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嫡女心计

更新时间:2019-05-13 16:32:31

嫡女心计

嫡女心计 月下高歌 著

谢琅华赫连佑 都市豪门架空灵异

主人公叫谢琅华赫连佑的小说叫《嫡女心计》,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月下高歌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谢琅华明明是侯府的嫡女,却活的连个婢女都不如。娘亲被人陷害惨死,落得个身败名裂,死后连祠堂都入不得。血脉相连的亲弟弟被人故意养歪,染上花柳病而死,成了整个京都的笑柄。而她与萧陌一出生便定下婚约,一心痴慕与他,却被他三次退婚,终以妾的身份嫁与他。幼子被他们剜心入药,她最后烈火焚身而...

精彩章节试读:

《嫡女心计》 第四章 旧事重演 免费试读

谢琅华洗了一个热水澡,又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裙,坐在妆台前,任由春桃为她梳妆。

看着铜镜中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一时之间思绪百转千回。

待春桃为她梳妆好之后,她迫不及待的往母亲的院子走去,这些年她好想念母亲与阿恒。

哪知她刚走出房间,迎头便撞上一个人。

漫漫日光之下,那人一袭青衫,眉目如玉,看着她的眼中满是不悦,连开口都不客气的很。

故人相见,谢琅华还没有回过神来。

萧陌便劈头盖脸的冲着她数落道:“你是怎么照顾阿瑶的,好好的怎会让她跌入荷花池中,以至于她这会都还没有醒来呢!”

谢琅华冷冷的看着萧陌,眼底满是讥讽。

从前萧陌也是这样的数落她,那时她心思单纯,从未多想过什么,也觉得都是自己的错,一味的向他道歉,伏低做小,再三保证以后一定会照顾好谢瑶华,萧陌面色才缓和了下来。

她也一同落水,却是至始至终,不曾问过她一句。

全然忘了,她才是他的未婚妻,而谢瑶华不过是她的妻妹,值得他这样担忧吗?

从前也是她傻,心中放着的全然都是他,一心一意的信赖着他,从未多想过什么,纵然他都做的如此明显了,也未曾怀疑过他们分毫。

也怨不得她落得一个那样的下场,只怪自己太傻了。

谢琅华面色顿时沉了下来,脸上已挂满不悦,她直直地抬起头,目不斜视的看着萧陌,冷冷说道:“萧陌,也不知我是你的未婚妻,还是谢瑶华是你的未婚妻,从进来到现在你不曾问过我一句也就算了,开口便是责怪于我,你若是这般喜欢谢瑶华,大可去回了你母亲,取消了我们两家的婚约,也给你一个成全。”

谢琅华一句话说完,看也不看萧陌一眼,抬步跨过他朝外面走去。

萧陌被谢琅华这副摸样给惊呆了,以至于他久久的没有回过神来,待回过来神之后,谢琅华已经走了,他难以置信的看着她的背影,眼中满是疑惑。

今日的谢琅华是怎么了?

竟然用这样的口气跟他说话,她一贯在他面前都是温柔小意,带着几丝讨好,带着几分小心翼翼,生怕惹他不快。

今日竟是不管不顾了,敢对他凶了。

看他不冷落她几日,好好的治一治她的臭脾气。

“哼!”萧陌冷冷一哼,拂袖而去。

“母亲。”谢琅华还未踏进萧氏的房间,便唤了起来。

一进屋里,扑面而来一股浓浓的中药味,令得谢琅华不由得皱起眉头来。

“琅华来了!”听着谢琅华的声音,萧氏挣扎着从榻上坐起,一脸虚弱,面色发白,唇色发乌,笑盈盈的看着她。

“母亲。”谢琅华眼眶一红,扑进萧氏怀中,死死地抱着她,什么也不说,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萧氏瞬间一脸担忧,忍不住开口问道:“我儿这是怎么了?可是受了什么委屈,告诉母亲,母亲给你做主。”

谢琅华泪眼模糊的看着萧氏,眼泪怎么也止不住:“无事,我就是想母亲了。”

“这孩子,日日来看母亲,这才多久没见,便想母亲了。”萧氏无奈的抚摸着谢琅华的秀发,一脸的宠溺。

“阿姐,这么大了竟还哭起了鼻子,真是羞羞羞。”就在那时谢恒走了进来,如今他不过十岁,长得却已经和谢琅华一样高了。

“阿恒!”谢琅华抬头看了他一眼,眼泪再度涌了出来。

谢恒见此收敛脸上的笑意,一脸正色的说道:“阿姐这是怎么了?竟哭的这样伤心,告诉我谁欺负你了,我去把他修理一顿给你出气。”

谢琅华看着他们鲜活的摸样,想起他们凄惨的下场,一时之间悲从心来,哭的不能自己。

她发誓这一世,一定要好好的保护好他们。

谢琅华泪眼模糊的看着他们,喃喃说道:“我没事,就是今日特别想念你们。”

“别,阿姐,我还是习惯你揍我的摸样,这副煽情的摸样到叫人不习惯。”谢恒裂开嘴笑道。

若是换做以往,谢琅华早就毫不相让,与他唇齿相讥起来。

“好了,琅华不要哭了。”萧氏拿起锦帕,替谢琅华擦去脸上的泪。

谢琅华慢慢的止住哭声,双目红彤彤的盯着他们,傻傻的笑了起来。

不由得感慨,上天真真待她分外仁慈。

“夫人该喝药了。”正在那时,秋燕端了萧氏的药走了进来。

谢琅华瞬间变了脸,她满目阴沉,故作不小心,一下打翻了秋燕手中的药。

“咣当!”白色的瓷碗落在地上瞬间碎成一片一片。

“呀,大小姐,你怎样了?可有烫到?”春桃第一个反应过来,急急忙忙的抓过谢琅华的手细细的看了起来。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秋燕神色慌张一下子跪倒在地,好似平日里萧氏经常苛责他们一般。

萧氏还未出声,谢琅华看着秋燕便开口说道:“没事了,你退下吧!”

“过来让母亲看看可有烫到?”萧氏招手对着谢琅华说道。

“没事。”谢琅华把手伸了过去,见无恙萧氏才松了一口气。

谢恒笑眯眯的看着谢琅华,打趣道:“阿姐如今是越发莽撞了。”

“阿恒可是嫌弃我这个阿姐了?”谢琅华脸皱成一团,可怜巴巴的看着谢恒。

谢恒顿时笑了起来,他总觉得今日的阿姐与往日好似不同了,可又说不出那里不一样了。

谢琅华赖在萧氏怀中,抬眸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轻声说道:“母亲这病日日用药总不见好,索性停了这药,赶明日我出去给母亲换一个大夫瞧瞧,兴许病就好了。”

母亲久病在床,府里的中馈都是有赵氏主持的,赵氏与谢文安狼狈为奸,父亲又常年在外戍守边关,整个定远侯府几乎是他们一手把持,所以谢琅华不敢说出药中有毒这样的话来。

怕赵氏与谢文安知道以后杀人灭口,更怕他们用别的法子来对付他们,令得她防不胜防。

“好,就听琅华的。”萧氏想着她说的也有道理便应下了。

谢琅华却并没有放心,谢瑶华说过药食之中皆下了毒,可以停了药,可总得日日吃饭吧!

她得尽快想出个法子才好。

“夫人,大小姐,少爷。”忽的,老太太身旁的如画走了进来,对着他们盈盈一福,视线落在谢琅华身上说道:“大小姐,二小姐醒了,哭着喊着说是您把她推下荷花池的,老太太让我请您过去一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豪门小说
  3. 架空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