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现代言情 > 她真的好甜好甜呀

更新时间:2019-05-13 16:53:48

她真的好甜好甜呀

她真的好甜好甜呀 甜饼猫 著

江余钦林织 古装悬疑宫斗科幻

《她真的好甜好甜呀》小说简介主角是江余钦林织的书名叫《她真的好甜好甜呀》,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甜饼猫最新写的一本现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江余钦爱了一个人很久很久了,可那个人不爱他,并且有了在一起的人。他上一次见到林织时是在林家的宴会上,她挽着男友的手跟人说话,神采飞扬,耀眼无比。一月不到,父亲领着突逢家变的她来到江家.........《她真的好甜好甜呀...

精彩章节试读:

《她真的好甜好甜呀》小说简介

主角是江余钦林织的书名叫《她真的好甜好甜呀》,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甜饼猫最新写的一本现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江余钦爱了一个人很久很久了,可那个人不爱他,并且有了在一起的人。他上一次见到林织时是在林家的宴会上,她挽着男友的手跟人说话,神采飞扬,耀眼无比。一月不到,父亲领着突逢家变的她来到江家.........

《她真的好甜好甜呀》 第37章分享 免费试读

林织看到赵骁拿着手机捣弄了一会儿,很快嘴角扬起一抹坏笑。她搞不懂他在做什么,可能是因为她还不够了解这个人,

毕竟他们相处的时间不多,尽管如此,当她看到他使坏的模样,她莫名奇妙想要亲近他。

赵骁是唯一给她留下这种奇妙感受的人,有点神奇。

到底是为什么呢这个人身上到底存在着怎样的魔力,竟让她如此情不自禁呢

她不由深思。

因为不自觉地探究起这个疑问来,以至于她落在赵骁身上的视线的时间过长,长到赵骁的表情都变了,变得得不自然起来。

他眼角抽抽,僵硬地握着手机,一副受惊不小的模样。

“林林啊……”赵骁心惊胆战地唤着林织的名字,又咽了咽口水,说,“林林,哥跟你商量一件事。”

林织有些走神,无意识地问:“什么”

赵骁道:“其实哥一向没啥节操,最近发现对你这种类型的女生最没抵抗力了,所以……你别对我做会勾起我兽|欲的举动啊!”

林织:“……”

“啊”她无辜地眨了眨眼。

赵骁一副被爱之箭击中小心脏的模样,捂着胸口:“就是这个!就是这个!求你别这样对我!”

林织哑然。

赵骁安抚着自己躁动的小心脏,为了增强自己的抵抗力,他将手机握得紧紧的,希望借手机里某人的回信来打醒自己。

他说自己没节操,还用兽|欲这类的字眼来形容自己,并不掩饰自己的多情风流,把自己贬到尘埃里,如此自觉,反倒让人觉得他是个不错的男人。

林织也是这么认为的,她突然失笑,说:“骁骁挺风趣。”

赵骁闻言立即摆手:“不不,我很丑陋的!”

林织但笑不语。

这时赵骁的手机有了反应,他立即低头去看,飞快地翻出短信箱。

果然是江余钦给他回信了。

【江余钦:你知道拾光集团有个海外项目正缺人手,听说你很去那里发光发热】

这是江余钦特意针对赵骁的那条越洋信息给出的爱的回复,其中的爱意太炙热,烧得赵骁全身的骨头都疼了,他浑身一颤,立即回道:【啊别!这有误会!我发誓我对我的祖国爱得深沉,不想与她身心分离!】

他立马表达了自己的立场,怕自家好友真的一怒之下把自己调离悦乐娱乐,放逐到海外去。

【江余钦:这么热爱祖国的你不忙着为祖国的建设添砖加瓦,玩ps玩得很开心啊】

【赵骁:……我错了。】

他默默点开了视频通话,然后把林织拉到镜头前,自己则沉默退出,将二人世界让还给两人。

林织有些懵,晃了个神,发现自己手里多了一只手机,而江余钦正在手机里看着她。

“钦钦”她有些惊讶地呼唤出声。

江余钦点了下头,他看了眼她身后的背景,问:“你去特教班了”

林织听到他的声音,突然觉得想念。

他才离开一周而已,她却已经开始想念了。

眼角莫名染上一点泪意,她笑着说:“是啊,来看小智和妞妞。”

江余钦看着她默了默,过了一会儿,开口问道:“你的培训班上得怎么样了”

林织听到他问便如实报告了一下自己上课的情况。

江余钦问她李姐的情况,她回了句老样子,他又问赵骁有没有欺负她,她回说没有,如此一问一答,就好像两人间的距离因为江余钦的出国而被拉远了许多,有种明显的生硬。

林织蹙了蹙眉,在江余钦询问糯米的情况时顿住了,没有再回答。

她凝视着屏幕上的江余钦,许久,她嘴角拉开一丝苦涩,问:“钦钦是在刻意与我拉开距离吗”

突然的出国安排,紧接着就是长达一周的不闻不问,现在意外开通了视频通讯,他却只是找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聊。

是了,他在避开她,她很确定。

她也不是一直都那么迟钝的,也有纤细的一面。

“钦钦啊,你怎么了吗”她问道。

江余钦沉默不语。

林织突然笑笑,说:“钦钦工作很忙吧打扰你了。”

说完,挂断了电话。

手机退出视频通话的那一瞬间,林织感受了十分明显的失落感。

赵骁正在角落里跟剧组导演聊天,余光瞥见林织结束了通话,立马就要抛弃导演朝林织而去。导演眼疾手快,一把勾住他的脖子,阻止他的离开,并八卦道:“女朋友”

导演问出了在场许多人不敢问出的心声。

赵骁虽是悦乐娱乐的执行总裁,但一向不摆架子,和谁都称兄道弟,以至于兄弟满天下。

这个导演也是他的兄弟之一。

此时赵骁被导演勾住脖子,不以为忤,叹气回道:“哪能啊别胡说啊,人家背后有巨兽守着呢,我要是敢动一下歪脑筋,下一秒就要被……”他做了个割喉的动作。

导演骇然,问:“这么凶”

赵骁煞有介事:“超凶的!”

导演的八卦欲更加旺盛了,问:“是谁啊”

赵骁斜他一眼,拉开脖子上的那只手,道:“别问,当心惹祸上身。”

他难得地正经。

导演霎时一省,不敢多问了,放赵骁离开。

赵骁来到林织身边,探手抽走她手中的手机,问:“聊得还愉快”

林织缓缓抬起头,露出一双兔子眼,说:“嗯。”

赵骁被她这模样吓了一跳,他本以为自己做了件好事,现在却不确定了,惊慌道:“怎么了这是”

林织揉了揉眼睛,说“没事”。

赵骁:“……”

她这看起来哪像没事啊!

一向看不得女人哭的赵骁心尖尖儿都软了,脱口道:“别哭了,哥带你去开心一下!”

这话十分符合赵骁的气质,骚得一比,他说完立马就后悔了,厚脸皮如他也脸红了一下下,清了清嗓子改口道:“我是说,我带你去吃点甜品喝点奶茶什么的。”

林织反应慢了半拍,慢悠悠回了一个“哦”,紧接着又摇了摇头,说:“我不就不去了,我得去看小智,我和他约定好了。”

“小智”

“一个在这里上课的孩子。”

“是嘛”赵骁没有勉强,犹豫几秒,最终还是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说,“去吧。”

林织失智以来接受了不少人的摸头,恢复了智力后也陆续被这个摸被那个摸,以至于对这个举动都有些习惯了,因此赵骁的这一记摸头并没有让她产生太大反应,她面色如常地跟妞妞道别,跟赵骁道别,然后离开拍摄区,走上走廊,终于后知后觉地微红了脸。

赵骁怎么也来摸她的头啊!

她脸红红地想。

红着脸走完走廊,转过拐角,毫无预备地撞上了一人。

她和从拐角另一边过来的人同时后退了几步,稳住身形后正要道歉,可——

“哎哟,走路长没长眼啊!”包裹严实的女人张口就骂,骂完一看林织眼角微红,更怒了,“怎么是个兔子眼儿死爹妈了晦气!”

说完将口罩拉了拉,错开林织就要走。

林织抬手就拉住了她的手。

女人本来走得很快,被林织这么一拉,差点摔倒,怒气磅礴道:“你干嘛啊!”

女人重重甩开林织的手。

一直软软糯糯看起来毫无攻击力的林织停止了背,正色道:“刘姝,你来这里做什么”

是的,她认出了这个没有口德的女人,尽管这个女人又是戴墨镜又是捂口罩,可她那一身恶人气息实在太扎眼,想认不出都难!

这个女人正是妞妞的妈妈刘姝!

刘姝只在医院食堂遇到过林织一次,她平时得罪的人多,并不觉得林织如何特殊,因此对林织没有记忆点。

她听林织道出她的名字,墨镜下的眼睛中露出一丝慌乱。

她一向很横,别人要是记得她她还很得意,但现在却不这么想了。

自从她抢夺妞妞抚养权的计划破灭,她被网友扒出来,这段日子她过得糟糕透了。

出个门也能被泼一身水,走个路也能被人撞个踉跄,进超市买东西竟然不让她买……

她受不了了!

好在她否极泰来,最近她也开始转运了……

前两天有公司打电话来找她,说看中了妞妞现在的人气,想用妞妞拍一组照片做产品宣传,签约金是她见所未见的巨款。她自然不愿放弃,立马就签了合同,得知妞妞来了这特殊机构上课,便想着来把人带走去公司拍摄。

说起这件事她就生气,费洪那废物竟然把妞妞弄到这种地方上课,真是丢死人了!

离婚程序已经启动,她受网上舆论影响,拿到妞妞的抚养权的概率小之又小,她得在这之前把妞妞带走,藏起来!

妞妞现在的身价可不一般,她不能放弃她!

她现在就去带她走,但在这之前,她得把这个认出她又拦她路的女人解决了。

想到这里,她又变得镇定起来,道:“是我怎么了我来看我女儿,你们这些虚伪的‘正义使者’难道还要阻止人家母女见面”

“去看妞妞”林织想到了什么,突然动了动,让开了一条道,说,“哦,你去吧。”

刘姝以为林织是怕了自己,因为林织看起来就是个特别软萌的小姑娘,一点战斗力都没有,于是“哼”了一声,说一句“算你识相”,傲然离开。

她前脚一走,林织后脚就给赵骁打了电话。

电话号码是赵骁硬塞给林织的,林织也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用上了。

她在电话里对赵骁说:“是骁骁吗可以请你帮个忙吗现在有名女性正朝你们那边过去了,那是前些日子的热搜新闻人物刘姝,可以的话,麻烦你让人把她的行为拍下来。”

没错,林织之所以让步了,就是因为她想到了更好的阻止方式,即让赵骁的剧组把刘姝的行为拍下来。《你们》这档节目很火,想必刘姝并不希望自己以糟糕的形象出境节目里吧!

当然,林织并不打算把刘姝播进节目里,因为那势必会牵扯出妞妞,她不愿意这么做。她拍刘姝只是想留个谈判筹码,一个让刘姝彻底放弃妞妞的筹码。

她心中这么计划着,没有回拍摄区看着,把那边的情况全权交给赵骁负责,自己则继续朝小智的班级走去。

被江余钦信任着的赵骁,她也信任。

上了楼梯,她远远地看到了小智,后者正一个人站在教室门口,孤零零地,很寂寥的样子。

“小智”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站在这里,疑惑地喊了一声。

小智闻声抬头,看到是林织,张嘴“啊”了一声,反应有些呆,表情也比较僵硬。

这是小智乃至这里的许多孩子的常见反应,也是他们被冠上“特殊”之名的标志。

对此,林织没有露出奇怪的表情,只是问:“小智在这里做什么呢”

小智反应缓慢,过了一会儿才回道:“等,等你。”

小智是在老师解释了很多遍后才明白林织会回来找他这件事的,知道后便不愿回教室了,执着于在外面等着林织。

曾经他的爸爸出门前对他说,让他在家等自己回来,结果他被妈妈送到了这里,后来他爸爸就没再回来了。他一直觉得这是因为他破坏了约定,没有在家等爸爸,爸爸才一直没有回家。

林织也跟他约定,让他等她,这一次,他要好好地“等”着!

林织不知道小智这些隐秘的想法,但只为一句“等你”就足够感动了,这个时候她不由庆幸自己回来得不太晚。

走近了牵住小智的手,带着他往开放区走,走进无人的开放区,坐在上感统课用的旋转木马上,她放柔声音说道:“小智啊,你知道我是你的朋友对吧”

小智不说话。

林织接着说:“朋友呢,其实就是指能够与你分担和分享的人。”

“分担忧愁,分享快乐。”

“如果你有烦恼了,你的每个朋友都替你分担一点,这样自己就能感觉轻松了一少。”

“小智啊,我希望你拥有除我以外的许许多多的朋友。”林织说,“但如果你没有,那么作为你唯一的朋友,我愿意分担你所有的烦恼,只要你跟我说。”

林织趴在木马上,盯着小智喃喃:“小智,我希望你好啊……”

她说了这么多,但小智的表情几乎没有变化,林织知道他这是没有听懂。

无声轻扬了一下嘴角,她没有再说下去。

对一个人好,和对方知不知道你对他好,这两者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

她只是想对小智好,仅此而已。

陪着小智许久,直到小智必须得回去上感统课,林织这才不得不和他分开。

分开时,小智突然抓了一下她的手,借着这个动作将那只从不离他手的瓶盖留在了她手中。

“分、分……”小智结结巴巴地说着什么,林织看看手中的瓶盖,又看看他,笑了。

“是分享哦。”她笑得那么开心,就好像那只瓶盖价值千金,她说,“谢谢你,小智。”

林织收起了这只瓶盖,并珍而重之地将它保存起来。

她心情不错,下楼时碰到了准备去洗手间的陈若言,两人交谈了几句,约着一起去了洗手间。

去的途中陈若言说起了以林织为模特的那幅画。

“我的老师给我回复了,说我画技进步了许多,还准备带我去参加一个圈内的聚会,向我介绍给圈子里的人呢。”提起这件事,一向稳重的陈若言也难免失态,变得像个孩子一样。

林织替她感到高兴,问道:“是哪天的聚会呢”

陈若言说:“具体时间还没定下来,前辈们都很忙,想要聚齐更多的人参加聚会想必不容易吧。”

林织不懂这个圈子,但勉强能理解,说:“那对你们画者来说想必是个难得一遇的盛会了!”

陈若言笑笑:“我也是运气好。”

林织不觉得这是运气,觉得这是上天给始终坚持初衷的陈若言的奖励。

她是这样想的,然而她想错了。

猜你喜欢

  1. 古装小说
  2. 悬疑小说
  3. 宫斗小说
  4. 科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