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仙侠奇缘 > 师父找我当老婆

更新时间:2018-11-28 15:15:44

师父找我当老婆

师父找我当老婆

来源:花生小说作者:火柴妞分类:仙侠奇缘主角:墨无殇沐清痕

《师父找我当老婆》小说简介墨无殇沐清痕是《师父找我当老婆》里面的主角,本小说的作者是火柴妞,小说主要的讲的是:我是一头九尾狐,天生媚骨,也喜欢淘气玩闹,因此父母给我找了个师父老管教我。这个师父听说很了不起,是一个六道轮回墟的主人。我也以为这个师父是来教我学艺的,哪知道他竟然让我当他老婆。...《师父找我当老婆》第十二章旧爱找上门免费试读“你发什么疯!”媚烟见斩空再一次甩开她,生气了,两个人开始了激...展开

《师父找我当老婆》小说简介

墨无殇沐清痕是《师父找我当老婆》里面的主角,本小说的作者是火柴妞,小说主要的讲的是:我是一头九尾狐,天生媚骨,也喜欢淘气玩闹,因此父母给我找了个师父老管教我。这个师父听说很了不起,是一个六道轮回墟的主人。我也以为这个师父是来教我学艺的,哪知道他竟然让我当他老婆。...

《师父找我当老婆》 第十二章旧爱找上门 免费试读

“你发什么疯!”媚烟见斩空再一次甩开她,生气了,两个人开始了激烈的争吵。

“你见过她对不对,在比翼鸟族你就见过她对不对!”

媚烟心里一紧,“你说什么啊!”

“你见过清痕,你见过沐清痕,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斩空掐着媚烟的肩膀一遍的问她。

斩空如铁钳般的手让媚烟一阵阵的吃痛,可斩空似乎没有看见媚烟脸上吃痛的表情,依旧不依不饶的问着,见媚烟不答,手上的劲越来越重。

“你放开我,你弄疼我了!”媚烟使劲挣脱,“你醒醒吧,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是我,她沐清痕早就忘了你了,不然她见到煌灭神戟为什么不来找你!”

斩空一愣,心里被什么给重重的捶了下,他缓缓地闭上眼睛,哀怨道,“是我当初负了她,她不愿见我也是理所应当。”

媚烟见斩空这样,扑上来,紧紧的抱住斩空,“你不要这个样子,你还有我啊,那个沐清痕她根本就不爱你!”

斩空推了媚烟,“是我把他的爱弄丢了。”

想起年少荒唐事,他后悔以晚,当他失去时,可悲的是他才发现他已经爱上了。

媚烟见斩空从未忘记他心里的人,她崩溃了,这么多年了,她的努力他始终看不到,“你别忘了,是我救了你,是我解开了你身上的伤情咒!”

斩空冷冷一笑,“当年,清痕看见我和你在一起的场景,也是你故意让她看见的吧。”

媚烟一愣,她以为那件事她瞒的很好,当年她用勾魂摄魄术将斩空拉入她的床榻,云雨过后,她将斩空迷得神魂颠倒,斩空事事以她为重。

“明明是你和沐清痕在一起的动机不纯,你要用她手里的独幽琴一统天下,要成为六界唯一的主宰,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斩空无言以对,只觉得胸口被什么压着,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夜里我睡得极不安稳,在大汗淋漓中惊醒。

多少万年前的事了,我已经记不清了,只知道那个时候单纯的我用情至深爱上了一个人,赔上了也辜负了我的整个青春。

那是一个荒废的年纪,爱情就是一场游戏,谁认真谁就输了。

想起了自己忘记的那一段过往,那是我青涩的初恋,一份纯纯的爱恋,最终无疾而终,这些年我虽然游走在花街柳巷,浑浑噩噩的度日,却始终走不出情伤来,我是初恋可并不见得我爱的人不是花丛中的老手。

血魔蛊的二皇子,斩空,那个让我付出所有感情的男人最终娶了别的女人,那个女人比相信妖娆比我更加的魅惑,有着我没有的对自己的狠心,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所以她比她更懂得如何获得男人的欢心,所以在那场感情里我输了,我始终记得他牵着新欢的手走到我这个旧爱的面前,带着嘲讽的笑,“这才叫女人,你太保守了。”

他看着我心碎的眼泪皱了皱眉,像是在沉思些什么,最后他竟然和我做了交易,如果我能够把独幽琴交给他,他倒是可以考虑把我收做偏房。

我悲凉的看着眼前这个让我曾经深深爱恋的脸,竟硬生生的生出来一阵恶心来,我要的爱情不是这个样子的,心痛之余,我闭上了眼睛,抬手间捏出一朵花来,打入了斩空的体内,只听见他痛苦着道,“你的心好狠……”

这是他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

我捏出来的那朵花被我下了伤情咒,自此以后他便会情路不顺。

我终于是下不了手要了他的性命,伤情咒会让他沉睡了数万年,算算时日,他醒来的早了些,不知是谁在背后帮他。

惊醒后在也睡不着,起身点了灯,心里空落落的。

我提了灯出门,想着去哪个师兄那里打个地铺去。

站在门口想了想,要去大师兄那边吗?还是不要去了,大师兄二师兄还有三师兄都住在西院,走过去太远了。

要去四师兄那边吗?算了,还是不要去了,四师兄睡眠浅,我睡眠质量太好,好到又是打呼噜又是磨牙的,我怕四师兄会把我扔出来。

五六七八九十师兄呢?想起五师兄凶巴巴的模样,我还真是没有勇气去借宿,剩下的师兄们都住在北院,北院比西院还远,我腿短,还是不去了吧。

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师兄,我还是不要去打扰了吧。

离我最近也就只有师父了,一步之遥,一墙之隔。

我站在师父的厢房在踌躇了半天,想了想他睡眠时间短,身体才恢复没多久,我还是不要去打扰了吧。

最后还是自己哼哧哼哧的爬到昆仑墟的酒窖。就着黑夜,喝得酩酊大醉。

师父酿的酒叫桑落酒,初尝时辛辣,回味时甘甜。

一壶酒,洒一地泪,情之大劫,无人能逃过。

也不知喝了多少酒,抱着酒缸哭了多久,总之醒来时,却靠在师父怀里。

见我醒来,他只皱一皱眉,轻声道,“还难受吗?”

我迷糊着双眼,头像炸开了一样疼痛,不知身处何地。

“小师弟啊,你可吓死我们了。”大师兄将手里的碗放在桌子上,“你可把师父给折腾坏了。”

“怎么了嘛?”我一时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我当时哭的时候明明是抱着酒缸的,这酒缸怎么变成了师父啊。

“你半夜偷偷跑去酒窖,喝的酩酊大醉,又在那儿鬼哭狼嚎,吓醒了师父和我们这些师兄们。”

我心里咯噔一下,我竟然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然后呢?”我弱弱的问着,心里念叨着可别再做什么出阁的事了啊。

“然后你见师父过去了,直接扑到师父怀里,哭得昏天暗地,又说了一大堆的胡话,师父把你抱回自己的房里,你又非要师父抱着你才能入睡,师父像哄娃娃一样,哄了你一夜。”

我仰头看着师父,反复确认了很久,我抱着的是师父不是酒缸。

“怎么了,不认识师父了?”师父看着我,刮了下我的鼻子,浅浅的笑道。

“师父,对不起。”我心情依旧低落,明明知道师父整日诸事缠身,而我却事事要师父操心。

师父揉了揉我的脑袋,“师父甘之如饴,你愿意让师父陪着,让师父看你软弱的一面,师父很开心。”

我抱紧了师父,低声喃喃道,“师父,你真好。”

六道轮回墟山脚下,经常会有一男子徘徊,风雨无阻,当然这男子来一次便被我的师兄们打出去一次,现在学乖了,来了不再堂而皇之的进门了,而是站在山脚下,要么让人传话进去,要么从天亮等到天黑。

“你怎么又抱了一坨东西进来啊!”六师兄在扫院子,看着七师兄抱回来的东西,六师兄一脸的不开心。

“门口都被堆满了,不抱回来,门都开不了了。”七师兄也很郁闷,礼物都给他退回去多少了,他竟然还没有自知之明。

七师兄把抱回来的礼物塞成一堆,直接叫来仙鹤小玉,由它把礼物还回去,他还是不去了,他怕到时候他又收不住自己的拳头,七师兄也不敢把礼物拿给我,上次因为把这些礼物都拿给我,被我骂得狗血淋头,整整半下午啊。

话说相信在师父里看书看的认真,认真到脑子一片浆糊,这是很稀奇的一件事,就连师父几次打量我,我都不知道。

“我的十七何时如此爱看书了?”师父打趣道。

“师父教的好。”我从书中抬起头来,笑得乖巧,没有告诉师父,这书看得我脑袋里一片浆糊。

“这书也看了一些时辰,为了奖励你,你随师父去趟元始天尊那里吧。他今日讲经,邀了为师去,你可以在他那里到处逛逛。”

“真的?”我瞬间来了精神,两眼放光,“我听说他那里有好多好吃的!”

师父笑而不答。

我起身,一路小跑,麻利的去了师父的卧房,拿了他的外衣,又去了自己的厢房又很快的跑出来,好像我没有什么要拿的!

“师父,我们走吧!”我咧着嘴,兴高采烈的,刚才的苦恼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师父接过我手里的外衣,披上后捏了诀直接抵达元始天尊的府邸。

“这里没有什么变化啊!”我兴高采烈东瞅瞅西看看欢快的像一只小鸟,,“和我小时候来的时候一样的。”

“不是没有什么变化,是我没有多余的钱财换新的了。”元始天尊出门迎接,听到我这样讲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小的时候跟阿爹来元始天尊这里各种闯祸,他时不时的换个门啊换个窗户什么的都已经是小事了,在他这里当差的门神已经不知道辞职多少个了,现在在他这里当差的两个门神怕是已经习惯了,不就是拿坏了的瓜果给他们吃嘛,大不了跑几天肚子;不就是趁他们打个盹的时候把胡子给剪了嘛,没事,反正迟早会长出来的;不就是趁他们静修的时候给他们编小辫子嘛,这也没事,反正是解得开的嘛!

目前这两个门神心态不是一般的好啊!

我耳朵通红,挠了挠头,尴尬的笑了笑,“您放心,这一次,我肯定不会再让您破费了。”

“他这里的桃子很好吃。”师父笑语道。

元始天尊一脸的黑线,他想知道这师徒两人是不是掐点来的,这个时间段来,他园子里的桃子结的正水灵。

唉!他能说什么呢?他的桃林能不能保住全靠它们的造化了。

我看天尊想哭不能哭的表情,咧嘴一笑,“天尊放心,我只是摘几个桃子,不会有那么大的破坏力的。”

“坏了师父赔,不要紧的。”师父一开口,元始天尊直想吐口陈年老血。

“师父最好,我给你挑个最大的桃子。”

师父笑着说了声“好!”

元始天尊彻底傻眼了,这师徒二人到他这里来到底是干什么的?

经,讲到一半,元始天尊心里直突突,时间过去了这么久,也不知道桃林那边怎么样了,不过再想想,有他身边的小童一起跟着应该不会什么大问题吧。

“天尊!”门砰的一声就开了,那小童鼻青脸肿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元始天尊惊得手里的佛尘抖了三抖,“这,这是怎么了?”

“那个小哥哥吃了桃子后就开始在园子里搞破坏,桃树全部被拔光了,就连弟子也被打成了这样……”

师父来不及听这小童后面说了什么,捏了个诀赶去桃林。

果然这里是一片狼藉,一棵桃树都没剩下,全部是连根拔起。

元始天尊赶来时,心痛到倒吸凉气儿,他面露风霜,一双虎眼几欲含泪,“我的园子啊,我的桃子啊。”

还是师父在一棵树底下发现了我,我睡得正熟,怀里抱着颗硕大的桃子。

只是我不知道我何时法术如此了得了,师父一靠近我,我腾的一声起来,双眼猩红中带着仇恨,手疾眼快的直逼近师父,可师父像是早就有了准备样,轻松的接下我的招术,又在我的脑门上点了一下,我觉得胸闷难受,“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团黑气,师父抚着我的背,待我好受些了又把我搂进怀里。

我在师父怀里虚弱的笑了一声说,“师父,我没事。”然后双手把桃子奉上,“师父,桃,最大的。”

然后我昏了过去,神识涣散间我听见师父在叫我十七。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六道轮回墟了,巧的是元始天尊稍了礼物前来瞧我,见我又开始活蹦乱跳的样子,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是好了,这下我可以睡个好觉了。”

我拉来大师兄,我着实不懂元始天尊说的意思,怎么有人打扰他的睡眠吗?

“天尊失眠了吗?”

大师兄对我的这番询问很是淡定,“天尊睡眠一向很好,只不过这两天被师父打搅的饭吃不下,觉睡不好,整个人都消瘦了一大圈。”

“不是吧,我不就是毁了他一个园子吗,至于这么小气吗?再说了,师父告诉我,他已经施法让整个园子复活了,那桃子长得比之前的还水灵。”

“你真的忘了?”大师兄疑惑的看着我,“不会是闯了祸,羞愧了,又选择性失忆了吧。”

大师兄说的我脸色一红,真是讨厌,哪壶不开提哪壶,虽然我以前经常干了坏事闯了祸就选择性失忆,可这一次我是真想不起来了好不好啊。

大师兄见我纠结的模样,叹了口气,“在元始天尊的桃林里你对师父大打出手……”

听不清大师兄后面在说些什么,脑子里回荡着“你对师父大打出手”几个字!

我心里阵腹诽,“什么!我竟然对师父大打出手!我竟然对师父大打出手!我竟然对师父动手!”我鬼叫一声“天呐!”华丽丽的嘴歪眼斜的昏过去。

好在大师兄对我这一惊一乍的毛病习以为常了,我刚才的那声鬼叫丝毫没有吓到他,他很淡定的接住我,以至于不让我的脸着地。

晚饭时,我佯装淡定的偷偷瞟着师父,心虚到了极致。

虽然大师兄趁我还没有完全昏倒前给我科普了下我向师父大打出手的缘由,原是那日我在比翼鸟族上见的那个叫媚烟的女人,原来她是血蛇族中人,因爱斩空这些年来一直伴随其左右,斩空虽然与她有夫妻之实,却从来没有给她一纸婚约,那日自见了我,斩空的整个心思全部在我的身上,她打翻了醋坛子,在六道轮回墟时,她不敢做什么,不仅仅是因为她进不去六道轮回墟,还因为斩空日日在六道轮回墟等候的原因,她在斩空面前向来是识大体了,即便是吃醋,也只是吃那刚酿好的醋,不会酸到她要杀人的地步。

出了六道轮回墟就不同了,元始天尊的桃园向来管理的不严,天尊说管理的太严影响空气对流,桃子会长得不好,所以她能够轻而易举的进入桃园,伺机在桃子上做了手脚,我这一个桃子接一个桃子吃下去,不发疯才怪。

后来,那媚烟以伤害战神爱徒和擅闯元始天尊桃园的罪名被废去法力,打回了原型,还是师父亲自动的手。

晚饭过后,我蹑手蹑脚的来到师父的书房,认认真真的抄经,待抄完经后我就把自己塞进炼丹炉里。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豪门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