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豪门总裁 > 离婚后,渣总痛哭流涕求复合

更新时间:2022-03-21 14:20:52

离婚后,渣总痛哭流涕求复合

离婚后,渣总痛哭流涕求复合 西陵月 著

姜九儿程律

完整版小说《离婚后,渣总痛哭流涕求复合》由西陵月所编写的豪门总裁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姜九儿程律,书中主要讲述了:离婚前,姜九儿努力扮演着乖巧的程太太,却换来程律抱着白月光逼她:“天凉了,你该让位了!”她如他所愿,退位让贤。离婚后,姜九儿修炼成惑人小妖精,护花使者一大推。某天,终于忍不住下去的程律黑脸将人扛回家。程律:“姜九儿,你是有夫之妇,不准勾人别的野男人!”姜九儿:“程律,我不要你了!...

精彩章节试读:

《离婚后,渣总痛哭流涕求复合》 第20章 免费试读

第20章

她这一问,程律一下子就想起来那个眼熟的女人是谁了。

他下意识脱口而出。

“姜九儿!”

那个在机场看见的女人就是姜九儿!

时隔四年,每次见到姜九儿她都是带着口罩。

这回没带口罩他都没认出来,还是刚刚那一瞬间想起姜九儿的眉眼才认出他。

安晴听到他说出这个名字一顿,眼里爬上了阴狠。

姜九儿!怎么又是她!

阿律那么讨厌她为什么还要频频提起?!

她深吸气压下心里的暴躁,装的一副温柔样。

“阿律,刚刚是想到姜小姐什么了?”

谁知程律竟然反问:“什么姜小姐?”

安晴又是一顿:“你刚刚不是说了姜小姐的名字?”

程律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好像是喊了姜九儿的名字。

“没什么。”

安晴还想说,却被程律堵了回去。

“你不是不喜欢她吗,那就别提了。”

安晴......

姜九儿他们挑了家很有格调的中餐厅。

提前预约过的,进去报号就行,服务员刚想带着他们进包厢。

身后就传来了让她熟悉的糟心声音。

“阿律,这家有道汤不错,你一会尝尝。”

安晴矫揉造作的声音一想起,姜九儿就想搓鸡皮疙瘩。

怎么走到那都能碰上!

她让服务员赶紧带他们进包厢,不想让俩儿子跟程律对上。

刚进了电梯,门都关上了,又在她的注视下打开。

姜九儿......

然后他们就跟程律面对面对上了。

真是人倒霉的时候喝口凉水都塞牙缝啊,这糟心的玩意怎么那么阴魂不散!

就在她祈祷着程律没认出她的时候,上天好像听见了。

程律扫了一眼电梯内的人,两个女人穿着休闲装,他平常看见的姜九儿都是穿的正装,一时没认出来。

那俩小孩他还是有印象的。

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

安晴一直拉着他喋喋不休,也没注意电梯里的人。

电梯门再次关上。

林安安也没感受到姜九儿的心情,一心拉着两个儿子。

“一会要点什么别客气,干妈请你们!”

两小奶声奶气的回答说好。

引得安晴多看了他们两眼,看着看着总觉得这俩小孩的眉眼很像一个人。

像谁她又说不出来,只当自己想太多。

姜九儿从他们进了电梯一直都没说话,把自己当个哑巴,缩小存在感。

然后程律在这个时候突然想起来,自己在机场看见的姜九儿好像也是一身休闲装。

跟现在旁边这个一模一样。

他看着带着口罩低着头的姜九儿,心里有了猜测。

又低头看看那两个小的,基本上能确定跟姜九儿有关,而且他们喊另一个女人为干妈。

那他们的亲妈应该就是姜九儿!

果然,像是印证他的想法。

姜沫沫朝着姜九儿喊了一声:“妈咪,我们今天可以喝饮料吗?”

姜九儿直接宕机了,心想小祖宗你可真会挑时间喊!

心里只能祈祷程律没认出自己。

她特地压低嗓子,粗声粗气的说:“不可以!”

她承认,她说不可以是有点生气在里面。

“啊~”姜沫沫抱着她的大腿撒娇。

洋洋抱着她的另一条腿:“妈咪~我想喝饮料~”

最后林安安看不过去了,把俩小拉过来:“干妈给你们喝!偶尔喝一次没什么的!”

“谢谢干妈!”

姜九儿有些惆怅,心想这电梯怎么还没到,怎么那么长啊!

正想着感受到有两道目光在看着自己。

她下意识回头,跟程律带着打量的目光对上,她想转回头又对上了安晴带着探究阴狠的眼神。

看**什么,我脸上有花吗?

姜九儿被看的想翻白眼将人瞪回去,可惜现实限制了她的行动力!

等电梯终于到来,她赶紧牵着俩小强装镇定的拉着孩子出去。

到了包厢才松了口气。

看着他们进包厢,程律才收回目光。

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

那俩孩子看着像是四五岁的样子。

也就是说当年姜九儿炸死后,没过多久就找了别的男人!

亏她当时还表现出一副对当时那个孩子的在乎的样子!

想到这里程律的脸色有些不太好,觉得这个女人虚伪!

随后又想到,程七当时报上来的消息,偷芯片这件事好像跟姜九儿也有关联。

一直找不到的孩子,应该就是那两个其中之一了吧?

想到这程律又给姜九儿扣上了一顶帽子,亲生的孩子都能利用,卑鄙!

安晴看着程律愣神的样子,止不住的在心里咆哮。

为什么只是出来吃个饭,程律的眼神还会分散到其他人身上!

那个女人是谁啊,程律为什么要盯着她看!

姜九儿坐在包厢里打了个喷嚏。

打一个还没止住,连打了好几个。

“九九,是感冒了吗?”

林安安担心的问。

姜九儿摸摸鼻子:“没有,应该是有人在背后说我了!”

她刚刚感觉脊背忽然一凉,像是被什么盯上了一样。

不过想想自己除了那俩糟心玩意,应该也没得罪谁,又不去想了。

“谁说你?我去说回去!”林安安一手叉腰,一手拍着姜九儿的肩。

那样子活像个大姐大。

姜九儿笑着点头:“好啊,林老大去帮我说回去!”

俩小拿着菜单,像是报菜名一样,争先恐后的。

“沫沫洋洋!不许点那么多,吃不完会浪费的!”

俩小还没回话,林安安先回了一句:“点!今天干妈掏钱,吃不完打包带走!”

姜九儿只能无奈的靠在椅背上:“你就宠他们吧。”

“**儿子我乐意宠着!”

“是是,宠!可劲宠!我没意见!”

有人乐意给她养儿子,她还能乐得清闲。

俩小点完菜也坐不住,总想往外跑。

找的借口还是上厕所。

姜九儿狐疑的看着他俩,心想这么小就尿频,回头要不要带去医院看看?

算了还是先问问鹿新吧......

俩小顶着姜九儿怀疑的目光,带着口罩走出了包厢。

还不知道他们的妈咪想送他俩一套体检礼物。

“哥哥,那个可能是我们爸爸的人身边有个阿姨!”

姜沫沫点头:“我看见了!如果他真是我们的爸爸,那他真的就是渣男!”

“对!渣男!”

小说《离婚后,渣总痛哭流涕求复合》 第20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