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穿越架空 > 穿书:我是四个反派大佬的后娘

更新时间:2022-07-02 14:04:44

穿书:我是四个反派大佬的后娘

穿书:我是四个反派大佬的后娘 爱吃胡萝卜 著

白非墨季从云

主角是白非墨季从云的小说叫《穿书:我是四个反派大佬的后娘》,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爱吃胡萝卜所编写的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白非墨书穿了,成了四个孩子的后娘,而且四个孩子按照原设定是结结实实的大反派,这怎么行?趁着几个小豆芽菜还没长歪,她可得好好培养。 没钱,挣! 可以做出绝佳菜肴的菜谱、新颖的家具设计图、构思巧妙的服装设计图纸……一路过关斩将,挣它个盆满钵满。 不过…… 那个...

精彩章节试读:

《穿书:我是四个反派大佬的后娘》 第20章 手撕渣渣 免费试读

沉闷的“咣咣”声掺杂着咒骂声,白非墨活动了一下手腕脚腕。

“照顾好小玲儿。”嘱咐一声,白非墨就往外走。

“娘,等等我,一起去。”季斌想着自己力气大,怎么也不能让娘受了委屈,娘护着弟弟妹妹,他就得护好娘。

季川:“还有我。”

季歌:“我也一起。”

季歌手里握着苕帚,季川大概觉得空着手气势不足,瞅了眼家徒四壁的屋连个像样的趁手凶器都没有,季川干脆扛起了一个凳子。

季玲虽然心里害怕,但也感受到哥哥姐姐们的决心,她也心疼二哥被人打,她突然双臂撑在床上,扑腾着小短腿翻身从炕上趴着滑到地上,脆脆的声音怯生生道:“娘,我,我也去。”

白非墨动容,孩子们虽小,但他们用实际行动诉说:一家人无论碰到什么,就要齐齐整整在一起。

她伸开双臂,将孩子们搂在怀里,紧紧的抱了下给他们力量。

感受到小玲儿甚至有些微微颤\/抖,白非墨鼻子一酸,看,这就是她在这里的家,这就是她的孩子,她心疼,但她甚至还有点自豪。

她起初只是认清了自己书穿的事实,她得在这个穷困潦倒的家里生存下去,也动了恻隐之心不想让几个比同龄孩子瘦小的小豆芽菜长成人人喊打的大反派。

但是这一刻,她彻底有了归属感,她明白她是几个孩子眼中的希望,她一定要经营好这个家。

白非墨温和的笑了,说出的话让几个孩子差点兴奋的尖叫:“走,娘带你们去手撕渣渣。”

“季川你个鳖犊子兔崽子,滚出来。”

“开门,你以为躲在里面我就没办法了吗?”

“你有本事打人,你有本事开门啊。”

“你个野种,竟然打自己的兄长,我们季家是造了什么孽,养了你这么个白眼狼。”

门外一声高过一声的嘶喊,引来一众村民。

看着周围人越来越多,葛琼华越喊越大声,拳头锤的木板门哐啷啷作响。

葛琼华是季家大哥季从博的媳妇,她身边正在嚎啕大哭的是她的儿子:季小虎。

季小虎的上衣被撕破了一块,头发乱糟糟的,脖子上还有明显的一处抓痕,看起来很狼狈。

村民们议论开来。

“听这意思,季小虎是被季川打了。”

有人摇头:“好歹是季川的兄长,怎么下的去这狠手。”

有人嗤笑:“季小虎十一岁了,我没记错的话季川才六岁,被一个小了近一倍的娃娃打成这样,唉,丢人。”

“话也不能这么说,季家大嫂找上门,肯定是自家孩子受了大委屈的,也许季小虎惦记着自己是兄长,根本就没动手。”

“如果这么讲,那季川就太过分了,把自己兄长打成这样,天理不容啊。”

“可不吗,我听说昨天白非墨,就是那个被季家赶出来的寡妇,还把张刘氏的衣服全都踢翻在水里。”

“是么?以前只听说她打孩子,泼妇起来怎么连本村人也欺负,不过依着张刘氏和她婆婆的性子,这事儿肯定还没完。”

“你们还记得当初白非墨是因为什么被季家人赶出来的吗?是不守妇道,勾\/引季家大哥季从博,依我看,这种女人就该浸猪笼,让她能教出什么好孩子。”

“说的对,都说家丑不可外扬,你看这种打兄长,又被大伯娘找上门评理的事儿在咱们坦德村还是头一回听说,显然葛琼华是受尽委屈了,果然上梁不正下梁歪。”

“她就算被季家赶出来有气,也不能唆使孩子去打兄长啊,再说她也不想想是为什么被季家赶出来的。”

周围议论声越来越大,逐渐的竟然有一面倒的趋势,都是要把白非墨赶出坦德村,这种不守妇道又教导孩子打兄长的女人,坦德村不能留,会坏了村风。

这些讨论声自然都入了葛琼华的耳,她面露得意,自从把白非墨赶出来,家里连个能指使的人都没有,什么活都得她和老三家的一起干。

这都怪白非墨那个丧门星。

而且白非墨留在坦德村始终是个隐患,还有那四个孩子,万一他们再杀个回马qiang来家里要东西……可不能便宜了这几个小孽种,他家小虎还得娶媳妇呢。

葛琼华“咚咚咚”的捶着门,舆论一边倒的支持她,她捶的越来越欢快,那种把人堵在屋里大气不敢出的感觉让她有一种莫名的成就感,她甚至感觉自己已经看到白非墨灰溜溜的逃出坦德村的样子。

她边捶门边扯着嗓子喊:“你自从嫁到季家来,长嫂如母,我不说对你多掏心掏肺,但我和娘没缺你一口吃的,没少你一件穿的,你千不该万不该勾\/引你大哥,现在竟还指使季川去打他的兄长。”

“咯吱……”门突然被打开了,葛琼华差点没收住手,愣了一下。

白非墨抱着季玲站在最前面,白非墨也只有十三岁,平时缺吃少喝看起来就比平常人瘦小,这会儿再抱着一个明显害怕的瑟瑟发抖的小豆芽菜,刚才还闹哄哄的村民突然就闭了嘴。

“脓(娘)。”季川眼泪汪汪的在白非墨身后,一侧脸颊高高肿起,以至于说话都不利索,“塔锅(堂哥)抢我们的饭。”该让人听清的字,一个都不含糊。

季斌和季玲一左一右搀扶着季川,一个十三岁的后娘抱着小娃娃在最前面,一家子五口人,弱势的不能再弱势。

刚才在里屋,白非墨已经让孩子们把手里的家伙事都放下,她笑的皎洁,跟孩子们说:“我们现在是弱势群体,要学会把弱势变成自己的优势。”

显然葛琼华并没有注意到突然沉默的村民,缓过神来,她瞄准季川撸了下袖子就去揪人。

就在手碰到季川衣角的瞬间,白非墨眼神冷冽,丝毫不含糊的抬脚对着葛琼华的手腕踢了过去。

小说《穿书:我是四个反派大佬的后娘》 第20章 手撕渣渣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