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穿越架空 > 重生皇后蚀骨宠

更新时间:2022-03-17 09:33:13

重生皇后蚀骨宠

重生皇后蚀骨宠 鹿米 著

苏卿卿君兮尘沈笑

《重生皇后蚀骨宠》是鹿米著作的穿越架空类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重生皇后蚀骨宠》精彩章节节选:沈笑往前十八年是个傻白甜,结果遭遇亲人真爱双重背叛不得好死。死而复生化作苏卿卿,十八往后,她步步为营,只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在冗长的复仇生涯中,沈笑在人心鬼蜮杀了个七进七出,偏偏被一个扮猪吃老虎的残废皇帝给摆了一道。她在前面设局,他在后面设局中局,她掌控人心,他掌控她。苏卿...

精彩章节试读:

《重生皇后蚀骨宠》 第14章 来,吃糖 免费试读

君兮尘对于许伯的敬重也让苏卿卿倍感意外。

这许伯歪着头,脸颊红通通的,显然是喝了不少。

许伯恨恨地甩开中年人的手,“秦肃你少管闲事,老头子还不瞎,老头子不会认错,她就是老头子的宝贝徒弟。”

说着又转过头笑眯眯地看着苏卿卿,“宝贝徒弟,你等等为师,为师先帮臭小子看看病。”

说着晃了晃身子,来到君兮尘跟前,抓起君兮尘的手就把脉。

君兮尘失笑,却打断秦肃想上前的脚步,任由许伯给他把脉。

“嗯?寒毒好多了?那小子给你找到疗伤之法了?”许伯眼睛一亮,询问道。

君兮尘点头,“劳许伯挂记,离涯已经找到法子了。”

“好,那就好,等寒毒一清,老头子就有法子让你重新站起来,变回曾经的帅小子!”许伯信誓旦旦道。

苏卿卿闻言心下一喜,如若这般,那便真是好极了!

她忍不住眉宇间染上几分笑意,连看着许伯都顺眼了不少。

“诶,这咋还躺着个秃驴?”许伯吸了吸鼻子,视线又落在不远处的帷幔后。

“还有一个短命鬼?臭小子,你怎么什么人都往这里带?嫌骊山行宫太清净?”许伯话语间分明带着几分不爽。

君兮尘面露尴尬,“说来话长,还请许伯给看看能不能救?”

许伯来到床边,低下头盯着阿月良久,又伸手探了探脉搏。

他捋了捋白须,摇了摇头,“死不了,也活不久。”

而后他又来到盲僧跟前,他扯开盲僧的衣服,眸色一沉。

“这秃驴要死了,臭小子,救是不救?”

“救。”君兮尘直截了当道,他还有很多问题要问他,万不能让他现在就死了。

许伯点了点头,他看了秦肃一眼,秦肃会意迅速拿来他的药箱。

银针翻飞,片刻间就在盲僧几处大穴之上施了针。

苏卿卿看着他行云流水的施针手法,猜测君兮尘那一手神出鬼没的针法莫不是就是这位许伯教授的?

“老头子只能保他三个月性命,他经脉尽碎,能有口气已经是奇迹了,只是过后再不能动武,否则即刻毙命。”许伯沉声道。

“多谢,三个月……足够了。”盲僧幽幽转醒,脸色比起之前好了些许。

“那孩子?”他指了指床榻,颤声问道。

“那娃娃身体孱弱早已祸及心脉,又天生异瞳,怕是活不过十五。”许伯如实相告。

盲僧叹了口气,“罢了,都是命,贫僧尽人事听天命,今日多谢几位相助,无以回报,只有来生报答了。”

他挣扎着起身,缓步摸索着来到床榻前,就欲抱起阿月。

“怎么?想走?你当这骊山行宫想进就进吗?朕,允许你离开了吗?”君兮尘冷声开口。

盲僧的动作一顿,便闻君兮尘继续道:“你尚且仍有事情没交代清楚,要走,也要把话说清楚。”

“青都,请这位大师去承熙殿。”君兮尘神色冰冷,不容质疑。

君兮尘率先离开,盲僧也被带走,苏卿卿亦步亦趋,却还未出大殿,便被许伯拦住了去路。

“宝贝徒弟,他们那群老爷们去说事儿,你去瞎掺合啥,来,为师带你在行宫转转,这里风景可好了!”许伯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带着让苏卿卿不忍拒绝的那份期待之色。

她想了想,便允了。

而秦肃也被许伯留下来为阿月用药。

“宝贝徒弟,这么多年你藏哪里去咯?害得为师好找啊,从北霁到东来再到西洲,为师整整找了你六年啊,这会儿可不准走了,你还没学会为师的绝技,你是想让为师手艺失传啊!”许伯絮絮叨叨地在苏卿卿身旁念叨个不停。

苏卿卿撇撇嘴,“许伯,敢问您徒弟如若在您身边的话,年方几何了?”

“嗯?你这走的时候……”许伯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诧异地看向苏卿卿。

苏卿卿无辜地点了点头,“发现啦?我这双十年华都不到,何德何能当您的徒弟啊?”

许伯垂眸,他拍了拍脑袋,从怀中哆哆嗦嗦地掏出一个锦囊,献宝似的递到苏卿卿跟前。

“来,吃糖,小时候,你可爱吃糖了,为师老不许你吃,你肯定怨死为师了,这才不声不响就走了,为师错了,为师跟你赔不是了,吃了糖,你就原谅为师了吧,别走了,行不行?”许伯打开锦囊,里面是各样的糖果,大大小小,泛着甜腻的香气。

苏卿卿心下一颤,忽然意识到眼前的许伯哪里是认不清自己的徒弟,他只是不想去接受徒弟离开他的事实。

他终归是年纪大了。

苏卿卿心软了,只得取出一颗糖塞进嘴里,一边道:“好好好,徒儿答应您了,不走了!”

许伯这才喜笑颜开,一边不停给苏卿卿递糖果,一边带着苏卿卿在骊山行宫里四处溜达。

经过一处幽深的回廊,视线豁然开朗,一座巨大的陵寝出现在眼前,依着后山,四周是高耸的围墙,黑砖白墙,一片肃穆。

“诶,怎么跑这来了。”许伯抓了抓胡须,倒有几分没带好路的羞愧。

“师傅,这里是,先皇后的陵寝吗?”苏卿卿缓步向前。

“是啊,眼看这也快到先皇后忌日了,臭小子也回来了。”许伯微微一叹,似有诸多感叹。

“徒儿啊,既然来了,就来祭拜一下先皇后,她是你师傅的恩人,你也该上柱香。”许伯拉着苏卿卿走近陵寝。

陵寝外有高耸的石碑,石碑之上刻着先皇后名讳。

苏卿卿乖巧地燃了香,恭敬地跪倒在石碑前。

“母后,儿臣叫苏卿卿,是当今皇后,您可记住了,儿臣一定会好好照顾陛下,让他重新站起来,好好辅佐他,希望您在天之灵也能保佑他顺遂安康,不受异心之人的侵扰。”苏卿卿低声祈祷。

许伯站在后面,看着苏卿卿背影的眼里染上了几分怅然。

“许伯,那里又安葬着谁啊?”上完香,苏卿卿的视线被不远处的三座无名石碑吸引了目光。

能与先皇后同陵而置,想来身份不俗。

许伯迟疑了片刻,叹了口气,“你是为师的徒弟,便也没什么好瞒你的,这里葬着的是前镇国将军一家。”

一句话,让苏卿卿整个人如置冰窖。

小说《重生皇后蚀骨宠》 第14章 来,吃糖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