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现代言情 > 爱你讳莫如深

更新时间:2018-12-06 16:12:02

爱你讳莫如深

爱你讳莫如深

来源:快阅联盟作者:时妩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沈翘夜莫深

《爱你讳莫如深》小说简介主角是沈翘夜莫深的小说叫做《爱你讳莫如深》,本小说的作者是时妩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场代嫁,她嫁给了患有腿疾却权势滔天的男人。“我夜莫深不会要一个带着野种的女人。”本以为是一场交易婚姻,谁知她竟丢了心,兜兜转转,她伤心离开。多年后,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正太一巴掌拍在夜莫深的脑袋上。“混蛋爹地,你说谁是...展开

《爱你讳莫如深》小说简介

主角是沈翘夜莫深的小说叫做《爱你讳莫如深》,本小说的作者是 时妩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场代嫁,她嫁给了患有腿疾却权势滔天的男人。 “我夜莫深不会要一个带着野种的女人。” 本以为是一场交易婚姻,谁知她竟丢了心,兜兜转转,她伤心离开。 多年后,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正太一巴掌拍在夜莫深的脑袋上。 “混蛋爹地,你说谁是野种?...

《爱你讳莫如深》 第18章你说谁禽兽? 免费试读

萧肃跟着夜莫深很长时间了,刚才夜莫深的动作摆明了就……

什么他可不敢猜测,但是有些事情该不该做,他觉得自己可以尝试一下。

夜莫深盯着沈翘许久,倏地反应过来。

装可怜又如何,孩子也照样不是他夜莫深的!

一个野种,没什么值得可怜!

夜莫深视线落在他脸上,带着威压:“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那照旧?”

“嗯。”

好吧,萧肃明白了,不想让她让别的男人看见是一回事,留不留下这个孩子又是另一回事。

“你们手脚麻利点,找个担架把她抬上,然后送到随医生那里去吧。”

“是!”

等人把沈翘抬走之后,病房里只剩下萧肃和夜莫深二人。

萧肃望着他的背影,犹豫了许久,还是小声地问道:“夜少,我推您过去吧?”

“嗯。”

十五分钟后,随医生从手术室里走出来,有些汗颜地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

“结束了?”夜莫深危险地眯起眼睛。

随医生尴尬地道:“夜少,有件事情我觉得应该提前跟您交代一下。”

站在夜莫深后面的萧肃比较粗鲁,闻言便问:“有什么事你直接说。”

“沈小姐子宫内壁薄,如果强行流产的话,可能会导致大出血。”不过随医生知道夜莫深是属于那种说一不二的人,所以颤抖着手拿出了一份术前声明书,“如果决定手术的话,夜少需要签一下这份手术同意书,不过还是希望夜少考虑一下,要不要继续手术……”

听言,夜莫深蹙起眉,“大出血?”

随医生点头。

夜莫深抿唇:“会死吗?”

随医生轻咳一声,脸色有些不自在,“会非常危险。”

空气静了几秒,隔着墙,夜莫深似乎又看到了那个女人在自己面前力保孩子,水眸含着水汽泪眼朦胧盯着他,小声地央求:“求你……”

尾指动了动,夜莫深薄唇抿紧。

“随医生,咱们夜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清楚吗?这种问题你也要问?手术当然是要……”

“取消!”

萧肃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夜莫深打断。

萧肃话猛地一顿,低头不可置信地看着夜莫深。

“夜,夜少?”

夜少,这是怎么了?萧肃……不太明白!

...

沈翘感觉自己睡了很久,她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她托韩雪幽找人做的流产证明被夜莫深识破了,然后还被强行带到了医院,然后孩子被血淋淋地取了出来。

“啊!”沈翘惊叫一声,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下意识地伸手捂住自己的小腹,冷汗涔涔。

望了一眼四周,天已经大亮,周围场景熟悉,是夜莫深的房间。

昨晚的记忆复苏,沈翘猛地掀开被子跳下床,她的孩子是不是没有了?

“鬼叫什么?”一道冰冷的声音让沈翘的步子彻底顿在原地,她赤着脚回头朝声音来源看去,萧肃推着夜莫深进来了。

看到他,沈翘气不打一处来,抓住旁边的枕头就朝他扔了过去。

“**!”

夜莫深气息一冽,萧肃直接将扔过来的枕头给打到一边,“沈翘,你疯啦!”

“夜莫深你个禽兽,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你把孩子还给我!”

沈翘情绪失控地上前揪住夜莫深的衣领,眸子里布满了清泪。

“你喊谁禽兽?”夜莫深的声音冷静,听不出喜怒。

沈翘眼眶发红地瞪着他。

“松手。”

沈翘没松手,倔强地咬住下唇跟他对视。

“沈小姐,你别不知好歹!快点放开我们夜少!”萧肃不甘愤怒地喝了一句。

“就算是一只动物,也比你夜莫深有感情,你不仅血是冷的,心也是黑的。”

“是吗?”夜莫深冷笑一声,“原来你是这样看我的?”

沈翘红着眼睛,死死地盯着他,没说话。

眼泪已经弥漫上整个眼眶,可是她一直强忍着没有在夜莫深的前面落下来。

“很好。”夜莫深扣住她细白手腕,捏住她的下巴:“禽兽?动物都比我有感情?呵~萧肃,出去。”

啊?萧肃瞪大眼睛,干什么出去啊?

他很想开口问问,可是夜莫深周身散发着一股孑然的强势森寒,令人不寒而颤。

哆嗦了一下,萧肃默默地转身出去了。

“你要干什么,放开我……”萧肃出去之后,沈翘才反应过来,想要挣开夜莫深的束缚。

夜莫深虽然腿疾,可力气是真的大,他拽住她的手腕,她就一点也动弹不了。下一秒,夜莫深将她拽到自己的怀里,大手箍住她的纤腰,一手捏住她的下巴,脑袋压下。

冰冷干燥的薄唇就这样毫无预警地压上了沈翘的嘴唇。

沈翘的大脑彻底死机,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

他在……干什么?

思索间,唇上一痛,沈翘回过神来。

夜莫深的呼吸很沉,周身的气息也很冷冽,强势地包围侵占着她。

这种感觉……生猛,霸道。

沈翘精神有些恍惚。

眼前的夜莫深,怎么给她一种……一个多月前那个在车上的男人给她的感觉那么相像?

可是,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

沈翘只记得当时男人给她的感觉很强势,其他的都忘得差不多了,包括声音。

她甚至没有看清那辆车的车牌,要不然她现在怀孕了,或许可以试图找一下当天晚上那个男人?

下唇重重一痛,沈翘回神,夜莫深眼神晦暗不明地盯着她。

他退回自己的唇,阴沉道:“身为夜太太,居然在接吻的时候走神?”

话落,箍在她腰间的手上移,掐住她的后颈,力道有些大,沈翘吃痛地嘤咛出声。

“你,你不是讨厌我吗?”沈翘说话有点结巴,但看他的眼神充满了恨意。

“是啊,讨厌你,跟羞辱你,是两回事。夜太太,看来你记忆不好。”夜莫深冷笑着又朝她压了过去。“唔。”沈翘的红唇又被噙住,她痛苦地拧起秀眉想要将身前的人推开,他的手却再一次箍住她的腰,将她牢牢地锁在自己怀抱之中。

唇间厮磨间,夜莫深的声音低哑:“既然说我是禽兽,那我就坐实。”

沈翘还懵比的时候,一只手已将她的衣衫推高,火热的大掌触碰到她的肌肤。

沈翘瞪大眼睛,“别碰我!”

说完,沈翘用力地朝夜莫深的薄唇咬去。

一声闷哼,二人的唇齿间弥漫了一股血腥的味道。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架空小说
  3. 悬疑小说
  4. 豪门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