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豪门总裁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轻点爱

更新时间:2019-05-14 10:22:04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轻点爱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轻点爱 依琳琳依 著

顾依依韩冷轩 豪门古装游戏玄幻

热门小说《萌宝来袭:总裁爹地轻点爱》由依琳琳依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顾依依韩冷轩,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被继妹设计陷害,母亲重病,初恋男友的不断逼迫。一桩桩,一件件全都成了压死顾依依的最后一棵稻草。心如死灰的顾依依,决定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母亲的存活。当她躺到手术台的那一刻,却突闻母亲已经离世的噩耗。从那一刻开始,顾依依死了,东市从此不再有个人叫顾依依。五年后,东市机场!一个长相精致...

精彩章节试读: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轻点爱》 第四章:十万,脱! 免费试读

包厢中那些不安分的吞咽口水的声音瞬间消失了,就连刚刚荷尔蒙攀升的热烈气氛也在一瞬间凝固了下来。

韩冷轩回头,目光在沙发上众人的身上扫过,淡淡地开口道:“他太吵了!”

他回到顾蕾蕾身边坐下,顾蕾蕾眼眸之中的嫉妒和恨意疯狂生长,看着站在包厢门和墙之间形成的夹角中的顾依依,她简直恨不得冲上去撕烂她的那张脸!

凭什么,她都这么不要脸了,韩冷轩居然还是要维护她!

几个月前,她好不容易才通过各种关系拿到了韩家酒会的邀请函,在酒会上她更是使出了全身解数才让韩冷轩多看她一眼,之后,更是用尽各种方法,韩冷轩才终于答应跟她交往。

可即便交往,韩冷轩对她也从来不冷不热,甚至连多余的情绪都不会给她一点,永远都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一个月前,她才打听到韩冷轩在大学的时候有一个女朋友。

而那时候,韩冷轩对那个女朋友是无尽的温柔和宠爱,只是因为当时韩冷轩骗那女孩儿他只是一个穷山沟里面走出来的穷小子,他女朋友才会因为他没钱而跟他分手。

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后来她才得知韩冷轩那时候的女朋友居然就是顾依依。

所以今天她才会费尽心思的安排这一切,目的就是让韩冷轩看到顾依依有多么的不要脸,多么的下贱,好彻底断了两人之间的情意。

可她没想到……

韩冷轩重新在沙发上坐下之后,嘲讽嫌恶的目光再一次落在了顾依依的身上,“你还真是喜欢钱啊,既然你那么喜欢钱,看在咱们相识一场的份儿上,我也不能不帮你!”

韩冷轩说话的同时,已经掏出支票本刷刷地开好了支票,甩在了茶几上,“这里是十万,衣服脱了,钱归你!”

顾依依看着支票上面一连串的数字,紧紧地咬着嘴唇,脸色变得惨白,她知道韩冷轩是在报复,报复她当初的分手,她知道韩冷轩是在羞辱她。

她颤抖着身体,恨不得把那张支票撕得粉碎!

可是,她不能!

十万啊!

有了这十万块,妈妈就可以做手术了,妈妈就有救了。

但饶是心里清楚,有了这十万,妈妈的手术费用就齐全了,可要在韩冷轩的面前脱下她仅剩的,最后的尊严,她还是做不到……

她咬着唇,不断地说服着自己,就在这时候,手机短信声音响了起来。

她从贴身的猫娘装的口袋里拿出手机,看到林辰逸的消息,“依依,你快来医院,你妈妈的病情恶化,已经送进手术室抢救了!”

顾依依身体的力气瞬间被抽空,她再也不能犹豫了,“好,我脱!”

包厢中寂静无声,在她吐出这三个字之后,有些男人再也没能控制住,又咽了一口唾沫。

顾依依伸手拉住了肩带,一点点的往下拉,清凉的风吹在身上,她现在在脱的,并不仅仅是她身上这一件薄薄的衣裳,更是她最后仅剩的一点点尊严。

雪白的肌肤开始大片大片的暴露在空气中,在场的众人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缓慢的动作,连大气都不敢脱。

韩冷轩紧握着拳头上,青筋根根暴起,她居然真的就这么脱了,这么多的男人看着,她为了钱也可以脱!

为了钱,她到底还有什么下贱的事情不会做!

韩冷轩愤怒烦闷的一脚踹翻了眼前的茶几,“别脱了!”

顾依依手上的动作顿时停住。

“滚!”韩冷轩暴怒的冷喝出声。

顾依依的目光却只落在那张薄薄的支票上面,“那这十万块钱呢?是你反悔不让我脱的,不是我不脱的……”

言下之意,这钱应该归她!

“拿着滚!”韩冷轩周身的气压更低,“别在让我看见你这副令人恶心的贱模样!”

顾依依却是利落捡起支票,迅速的离开了包厢,出了酒吧之后,甚至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打了车,直接朝医院去。

她离开之后,整个包厢中的气压低到了极点,顾蕾蕾小心翼翼地靠在韩冷轩的旁边,“轩,你是生气了吗?”

韩冷轩拿起面前新换的茶几上面的酒杯,仰脖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没有,只是看见这样的女人恶心!”

听见他的话,顾蕾蕾的眼中闪过一丝窃喜,只要能让韩冷轩彻底的厌恶顾依依,那她今天费尽心机设计的这一切就都没有白费。

“其实……”顾蕾蕾迟疑着开口,“说不定姐姐她真的是有什么难处,才会选择这种方式来赚钱也不一定呢?”

“哼!”韩冷轩冷哼一声,“她那样的女人,除了用钱来买奢侈品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之外,能够有什么难处!”

顾蕾蕾观察着韩冷轩的神色,见韩冷轩对顾依依妈妈生病需要手术费的事情一无所知,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顾依依赶到医院,慌忙冲进了林辰逸的办公室,“林医生,我妈妈怎么样了?”

“刚刚已经抢救过来了,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里面观察……”林辰逸一边回答一边抬起了头来,看见顾依依的装扮的一瞬间震惊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沉默了一瞬之后,他才叹息一声,“依依,为了救妈妈,你这样作践自己真的值得吗?”

顾依依听到妈妈已经抢救过来了,一颗悬着的心也稍微放下了,苦笑了一下,“我反正都是要死的了,我死了,我现在做的这些事情还能换我妈妈活下来,已经很值得了。”

“对了,林医生,我已经凑够妈妈的手术费了,这里是三十万。”顾依依说着,将自己今天凑到的钱放到了林辰逸的面前。

林辰逸的脸色稍微有些激动,“好,我这就去安排你妈妈的手术,你先去换一身衣裳。”

顾依依点点头,去妈妈的病房拿了她放在医院的换洗衣物换上,再去找林辰逸,想要询问妈妈手术的准备情况。

但还没走近办公室,就看见林辰逸站在办公室门口,跟院长在激烈的争吵着什么。

最后林辰逸似乎说了一句什么话,彻底惹怒了院长,院长直接甩手走了。

顾依依走上前,“林医生,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林辰逸转身看见顾依依,眸中一瞬间闪过慌乱,但是下一瞬,他却垂下了头,“依依,对不起,因为你妈妈的手术费用没有及时交齐,你妈妈的肝源被院长挪给他的一个亲戚手术了。真的对不起,是我没用,我没能争取到让他们为你妈妈多保留一会儿肝源。”

顾依依脚下一个踉跄,险些站立不稳,幸好最后扶住了墙,这才没有倒下。

“依依,真的对不起。”林辰逸再次抱歉道。

顾依依将自己身体的全部重量靠在墙上,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无助绝望的模样让林辰逸的心一阵阵的揪着疼。可他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顾依依,这半年来,顾依依为了能够救妈妈,究竟做出了多少努力,付出了多少,他都是看在眼里的。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肝源,钱也凑齐了,却在只差手术的时候,肝源被抢了。

这种在看到希望之后的绝望才是最为致命的!

顾依依喉头处腥甜的感觉再次传来,她捂住嘴,呕出了一口鲜血。

看着手中鲜红的血液,她脑中却是一道灵光闪过,也顾不得自己的手上还有血,一把抓住了林辰逸,“林医生,你说过我的脑瘤是良性的,所以我的癌细胞不会扩散,我的肝是好的。求你,给我和妈妈做配型,把我的肝给妈妈,求你了!”

林辰逸一脸的为难,“这个……”

“林医生,求你了!”顾依依再次请求道。

她的瘤长在脑袋里面,就算是良性的,也会造成颅内压的升高,她根本就必死无疑。可是妈妈不一样,妈妈的瘤是长在肝上面的,只要能够换肝,妈妈就还能够活下去。

“依依,你真的想清楚了?”林辰逸就算不忍心看着顾依依去死,却也不忍心拒绝她,“如果把你的肝还给你妈妈,你很可能连手术台都下不来。”

“没关系!”顾依依坚定的说道:“只要能救妈妈就可以了。”

“好吧,我给你做配型。”林辰逸最后只能妥协了,去给顾依依和何淼做配型。

拿到配型结果之后,顾依依很开心,配型是成功的,她终于可以救妈妈了。

可到了要上手术台的时候,她心里对这个世界到底还是有一些不舍,闭上眼睛,眼前出现了韩冷轩曾经还是韩轩的时候那张温柔的脸,她,好想再见见他!

顾依依下意识地拨通了那个曾经烂熟于心的号码,可还没等人接通,她就挂断了。

他现在是那么的恨她,那么的嫌恶她,她不应该再去打扰他的生活了吧。

可是感情不根本不受控制,电话再一次拨了出去,顾依依颤抖着手将电话拿到耳边,听到那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她尽量平静地道:“韩冷轩,你现在有空吗?我想……见见你!”

她艰难的说完,那边却传来一声清晰的嘲讽,“见我,你凭什么?难道凭你足够下贱?”

一字一句如同一颗颗尖利的钉子扎在顾依依的心上,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挂断电话的,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走上手术台的。

麻醉推入身体,越来越清晰的只剩下韩冷轩的那句“难道凭你足够下贱?”,意识终于彻底涣散……

韩氏集团,会议室。

韩冷轩听着下属的汇报,眼前却尽是那个女人咬着唇隐忍地站在他面前的模样,还有挂断电话之前,她沉默良久之后那声轻轻的叹息。

他烦躁的中止了会议,回到总裁办公室,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骇人的寒气,冷声道:“立即给我查顾依依的行踪,五分钟之内,我要知道她的准确位置。”

助理赶忙打电话安排了下去,不过三分钟之间,电话再次接起,助理接了之后为难的看向韩冷轩,“总裁,顾小姐……在市一院。”

“而且……”助理看着他的脸色,战战兢兢地道:“医院那边的消息说,顾小姐一年之前患了脑瘤,而顾小姐的母亲也急需换肝,她求了医院的医生违规操作,私自手术将她的肝脏换给母亲,以至于……两人都没能从手术台上下来!”

“你说什么!”韩冷轩突然暴怒地抓住了助理的衣领。

助理惊骇的瞪大了眼睛,咽了一口唾沫,却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答道:“总裁,顾小姐已经死了,消息千真万确!”

“不可能!”韩冷轩一把扔开了助理,“不可能,她不可能死,没有我的允许她怎么能死!”

他猛地一拳砸在灰色的墙壁上,鲜艳的血色顺着墙壁往下流。

“你!”他突然转身指向助理吼:“立即给我让人去找,她绝对没有死,就算是挖地三尺我也要把她找出来!”

“是是是,我这就去安排!”助理不敢违逆,连忙出去了……

韩冷轩跌坐回大班椅上,浑身气质萎靡,“依依,对不起,你别死,再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

猜你喜欢

  1. 豪门小说
  2. 古装小说
  3. 游戏小说
  4. 玄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