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男生 > 都市生活 > 终极神医

更新时间:2018-12-05 15:31:45

终极神医

终极神医

来源:暴走看书作者:码头哥分类:都市生活 主角:陈兴王静

《终极神医》小说简介小说主人公是陈兴王静的小说叫做《终极神医》,是作者码头哥所编写的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兽医陈兴原本是个老实人,相亲的那天,女方突然要和他...《终极神医》第十八章采花的贼免费试读陈兴心下虽然这么想,嘴里却不会这么说,反而是客客气气地问道:“陈婶,你有啥事儿吗?”陈寡妇抚媚的一笑,“当然有事儿了!”说完,也不等陈兴招呼,就自己走进了那屋里去。看到这一幕,陈兴不由撇了撇嘴,你爷...展开

《终极神医》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陈兴王静的小说叫做《终极神医》,是作者码头哥所编写的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兽医陈兴原本是个老实人,相亲的那天,女方突然要和他...

《终极神医》 第十八章采花的贼 免费试读

陈兴心下虽然这么想,嘴里却不会这么说,反而是客客气气地问道:“陈婶,你有啥事儿吗?”

陈寡妇抚媚的一笑,“当然有事儿了!”

说完,也不等陈兴招呼,就自己走进了那屋里去。

看到这一幕,陈兴不由撇了撇嘴,你爷爷的,这娘们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啊!

陈寡妇进了屋子之后,左右的看了看,却皱了皱眉头说:“哎呀,你看看,家里没有个女人还真就是不行。都没有人打理,你看这屋子里臭的!”

陈兴无奈的翻了翻白眼,正要说啥,那陈寡妇却忽然凑到了他的跟前,媚笑着问道:“陈兴,你咋不叫你姚婶子过来给你收拾收拾啊!”

听到这话,陈兴也是一下子明白了,原来这婆娘还是冲着昨晚的事儿来的。

他可没有心思跟陈寡妇探讨这个问题,有些不耐烦的问道:“陈婶,你究竟有啥事儿啊,没事我可要午睡了!”

陈寡妇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其实是这样的,我有个亲戚在我这定做了一套行头,他人在外地。我瞧你跟他身材差不多,所以想让你给我量量尺寸,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帮陈婶这个忙?”

陈兴点头道:“成,那你量就量吧。”说着也是大方地抬起了手,让陈寡妇随意的丈量尺寸。

陈寡妇点点头,妩媚的一笑,满是风情,红润的小嘴里道:“那就谢谢你了。”说着便拿出了带来的卷尺,开始在陈兴的身上丈量了起来……

起初,陈寡妇的动作还挺正常的,只是在陈兴的胳膊和肩膀上比划,陈兴也就没太在意,心下还真以为这婆娘是来量尺寸的。

可是量着量着,陈寡妇的手就渐渐变得有些不太安分了起来,竟然都开始故意地去陈兴的身子了。

陈兴微微皱眉,却没有多说。

陈寡妇见陈兴没有反应,动作更加的大胆起来,竟然开始用身前的鼓囊在陈兴的后背上了去。

她嘴上还满带挑逗的味道说:“年轻的小伙子身体就是结实,婶子我给那么多人做过衣裳,像你体格子这么好的,还从来没有见过呢!”

这陈寡妇是村里手艺最好的裁缝,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有请她给做过衣服,要是她给每个男人做衣服的时候都是这么量,也不知道摸过多少男人的身子了……

感受着陈寡妇的手在身上轻轻蹭来蹭去,耳边又是听着陈寡妇挑逗的话语,陈兴哪里忍受得住这样的**。

他可是从昨天开始就一直憋着火,还没来得及发泄呢,他心下暗想,莫非这婆娘真是送上门来想让自己折腾她?

陈寡妇又是百丰村里数得着的美女,年纪虽然已经过了三十了,但保养的很好,那皮肤依旧是嫩的好像能掐出水似得,就是比起王静来也毫无逊色,要是真能和她折腾一番,那滋味儿不定多舒坦呢。

陈寡妇却不知道陈兴心头在想啥,嘴里还说:“陈兴,你知道不,前天晚上你姚婶子家里出事了!”

陈兴哪能不明白她指的是啥。

这娘们今天来,果然不只是单纯的想要量尺寸,他心下嘿嘿一笑,嘴里却明知故问道:“哦?出啥事了啊?”

“听说好像是进了贼。”

“进了贼?”

陈兴笑了,这陈寡妇还真能掰扯,为了套自己的话,连这种瞎话都能编的出来。

陈寡妇一直在观察着陈兴的反应,这个时候不由疑惑的问道:“陈兴,咋看你的样子一点也不着急,平常你对你姚婶子的事不是最上心的吗?难道说这件事你早就已经知道了。”

陈兴也不否认,点头道:“是啊,我的确已经知道了。而且我还知道那个人是谁?”

“啥?你知道?”

陈寡妇一脸的惊讶,他本来就是借着量衣服来套陈兴的话,看看昨晚姚芳那妮子是不是在偷男人,却不成想陈兴居然真的知道。

她的心头渐渐激动了起来,连忙凑近了问:“到底是谁啊,快给婶子说说。”

陈兴嘿嘿一笑,转过头,贴在陈寡妇的耳边说:“那个人就是我啊!不过我可不是啥小毛贼,我是采花贼!”

“采……采花贼?”

一听到这话,陈寡妇一下子愣住了,采花贼?难道……

不等她多想,陈兴忽然弯下腰,一把将她身子横抱了起来,稍微一用力,就直接给扔到了床上,同时飞快伸手就将她的衣服扯开了一半!

那白净的鼓囊一下子就暴露了出来!

陈兴的动作实在太过突然,陈寡妇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伸手捂着身子说:“陈……陈兴……你,你这是干啥?”

“我要干啥,陈婶你难道会不知道么?”陈兴玩味的一笑,将那手指缓缓朝着陈寡妇的身上探去,嘴里又是接着说:

“你今天来找我,不就是想和我折腾么?既然你那么想知道前天晚上我和姚婶子发生了什么,我就把那天和姚婶子做过的事,再跟陈婶你做一遍!”

可谁知道听了这话,那陈寡妇不但不生气,反而还一下子吃吃笑了出来:“陈兴,你说啥呢,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地儿不成的呢……”

陈兴眼睛一瞪:“你说啥?”

陈寡妇轻笑着,一双眼睛看向了陈兴下头那地儿:“我才不相信你当真和姚芳做了那事儿,你那地儿分明就不成事儿。”

这下子,可彻底惹得陈兴心头气恼了,猛地一下扯开了陈寡妇的衣服,嘴里叫喊道:“好,老子今天就让你看看老子到底成不成!”

话声落下,他一口就咬住了陈寡妇的那地儿……

虽然没咋用力,但是那地方受到**,陈寡妇却也是不由身子一颤,叫了出来。

“哦……”

她毕竟是好些年没办过这事儿了,身子早就变得很是敏感,只是这样轻微的**,就让她感觉到浑身一颤,差点直接就交代了。

在陈兴接连的进攻下,陈寡妇渐渐的沦陷,放弃了抵抗,到的后来,甚至都开始热情的回应起了陈兴的动作。

陈兴心下暗暗一笑,早就听说陈寡妇的那口子,当年就是因为陈寡妇的需求太大,累死在她的身上的。

如今看来,陈寡妇在这方面的欲望,的确是要比姚婶子还有刘翠花都强得多。这么碰一下就成了这样子,要是真捣鼓起来,还不定得多骚呢。

好在陈兴跟陈寡妇的那个倒霉男人不一样,他可是有着雄厚的滋味,满足一个陈寡妇根本不在话下。

想及于此,他的手也是渐渐朝着更深处的地方探了去,而陈寡妇的身子也是一阵发颤,小手渐渐朝着陈兴下头那货子伸去……

她的手掌碰到了陈兴的货子,虽然还隔着几层束缚,但已经深刻的感受到了其间的雄伟和硬朗。

这么一感受之下,陈寡妇顿时一惊,连忙伸手一把推开了陈兴:“你那儿……咋……咋会这么大!还这么硬朗呢……”

虽然自己的那口子过去之后,陈寡妇就再也没有机会得见男人的这玩意,但对丈夫昔日这东西的尺寸还是记忆犹新的。

陈兴的雄伟足有自己丈夫的两倍大,实在是太可怕了吧!这要是真让他那货子捅进自己那地儿,还不把自己给折腾死啊?

陈寡妇久未经事儿,遇到这样的大货子,一时心头又是发痒,又是害怕,一时身子竟是都不由向后靠了靠……

可是,看到她这模样,陈兴却一阵冷笑,你他娘的不是说老子不成么,老子今天非得折腾得你死去活来不成!

他身子一扑,一下子就把陈寡妇给压到了身下……

猜你喜欢

  1. 豪门小说
  2. 古言小说
  3. 悬疑小说
  4. 虐恋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