,随后,笑容的内容从不屑变成了残忍:

“说的不错嘛……那么……就不多废话了!”

伴随着声音,人已经以极高的速度逼近过来的坂,手中的赫伦汀笔直的朝着心澈的胸膛刺了过来。

然而途中,心澈手中的长剑却就像是早就料到这一步一样,将这一剑挡了下来,显得从容不迫。

心澈眼中红光闪动,眼神无畏的与对方对视。

“还真是危险的一剑啊……和听说的一样。”

“哦~”攻击被阻挡下来,明显没有料到的这么一幕的坂,脸上的表情稍微起了变化,随后略微后退,第二剑改为了劈砍再度攻了过来。

纤细的长剑,剑身具备了突刺以及劈砍两种性能,具有自如切换的自由,不过比起强化了单一性能的长剑来说,在威力上就稍显不足了。

无论是力度也好,还是所能够造成的伤害也好、和长剑对比都没有足够的威胁性。

所以第二剑,尽管是劈砍,但依旧被心澈成功的用剑挡下,而且表情,还是那没有什么改变的平静无波。

“真是简单就能够预判的位置,稍微认真一点怎么样?”

平淡的声音,仿佛已经看穿了对方的所有动作一样,心澈平举长剑看着坂,双眼之中闪烁着的红光略微加重。

属于心澈的异能——【轨迹预判】,发动。

视野之中,遍布着无数虚幻的弧线,这些弧线意味着对方的及进攻路线,但是因为全都是虚幻的,意味着这仅仅是有可能的进攻路线而已。

不知道对方的动作是什么,就完全无法判断对方的攻击路线,这些虚线也将没有一条会变成现实。

【轨迹预判】只能够预判有可能受到的攻击的所有可能的轨迹,但是却并没有预知未来的功能、到最后还需要使用者自己的判断。换句话说,并非是相当出众的能力。

然而对于骑士来说,这种能力却是相当的出色。

心澈简单的挡下对方的攻击,在围观者看来,那即代表着一名能够和坂抗衡,甚至超越坂的实力者已经出现。虽然不知道他的身份,但是这并不妨碍围观者们的热情逐渐高涨。

“是吧……你说的没错,是稍微有点高兴得太早了。”

对于心澈的话,坂点了点头:

“我不知道你的把戏是什么,不过,那也结束了!”

认真起来的眼神,带动着疯狂的执念,在坂的身上催生出了苍蓝色的火炎,就连赫伦汀上都借此染上了淡淡的苍蓝色。

“元素系…【魔法骑士】…”

响起在那个办公大楼里面已经得到的情报,心澈轻声说着,同时举起长剑。

一连串的胜利导致对方过于自信,所以攻击也显得吊儿郎当。

然而这一切在心澈的挑拨中玩笑般消失不见,对方的气势很明显不一样了。

心澈眼中红光闪烁——!

铛!

这一回,长剑勉强的挡住了赫伦汀的劈砍,摩擦着火花之中,心澈险而又险的将剑架开,随后灵活的朝一边滚开自动冲过来的火蛇,接着再度艰难的接下坂再度劈下来的一剑。

异能的判断速度虽然能跟得上对方的行动,但与之相对的,它会吞噬心澈的精神,同时也难以应对接连而来的攻击。

运用自己的能力和剑术交替着发出攻击的坂,其攻击被心澈一次次的化解。两个人之间的剑刃交接迸发出点点火星。

被苍蓝色的炎蛇挡住去路。在挥剑将炎蛇劈开的同时,坂的攻击好整以暇的从火焰后面朝着心澈袭来!

“啧!”

“还有第三次哦!”

赫伦汀被接下来的瞬间,坂略微后退同时制造出新的苍蓝色的炎蛇阻碍心澈的行动。在心澈应付炎蛇的瞬间,坂的左肩甲上,那如同犀牛角一样锐利的独角在主人的驱动下,凶蛮的朝着心澈撞了过去!

没有拖沓的连续攻击封印了心澈的进攻节奏,在心澈没来得及躲避的时候成功命中心澈。

“唔……!”

猛烈的冲击袭来,遭受到撞击的心澈,无法承受撞击所带来的力道而被硬生生的撞飞,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啧,躲开了致命的攻击了么?还真是灵活啊。”

左肩膀上的独角没有出现血迹,刚才的轮番攻击中仅仅只有撞击成功的让心澈受了伤,至于用角刺穿心澈这一目标则并并没有达成,坂露出对这一结果不满的表情。

“喂,还可以站起来的吧?如果刚刚说想要和我竞争任务的人就这么随便倒下去的话可是不行的啊、万一再来,一个或者更多像你一样的家伙的话就糟糕了。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陪着你玩无聊把戏。所以……拜托你做一个好的榜样,让人们知道闭嘴是怎么做到的吧?”

毫不留情的话说着的同时,坂冷冰冰的用剑指着心澈再度直刺而来。

“呜…!”

心澈调整着紊乱的呼吸,拿出了十二分的精神,为了避开突刺而来的剑而大幅度的朝着后面闪躲,拉开距离后做出下蹲的姿势,紧跟着脚用力在地上一踏,同时右手紧握长剑收到腰侧,朝着追击而来的坂冲过去。

长剑配合着时机划出弧形的轨迹。在东方的某些区域流传着被称作‘拔刀术’的技术,是利用一瞬间腰部的爆发力所引发的巨大力量而攻击的技术。据说似乎只是适用于刀上面,但是此时,心澈也成功的使出这一项技术。

当然,那仅仅是在动作上类似而已,其内在却完全不一样。

一击——定胜负!

两者的攻击在各自的轨道上疾驰。

时间在决定出胜者的瞬间静止。

“认输吧……坂,是你失败了”

一瞬间爆发的力量,让心澈手中的长剑切入到坂身上的铠甲之中。虽然只是铠甲被砍,但对坂来说这已经足以构成威胁,所以他被迫停下了攻击,赫伦汀在逼近心澈额头的前沿停下,没有继续前进。

一瞬间,仿佛是和死亡擦肩而过一样,如果继续下去自己就会死的错觉萦绕坂的心间。

死了的话自己的欲望也会破灭,必须避免这最糟糕的结果。

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坂没有了任何动作,僵直了身体。见坂没有别的动作,心澈也收起了长剑。而随着心澈收起架势,坂似乎承受不住刚刚心澈所散发出来的压力一样,跪倒在了地上,冷汗从额头不断滴下。

心澈略松了口气,但也觉得心有余悸。

差之毫厘。如果自己慢了一瞬,或者对方快了一瞬,结果将会完全相反。

希望不会将对方逼急了吧……不过,接下来要怎么办?

心澈自顾自的认为一切已经结束而转身寻找现场的负责人

结果——

将观众露出了表情误以为是对自己行为的惊讶,心澈并没有留意到,在身后已经爬起来的人影,脸上露出残忍以及讥讽的笑容,以及在他身边,那不断摇曳着的苍蓝色毒蛇。

獠牙,随即猛然咬下!”

猜你喜欢

  1. 架空小说
  2. 贵族小说
  3. 游戏小说
  4. 科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