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现代言情 > 鲜妻撩人:惹上霸道总裁

更新时间:2019-05-13 15:17:40

鲜妻撩人:惹上霸道总裁

鲜妻撩人:惹上霸道总裁 小妖火火 著

沐子溪承皓天 古言总裁奇幻古装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鲜妻撩人:惹上霸道总裁》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小妖火火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沐子溪有一副姣好的面相,能迷的所有男人七荤八素,但是她有一个悲催的家室,能拖后腿拖到后山那种,恰巧她也有一个恨她入骨的男人,恨不得扒她的骨,抽她的筋!某夜:他把钞票砸到她的脸上,各种解气:“出来卖的,总是要动真格的!”继而欺压而上。“不!我后悔了,我不卖身了!”她再也不想看到他。...

精彩章节试读:

《鲜妻撩人:惹上霸道总裁》 第七章 我讨厌这里,炸平 免费试读

他的脚步,优雅而高贵,带着鄙人的气势,在身后透明的大门映射下,他就好像不食人间烟火的妖王一般,步入其中,站到了几个人的面前。

明明和林诺凡差不多高的颀长身材,但是站在林诺凡面前,那气势就仿佛一道夜幕一般,将面前的人都笼罩在其中,吞噬不见。

沐子溪看着他一步步靠近到自己跟前,身体不由自主的发抖,如同秋风中的落叶,瑟瑟颤动,脸色骤然变得惨白凄然。

他是恶魔,她生活里的恶魔,每次从天而降,似乎都是来判她死刑的,她害怕他,仿佛害怕死神一般。

“你就是遮天集团的董事长?”林诺凡看着眼前气场强大的男人,只感觉空气都有些压抑。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男人,一出现,似乎空气都跟着变了。

承皓天丝毫不理会林诺凡,而是对刚刚和沐子溪说话的男人道“今晚,必须搬空这里,我讨厌这里,还是不要做医院了。我觉得这里干脆炸平,弄一个马场好了。”承皓天的视线从下属的身上,转移到周围的建筑上,眼神中写满了目空一切的绝傲,说话间仿佛说的并不是齐川医院的生死存亡,而是他想要怎样的一杯咖啡一样,轻易悠闲,却轻而易举的把沐子溪推入地狱。

“不可以!”她要留住齐川医院,她要留在这里!

承皓天的话被打断,眸光收回来,如同苍狼一般射在沐子溪的身上。

他身旁的男人,却顿时汗流浃背,谁都知道,这如同魔鬼一样的老总,最讨厌的就是说话的时候被人打断。

承皓天的视线,如同刀一样,落在沐子溪的身上。

沐子溪原本就瑟瑟发抖的身体,顿时感觉到如同有刀子扎到一样的疼痛。

他的视线太过犀利,让她感觉灵魂都被刺伤了。疼的她咬着下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是什么东西。”承皓天仿佛不认识沐子溪一般,说出的话,好似她根本不是人,入不了他的眼。

对视他咄咄逼人的视线,沐子溪只感觉之前凝聚出的勇气都消失不见了。

他不认识她?不可能。

可是她现在却真的觉得自己不认识他。

他明明和她做过最亲近而火热的事情,可是她竟然从没感觉到承皓天的骨子里,竟然这般森冷。冷的让她遍体生寒,似乎四肢百骸都要冻住一般,发疼,发软。

她想要逃避,却无奈逃不了。因为没人能救得了他。

林诺凡看着咄咄逼人的承皓天,下意识的站到了沐子溪和他中间,挡住了他的视线。

承皓天的眼角不易察觉的微微眯了起来,如同看到了阻碍他狩猎的对手一般。

林诺凡努力的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面对承皓天道“我不在乎明天的齐川医院会变成什么样但是绝对不能你们说让病人搬走,就一点时间都不留。”

承皓天的眼睛,如同一道冰锥一样,射在林诺凡的心头,让他心头也感觉到发冷,但是他不能让,因为他心爱的女人害怕眼前的男人。而他,必须为她去争取。

“你,没资格。”承皓天说罢,看也不再看林诺凡,转身就走,转身间却对着身后的下属说道“我改变主意了。今晚——就炸平这里。”

不容置疑的口气,斩钉截铁,斩断了沐子溪所有的希望。

直到看着那承皓天上了医院外的银色兰博基尼,她只感觉自己的生死,在那个男人的眼中,一句话就决定了。好渺小,她的生命,原来这么渺小,似乎就是承皓天脚下的一只蚂蚁一般。

“该死!”林诺凡不甘心的还想追出去!

沐子溪却一把拉住了林诺凡“林大哥,别去了,没用的。”他那么的高高在上,他想要的,绝对没有转圜的余地。即使林诺凡也改变不了。因为,他和她一样——都是他脚下的小小蝼蚁……

好可怜,好可悲,沐子溪第一次绝对自己这么的可悲,竟然如此苍凉,她一直以为她只要努力,总有一天能够自己赚钱养家,但是现在她才发现,自己的努力,竟然如此的渺小,承皓天口中的一个字就可以决定她的人生,真是好可悲的人生啊。

心里的疼,逐渐的演变成麻木,她任命了。真的快要认命了……这么多年她都不认命,但是现在,她却再也找不到自己的勇气了……

“子溪,你别着急我只能帮你介绍一个我同学工作的医院……”林诺凡尽可能的安慰沐子溪。

但是沐子溪什么都听不见了,只是麻木的点着头,心似乎迷失的找不到方向。

只留下她那仅剩的,一丝不想放下的自尊……

当晚,沐子溪在林诺凡的帮助下,转入了蓝山医院,是林诺凡的大学同学所工作的医院,但是价格比齐川医院高出许多。

沐子溪坐在长廊里,看着林诺凡帮助父亲安置好了一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脑海里却总是回响着承皓天的那句话“你一定来找我的。”

她会么?现在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了。

他那么的高高在上,随意的就可以决定自己和林诺凡,甚至那么多患者的命运,这样屹立在光环之下的他,为什么要她呢?要她做什么呢?玩物么?她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林诺凡走出病房的时候,便看见沐子溪在发呆,过分瘦弱的脸庞之上,那双原本水灵有神的眼眸,此刻仿佛一片荒芜的废墟,迷茫间找不到方向。

心中的心疼,渐渐的演变成一丝苦涩,让他下意识的从身后抱住她,只想给她一点温暖。

身后的温度,让沐子溪感觉到一丝心安,麻木的心,仿佛找到突破口一般,纵容自己依偎在那温暖的渡口中,背对着林诺凡,无声的留下平日最不想让人看见的泪水……

漫漫长夜,冰冷走廊,男人的怀抱,女人的泪,相拥的温暖……一切都默默无声……

许久,许久,林诺凡深情的在她耳旁呢喃“子溪,不要再这么累了……”和他在一起,好么。

林诺凡好想问,可是最终却问不出口,好怕她再觉得自卑,而逃离他……

“我也不想……可是,这十万块……在蓝山医院能用几天呢?恐怕十天都用不到吧……”市区医院和郊区医院有着本质性的区别,而她早已经听见林诺凡和同学谈论病情和用药时所用的钱了。

沐凌风的病情,每天在这里每天在八千到一万不等,十万块钱,在齐川医院的时候,已经用了两万,还剩下八万,不知道十天够不够用,沐子溪每天晚上如果出去**,到酒吧那样的地方,每天晚上才能赚一百多块钱,一般的书店,饭店,都只有四十到六十,即使她现在不去挑剔什么样的工作,也不可能每天赚到一万块钱的……

她根本无路可走……

林诺凡沉默了,半晌才冒出一句“别烦恼了,明天我们一起想办法,还有十天,我们一起想办法,现在,你应该回家,好好的睡一觉了。”

沐子溪摇头“我要去**了。两天晚上都没去了。林大哥今天谢谢你。”说罢,沐子溪退出他的怀抱,怅然的离去。

她的身影,在医院银白色的灯光下,那么的瘦弱,渺小的让人心疼,脊背努力的挺直,却依然无法掩饰她的胆怯。

他的心,好疼。最终他追了上去,一把拉住了她的手。

“今晚,哪里也别去,回去好好休息,明天,我们一起面对。”

明天,我们一起面对。

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他的笑容,如同这个世界最后的曙光照进她的心房,最终她感动的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只能任由他拉着自己离开这令她绝望的地方,在他的身后,把眼底的眼泪都吞回肚子里……

夜,冰凉如水。

A市市中心的蓝天小区,是一个即将面临拆迁的小区,里面的住户多数已经搬走。几乎没有几个人住在这里。

而沐子溪的家就在这里,但是连这A市最破的房子,都不是她的,房东已经拿到了拆迁款,便不再管这房子了,所以沐子溪到现在还没有搬出去。

整个小区,一共七栋楼,可是从林诺凡开车进入小区一直到她所住的楼下,他一个人都没看到。

“子溪,这就是你住的地方?”看着眼前一幢一共只有六层的破旧建筑物,有的楼层,连窗户都已经风化了。而一楼的楼体上,也被印上了大大的“拆”字。那么的醒目,那么的潦倒。

这里,根本就不可能再有人住下去,可是沐子溪,却不得不住在这里,一切都因为她没钱,即使她努力的拼命工作,白天上学,晚上打工,为了赚钱几乎不吃不睡,整个人瘦的好似一张纸一样,却依然无法从这里搬出去。

这一刻,林诺凡的心好疼。

他这是第一次送沐子溪回家,真没想到,她竟然会住在这样的地方。

看到林诺凡压抑的表情,沐子溪的心莫名的疼了一下,被叫做自卑的感觉,扎了一下。她不该让林诺凡送她回来的。否则就不会看到她更加穷极潦倒的一面了。

“嗯,我家在这里住了很多年了,对这里都有感情了。真要拆了还有点舍不得,过一阵子真要拆了的时候,我就出去住了。”她的声音,淡如清风,努力的为自己找着理由。

猜你喜欢

  1. 古言小说
  2. 总裁小说
  3. 奇幻小说
  4. 古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