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仙侠奇缘 > 鲛妃令

更新时间:2021-09-21 09:09:14

鲛妃令

鲛妃令 嘉奂 著

玉合欢初宴

小说主角是玉合欢初宴的小说是《鲛妃令》,本小说的作者是嘉奂所编写的仙侠奇缘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是神族最强女将军,却为一只小鲛仙步下神坛,倾其所有,换世间从此有海,换鲛人之命不止于一世,换与他下世重逢。」...

精彩章节试读:

《鲛妃令》 第16章 免费试读

第16章

他们回到了火焰岛。

一如刚刚进岛时那样,只是他们的位置和心情都已互换。

玉合欢翻遍小挎包,终于找到一些能够暂时搭建一个水床的材料。

水床搭建好后,她将他扶到水床正中央前,还伸手仔细感受了一下,哪里的热浪最弱。

她知道他一向讲求数据精准,因此她更是要求自己不得计算错一毫一厘。

反复计算后,她终于找到了最佳的位置,也就是水床的正中央。

玉合欢扶着他缓缓躺下。

她小心翼翼,尤其是生怕触碰到他的脚踝。

她留心到他的脚踝处都已显现出软骨,骨髓上还依稀可见,被铁钩划伤的痕迹。

玉合欢恨不得狠狠扎一下自己的心。

先前在九幽镇司,她只顾怼紫砚,竟没有留意到他的伤势竟已这般严重。

她甚至不敢深想,他在斩断自己尾绡的那一霎,是忍过了怎样的极痛。

现在回想起来与他摸尾定情的那一刻,仿若已隔千年。

玉合欢敛起思绪,她觉得应该立即给他上药,但又怕上药会惊扰到他的安歇。

她将药从小挎包里找出后,就一直攥在手里。

正当她踌躇无助时,初宴双腿微微动了动。

紧接着他轻柔的声音复又响起:“傻丫头,尾绡是鲛人定情之物,若这般便失去尾绡,鲛人岂不是要孤寡一生?”

“其实我早已猜到,尾绡对于鲛人有多重要。只是我不明白,我有何处好,竟令你将如此珍贵之物毅然舍弃。”

玉合欢一想到自己要完成修改不公平条约的计划,她对他的心动也就随即被抑制住。

其实他也早就觉察到,傻丫头并非是她的真实性情,她假扮成傻丫头,潜伏在他身边,实则是另有苦衷。

“傻丫头,其实我都明白,我现在仅存的一个幻想,只是希望你的苦衷里有我。”

这句话初宴憋在心里,始终未曾对她说出。

他认真想了一下,问了另外一个问题。

“傻丫头,适才在浮生桥上,你是不是说过,现在你不再需要这些珍珠,你只是希望我能尽快好起来?”

玉合欢不明白他这么问是何用意,她如实点了点头。

初宴笑了,倾覆住他眼神光的氤氲霎时消散,他霎时有一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

他眼中的光,在目光交织间,也折射进她的瞳孔。

“傻鱼,不说了,我该给你上药了。”

初宴唇角复又勾勒起两抹极好看的弧度,他许久没有相今时这般快乐过了。

他轮廓分明的面颊上,隐隐浮现出一对儿酒窝。

接下来的画面一直是她微蹙着眉,小心翼翼地替他清洗包扎伤口。

而他则是曲着一条腿,将手肘搁置在膝盖上,以手托着头,一脸痴笑地望着她。

玉合欢在替他包扎完伤口后,这才注意到他这令人寒毛凛凛的目光。

她双肩不禁一抖:“你是谁?我是你的谁?”

玉合欢总有种不好的预感,紫砚很快又要杀回来了。

她一想到紫砚霸占着灰王子的身躯,顶着那张与灰王子别无二致的绝美面庞,做出各种欠打的表情时的样子,不由得虎躯一震。

“我是你的灰王子,你是我的傻丫头。”

初宴的回答简直天衣无缝。

玉合欢长舒了一口气:“那你适才为何以那样的目光盯着我?”

“傻丫头,我不知道真实的你,性格是冷是热。但我能感觉到你肩负着一项很沉重的使命,你隐忍,有担当,这样的你足以让我心动。是以从现在开始,我愿与你坦诚相待,你会给你看我真实的样子,我会一直守护着你,一心一意,一生一世。”

这不是在浮生桥上,她偷许下的誓言吗?

她登时心跳加速,她半敞在衣襟处的锁骨,由于呼吸起伏加重的原因,愈显深邃。

面对他的告白,显然她是无法做到无动于衷的。

但是她还没有想好,真的要与他许下一生一世的誓言吗?

亦或者说,她真的能给他一生一世的守护吗?

玉合欢的心里没有答案。

她立誓要逆转鲛人仅存于一世的命运时,她便做好了承担后果的准备。

她唯一失算的是,他竟然成为了她生命中最美的意外。

当他向她走来,她情不自禁地想要紧攥住这世间的一切美好,她渴望能与他共存于世。

尽管他们只能相守一生一世,但于他们而言,此生都是没有遗憾的。

但这样做,她终是违拗了她的本心,她会自责会不安,更害怕因此将他拖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在她还没有真正想通透之前,她决定还是维持着傻丫头的性情,与他相处。

她云淡风轻地一笑:“灰王子,你想要的是一个能厮守一生的伴侣,但我只是一个馋你身......不是,是眼馋着你的珍珠发家致富的势利人,鲛人一生只定一人,你可要想好。”

玉合欢说着,还撩起自己的衣袖,展示给他看好几串在她手臂上排排坐的珍珠手链。

初宴面色一变,指着其中一颗红色的珠子道:“这都是我的鲛人泪吗?为何、为......为何会有血泪?”

玉合欢一阵接着顺着他的指向看去,险些苦笑出声:“你这两颗黑晶石般的明亮珠子是装饰用的吗?看清楚,这是我自己加进去的红玛瑙珠!”

她说得轻轻松松,初宴却是一脸心有余悸的神情。

这颗红玛瑙珠提醒了他,横亘在他们面前的,还有一道更大的难关。

自从十年前的海难,他救了人类小女孩之后,他的鲛珠便有了不可逆的裂缝,且裂缝会随着他每次战斗甚至是年岁增长而日益加深。

他虽然已经炼制出了海蝶,应对自己无法动用杀念的难题。

但生命中最不缺的就是意外。

万一鲛珠的存在时限比预期中大大缩短,万一鲛珠有一天忽然崩裂。

他虽是一个乐观的人,从不相信自己会轻易死去。

但现在他有了牵绊,这又重新成了他一个必须要再度深思的问题。

“也对,那我再好好想想。”

初宴想到这一层后,他对玉合欢的态度来了一个急转弯。

玉合欢虽然一直期盼着他放下她,但当她真听到这样的回答,她不免还是感到十分失落。

原来,自己在他心里也并非是独一无二。

先前的摸尾定情,许是在特定场景下产生的一种冲动情感吧。

“傻丫头,其实有一句话我一直想对你说,我知道你有自己的苦衷,我只是幻想着你的苦衷里有我。我现在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我的苦衷里有你,请你相信我,我先前对你的感觉并非是一时冲动。”

他道出这番话时,他身上一点灰王子的影子都没有了。

她也很确定,方才对她告白的人是她的灰王子,而不是最初与她相识的灰王子。

玉合欢被真真切切地打动了。

她一言不发,令初宴很是忐忑。

她是因见识过他的谋算,因此不愿相信他吗?

初宴一向最在乎被人误解。

因此只要他觉得对方对他产生误会,他就会主动将误会解释清楚。

更何况现在在他面前的是他认定的命定之人。

初宴满目真挚地解释道:“请你相信我,我今后定不会对你再存有半分谋算。你若不信,我......我可以随时以身相许!”

玉合欢预感他们会卡在这个问题,很长时间出不来。

为了避免暧昧的气氛再发酵下去,她调转话头,伸出双手在他浓纤合度的面颊上轻捏一记。

她这个动作原本只是想缓解尴尬,没想到竟让他有了能完美避开此问的灵感。

“你对以身相许的理解,似乎与我们人类不大一样啊。你这长尾鲛,个头这么大,一锅肯定炖不下,我无福消受。”

她这回答既含蓄又露骨。

她规避掉了所有扎心之言,却坚定地表明了自己现下的态度。

在他没有想清楚之前,他的喜欢,她无福消受。

聪颖如他,自是已读懂了她言下之意。

初宴接受她拒绝的态度还算平静,他自己俯首思忖片刻,末了浅笑一记。

是了,守护守护,若不经历“守”,怎会相护?

她尚不清楚,他最擅长的便是在努力的前提下,耐心等待。

在没遇见她之前,他等来了重回巅峰的荣耀,他等到了手刃仇人的契机,现在,他相信自己也定能等到他所认定之人也认定他的时刻。

他正想地出神,骤然后背传来一阵剧痛。

“你怎样?被墨客伤到的地方又痛了吗?”

玉合欢探头去查看他的伤势,她的眼神也开始认真了。

在初宴这一番真挚之言后,玉合欢也开始思量,她打算以最真实的一面面对他,只是在她没有作出决定前,她还是会与他保持距离。

但初宴并不想和她保持距离。

他因为疼痛而微蹙的眉缓缓舒展开,就似被热水拥抱后的茶叶,展现出最适意的姿态。

他展开双臂,眉眼带笑:“不妨事,抱一抱就会好了。”

这要是搁在之前,她定是埋汰他几句,然后嘻笑着拒绝。

这是傻丫头的行事方式,但她现在已经决心变回玉合欢。

玉合欢也展开双臂,只是并没有给他一个拥抱,而是将他的双臂收拢放下。

初宴眨巴两下眼睛,他苍白的唇微撅,一脸的失落。

“我为你身负重伤,可你现在就连一个拥抱都不给我。”他语出一半,眼睑微垂,声调也骤然降了几个度,“玉合欢,你真的这么讨厌我吗?”

“我不是讨厌你,我是厌恶现在因贪婪而犹豫不决的自己。”

玉合欢沉声作答,她的双瞳满覆阴郁的光。

初宴的真挚到底还是打动了她,但她不愿自己就此沉沦在你情我爱中,迷失原来的航线。

他闯进她的生命,令她心生彷徨,同时也让她看到了希望。

他向她走来时,他便已注定是她命中最美的意外。

小说《鲛妃令》 第16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