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贵府小姐难随夫

更新时间:2019-03-29 09:59:45

贵府小姐难随夫

贵府小姐难随夫 绯宥 著

微生珞葵冥祁轩

《贵府小姐难随夫》是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古代虐情小说,这本书的作者是绯宥,主角是微生珞葵冥祁轩,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她是四大家族身份尊贵的世家千金,但也是那帝王暗部之下“隐云”中的一员。明明心有所系,却因为被迫和阴谋陷入那深不可测的宫墙之中,委身于自己并不爱的帝王,夜夜承欢,却也日日受折磨。可是微生珞葵却并不甘如此,抗争还是逆来顺受?又是否能够重回恋人身边,或是一生被囚禁这金丝笼中呢?在如此深...

精彩章节试读:

《贵府小姐难随夫》 第006章 遇险 免费试读

地下的某个深处。一条人工挖掘的隧道蔓延至黑暗中。幽暗,漆黑,以及死亡的气息弥漫在这寂静的隧道内。黑暗中不时会有老鼠跑过的吱吱声,以及水滴下落的滴答声。如果不是仔细的查看,根本不会注意到这隧道中的一面墙壁上有一块突起的半圆形石球,石球的周围恰好有一圈缝隙连接到一起,这是一扇石门。

而这石门的背后,一间宽阔的暗室被四周墙上昏黄的火把照亮。

暗室中整齐地站了十二个身着夜行衣的人,他们的脸隐在黑暗的阴影中,默不作声,等待着命令的发出。暗室前段的石椅上,一个黑色的身影沉默地坐着,周身散发出一股肃杀之气。

那人静静地环视了一下面前的手下,突然开口:“今日召集各位到此,是有一笔大买卖需要我们出手。若是利润,对我们来说自然是丰厚。不过相应的,这次的目标很棘手。你们,有谁愿意接下它?”沉稳又极具震慑力的声音,回荡在暗室中。

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之后,一个身影从队列中闪出:“属下愿为环主效劳。”

队伍突然产生短暂的躁动。要知道,这次聚集的这十二个杀手,在“银环”中都是数一数二的高手,都因为这次任务的难度而有些犹豫。没想到,竟有人这么快就接下了。

“银环”的头领环主,定定地看着眼前这位杀手很久,才缓缓开口:“如果这次任务失败了,你可是要提头来见我的。”

“属下明白。”

“给你两个月的时间,将目标的人头带回来。至于其它的资料,等会儿我会交予你。那么,散了吧。”

话音刚落,屋内的其它十一人倏地消失身影。

此刻,空旷的暗室中只剩两人。

黑色身影沉默了一下,便冷冷地说:“你过来。”

三月初春。

春意料峭,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嫩草的清香,郊外蜿蜒小溪中,许多鱼儿在石缝之间窜来窜去,岸边一颗形状怪异的老树的树枝上也冒出新生的嫩芽。一切看来都充满着名为生的寓意。

“小姐,外面的阳光照着人很舒服。难得出来一趟,您要不也出来晒晒?老是憋在屋里会捂出病的。”丫鬟茶露隔着马车帘子,低声问着车里人。

“茶露,扶我下来吧。”

梁垣府的四小姐梁垣芩,轻提裙裾,信步走下马车。轻风卷着她柔软的长发,那玉雕似的脸上带着轻柔地微笑。

在马车旁站了些许时候,梁垣芩觉得头没有那么疼了,这才打量起四周的景色。很快,那棵冒着新芽的老树吸引了她的注意。

茶露见自家主子表情突然变得愕然,便顺着她的视线瞧去,也惊讶的说:“这个真是奇怪了。昨年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来的,这老树的树心明明就已经枯朽尽了,怎么今年倒开始长芽了?”

梁垣芩听她这样说,不由来了兴趣:“茶露,我们过去看看。”说罢,便朝那老树走去。

这一走近,梁垣芩便感到一股幽凉之意,那树干不知是因为泉水的映射还是什么原因,泛着幽幽磷光。梁垣芩看呆了眼,不由自主伸出手想抚摸树干。

“别碰!”

一个清冷的声音喝住她,梁垣芩惊的手一抖向后退了几步,脚下沾了晨露的草地极为湿滑,她脚下不稳,硬生生地要摔在地上。

“小姐!”茶露吓得尖叫一声,急忙出手想拉住她。

一个身影极快地闪到梁垣芩的身后,伸出手稳稳地扶住了她。

梁垣芩惊魂甫定,一张秀颜吓得惨白。

“喂,没事吧?”

是刚才那个清冷的声音,只是现在还带着一点不耐烦的语气。

梁垣芩这才缓过劲来,意识到自己正靠在别人的身上,连忙起身。她脸上带着红晕,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茶露见小姐低着头,以为是那人做了什么轻薄之事,想也没想开口便斥到:“喂!你这人好大胆子,连我家小姐都欺负!”

“哼。”那人只是冷哼一声,并不理会茶露。

茶露见状,气极,又想开口,却被梁垣芩制止了。

“小姐,你这是?”茶露有些吃惊地看着梁垣芩轻握住自己的手臂,轻轻地摇摇头。茶露心里虽是不解,但也只有住口规矩地退到梁垣芩身后。

梁垣芩这才抬头看向对方,却在看清他的脸的同时愣住了。

少年一身肃穆的灰衫,长相清秀,看起来与自己差不多的年纪,但左眼角处却有一道一寸长极深的刀痕,突兀的攀附在少年秀气的脸上,显得有些狰狞。

少年见她突然愣愣地看着自己,也知道她在看什么,神情便愈发的冷了。

“小姐……”茶露被少年肃杀的目光给慎住了,低声唤着她。

梁垣芩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慌忙抬手挡住嘴后退了一步,脸颊有些微红。

“不要再靠近那棵树。”少年突然开口,依旧是平缓没有起伏的声调。

“啊?”梁垣芩没反应过来。

少年皱皱眉头,刚要开口,眼神却突然一变,扯过梁垣芩的肩膀向前一拽。少女惊呼一声,只觉耳旁一阵凌厉的呼啸声。待站稳回头看时,先前站过的地方插着几根弓箭。

“怎么……”惊诧的话语还卡在喉口,少年已拉起她向马车奔去。

“待在里面别出来。”少年将她推上马车。一旁的家丁早已被四周突然出现十几个拿刀的蒙面人乱刀砍死,喷出的鲜血溅上雪白的马车顶。

梁垣芩苍白纤细的手指紧紧揪住裙角,脸被吓得失了血色。她死死地盯着放下的车帘,惨叫声厮杀声在外面不断响起,她的神色也随着这些声音变得越来越难看。

不知过了多久,车帘突然被人掀起,她的身子猛地绷紧,但在看清来人时放松下来。

少年灰色的衣衫上沾满了血迹,脸上仍是疏远的神情,但口气却稍稍缓和了些:“已经没事了。告诉我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小姐!”茶露一脸惊慌地冲进来,眼角还挂着些许泪珠,她扑到梁垣芩身边,呜咽着说:“您受伤了没有?我都快被吓死了!”

梁垣芩愣了一下,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已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恐惧和害怕终于汹涌而来,少女的眼泪大颗大颗地从眼眶掉了出来。

茶露见主子哭得伤心,自己也跟着忍不住掉眼泪,哭得越渐厉害。一时马车内哭声响彻。

少年一皱眉,脸上闪过半分不知所措。他最招架不住的就是女人的眼泪,麻烦又讨厌。可是面前的两人哭成这样,又不好不管,这样一想,心里竟有些烦躁。

“谢谢你,救了我们。”

少年正烦恼着,耳中传来一声带着哭腔,有些楚楚可怜的女声,让他抬眼看了过去。

少女脸上尤挂泪痕,因为哭泣而变得微红的双眼,正带着真诚的微笑看向他。那个样子,少年竟有些不敢再看了。

“我送你回去。”他匆匆抛下这句话,掀帘走了出去。有种落荒而逃的感觉。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