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仙侠奇缘 > 云上竹宴

更新时间:2021-12-19 13:33:44

云上竹宴

云上竹宴 竹宴小生 著

笙露二二

甜宠新书《云上竹宴》由竹宴小生最新写的一本仙侠虐恋类型的小说,主角笙露二二,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人生有八苦,最甚爱别离。十方一念间,苍茫天地下,一捧帝君魂、万颗玄鱼泪。赤诚凡人心,剑舞花月下,唱一世苍凉.说:看师兄为你,舞最后一次十方一念。岁月至情花,化至真之情,守一生挚爱.说:执着,是因为不想别离;放下,是因为必须别离。白露为霜,霜...

精彩章节试读:

《云上竹宴》 第12章 配不上 免费试读

笙露“啪”一下打着它的头,骂道:“整天知道吃吃吃,找到师尊了么?”

小小豆眼中委屈顿生,连忙飞起,在前方走了个盘旋,便自带路。

笙露一路紧跟上,心中还在哀叹,这几年来但凡师尊丢了,她就得这么找一趟,若果有她贴身跟随还好,没她在,晏流定会失了方向。

小小在前方扑棱着翅膀,笙露在后面持剑低飞。

这一路飞,笙露心中的气却愈来愈盛,明显着,这眼前的方向竟是南溪天姑云浮的洞府。

这南溪天姑,向来都是对师尊表示好感的神仙,三不五时的便要拜府一叙,扰的笙露烦不胜烦。

她按下云头,便冲向洞中,看师尊正与南溪天姑云浮坐在一起,像个孤苦无依任人调戏的孩童,见她来到,终于是松了口气。

小小顺势便站在云浮洞府山石上,继续梳理着自己的羽毛,它知道,自己的主人又要和别的女神仙争一争自己这宝贝师尊。

笙露刚一进洞,便闻到一股浓烈的香气,她略略皱眉,收了速度,慢慢的走到晏流身边。

“师尊不喝这仙茶的。”一眼瞧见云浮放在晏流面前的牡丹茶,这牡丹茶本是百花宫里牡丹公子凰阅的拿手好茶,偏晏流喝不得其中的浓烈香味,所以自己备茶时候都是用的清露。

云浮微微一愣,连晏流都抬眼看看有些心躁的笙露。

“师尊,回去吧?”笙露拢手,习惯动作,大眼睛眯在一起却有些瘆人。

云浮讪笑,“今日与伏天上神讨教修仙心得,不知肯否赏脸多留片刻?”

“天姑。”笙露作了个揖,“师尊闻不得太浓烈的味,这香薰正摆在他面前,恐怕他也不能多留片刻……等天姑将洞府收拾的清透了,师尊当会登门拜访。”

云浮再次愣住,眼睛直勾勾的望着桌上那香气缭绕的香薰小炉,不禁微微苦笑,“这般,倒是云浮唐突了,日后定当登门道歉。”

登门个妹妹啊。笙露心中微怒,但是还不能摆在脸上,这南溪天姑是整个九重天上纠缠晏流最为执着的一个,连帝君都知晓,有这么位天姑想要与晏流修那双修的仙侣。

晏流顺势道谢说要离开,笙露赶忙跟上,二人一前一后便出了云浮的洞府。

“师尊,你怎么就被她拐过来了!”笙露小跑几步,小小兴奋的叫了几声,跟小鸡仔似的,然后晃动着肥大的**便跟了上来。

“我方才从天宫回来,走在路上便迷了方向,所以站在原处等你。”晏流回话,面上倒是扯开了丝笑容,不愠不火的。

“然后就被天姑给拦截……”

晏流忽然一把抓住笙露的手,笙露面色微红,刚脱口而出的话便瞬间咬在嘴里,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师、师尊!”她连番跺脚。

晏流不放,还微笑说,“想来,只有这法子能让你稍微清闲点。”

小小拖着个**,在云端上蹭着,还唧唧喳喳乱叫,似在嘲笑笙露没有骨气。笙露回头,微微瞪了它一眼,

骨气算什么东西,能被美人师尊牵手,这是福分。

所以她憋红着脸,刚欲开口说话,突然顶上一阵眩晕。

晏流下意识的抬手,接过这徒儿的小身板,扶她站起,“怎么?又不舒服了么?”

笙露摇了摇头,面色有些白白的,看着让人心疼的很。

晏流松手,又抬手,将笙露拦腰抱起。

笙露闷闷的靠在晏流怀里,面红耳赤,却轻声问,“师傅,露儿是不是短命之人?”

晏流软言安慰,“怎么会,有师尊在。”

“可是……”

笙露一时心闷,小脸绷的紧紧的。

自从八年前,二二吸了她的一点精血之后,她就时常会有晕眩的感觉。

第一次晕乎乎的时候,晏流把了她的脉象,却没发现异状;第二次晕的时候,晏流无奈,给她送到了小医仙处,小医仙诊断完,说这姑娘明明活蹦乱跳生龙活虎,你送来做什么?……等到第十次晕的时候,晏流就一竿子给她支到太上老君那里。

太上老君是个很可爱的老头,他医术的确是高,诊了活活三日,只嚷这孩子的确有些毛病……但毛病在哪里,他完全不知道。怕晏流责怪他庸医,所以一股脑给她灌了很多不错的仙草仙丹。

这仙草仙丹下了肚子,笙露的修为倒是提升了一个很高的等阶。

却还是没将这随时时不时会晕的毛病给整明白。

到后来,笙露死活再不去看什么病,只说自己没关系的。晏流也就随了她。

晕的多了,晏流也养成习惯了。

只要她似倒非倒,他的手便自然而然的伸了出来,其实偶尔有些晕是装的,不过装的多了,连自己也分不清何时是真犯病,只是天上的女神仙们,都感慨,笙露的艳福不浅。

晏流将将迈腿要走,就听见正后方南溪天姑的声音柔柔响起,“伏天上神稍慢。”

晏流停下,眉间微蹙,但还是停下,转身。

云浮看着晏流怀里的笙露,一张柔情似水的脸瞬间结住,张口结舌的指着她,“你……你们……”

晏流回答,“我徒儿身体不适而已。”

南溪天姑捧着个心口,似很娇弱,“那也不用……”

“不若在我这里休息片刻再走?”歇了歇,这云浮咬着牙说出了这几个字。

她的眼睛颇有些哀怨的看着笙露,笙露顶心一凉,微微抬眼看了眼她。

这一刻电光火石,云浮的面庞渐渐纠结在一起。

云浮能看出眼前这女子并不是单纯的徒弟,或者说至少心思上是不想成为徒弟的。

笙露认为,云浮配不上师尊,不,是一点都配不上。

所以她用手紧紧的抓着晏流的心口,揪的晏流微微皱眉。

“我们回去休息便好,谢谢天姑好意。晏流这便告辞了。”晏流微微点头示意,带着笙露扬长而去。

徒留下个南溪天姑,咬牙切齿,又开始羡慕起笙露。

但凡九重天上的女神仙都认为笙露艳福不浅之时,笙露都会嗤之以鼻,“像师尊这等麻烦神仙让她们伺候一次就知道,艳福也不是那么好享受的。”

小小在一旁扑棱着翅膀,表示同意。

若一景,晏流坐在竹亭中,琴声悠悠,虽未有百鸟齐鸣之色,也有让笙露昏昏欲睡之能。

“露儿。”

“是,师尊。”笙露一个激灵,坐起了身。

晏流不说话,那纤长的手只按在琴弦上未动。

笙露微微苦笑,忙正襟危坐。

晏流才缓缓浮现笑容,继续陶醉在自己的琴声中,那天杀的琴声。

小说《云上竹宴》 第12章 配不上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