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泣

武侠仙侠 | 主角:飞雪 | 165点击 | 2018-04-20 15:21:39 | 来源:有书阁

《神泣》小说介绍

《神泣》是一本不可多得的武侠仙侠小说,颜墨如雪把飞雪之间的故事写的生动感人。这本小说主要讲了他背负着双生花的诅咒,执掌着弑神剑的力量,他要让弑灭诸天神魔,逆转天道轮回!浮华之梦,万载一世,相见若为执手,花开只为花落。九天之巅,诸神一战,挥剑若为繁花,魂散不为繁华。...

《神泣》精彩试读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世本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佛宗至理,博大精深包罗万象,凡尘之中,却有几人能够悟透?

莫说凡尘人间,就是在这纷繁仙界,诸多强者不也难逃红尘之绊?

暗夜之下,一阵凉风一缕蓝发,一袭华裳一对明眸,她跨过具具尸体,一步步向那克劳伦靠近。

红尘羁绊路坎坷,宿世因缘情难断。

淡忘八荒轮回忆,漠观红尘颜如雪!

“如雪,你真地不想凌驾众生之上,问鼎仙界之尊吗?”

“我只想做一个凡人,不理世俗名利,无问红尘纷争,我只想安安静静地过完这一生。”

她名为颜如雪,是光明圣殿的少主人,本有一颗与世无争的心,却奈何轮回错乱,她的命,由不得自己。

踏至克劳伦的封印之门前,她徐徐止步,进,还是不进,她却是难以决断。

静立半响,她迟疑着抬头望天,为何,向来心如止水的她竟是有种心神不宁的感觉?

突然,身后传来阵阵密集的脚步声。

远处,一大队人正疾驰而来,显然也是对弑神剑心怀觊觎之士。

颜如雪飘然转身,看似平静的眸光悠悠落在了那一面镌刻着团团火焰的旗帜之上。

天、怒,降天火以焚万物,借焰海以覆众生,这是一个传说,同时,也是怒焰公会的由来。

战马未停,当先之人已翻身下地,随手将一具尸体上的箭矢拔于手中。

那是一名年逾七旬的老者,仙界之人可永生,但能凭借自身修为永葆容颜的人却很少,世人各有命数,不然,这仙界之人岂不全是一些婴孩?

“是暴风会的箭!”老者名为风横山,现已存世一百七十余载,是以能够一眼认出暴风会的箭也不足为奇。

另一边,一名中年妇人将躺在地上的众多尸首扫了个遍,不确定道:“这些似乎是,碧霄会的人?”

“碧霄会?据我所知,暴风与碧霄之间似乎没有过节。”另一名男子道。

“有没有过节。”名为风横山的老者说着将目光望向了封印之门处的颜如雪,沉声道:“向这女孩打听一下不就知道了。”

“小妹妹,你可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中年妇人跃身下马,几步走到颜如雪身前,和颜悦色道。

“不知道。”明眸皓齿,红唇轻启,她的一颦一动都很迷人,可是,柔和平静的声音却是自然而然地给人以一种遥远不可捉摸的奇异感觉。

中年妇人略一迟疑,正要再问…….

哧的一声,锐响破空,剑光突现,竟是有人在这时突袭而来。

“小心!”风横山一声疾呼,可却已然晚了。

一柄利剑瞬息间将中年妇人的身体洞穿,而行凶者也逐渐在妇人不远处显现出身形来。

“我还以为怒焰的人都是深不可测之辈,今日看来,也不过如此,哈哈哈…..。”语气张狂,笑含不屑,那是一名青年男子,表面看上去也就二十岁左右,可实际上,他却是已然存世数百载岁月的仙剑副剑主,傲云长宗。

“是你!”风横山暴退数步,惊骇之余,竟似忘却了同门被杀之事。

事实上,怒焰与仙剑宿怨已深,两大公会间乃是世仇,然而……\

仙魔双剑,一正一邪,久负盛名的邪剑长宗,又岂是常人能敌?

“怎么,你们怒焰不是号称传承着上古天火之力么?我仙剑一脉便是在天火之中淬炼而生,先贤预言说仙剑生于天火,也灭于天火,我倒很想看看,你怒焰一脉到底有没有这个能力。”傲云长宗声势迫人,朝着风横山步步紧逼,其神色之厉大有要痛开杀戒之意。

“你……你别欺人太甚。”风横山不断后退,直到耳边响起马嘶之声时方知自己已经退无可退,不得已,只能自壮声势,沉声喝道。

“欺人太甚?”傲云长宗突然止步,冷着声音,一字一顿道:“七百多年前,到底是谁欺人太甚?”

闻言,风横山神色一窒,七百多年前?难道说,怒焰与仙剑的宿怨,竟是始于七百多年前?

“哼,徒有表象,假面妄心,你既然装作不知,今日我就送你去九幽地府问个明白。”傲云长宗一声厉喝,心中魔剑瞬间出鞘,似欲真地就要在此大开杀戒。

嗡!剑波荡动,杀光茫茫,此间之地转瞬间被肃杀之气所笼罩。

“走!”风横山再顾不得颜面,魔剑之下,保命要紧,与百载修为相比,区区名誉又算得了什么?

当的一声,傲云长宗魔剑已至,只是,即将染血之际却是被另一柄圣息盎然的仙剑所阻。

“大哥?”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前方的翩翩公子,傲云长宗失声道。

“退下!”那人一声低喝,一招将傲云长宗的魔剑震散,当今之世,能够如此轻易就降服长宗魔剑的人绝对不过五指之数,而这五人之中自然包括仙剑会的剑主,傲云恒宗。

“大哥,我……。”

“住嘴!”傲云恒宗沉声将内弟的话打断,顿了一顿又冷声而语道:“怒焰仙剑,轮回宿怨,巅峰一战,又岂能急于一时。”

话是对傲云长宗说的,也是对怒焰的风横山等人说的,可是,傲云恒宗的目光,自他始一出现,却是一直停留在前方,克劳伦封印之门处,那蓝发女孩的身上。

“大哥……。”傲云长宗欲言又止,一则是生怕兄长发怒,二则是,他也终是发现了兄长的异常。

傲云恒宗身后,风横山等人惊惧交集,一动也不敢动,不过,在异常的寂静中,所有人都开始察觉到眼前这位仙剑剑主的异常。

傲云恒宗幼年多灾,曾经受过一位佛门至尊的指点,相传他能有今日之成就,也全是在因缘之下,借助了那位佛门至尊的造化。

是以,傲云恒宗虽主修杀伐战剑,却素来笃信佛道,剑虽杀生,可剑亦有灵,这便是他恒宗仙剑的本质。

“敢问这位姑娘,你……。”隐隐约约中,傲云恒宗在那蓝发女孩的身上感应到了至奥无上的佛道气机,这股气机之强之伟岸,实乃他生平仅见。

在傲云恒宗试探性的询问中,名为颜如雪的蓝发少女缓缓转身。

当啷一声,仙剑落地,傲云恒宗的脸色竟是在瞬息间变得愕然无措到不可复加之境。

“是……是你!”

……

克劳伦第二层内,逆心与逆神走散了。

确切地说,他们不是走散了,而是,逆神神秘消失了。

当时,夜霖在第一层出口处拖住了魔王化身,而幽幽则带着逆心、逆神快速潜入了通往第二层的封印之门。

可当走出门外时,逆心愕然发现,逆神不见了。

“幽…..幽幽姐,现在怎么办啊,哥哥到底去哪了?”夜霖不在身旁,她们不敢走得太远,可逆神真真切切地是消失不见了,此情此景之下,逆心又岂能不急?

幽幽也很慌乱,她很清晰地记得方才自己明明是一直抓着逆神的左手的,可为什么,从封印之门出来后,逆神竟然……

“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要去找哥哥。”

“不行啊!”幽幽急忙将逆心拉住,劝阻道:“这克劳伦第二层的死灵怨气比之第一层要浓郁太多,我们还是等夜霖来了再想办法将小逆找回来。”

“可是,我担心哥哥他……。”逆心万分焦急,可她也清楚幽幽所言是实,如果不是怕夜霖进来后会因寻不到她们而担心的话,她会为了逆神,不顾一切地冲往克劳伦第二层的深处,哪怕是踏遍每一个角落,她也要将他寻到。

幽幽怅然摇头,强自镇定道:“不会的,小逆他不会有事的,他体质特殊,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吼呜!一声尖啸瞬间将幽幽思绪打乱,克劳伦深处,正生异变。

……

逆神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眼中所见又是何物,他只觉自己心深有股烈火一般的热气在狂乱躁动,这股躁动使得他脑海中充斥满了一种莫名的,悲愤之气。

四周雾气茫茫,视线被阻,他只能勉强将自己近前之物看清楚。

而此时此刻,就在他的前方,有一道黑色影子挡住了去路。

悬浮空中,有首无足,头戴斗笠,手持长镰,那种怪物没有丝毫死灵之气,但却阴气十足,似乎是万千鬼怪中极为特殊的一类。

唰!长镰割空,黑影霍然转身,虚无空洞的瞳孔直直地盯向逆神。

这一刻,逆神有一种错觉,恍惚间他似乎看到,有一柄血色之剑将苍穹划破,有一尊凶戾杀神将众生毁灭,还有,一朵鲜红之花,怒放九天。

“啊!”头痛欲裂,体内那股蠢蠢欲动的力量又出现了。

哧!长镰破空,黑影低声嘶吼着扑了过来。

嗡!血光迸射,逆神身上,道道猩光透体而现,犹如天地间最为锋锐的凶刃般于刹那间将扑过来的黑影破灭。

嘶嘶~

马嘶突鸣,就在逆神身后,一具半人马高举战矛横刺而下。

且,同一时间,前后左右,四方上下,无数黑影凭空浮现,尽皆挥舞着长镰朝着逆神冲杀而去。

轰隆隆!大地颤动,虚空扭曲,整个克劳伦都开始晃乱起来。

砰!巨石滚落,石壁塌陷,这里,似乎要坍塌了。

一瞬间,法则颠覆,他是谁是他心魔乱舞。

对与错,谁能顿悟,轮回开始让恶魔复苏。

迷雾中,谁在低诉,最高的荣耀竟是,享受孤独!

嗡!血光如剑,旋斩八方,所有的黑影以及半人马恶灵都在顷刻之间倒下。

铿锵!低吟如颂,长啸惊天,就在逆神妖异如魔的目光中,就在这克劳伦第三层的最深之处,一柄血光万丈之剑,威压众生,震慑苍天!(本章完)

未完待续……


颜墨如雪的其他作品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