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穿越架空 > 团宠公主是锦鲤

更新时间:2021-11-25 13:26:53

团宠公主是锦鲤

团宠公主是锦鲤 梨花小带鱼 著

云琯琯司明朗

经典小说《团宠公主是锦鲤》是梨花小带鱼所编写的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云琯琯司明朗,内容主要讲述:云琯琯曾经是国民C位女偶像,戏精属性满点,一朝穿越,成了云琅国的小不点公主。皇帝老爹爱她如珠如宝,可惜后妃阿姨们却视她如洪水猛兽。云琯琯很是淡定,这波啊,这波她拿的是团宠女主+宫斗剧本。锦鲤气运加持,宠冠天下,萌死人不偿命。性格各异的美型皇子哥哥?不用怕,她各个攻略不带喘气。大将...

精彩章节试读:

《团宠公主是锦鲤》 第8章 免费试读

第8章

今日是容将军大捷归来的第一次正式大朝,文武百官都清楚,犒赏三军后,皇上必定对容将军和容家再作封赏。

可出乎所有人意料,云承弼却话锋一转,直接提到了公主云琯琯。

“此次大捷,在前线是有容将军与众将士披甲杀敌,功不可没。而在后方,则离不开朕的琯琯公主,宽慰朕心。”

云琯琯是福星降世,真是如何夸赞也不为过。

云承弼还安排一个文官站出来说话,“公主身带锦鲤印记,这次前线大捷,多亏公主的福泽护佑。荣宠公主,则云琅日后亦能繁荣昌盛,国泰民安。眼看公主将要满月,按例是要在宫中为公主办满月宴。”

文武百官面面相觑。

为公主办满月宴不过是细枝末节的小事,若在平时,下朝前捎带着提一句,由礼部操办就是了。皇上此时却在犒赏三军后立刻提出......这是要大办的意思?

果不其然,云承弼很快接上话头,指明不仅在后宫操办宫宴,更要以最高规格大办,各地官员需遣人进京朝贺,且大赦天下,休沐三日,与民同乐。

这下百官都沉默了。

皇上宠爱公主他们能够理解,是不是也应该有个度?

若在平时他们拍拍皇上马屁也就罢了,如今容将军与众将士从前线凯旋归来,却以公主锦鲤福泽为由,这般大肆操办公主的满月宴,这岂不是抹杀了容将军的功劳?

容将军也能理解皇上宠爱云琯琯。

他是见过云琯琯的,公主小小的一团,像只小猫,软乎乎笑起来叫人心都要化了。

容将军当时还感慨,家里都是些臭小子,只会叫人心情不好。若他也有个女儿,说不定比云承弼对云琯琯的宠爱程度还要更胜一筹!

可他接到容妃从宫中来的手信,皇上俨然要把这小公主捧上天了,后宫里无人能及,再这么发展下去以后万一左右储君的人选,那还得了!

容将军立刻站出来谏言道:“陛下万万不可。云琅方才历经一场大战,四处征粮,已是伤筋动骨。此时再为公主大办满月酒,实在劳民伤财啊!”

眼见容将军做了这个出头鸟,心中颇有微词的官员也都纷纷站出来附和,其中也有林妃母家的势力。

林汝成正是林妃的哥哥。

当初林贵嫔因云琯琯被打入冷宫一事,林家很是不满。不过林家立场向来跟墙头草一般随大流,见容将军出头,林汝成方敢开口。

“陛下,此次大捷,是容将军率军与海贼鏖战数月,死伤无数,方能凯旋归来。若是归功于公主,岂不是叫将士们寒心?况且......”

林汝成看了一眼容将军,咬咬牙继续说道:

“况且公主生母江氏出身微贱,封其女为公主已是于礼不合,陛下,此事还望陛下三思!”

朝堂上顿时议论纷纷。

云承弼勃然大怒。他养着这些文武官员操心操心国事便罢了,连他怎么养女儿都要指指点点?

“无论出身如何,琯琯是朕的女儿,便是这天下最尊贵的公主!况且公主生来便带有锦鲤印记,恰与先皇留下的锦囊相符,此事礼部已有章程,不必再议!满月宴也必须大办,眼下剿灭海贼,国库充盈,我堂堂云琅大国还办不起一场满月宴不成!”

云承弼心意已决,便是不满,也没必要在此时触这个霉头。众官员默契揭过这件事,朝会得以继续。

唯有司明朗站在殿中缄默不语。

云琯琯尚未足月,已然能叫云承弼为了办满月宴一事与百官为敌。日后妖女骄纵跋扈,岂不更是殃及整个云琅国?司明朗摇摇头,在心里又给云琯琯重重记了一笔。

“阿、阿嚏!”

云琯琯重重打了个喷嚏,耸耸鼻子,有些茫然。

此时云琯琯正在太后宫中,恰逢林妃带着三皇子云星华一同来向太后请安。太后听见云琯琯打喷嚏,只道是那些嫔妃身上脂粉香气太浓,小孩子闻不惯,便让宫女去开窗透气。

——透什么气呀,这分明是有人在背后说她坏话!云琯琯腹诽。

哼,除了那个司明朗还能有谁!

于是云琯琯也反向在心中记了司明朗一笔,丝毫没觉得自己不讲道理。

“你这孩子,还不快问太后娘娘安?”这时林妃看着一旁只顾低头涂画的云星华,低声催促道。

云星华无动于衷。

林妃只得向太后赔罪,声音柔柔的,有些哀戚:“唉,星华这孩子......”

“无妨。”太后挥挥手,看向云星华的目光也是十分怜爱:“星华也是个苦命的。这么多年太医日日上门诊治,也没什么结果。”

“都怪臣妾,当初怀上星华时未能好好照顾......”林妃红了眼圈。

“不怨你。更何况皇上对星华这孩子很是上心,这些年也在民间四处寻访擅长医治痴症的名医,哀家相信星华终有一日会好起来的。”太后伸手摸了摸云星华的头。

咦,痴症?是痴呆的意思吗,看上去不像呀!

云琯琯好奇地向云星华望去。云星华比云景焕要小两岁,云琯琯还从未听过他开口说话。听说三皇子无论走到哪都带着他的笔墨,只知道低头画些不知所云的东西。

许是云琯琯的目光太过直白,云星华有感应似的抬起了头,好奇地与云琯琯对视了片刻,露出一个稚嫩纯真的笑。这还是云琯琯头一次见到云星华的面貌。

真好看呀,这宫里都是大美人,大美人生下的孩子又怎么会丑?

云星华又不止是好看,用前世一些老一辈喜欢说的话就是:这孩子长得很有灵气。

他好像和周遭的人和事都隔了一层微妙的距离,比起云景焕的老成和云乐成的童真可爱,小小的云星华身上就有一股脱俗的气质,一双眼睛更是明晰透彻,叫人看一眼就再难忘记。

这样的一个人,平时一直在画的又会是什么呢?

当她的目光转向云星华笔下涂抹的内容时,云琯琯果然眼前一亮!

这是——

小说《团宠公主是锦鲤》 第8章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