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贵妾来袭:王爷请就位

更新时间:2018-12-05 17:21:14

贵妾来袭:王爷请就位

贵妾来袭:王爷请就位

来源:朝夕阅读作者:鲤鱼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林兆和阮娘

《贵妾来袭:王爷请就位》小说简介小说主人公是林兆和阮娘的小说叫做《贵妾来袭:王爷请就位》,是作者鲤鱼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窗外的山茶花开的漂亮,阮娘坐在炕上却有点心不在焉。“姨娘,这天一日日冷了,要不把山茶搬到屋子里头来吧?”丫头秋紫小心翼翼的问到。阮娘点了点头,等山茶花搬进来,秋紫问她放到哪里,她指了指屋子中央,抬花的婆子恭维了一句:“姨娘这花开的可真漂亮。”...《贵妾来...展开

《贵妾来袭:王爷请就位》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林兆和阮娘的小说叫做《贵妾来袭:王爷请就位》,是作者鲤鱼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窗外的山茶花开的漂亮,阮娘坐在炕上却有点心不在焉。“姨娘,这天一日日冷了,要不把山茶搬到屋子里头来吧?”丫头秋紫小心翼翼的问到。阮娘点了点头,等山茶花搬进来,秋紫问她放到哪里,她指了指屋子中央,抬花的婆子恭维了一句:“姨娘这花开的可真漂亮。”...

《贵妾来袭:王爷请就位》 第六章 纠缠 免费试读

阮娘冰火几重天,哪里管他想不想耗子,难受的摇着头,本来松挽起来的头发被甩了下来,凉凉的青丝披散在两人身上,帐中更添靡靡。

林兆和觉得自己就是初通人事的时候也没体会到这种快活,他甚至感觉到内里灼热发烫,受伤的右腿在缓慢而坚定的冲开重重阻碍,让血脉流通的更加顺畅,最后一股儿发麻发颤,经脉通畅无阻,这种感觉太好,想来,那些所谓的白日飞升也不一定能够如此罢?!

阮娘被她圈着,雪白的颈项跟着动作往后甩,她根本无力控制自己的身体,嗓子又干又疼,只剩下带着哽咽的喘息,林兆和渡了几口口水给她,她也没力气嫌弃了。

帐中一夜雨打芭蕉,若不是考虑她要早起去请安,他甚至想纠缠她到天亮。

阮娘见他停下便沉沉昏睡过去。林兆和抓了自己的里衣包住她,又是单手抱她入水,水温荡荡,阮娘秀眉轻蹙,眉间艳丽更深,林兆和终究还是忍不住又要了她一次。

好在这次浴间两只浴桶都满水,他抱着她出来重新洗干净,回到床上,新换的被褥散发着花香,林兆和却觉得不如她的体香更好闻。

阮娘醒时,林兆和正从背后抱着她,两人贴的严丝合缝,她的身子偏凉,他的却灼热滚烫。

阮娘一动浑身酸痛,心中不满,林兆和却低低笑了出声,她歪过头不去看他,这本是失礼的事,在他眼里却觉得分外可爱。

男人占多了一个女人的身子,便以为占了她的心。殊不知,身体只是女人的兵器。

林兆和忘了,如果可以选择,阮娘绝对不会选他。也或许是他从来没往这边想过。在他眼中的阮娘,此时是他最为热爱的一个,然而,两人的地位却不能等同起来。

阮娘是个明白人,明白人知道要怎么样才能好好活着。

当然,要好好活着,兵器也得趁手才是。

阮娘依旧早起,扶着秋紫的手去请安,秋紫虽然笨了些,可这几日田妈妈跟小楠阿兰的到来已经让她生出无数危机感。

阮娘捏了捏她的手,路上轻声跟她闲聊:“你是府里的家生子还是从外头进来的?”

“奴婢的家不在这儿,家里孩子多,日子过不下去,爹娘说我们年纪大,知道照顾自己,便把几个大的卖了,我卖了做丫头得了五两银子,我哥哥被卖入一户人家入赘,得了二十两……”

“你还想家吗?”

“不想了,奴婢命好,卖了府中还能吃几顿饱饭,听说我那哥哥,整日里头下地做活,还要挨打挨骂,吃糠咽菜的。”

当朝男子入赘之后,就跟原来父母爹娘全无干系,倒插门的女婿若是遇到一个好丈人算命好,遇到一家子刻薄人,那就惨了。

阮娘微笑,她还应该庆幸没穿越到秋紫或者秋紫他哥哥身上不是么?

“你今年多大了?”

“奴婢十八了。”

阮娘看她个头,比自己还小一些,可见是小时候受了罪,底子不好:“十八也该找主了吧,你日里也该有个数,等看上哪个,我替你往王妃跟前求一求,再帮你置办一份嫁妆,小两口齐心协力,日子就好过了。”

秋紫实在没料到阮娘会说出这么一番话。

阮娘扶着她继续往前走:“你对我好,我也想对你好呢。”

秋紫的心一下子被这句话缠住,只觉得泪要忍不住冲出来,这世间,有多少时候,我对你好,你也不一定会对我好。

她最小的弟弟,生下来猫一样大小,母亲没有奶水,全靠她日夜熬点糊糊养大,可等她被卖的那日,弟弟却牵着娘的手问,什么时候能拿到钱去买糖……

王妃的正院近在眼前。

红柚出来道:“姨娘,王妃还在歇着,请姨娘稍候。”

阮娘道了声“是”,秋紫站在她身旁低垂着头。

这一站便是多半个时辰。若是平日,阮娘也不是站不得,可昨夜林兆和需索过度,她这会儿站着都发困,实在忍不住了,便拿了帕子掩饰着打一个哈欠。

还是红柚来请她,王妃正由人梳头:“我已经吩咐下去,以后妹妹来了,只管进屋坐着,我到底也是有了年纪,不服老不行,夜里歇不得一个好觉,早上起得晚,怠慢了妹妹。”

王妃的话说的客气,实际她的年纪并没有大多少,二十七八岁,只是因为成了王妃,穿着端庄显得老气了而已。

林兆和看着就比她显年轻。

“婢妾不敢。”阮娘觉得自己说的是实话。

但听着王妃心里,却觉得凉凉的,像一条蛇从身边缓缓爬过。想起奶母一早过来说的东苑的事,怎么想阮娘都是一条妥妥的狐狸精。

不是狐狸精能缠着男人那样一整夜?

王妃心里堵的难受,还隐隐的有些嫉妒,但更多的是为了王爷的身子骨考虑,王爷受了狐媚,她得帮王爷清醒清醒。

“这王府里主子少,事儿却多,我又不争气,你白日若是得闲,就帮我些忙吧。”

阮娘很不想帮忙:“婢妾连王妃身边的二等丫头都比不得,实在是……”

王妃不听,伸手一挥:“就这样说定了。你每日里头卯正过来,不耽误你睡觉吧?”

给她下了命令,还不忘刺一句。

“不耽误。”

“那好,今日就先跟着我学学吧!”

阮娘回去睡回笼觉的念头彻底打消。

林兆和在外头跟白总管商量十月初一的祭祀,白总管期间看了他好几次,林兆和察觉,抬头看他。

白总管踌躇道:“王爷,您的腿?”外头阴风阵阵,受过腿伤的人应该酸痛难忍,怎么看着王爷的腿没毛病的样子?

林兆和也觉得自己的腿是真的比往日好,走路能感觉出来,但他不想说,直觉令他不想跟人分享这件事:“哦,无事,还能忍住,晚间喝点酒就好了。”

白总管可没料到他会撒谎,以为林兆和果真能忍,忍常人所不能忍,还忍的不动声色,忍的云淡风轻。

事实上,林兆和越想越觉得他确实挺能忍的。最起码到了晚上他心里想去东苑,却没去。

他也没去正院。

王妃带着王姨娘处置府务的事他已经听说。

虽然他心里不大赞同,却不曾为了这个泼了王妃的面子。

阮娘跟着王妃在花厅坐了一上午,王妃坐着,她站着。阮娘没什么怨言,王妃眼神不好,肯定没发现她站着,若是发现了,依照王妃的宽仁,定会让她坐下的。

这事儿就是这么理,她完全明白,完全了解。

阮娘被王妃征用的事便这么定了下来。

当天她下午回去,直睡到半夜,才勉强吃了几块红豆饼,只是不甜不咸的味道,让她越发的想念红枣糕的软香味。

对红枣糕的思念越来越重,阮娘开始考虑如何吃到魂牵梦绕的红枣糕。

她能等一日半日,多了等,受不了。

不过她现在也非刚入府那会儿了,她有了田妈妈。

“姨娘要吃红枣糕?”田妈妈诧异。

“嗯,”阮娘馋得有气无力,思忖着若是没有,就先给她来点红枣顶替一下,谁知田妈妈下一刻来了一句:“红枣糕是那禾生斋的独家秘方,除此之外再没有会做这种松软有弹性的糕点的了,偏禾生斋的糕点每日就卖一百份,今年跟明年的都被早早预定出去了。”

阮娘淡淡的喊了声我去。

不过饮食男女,连吃都吃不得了,也实在没滋味。

蛋糕的做法其实并不难,她在现代的时候就经常用宿舍里头唯一的电饭煲蒸蛋糕,思及第一次打鸡蛋打的手腕疼痛难忍的时候,更是不由的怀念的笑了出来。那时候只觉得累得手都要断掉了,现在想起来,却觉得是最幸福的时光。

在这里,红枣,鸡蛋不难得,就是这烤箱不好做。再就是东苑的动静大了,林兆和跟王妃肯定更关注。

可这东西,越吃不着,越想吃。

猜你喜欢

  1. 虐恋小说
  2. 贵族小说
  3. 奇幻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