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名门贵妃不从夫

更新时间:2019-04-03 14:45:29

名门贵妃不从夫

名门贵妃不从夫 绯宥 著

微生珞葵阳景

主角叫微生珞葵阳景的书名叫《名门贵妃不从夫》,是作者绯宥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是四大家族身份尊贵的世家千金,但也是那帝王暗部之下“隐云”中的一员。明明心有所系,却因为被迫和阴谋陷入那深不可测的宫墙之中,委身于自己并不爱的帝王,夜夜承欢,却也日日受折磨。可是微生珞葵却并不甘如此,抗争还是逆来顺受?又是否能够重回恋人身边,或是一生被囚禁这金丝笼中呢?在如此深...

精彩章节试读:

《名门贵妃不从夫》 第005章 冤家 免费试读

千汇楼某间雅室中。

“来来,小公子。先把这杯酒喝了。如果你让大爷我高兴了,一会就赏你一样好东西。”那胖子斟了满满一杯酒,淫笑着递给珞葵。

珞葵淡淡一笑,伸手接住酒杯的同时,装作无意般手一倾,那酒就直接洒到了胖子昂贵布料的衣服上。

“呀!真是抱歉。我这手一滑,没想到坏了老爷的衣服。老爷,您过来,我给您擦擦。”珞葵一副歉意的样子,那微微上挑的眼角,看得胖子火也点不起来了。

胖子就这样迷噔噔地站起来,朝珞葵走去。见他快要走近时,珞葵眼中冷意一闪,装作不经意地伸出一条腿。胖子没注意脚下,眼看着小美人就在面前,刚想扑过去,脚下一绊,整个人便扑在了地上,脑袋刚好撞上桌角。

这一撞可不轻,气得胖子趴在地上,捂着额头大叫:“来人!快来人!快把这小妖精给我抓起来!”

外面的家丁听到声音,一窝蜂冲进来向珞葵扑去。

珞葵冷哼一声,一挥袖,数道银光从她袖中飞出,射向众人。

那些家丁还没看清楚,只觉身上的力气突然被抽离,一下子全都倒在了地上。

“你们这些混账,老子白养你们了啊?还不给我起来!”胖子见状,越发恼怒。

珞葵盯着狼狈倒在地上大吼大叫的胖子,轻轻一笑,蹲在他面前:“老爷,若是平时遇到这种事,到这一步我一般就不计较了。可惜,今天我心情不好,既然您这个上好的出气包在这,我也得好好利用一下,您说对吗?”

“呸!今天算老子倒霉,搭错了人,我认了。但是我卢丈这些年风里来雨里去,什么没见过,若是连你这个小娃娃的这点威胁都怕了的话,我还混什么!”胖子动作虽狼狈,但神情却意外的有骨气。

珞葵略有些惊讶,她原以为这老色鬼会因此求饶,可没想到他竟一点也不害怕的样子。

不过想归想,她手中的银针仍是毫不犹豫就刺了了下去。她就不信,东西扎下去,这胖子还会嘴硬。

“且慢。”

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让珞葵的怒气一下升起,反手将银针毫不犹豫地朝声音的方位射去。

“微生小姐,你这见面礼送得可够突然。”阳景瞟了一眼夹在指缝间的那根细小却形状奇特的银针,然后就见珞葵转过身,冷冷地看着自己。

“轩丘公子出现的可真是时候,莫非与这人有什么私情?”略有些讽意地话语,脱口而出。

阳景微微一笑,并不在意:“微生小姐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咄咄逼人了?”

“你!”她有些恼羞成怒,但碍于周围的人却也生生将话咽了回去。只是那双颊因为怒气染上了一点微红。

阳景也不再言语,只是微笑着盯着她的脸,仿佛想看出什么来。

珞葵终是忍不住,平了平情绪,淡淡开口:“轩丘公子,我不过是为民除害,这样你也要阻挠我?”

“除害?呵,微生小姐真是言重了。卢丈虽然有一喝酒就会发酒疯,品味差了些,喜欢年轻俊美的小公子,没读过什么书这些缺点。除此之外,他倒也没什么本事做出什么坏事来。”阳景示意身边的手下将卢丈扶起来。

珞葵心里一阵抽搐,不知道阳景话里藏着什么意思。

阳景看珞葵阴晴不定的表情,悠悠又加了几句:“这本来不算是什么大事,我想微生小姐也不方便暴露自己的身份。不过,微生小姐若还想在这种事上斤斤计较,要是伯父听到什么不好的传言,这对大家都不好,不是吗?”

听到这话,珞葵脸色沉了下来:“轩丘公子,你这是在威胁吗?”

“不敢不敢。”阳景微笑着否认,神情突然变得认真起来,“我的意思只是,留下卢丈,以后会对你们有所帮助。”

“帮助?”珞葵看了眼旁边坐着捂着额头直叫唤的胖子,实在是无法相信这样的人会有什么用处。而且,他刚才说的是“你们”,也就是说这胖子会对“隐云”有用,这样说来。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阳景还未开口,那卢丈倒先说话了:“微生小姐,刚才不知您的身份多有得罪,还请见谅。您若是不相信我卢丈的本事,大可不听轩丘公子的话,继续刚才的,杀了我便是。”

珞葵更加惊讶了,这胖子说话的神情竟与一开始完全不同,那神色中隐隐透出某种气焰,这是真正有实力的人才会显露出来的。莫非,这胖子并不是她所认为的那些无用之辈?

阳景见珞葵陷入沉思,知道事情差不多也快解决了。便命手下吩咐掌柜收拾雅室,重新上了一桌好菜,然后便坐在桌前悠闲地品酒享肴。

“罢了,本来我也没什么时间在这里与你耗下去。”珞葵定了主意,不再追究。转身便要离开。

“微生小姐请留步。”

“你还有什么事,我都说了放过他了。”珞葵站在门口,背对着阳景,声音夹着怒意。

“卢丈,你走吧。我与微生小姐还有些私事要聊。”阳景并不急着回答,而是悠然地遣走卢丈。

“微生小姐,请到这里坐。现在我们可以继续昨天的话了。”阳景对着转过身来的珞葵优雅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屏退了其他手下。

珞葵心里一紧,却只能坐下,看着阳景替自己斟上一杯酒。

“那么,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去梁垣府的目的了吗?”阳景微笑着问道,但那笑容中却有着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压迫感。

“为什么想知道?这与你与轩丘府并无任何关系。”

“我知道。我只是单纯个人感兴趣而已。人的好奇心可是很可怕的。”阳景饮下了一杯美酒,那双如深潭般幽邃的眼,此刻正牢牢地看着她。

“抱歉,我不能告诉你。既然你已经知道我是‘隐云’的一员,那你也应该明白,有些秘密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泄露的。请你把头巾还给我,作为条件我可以给你其他的。”珞葵坚决地拒绝到。

听到这话,阳景的眼神突然暗了几分:“其他的?如果,我说要你呢?”他的手渐渐伸向珞葵的脸,眼神危险又迷人。

珞葵侧头闪过他的手指,语气极其不悦:“轩丘公子,请你不要忘了你我的身份。”

阳景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有意思的事,饶有兴致地收回了手:“这是自然,况且得到你还有其它更好的办法。”

“啪!”珞葵手中的酒杯应声而碎,晶莹的琼汁顺着指尖被划破的伤口渗出的鲜红血珠融在一起,流了下来。

阳景眼神有些微讶,他看见珞葵低头站起来,额前的发遮住了她的眼睛,让他看不清她的表情。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没什么好谈的了。告辞。”

珞葵抛下这句话,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阳景静静地看着她离开,眉间有淡淡的起伏。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