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豪门总裁 > 爹地,妈咪宠上天

更新时间:2021-06-10 15:09:34

爹地,妈咪宠上天

爹地,妈咪宠上天 夭夭公子 著

佟笙墨寒琛

主角叫佟笙墨寒琛的小说是《爹地,妈咪宠上天》,它的作者是夭夭公子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五年前,她惨遭渣妹设计,和陌生男人一夜缠绵,名声尽毁,最终变成“死人”。五年后,她涅槃归来,向过去欠她的一一讨伐,浪翻了天。不料天降三宝,四喜临门!听说她是娱乐圈十八线外,抢戏打人无恶不作?娱乐圈第一童星:“那个十八线女人,我罩的。”她被傅家退过婚,扇过名媛脸?第一天才萌宝:“再...

精彩章节试读:

《爹地,妈咪宠上天》 第9章 笙笙,超A哒! 免费试读

第9章笙笙,超A哒!

妈妈?

老师细细打量着佟笙,原来是鸦鸦的妈妈,难怪有几分相似。

鸦鸦入学时,办理所有手续全经园长一人之手,连班主任和年级长,都不了解鸦鸦的家庭背景,只觉得很神秘。

平常佣人接送,一名叫桂姨的中年妇女负责鸦鸦的一切学业问题。

父母从未露脸,连老师都以为,鸦鸦是不是豪门孤女或什么见不得光的身份。

鸦鸦背脊一挺,瞬间顶天立地,底气十足,水灵灵的大眼故意瞅着女娃娃,呶起小嘴,得瑟眼神传递出来的信息,仿佛在说:瞧,这就是我麻麻,比你麻麻漂亮一百倍的女人。

女娃娃读懂了小鸦鸦的鬼心思,抬头看向佟笙,淡妆修饰,脸蛋漂亮,简单长裙,都能穿出翩翩仙感。

再看看自己的妈妈,全身挂满了珠宝,化着大浓妆,怎么看怎么俗气。

为什么都是妈妈,区别那么大!

女娃娃慕了,心里不平衡,哭哇哇揉着手臂,向贵夫人撒娇,“妈妈,我被她推倒地上,磕到的手臂好疼好疼。”

故意挑战火!

小鸦鸦委屈的水眸,洇出几滴眼泪,无辜反驳,“我没有推你,当时你取笑我没有麻麻,我只是和你讲了几句道理,是你自己不小心从爬杆摔下来。”

“我们家贝贝绝对不会撒谎,肯定是你这个捣蛋鬼干了坏事不认账,”贵夫人把怒火烧到佟笙身上,“你怎么教孩子的,小小年纪不学好,捣蛋调皮,一点家教都没有。”

“麻麻,我真的没有推她。”小鸦鸦委屈极了,眨巴着泪眼看向佟笙,声音响亮。

佟笙把鸦鸦抱进怀里,给她擦着眼泪,认真而严肃问:“真的不是你推倒小同学?”

老师们在旁看着,两位家长的反应对比明显,到底谁没有涵养,一目了然。

小鸦鸦坚持否认,“我是乖宝宝,才不会推倒人,撒谎谎鼻子会变长,那么丑,我才不要撒谎谎。”

小鸦鸦说没有,佟笙就相信,无视贵夫人投来的怒瞪,对班主任问:“老师,操场那边有监控吗?”

“有的。”

“那就查监控看看,到底是哪个孩子撒谎吧!”佟笙冷眼横向贵夫人,“我不和你争辩,是不想降低我的格调,而不是我怕了你,查监控真相大白,如果是我家宝宝撒谎,我愿意向你和你的孩子赔礼道歉,反之亦然。”

佟笙不温不火的一句话,气势十足,高贵大气而不失优雅。

“妈妈。”女娃娃拉了下贵夫人的衣角,有些害怕。

“不要怕,宝贝儿,我一定帮你讨回公道,”贵夫人傲慢看向年级长,“一会查出真相,希望校方妥善处理,校园霸凌的出现最需要校方的重视。”

佟笙轻笑,随着老师去看监控。

调取的录影——

鸦鸦一个人抱着史黛拉兔坐在爬杆上玩着,女娃娃带了几个小同学过去,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鸦鸦很生气地和她争执了几句离开了,女娃娃想追过去,不小心从爬杆摔下来。

佟笙按了暂停键,“贝贝妈,看清楚了?”

贵夫人脸色犹如调色盘,难堪不已,愠怒的眸射向孩子,女娃娃害怕低下头。

“贝贝,说对不起!”

“慢着,”佟笙冷笑,“带着几个小同学,围攻我家鸦鸦,这算什么事?”

贵夫人无力反驳。

佟笙严肃地看向年级长,“校园霸凌的出现最需要校方的重视。”

贵夫人,“......”

年级长轻咳了两嗓子,“鸦鸦家长,你希望这件事如何处理?”

“孩子犯错,家长也有责任,那么小的孩子,识字不多,检讨就免了......”

贵夫人正想松一口气。

“但是,”佟笙话锋一转,笑意嫣然,暗藏锋芒,“检讨书,可以由家长执笔,一千字,不算多吧,贝贝妈?”

贵夫人眼角明显抽搐,“我......”

“小小年纪不学好,不分青红皂白辱骂别人家的孩子,你家孩子如珠似宝,别人家的孩子就是草?”

佟笙冷脸,眸底拢了寒霜,“贝贝取笑鸦鸦没有妈妈的事情,我不打算计较,如果贝贝妈还想把事情闹大,我奉陪到底。”

优雅、霸气,佟笙由里到外流露出来的气势,不怒生威。

小鸦鸦靠在佟笙怀里,星星眼地看着她,崇拜值急速飙升,她的笙笙,超A哒!

校方同意佟笙的决定,贵夫人无地自容,被“架”在道德礼法上,答应写一份千字检讨书,和孩子灰溜溜离开。

临近放学时间,佟笙直接把鸦鸦送回御景天府。

鸦鸦高兴地拉着佟笙走进主屋,“笙笙,要不今晚留下来......”

小鸦鸦的话还没说完,因客厅冰冷的空气,瞬间凝固。

爸爸好吓人!

沙发上的墨寒琛,正襟危坐,深色的西装勾勒出他修长的伟岸。

但脸色阴沉可怕,像被什么触碰了逆鳞的兽,蛰伏着,蓄势待发,那双寒凉的冰眸朝她们射来,如一张天罗地网,令人无处可逃。

屋内的佣人小心翼翼站在一旁,大气都不敢踹。

活阎王生气,后果很严重!

连佟笙也犯怵了,感受到浓浓的危机感,正想找理由离开,被小鸦鸦拉紧手,活泼不再,只有僵硬地邀请,“笙,笙笙,留,留下来,吃吃晚饭吧?”

细看,小鸦鸦双腿还在发抖。

墨寒琛冷幽幽的眼睛一瞥,看向佟笙,带着三分逐客七分警告,冰冷开口,“今天不方便待客。”

得!

活阎王要教育孩子。

佟笙识趣离开。

“笙笙呀......”小鸦鸦发出惨绝人寰的呐喊,试图挽留佟笙的脚步。

佟笙回头给了她一道同情的目光,匆匆离开。

鸦鸦,你爸爸太可怕了,笙笙爱莫能助!

傍晚的天色转阴,滚动的乌云吞没最后一道橘霞,大风呼呼吹散落叶,轰隆的雷鸣声,预兆着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佟笙回去的路上,忧心忡忡。

今天鸦鸦擅自离园的行为,是需要教育,但活阎王的怒气值,让人慌得一逼!

鸦鸦不会被他撕了吧?

小说《爹地,妈咪宠上天》 第9章 笙笙,超A哒!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