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短篇言情 > 重生七零许如娇

更新时间:2022-05-24 09:54:31

重生七零许如娇

重生七零许如娇 芙蕖 著

许如娇秦战北

独家小说《重生七零许如娇》是芙蕖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许如娇秦战北,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李秀芹没好气的白她一眼:“有你吃的得了呗,还想咋着。”说着又提醒,“你们在这说说也就罢了,待会到了人多的地方可不许再说。”...

精彩章节试读:

《重生七零许如娇》 第1章 重回十三岁 免费试读

一九七三年一月十一日,许如娇背着一个用碎布拼成的半旧书包,呆呆的看着县城百货大楼的红牌匾。

是了,二十年前这里还是兴原县最繁华热闹的地带,簇新的百货大楼才刚刚建成,并不是她记忆中生活了好几年的高档住宅小区。

就在几分钟前,许如娇还站在五楼阳台,亲看看见那个人回来。她清晰的记得,秦战北下了车,安抚了下紧跟着下来的漂亮女人,习惯性的仰头看阳台。她吓得身子一抖,那一抖,再睁眼就到了这里。

许如娇下意识的扯了扯自己的半旧书包,拼接碎布的针脚是如此鲜活,这是她去年生日的时候哭着吵着要的,不给做就不去上学。李秀芹没有办法,从家里的犄角旮旯里好容易找出几块碎布头,拼拼凑凑做成了这个书包,此后她去哪儿都背着。

“三儿,发啥呆?赶紧的还得去粮店买豆子呢!”

不远处响起的喊声,熟悉又陌生,许如娇抬头,是年轻了二十岁的李秀芹。

二十年前的母亲,还没有为她们三姐妹操碎了心而长出的白头发,也没有因为自己和秦战北那些破事而皱起的永远散不开的眉。

“妈!”许如娇几乎是带着哭腔的喊了一声。

“咋了三儿?”李秀芹吓一跳,咋好好儿的就哭了呢,“是不是你二姐又逗你了?”

李秀芹没好气的看了眼许如妍,后者宝贝似的捧着自己的新头花,闻言翻了个小白眼:“我才没有!肯定是三丫没有新头花,气哭了呗。”

幼时的记忆渐渐回笼,许如娇慢慢忆起,十三岁那年,大姐说了亲事,男方家给了一百块钱的彩礼,全家都很高兴,赶在腊八节那天一起去了县城,给大姐置办嫁妆,也给已经揭不开锅的家里买些粮食好过年。

这是许如娇记忆里为数不多的全家人一起上街的场景,也是她幼时过得最开心幸福的一个年。

之后大姐出嫁,遇人不淑,在婆家受尽委屈折磨,家里人每每提起,尽是无奈和痛悔。

“要不咱给三儿也买一个头花吧,孩子大了,知道美了。”父亲许广施的话把许如娇拉回现实。

其他人都还没说话,许如研先不乐意了:“凭啥?凭啥?说好了我俩一人三毛钱,三丫都买糖了,要是给她买头花,那得给我也买糖!”

“你还是姐姐呢,就不能让着点小妹?”李秀芹点着二闺女的额头训。

“哼”,许如妍一边躲一边从鼻子里哼出声,“我要公平,反正给她买头花就得给我买糖。”她没说的是,其实她也可想吃可想吃糖了,可是在漂亮的头花和糖之间,她还是选了头花,她完全想象的到,许如娇那个小气鬼一颗糖都不会分给她吃,要是能让许如娇吵着买了头花,那她也就有糖吃了。

“妈,要不咱去给三丫也买个头花吧,大过年的,再多买点糖,咱全家都能吃着。”大姐许如娟开口。

这本就是她的嫁妆,她说两句也不为过。

李秀芹却是摇头,掰着手指头算:“你看着一百块钱是挺多,可是杂七杂八的这一趟就去了二十,你出门子总得拿二十,再加上你姥姥他们那……”

李秀芹没往下说,几个大人却都明白。嫁妆钱送来那天,李秀芹搁手里还没捂热乎呢,就被姥家要去了一半,剩下的五十块钱,家里又买粮食又办嫁妆的,能分给两个小的一人五毛都是许广施疼孩子了。

许如娟还待再说,许如娇却抢先开口:“妈,我不要头花,也不想要糖了,咱们退了去吧。”

这是大姐的嫁妆钱,说的难听些,就是卖身钱。

因着这一百块钱,大姐在婆家一辈子抬不起头,每次一有什么事儿,大姐夫就说她是自己家花钱买来的,没资格说话,甚至背着大姐在外头找女人,叫大姐撞破了,他反倒把大姐打一顿……

若不是遇上这么个男人,大姐也不会年纪轻轻就……想到此处,许如娇心中一痛,再看眼前如花儿般十八岁的大姐,她暗自咬牙,重活一世,决不让大姐再次嫁给那个男人,重蹈覆辙。

小说《重生七零许如娇》 第1章 重回十三岁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