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豪门总裁 > 薄三爷的心尖宠又A又飒

更新时间:2022-03-21 11:11:29

薄三爷的心尖宠又A又飒

薄三爷的心尖宠又A又飒 星辰大海 著

苏微冉薄景流

《薄三爷的心尖宠又A又飒》是星辰大海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苏微冉薄景流,内容主要讲述:起初,苏家精神病院放出来的女儿,竟然攀上了薄家瞎眼三爷!众人:“得亏三爷眼瞎,要不然怎么看得上!”后来,三爷眼睛奇迹般复明,薄夫人深藏功与名。薄景流:“我家冉冉性子乖软,别欺负她。”众人:“那个徒手捞狼干翻全场的人是谁?”薄景流又说:“冉冉心底善良,你们别骗她。”那些被薄夫人吊打...

精彩章节试读:

《薄三爷的心尖宠又A又飒》 第4章 少年,你很大胆嘛 免费试读

桌上摆着一张粗略的构造图,正是薄家的构造,当中许多细节不甚明朗。

“辛苦了,明岚。”苏微冉嘴角勾起一抹浅笑,这么短时间内,宋明岚能把东西弄到手已经很了不得了。

她不再开口说话,目光扫过地图的每一寸细节,只需要一眼,她就能将所有内容记得清清楚楚。

几分钟后,那张地图被打火机点燃,灰烬落入垃圾桶。

“对了,先前在电话里不大方便……”宋明岚整张脸写着八卦,“你怎么会和薄景流扯上关系?这人回来几年,神龙见首不见尾,连我都没见过几次呢。”

苏微冉脑中忽然闪过那张带笑的脸,眼底兴致浓厚:

“缘分妙不可言,想到马上要利用一个可爱的男孩子,真的非常不好意思呀。”

“咳咳!”宋明岚被一口水呛得几乎喘不过气,整张脸写着难以置信,“小祖宗你疯了?”

薄家三爷和可爱的男孩子沾边吗?这根本就是两个物种啊!

“跟你开个玩笑罢了。”苏微冉眼神戏谑。

半晌,她忽然开口:“我让你查的那个人,查的怎么样了?”

宋明岚隶属于谛听小组,精通极客技术,对信息搜索更是了如指掌

苏微冉的指尖扣紧肌肤,留下一个个半月形的指印,足见她对消息的期待。

可是这一次,宋明岚陷入了沉默,缓缓摇头:“抱歉,我按照你补充的信息筛查过,仍然没有找到符合的人。”

苏微冉已经习惯失望了,不过并不放弃希望:“没关系,明岚,你继续帮我留意着,等我想到新的细节再告诉你。”

“没问题。”宋明岚轻笑同意。

有时候她甚至在想,那个人会不会只是苏微冉做的一场梦,实际上根本不存在,否则也不会在谛听倾巢而出的情况下,仍然没有半点线索。

苏微冉很快缓过神来,开始新的安排:“我准备在宴会上动手,你帮我远程操作。”

她说的是薄家即将举行的晚宴,请帖早就发给各大名媛。

据悉,这是为了帮薄家一位子弟寻找未婚妻。

她原本打算趁着宴会人多混进去,现在刚好节省力气,就算被发现了,反正她跑得快,受牵连的只会是苏家!

……

回到薄家已经是下午,大宅内佣人井然有序的工作,莫叔给苏微冉安排的活儿是打扫卫生,他特意强调:

“薄家规矩比较多,但有两条最重要,冉冉你记好了。”

“第一,大厅里所有的东西都有固定的位置,不要试图挪动。”

苏微冉立刻明白,这是为了方便薄景流的行动。

“第二,二楼以上是各位爷的住处,未经允许不得上去,冉冉,你可千万要记住了。”

苏微冉莞尔一笑:“您放心好了,我就在楼下干活儿,哪都不去。”

接下来的时间,苏微冉低着头,尽职尽责扮演一个普通佣人,拿着鸡毛掸子打扫博古架上面的灰尘。

她脑子里正在思考师父要的东西会藏在哪个房间时,身后脚步却在悄悄靠近。

苏微冉动作微顿,眼神已经变了。

“你是新来的?转过来让我看看。”轻浮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一个满脸写着身体已经被掏空的男人,双眼死死盯着苏微冉的身材。

苏微冉眼神微暗,拳头已经在发痒了。

薄司南越看心越痒痒,尤其是对方这副不搭理自己的劲儿,一个佣人而已。

他忽然扑过去,就要抱住对方腰身。

千钧一发之际,女人忽然转过身,露出一张带着殷红伤疤的脸来,如同画皮女鬼!

薄司南吓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脚下忽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一头撞在博古架上,上面的一只青花瓷瓶应声落地,摔得稀碎!

苏微冉不着痕迹收回脚,深藏功与名。

她故意装出娇滴滴的声音:“哎呀,您没事吧,我来扶您起来。”

配上那张刀疤脸,杀伤力十足。

“滚开,离我远点!”薄司南捂着脑门,神情愤怒。

刚才有多期待惊喜,现在内心就受到多大的惊吓。

“发生什么事了?”

这动静引来了莫管家,看到薄司南捂着脑门吸冷气的模样,再看看满脸写着无辜慌乱的苏微冉,莫叔顿时有些疑惑。

“南少爷,您没事吧?”

南少爷?苏微冉早就做了功课,现在已经确定对方身份。

薄司南,薄二爷养在外面的私生子,不过母亲确实厉害,在二爷一众晴人中杀出重围转了正,薄司南的地位也水涨船高,怪不得这么嚣张。

莫管家暗戳戳给苏微冉使眼色,示意对方先走。

苏微冉正要离开,薄司南忽然破口大骂:“这丫头是哪来的,长得这么丑还出来吓人,把她给我赶出去!”

莫管家正要开口,目光忽然瞥见地上的花瓶,脸色顿时大变:

“这是老爷最喜欢的花瓶,怎么会碎了?”

这下薄司南终于慌了,连忙伸手指着苏微冉:“是她摔碎的,跟我没关系。”

莫叔的目光落在苏微冉身上。

苏微冉一派纯良,甜声开口:“我也不记得花瓶是怎么摔了的,不过监控应该记得。”

不等莫叔开口,薄司南勃然大怒:“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在栽赃你?笑话,我是薄家孙少爷,用得着栽赃你这个丑八怪?”

苏微冉目光微凝,这要是在外面,这人已经被她打死了。

“在吵什么?”一道声音忽然从楼上传来,众人连忙看去,正是薄景流。

还是那副闲适温文的模样,嘴角一抹浅笑。

苏微冉忽然察觉到,方才还霸道嚣张的男人,现在整个人抖得和筛糠一样。

“三,三叔,您在家啊……”

薄司南如同老鼠见了猫一样,眼神瑟缩。

莫叔已经将事情经过都说了一遍。

“薄司南,花瓶是你摔得吗?”薄景流依旧平静,仿佛只是在普普通通的聊天。

不等薄司南挣扎,他做了一个按眉心的动作:“说实话。”

下一秒,薄司南整个人几乎如同看到恶鬼一般,神情惊恐:

“三叔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小说《薄三爷的心尖宠又A又飒》 第4章 少年,你很大胆嘛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