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穿越架空 > 穿越之王妃求生记

更新时间:2022-03-17 11:33:16

穿越之王妃求生记

穿越之王妃求生记 罗小简 著

陆青禾慕容邺

主角叫陆青禾慕容邺的小说叫《穿越之王妃求生记》,它的作者是罗小简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新婚之夜,她“自缢”而亡。“不设灵堂,不等头七,直接埋了!”他的夫君冷漠下令。下葬现场。一双枯手从棺材里探了出来——“救命啊!闹鬼啦!王妃诈尸啦!”而这位诈尸还魂后的王妃,似乎……有亿点点的不一样了!...

精彩章节试读:

《穿越之王妃求生记》 第11章 不欠了,不欠了! 免费试读

陆青禾懵了,彻彻底底地懵了。

当她坐在慕容邺怀里,才发现慕容邺不知何时,已经浑身发烫!

怎么回事?这向来视女人为空气为蝼蚁为敌人王爷,怎么忽然……

“王、王爷……?”

陆青禾试试挣了挣,却挣不脱。后者那只覆在她腰间的手,精准无比地按住了她的力穴。

练家子!深藏不露,看**深浅的绝对练家子!陆青禾心惊。

慕容邺那张带着淡淡水汽的俊脸与她近在咫尺,似笑非笑:“王妃这双为本王洗脚的手,不老实。”

“……”

给他搓个脚,捏个小腿,敲个大腿,怎么就是不老实了?

陆青禾哭笑不得地反应过来——

该死,这是封建的古代啊!露个脚都要以身相许的古代。

她只好解释:“那个,王爷,您误会了,我是给您算账,算得忘了情态……”

女人慌慌张张的模样落在慕容邺眼里,挣脱不得的小身板在他怀里摩擦,带给了他极大的舒适震撼。

仿佛,久旱逢甘霖。

有种原始的冲动,破茧而出。

在碰触到女人**在外的小臂肌肤之时,又如春雨抚过皲裂的大地,舒服,满足得只叫他的头皮,都跟着生麻……

“所以呢?”

慕容邺微寒的手掌顺着她的手背往上挪了一段,重复问:“需要本王还吗?”

陌生而暧昧的触感,只叫陆青禾瞬间起了一身汗毛,她一动不敢动,觉得这是绝色美男的杀机。“还……王爷想还的话,我给您再抹一把零头,四千两好了!”

腰间的手收的更紧了,慕容邺口气轻巧地拉了拉自己的中衣领口。“还多少?”

陆青禾一个激灵,看着眼前男子那细致玉润的锁骨和微微抖动的喉结,只觉得头皮都要炸了:

“那要不……打个五折,二千,二千怎么样,王爷?!”

慕容邺的薄唇,朝她**在外的脖颈子靠近了些,继续问:“多少?”

陆青禾颅内大脑蒸发,要疯了:“一千!一千两!臣妾觉得王爷还一千两,远远足矣!”

慕容邺朝着她脖子吹了口气,那白皙的脖颈子上面立即泛起细小的颗粒,泛红一片。

陆青禾声音都要哭了。

“不欠了!王爷,臣妾方才是算错了,王爷分文不欠臣妾的!!!”

女人乌黑水润的眸子仿佛都沾染了水汽,被吓得不轻,那犹如看洪水猛兽,又憋屈得不行的眼神……让人莫名好笑。

慕容邺放开了她,满意地适可而止。

“行,那就还是王妃,欠本王一袋金子。”

……

陆青禾:“……”

慕容邺:“愣着干嘛?哦,王妃没钱还是吧?那么那袋金子就兑换成三个人情吧,以后本王有什么事,王妃记得拿命也要还啊。”

陆青禾:“……”

慕容邺:“还不走?王妃想在和离前,与本王圆房?”

陆青禾:“……”

告辞!

……

……

翌日。

小落上街早早卖完了布绢,便去南边的豆腐摊下早早候着了。

昨儿夜里小姐安然无恙地回来,她急忙汇报了院里有刺客,来找她索要过钱财的事儿。

好在她当时想不过,转而起来又将那些金子全都散开了,一部分塞进了开裂的门缝窗棂里,一部分夹在了半旧不新的画本中,还有部分藏在了鞋底,另外一部分悄悄装在了还没开瓢的葫芦里……

那刺客也没从床榻、柜子等地方找到钱袋子,竟也没伤她性命,就走了。

但是关于小姐那不知道从哪拢来的钱,小落是分外的不安。

小姐却拍拍她脑袋,说她脑瓜子还算严谨,是个可造之材,又说着“没事儿了,”就穿着那打满补丁的,色彩斑斓的衣服倒头睡觉去了。

“小、小姐,希望您可千千千、千万,不要坑小落啊。”

钱揣在手里毕竟不安心,小落在这头摊贩的伞下等着,低声嘀咕。

直至晨阳高照,额角沁出细密的汗水,她抬起袖口去擦,才想起什么似的。掏出今早刚卖布换来的钱里头的几个铜板,找老板讨了两碗嫩豆腐水。

不多时,一个白衣博带的方帽男子终于大步而至,姗姗来迟。

“卓大夫!”小落瞧见来人,脸颊儿微红,眼中抑制不住地高兴。

对于她而言,卓大夫、卓千帆就是陆家老将军在大狱里头唯一的希望和可以仰仗的光明。

白衣男子正是二十多的青年之龄,五官正气俊朗,甚是儒雅沉稳,看见小落亦是微微一笑,笑容典雅,颇有治愈人心的力量。

青年走近之际,身上怀有异香。

“卓大夫,先喝碗豆腐水,老板新打出来的!”小落眼睛亮晶晶。

天气炎热,卓千帆也不过分礼貌客气,接过小落递来解暑的嫩豆腐水,一饮而尽,而后四下张望,颇有期待地寻找的意思。

“小落,你家小姐人呢,没来么?”

“公子,小姐已经三年没出府啦,此次邀你前来,是因为狱中交给您唯恐不便。”

小落将一个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布包放进卓千帆手中。“小姐让我把这些转交给您,说,这药难买。”

目光没有搜寻到他期待的人影,卓千帆眼中明显闪过一丝的失落,闻言接过布包,方知是一包金子。

他微微沉思,陆青禾的意思带到了,他一听,言下之意很明显……

她买药,应该是受到阻挠了。

其实不用她暗示,在老将军病发,他探查脉细之际,便是察觉出了猫腻。只是他不敢断然行动,这才暗中通知的小落。

“行,我知道了。”卓千帆微一思忖,便微微点头,冲小落道,“这事儿交给我吧。”

“好,那卓大夫,我们陆老将军目前怎么样了?”小落很是关切。

“放心,我暂时用针控制了病情。”卓千帆宽慰地冲她一笑,“告诉你们家小姐,在出狱之前,我定护好陆老将军,让他不死。”

小落满眼的感激:“谢谢卓大夫,您真是我们陆府的恩人!真不知如何报答您了。”

自陆老将军朝中落败,过往的那些管庖之交,围在周围呼风唤雨的人,都一个个没了影儿。京都之中,也无人再与他们结交。

唯有圣手丹心的卓大夫,未曾落井下石,在大狱里,一直对老将军多有照拂!

老将军在狱中吃了不少的苦头,所幸每次有他护住老爷子的身子根基,为他培元调理,不求回报。

小说《穿越之王妃求生记》 第11章 不欠了,不欠了!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