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豪门总裁 > 辣妻逆袭:陆少,放肆爱

更新时间:2019-05-13 18:05:51

辣妻逆袭:陆少,放肆爱

辣妻逆袭:陆少,放肆爱 沐飘飘 著

唐重锦陆之恒 玄幻灵异游戏贵族

小说主人公是唐重锦陆之恒的书名叫《辣妻逆袭:陆少,放肆爱》,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沐飘飘所编写的总裁豪门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长这么大,唐重锦就算遇见了人渣男友都没输过,可是一对上陆之恒,她就感觉自己被大克住了!但是,克住又怎么样?认输?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且看傲娇小记者如何收服毒舌大律师!...

精彩章节试读:

《辣妻逆袭:陆少,放肆爱》 第5章 温情 免费试读

顾淼泉像往常无数次一样,把手轻轻搭在她头顶上,口吻异常温柔的问:“又受委屈了吧?”

他原本既定下周二回来的,可在国外听说了唐重锦的事,他连工作的事都顾不上就坐了最早的一班飞机飞了回来。

唐重锦吸了吸鼻子,脑袋幅度细微的晃了晃,顾淼泉搁在她头顶的大手自然而然的滑落下来。

他对她永远那么好,好到她有些负担。

“没有,”唐重锦摇了摇头,“跟我熟的人都知道舆论里说的不是真的,吴家人也就诋毁我几句,过过嘴瘾。可是……”

想到宋青的态度,唐重锦忽然咬住下唇不说了。

顾淼泉还在盯着自己的手,微微有些失望,默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可是什么?”

“学长,这次我是不是不能再留在社里了?”

唐重锦不想再给顾淼泉添麻烦,可如果仅仅就因为吴家的诋毁而失去这份工作的话,她真的很不甘心。

“说什么呢,”顾淼泉笑出声来,“我怎么会因为几则虚假的信息,就放弃你这个劳模呢?”

“社里流言已经很多了,吴家那边也来势汹汹,我怕……”

“这些都由我来处理,你别担心。”顾淼泉淡道,“这几天你要是还没走出吴用的阴影,就先休息几天,什么时候心情好了就来上班,我随时欢迎你。”

唐重锦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抬头致谢。顾淼泉的手机传来一条简讯,他低头看过后,拍了拍唐重锦的肩膀:“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就不送你回去了。外头下雨,那些堵你的记者都走了,你带上我的伞。”

她再次道谢,从他手中接过了他的黑色大伞。

出了报社,唐重锦站在公交站附近等车,陆之恒的电话就是在这时打过来的。

“有时间吗?一起吃个饭?”男人慵懒的嗓音透过无线电传进耳里竟是无比的熨帖。唐重锦低头踢着脚下的碎石子,忽然觉得阴沉的天气也没那么糟糕了。

她问过地点,幸而离现在的位置不远,于是就答应了下来。

短短两站的路程,却因为下雨的缘故的,路上堵了好久。

唐重锦来到约定的餐厅时,已经距离约定的时间过去了好一会儿。

推开那扇玻璃门,门口的风铃因她的动作叮铃作响,靠窗坐着的男人似有所感知,抬头朝她这边看了过来。

唐重锦歉意一笑,将手中的伞放在门口伞架上,飞快的走了过去。

陆之恒意味不明的盯着门口那把大伞,眉头轻蹙,似乎不悦:“你迟到了。”

唐重锦把包搁在身旁,坐下来后不大好意思的开口解释:“今天天气不好,路上挺堵的。”

陆之恒没再接茬这个话题,而是吩咐侍应生上了菜。

在报社折腾了一上午,唐重锦早已饿的饥肠辘辘,看到那些精致的饭菜,她两眼直泛绿光。

在听到陆之恒的那一声“先吃饭”后,唐重锦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一顿风卷残云。

而在这期间,陆之恒却没有动筷子,他单手支在下颌之下,饶有趣味的看着眼前这个姑娘毫无优雅可言的吃相。

埋头对付完半盘“炸鲜奶”,唐重锦才感受到头顶那道过分灼热的视线,她红着脸放下筷子,“你怎么不吃啊?”

“看你吃我就饱了。”陆之恒低笑,在他的社交圈子里,还真见不到这样自然的小姑娘,“去过你工作的报社了?”见唐重锦吃的差不多了,他话锋一转问。

唐重锦点点头。

陆之恒细细端详着她的脸,却失望的发现,她脸上根本就没有一丝的低落亦或难过。

也是,刚刚那么没心没肺的吃饭,足以可见她没有被网络上的那些东西扰乱心情。

他还真是低估这丫头了。

陆之恒修长的手指微微弯曲,轻扣在桌面上,分析道:“吴家之所以会在散布你的谣言,无非是想要动用舆论,将你摧垮。昨天在法庭上他们不占上风,肯定会不择手段的想要胜诉。”

他顿了顿,接着道:“你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保护好自己,等我找到吴家贿赂法官的证据,这个案子差不多就可以结束了。”

唐重锦犹豫了片刻,还是对陆之恒说出了庭审时她所看到的一切:“其实庭审那天,我看到贺彩蓝带着一个小保险箱进了法官的办公室,还在走廊上听到她们对话。贺彩蓝的丈夫似乎帮助过那个法官,法官还承诺她吴用的事都包在自己身上。”

陆之恒听后,依旧是那副支着下颌的模样,眸光却在瞬间锋利起来:“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唐重锦把头埋在胸口,声音低低的:“法官跟吴家明显就是狼狈为奸啊,我怎么能把你再卷进来……”

那时的唐重锦,真的就以为陆之恒只是个律师而已。

“难道这样我就不会被卷进来了吗?”

冗长的沉默后,陆之恒淡淡的声音响在唐重锦耳边。

她慢慢抬起头来,对上的就是男人似笑非笑的英俊面孔:“我们现在已经被拴在一起了,想要抽身而出是不可能了。”

唐重锦愣了一下子,耳畔还回荡着他的声音,迷迷瞪瞪的失了神。

“你说贺彩蓝把箱子送进法官的办公室了是么?过几天我会去那碰碰运气。”临离开时,陆之恒这样问,“要不要一起?”

唐重锦盯着外面的毛毛细雨,一时间没怎么听清他的话,却跟着点了点头。

她撑着伞站在餐厅门口,看着陆之恒驱车离开,因为马力加的太足,坑坑洼洼里溅起的脏水泼了过路的行人一身。

看着破口大骂的行人和绝尘而去的车位,唐重锦勾着唇角,低头踩进了一个水坑想,原来像陆之恒平日里看起来那么严肃正经的人,也会有这么顽劣的一面啊。

唐重锦边踩水坑边在路边等车,当那辆骚气的兰博停在面前时,她原本干净的白色球鞋上已经粘满了泥渍。

首先映进眼底的是那截红色的车体,她想大概是有人来吃饭,于是往旁边退了退,可从车上下来的男人竟径直拦在了她的面前。

猜你喜欢

  1. 玄幻小说
  2. 灵异小说
  3. 游戏小说
  4. 贵族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